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第三章

  清晨。【】森林。
    一滴樹葉上垂落下來的露水滴在他的臉上,平躺在樹下的唐寅眼皮微微跳動一下,隨即悠悠轉醒。
    不知道為什么,他頭疼的厲害,好象腦袋里長了無數的鋼針,在四處亂刺。
    他痛苦地呻吟一聲,抬手用力地揉了揉額頭,過了好一會,他才感覺稍微強了一些。他慢慢睜看眼睛,打量周圍的景物,越看眼睛睜得越大,到最后,他不知不覺地站起身,滿面茫然地看著周圍茂密的樹林。
    如果沒記錯的話,自己明明是住在旅店里,怎么突然跑到樹林里來了?
    搞不清楚是什么狀況,唐寅的眉頭擰成個疙瘩。如果說是有人趁自己睡覺的時候把自己偷偷搬到這里的,那幾乎沒有可能,一是沒人會這么做,其二也沒有人能做到這一點,即使是在睡覺的時候,自己依然很警覺,沒有人能毫無聲息地接近自己。
    正琢磨著,樹林中一陣山風吹來,令唐寅激靈靈打了個冷戰,身上泛起一層雞皮疙瘩。他低頭一瞧,老臉頓是一紅,原來他身子是光溜溜的,寸絲未掛,衣服竟然不翼而飛。
    這究竟是怎么回事?真是撞邪了!唐寅身子軟,依靠住身旁的一顆老樹,閉上眼睛,靜靜回憶昨晚究竟生了什么。
    他在舞廳里喝酒,有個女郎來搭訕,結果又來了四名小混混來找茬,他當時沒有理會,過后在舞廳后面胡同里將四名小混混全殺了,再后來他把中了迷幻藥的女郎送到醫院,自己回到旅店休息,可醒過來之后,就是在這里了,而且身衣服也沒了,這實在太詭異了。
    想著,唐寅忍不住搖頭苦笑。
    是仇人找上自己了?如果是那樣,對方早將自己殺了,不會費這么大的手腳。是朋惡作劇?他沒有朋友,嚴格來有一個,而那個人是無論如何也不會這樣作弄他的。那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唐寅想破腦袋也想不明白。
    “真是見鬼了!”唐寅自言自語地嘟囔一聲,他轉回身形,身后的老樹,然后倒退幾步,猛然間身子向前一竄,手腳并用,矯健的身軀如同貍貓一般,幾下便爬到樹梢上。
    他奮力爬到一處高點,手搭涼棚,舉目向遠處觀瞧。映入眼簾的是一片碧綠,好個一望無際的大森林,仿佛沒有盡頭一般,與天連成了一線。不看還好點,看完之后,唐寅暗暗咧嘴,現在他可以肯定,這里一定不是成都,因為成都絕對沒有如此大的原始森林。
    這,是什么地方?
    唐寅咬了咬嘴唇,順著樹干,慢慢從樹上滑了下來。若是換成旁人,這時候恐怕會感到絕望,身無長物,莫名其妙地來到一座巨大的森林,想生存下去,基本沒有可能,而唐寅只是吃驚而已,但心里并無畏懼。
    他從在東北的深山老林中混跡,森林對于他來說是個無比熟悉的地方,相比較而已,東北的森林比這里更艱苦,沒有嘗試過吐口吐沫掉到地上時已變成冰粒的人是不會明白的。在零下四、五十度的東北森林他都能生存下來,何況是這里呢?
    不過他常用的雙刀沒用了,這點倒令唐寅很心痛。對于他這樣的武者來說,武是生命,失去了雙刀,等于沒了半條命。
    他四處望了望,從地上揀到一根斷掉的樹叉,熟練地將上面的分枝掰掉,做成一根木棍,陌生的森林,危險無處不在,有根棍子,至少也算是件保命的武器。
    接著他又用掰掉樹枝編成一個環形,扣在自己的跨下,將*遮掩住。
    等都弄好了之后,唐寅信手揮了揮棍子,咬牙說道:“如果讓我知道是誰干的,我絕饒不了他!”
    他根據太陽的方位判斷出大致的方向,略微想了想,大步向北方走去。
    他并不知道向哪個方向走快的離開這座森林,完全是憑感覺。
    這座森林好象沒有盡頭,唐寅從凌晨一直走到正午,仍是身處在森林之內,同時他也越來越迷惑,哪來的這么大片的森林,事情實在令人難以理解,有誰會費這么大的工夫把自己弄到這里來呢?他心中有太多太多的疑問。
    正當他想上樹再辨認一下方向時,突然,聽到前方傳來陣陣的嘶吼聲,由于相距太遙遠,聲音很模糊,也很低微。唐寅精神為之一振,愣了片刻,用力握了握手木棍,甩開雙腿,順著聲音傳來的方向飛快地跑了過去。
    越向前跑,聲音就越清晰,而且很雜亂,有鐵器碰撞打斗的聲音,有喊叫的聲音,還有撕聲裂肺慘叫的聲音……
    太多的聲音混雜在一起,亂得聽不出個個數,這讓唐寅覺得自己象是在接近一個大型的戰場。不過想想也很可笑,誰會在森林里打仗呢?而且還是用冷兵器,如果說是黑社會,那搞笑了,他們在這荒蕪人煙的地方打什么?
    漸漸的,森林的樹木越來越稀疏,大片大片的草地多了起來,感覺已接近到混亂之處的地方,唐寅漸漸放緩度,身子也下意識地彎了下來,小心翼翼地向前接近。
    他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前方,突然腳下一軟,被個軟綿綿的東西拌了一下,唐寅站立不住,一頭搶在地上,好在是草地,摔在上面并不感覺疼痛,他低聲咒罵一句,從地上爬起,轉回頭一瞧,臉上頓時露出驚色,原來拌到他的是一個人,一個渾身是血,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人。
    唐寅倒吸口涼氣,皺著眉頭凝視著那人。
    那人身上穿著黑色的長衫,胸前穿戴著被黑色顏料涂抹過的皮甲,腳下是步靴,手中緊緊握著一根長矛,向頭,帶著黑鐵打制的鋼盔,單看他這一身行頭,和古代的士兵幾乎沒什么兩樣。
    這是在拍電影?唐寅撲哧笑出聲來,舉目向四周望了望,耳輪中盡是拼殺之聲,而攝象機卻沒有看到。很明顯,攝象機根本不在這邊,這位演死人的演員實在太敬業了吧?想著,他拿起棍子在那人身上捅了捅,說道:“起來吧,兄弟,你的戲結束了!”
    那人躺在地上毫無反應,一動也不動,甚至連呼吸好象都沒有,蒼白死灰的臉色真和死人無異。
    唐寅挑起眉毛,慢慢將棍子收了回來,看到棍頭粘了那人身血跡,他用手指沾了沾,粘粘的,低頭一聞,有股甜腥味。唐寅經驗豐富,馬上意識到這是真血,而并非假的,他瞪大眼睛,湊到那人近前,伸手摸了摸那人的脖頸,體溫冰涼,靜脈一點脈搏都沒有。
    呀!唐寅暗吃一驚,這是真的死人,而不是假的,如此來說,這并非是演戲拍電影,而是真打起來了!只是很奇怪,現在哪還有人穿這樣的衣服。唐寅騰的站起身形,想傳過森林,到外面一看究竟,走了兩步,他又頓住,低頭看了看自己*裸只有一圈樹枝遮羞的身子,這比那死人的行頭更駭世驚俗。
    他嘆了口氣,回頭地尸體,又走了回來,喃喃說道:“朋友,不好意思了,你的衣服在我身上比在你身有用處!”邊說著話,他邊將尸體的衣服脫掉,快地穿在自己身上。只是這時的唐寅并不知道,當他穿上這身衣服后,他的人生開始生徹底的轉變。
    唐寅是中等身材,衣服的尺碼不太特殊,他基本都能穿上。穿上死人的衣服,雖然黏糊糊的血讓唐寅感到難受,但總比光出溜要好得多。最后,他拿起皮甲,在手中掂了掂,感覺分量挺重的,信手扔掉,倒是將尸體手長矛抽了出來,拎在手里,真是碰到險情,長矛可比他剛才制作的那根棍子要管用得多。
    衣服有了,武器也有了,唐寅看了地尸體一眼,嘿嘿邪笑一聲,然后深吸口氣,毛腰向樹林外鉆去。
    當他出了樹林,撥開濃密的荒草,抬頭向外張望時,頓時被眼前的情景驚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