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第一章

  成都,深夜。【】
    唐寅坐在一家名叫‘夜火’的舞廳吧臺前喝酒。這是他到成都的第五天。
    他喜歡酒,也喜歡這家舞廳里的環境,更喜歡聽里面勁暴的音樂。
    “你一個人?”
    一位二十多歲的女郎坐到唐寅的身旁,含笑看著他。
    唐寅的模樣英俊帥氣,皮膚白凈,濃眉大眼,嘴角天生上挑,即使在他板著臉的時候也象是在微笑,一張帥氣的笑臉很容易讓人心生好感,當然,那是對陌生人而言,對熟悉他的人來說,他的笑,是會讓人感覺毛骨悚然的。
    因為他是殺手,殺人不眨眼的殺手。
    唐寅扭頭,莫名其妙地看著女郎,不解地反問道:“我們認識嗎?”
    女郎的模樣算不上漂亮,但也絕對不難看,上身穿著清涼的露臍裝,下面是火辣的熱褲,露出兩條豐韻又修長的美腿,性感的衣著使她姣好的身材看起來更加誘人。女郎微微一笑,搖了搖頭,說道:“我是這里的服務生,已經連續好幾天看你一個人過來喝酒了。”
    “哦!”唐寅搖了搖手酒杯,笑呵呵地沒有再多說話。他的頭腦很聰明,至少比一般人要聰明得多,對能引起他關注的人可以過目不忘,哪怕是過一眼,又經過數年之后。只是這個世界引起他關注的人并不多。
    唐寅的笑臉引人親近,可真去接觸他的時候,便會清楚地感覺到笑臉背后的冷漠,那種從骨子里透出來的冷漠。
    “聽口音你不是成都人吧?!來成都做什么?出差嗎?”女郎似乎對唐寅很感興趣,對他的冷漠也視而不見,自來熟地問道。
    唐寅看著手酒杯,依然沉默無語。他不想理會的人,絕不會對他多說一句話。
    正在女郎感覺尷尬的時候,一只大手突然從唐寅的身后伸了出來,按在他的肩上,同時,粗聲粗氣的聲音在他身后響起:“兄弟,你坐的這個位置有人占了,讓一讓吧!”
    聞言,唐寅和一旁的女郎不約而同地扭回頭。
    只見在唐寅身后站有四名打扮得流里流氣的青年,別的沒引起唐寅的注意,但那四顆又光又亮的大禿頭格外的醒目,好象四盞大燈泡排在他的身后。看清楚這四人,女郎的臉上頓時露出厭惡之色,但眼神中又帶著幾分敬畏和懼怕。
    唐寅滿面的茫然,說道:“我一直都是坐在這里的。”
    “一直?”
    “是的!”唐寅正色說道:“已經五天了。”
    “嘿嘿……”伸手按著他肩膀的光頭漢子冷笑一聲,用大拇指指下自己的鼻子,說道:“媽的,我們兄弟都在這里混五年了。小子,識相的趕快混蛋,別找麻煩,不然有你的苦頭吃!”說話間,他將衣服的衣襟略微撩起,露出別在衣下的一把藏刀。
    唐寅兩眼直勾勾地看著刀,半晌后,他貌似膽怯地咽了口吐沫,站起身形,含笑說道:“這座位確實是你的。”說著,他拿起酒杯,走向遠處的空桌。
    “哈哈——”看著唐寅‘落荒而逃’的背影,四名光頭大漢狂肆地大笑出聲。隨后,身子一晃,紛紛圍坐在女郎的左右。
    女郎對唐寅的懦弱大失所望,再看這四名光頭,臉厭惡之情更盛,她作勢起身要走,為那名光頭漢子一把將她的手腕抓住,嬉皮笑臉地問道:“嬌嬌,去哪?怎么我們一來你走啊?”
    女郎用力地甩開光頭漢子的手,沒好氣地說道:“我要去工作!”
    光頭漢子皮笑肉不笑地說道:“剛才那小白臉在這坐的時候,你可沒有要去工作的意思,還和他有說有笑的,怎么我們兄弟一來你去工作,嬌嬌,你太不給我們兄弟面子了吧!”
    “就是、就是!”另外三名光頭跟著起哄道。
    女郎認識這四人,知道他們是這一**了名的混混,似乎還和當地的大黑幫組織有關系,對他們又是討厭,又不敢得罪。她深吸口氣,嬌聲道:“你們到底要干什么嘛!”
    光頭漢子笑道:“也沒別的意思,就是想請你喝杯酒。”說著話,他側著身子向同伴點點頭。一名光頭會意,從口袋中掏出一瓶紅酒,倒了滿滿一杯,推到女郎的面前。
    女郎微微變色,搖頭說道:“我不會喝酒……”
    不等他說完,光頭漢子打斷道:“我請你喝酒,哪怕是只喝一口也是那個意思,不然的話就是不給我這個面子!”
    女郎知道他們這些混子重是臉面,如果今天自己不喝這杯酒,他們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為了他們,女郎無奈,將心一橫,說道:“那……那我只喝一口。”
    “好、好、好!哈哈——”光頭漢子得意地哈哈大笑,連連點頭。
    拿起酒杯,女郎鼓起勇氣,仰頭喝了一大口酒。
    酒水下肚,一股辛辣味從胃里一直涌到她的頭絲,她覺得自己呼氣時都要噴出火來,白凈的面龐也頓時變成了紅色,這使女郎的模樣看起來更加嬌艷動人。光頭漢子看得眼睛都快直了,好一會才回過神來,撫掌大笑,連聲說道:“好酒量,好酒量,哈哈,再喝一口,來,再喝一口!”
    “我……”女郎還想推脫,但光頭漢子也拿起酒杯,硬往她的嘴里灌。轉瞬之間,剩下的大半杯酒都被硬灌進女郎的肚子里,她的臉色也越腓紅。她抹抹嘴角的酒跡,喘著粗氣說道:“我現在可以走了吧?”
    光頭漢子和幾名同伴對視一眼,不約而同地露出壞笑,點頭說道:“好!你去忙吧!”
    聽聞這話,女郎如釋重負,急忙站起身形,可是她剛剛一站起,頓覺的天旋地轉,好象整個世界都要飛起來。
    她站立不住,身子連晃,最后又坐回到椅子上,腦袋暈沉沉的,又疼又漲,這時候她終于意識到不對勁了,自己的酒量再差,也不至于如此不濟,對方肯定在酒里下了迷幻藥之類的東西。可她現在才想清楚這一點也晚了,意識一點點的在她腦海中消失,坐在椅子上,身子搖搖晃晃,臉上表情呆滯,不時地看著周圍眾人傻笑。
    見已得手,四名光頭漢子臉壞笑更濃,互相使個眼色,七手八腳的將女郎攙扶起來,還不時地說道:“喝多了吧!不能喝就不要喝嘛,我們送你去休息!”
    四名光頭漢子架著意識不清的女郎穿過舞場,直向舞廳的后門走去。
    他們這邊生的一切,都被不遠處的唐寅看著清清楚楚。他有股沖動,想沖上前去把他們攔下來,不過很快他就把這股沖動壓了下去,自己不是善人,沒必要去救誰,招惹麻煩就等于為自己制造麻煩。
    雖然理智占了上風,不過,女郎的身影卻不時在他腦海中浮現,讓他有些心浮氣燥。
    該死的!唐寅在心里暗罵了一聲,他討厭這種沖動不受控制的感覺。一仰頭,將杯酒喝了個干凈,隨即他抬起手來,打出個清脆的響指。
    不遠處的一名女服務生走了過來,含笑問道:“先生,有什么需要嗎?”
    “酒!”唐寅干脆地說道。
    “什么酒?”女服務生被他逗笑了,來舞廳的,十之**都是點酒的。
    “烈酒!”
    “伏爾加?”
    “可以!”
    “一杯?”
    “一瓶!”
    女服務生愣了愣,狐疑地看眼唐寅,頓了一下才含笑說道:“好的,先生,請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