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第五章

  唐寅是恩怨分明的人。【】雖然生性冷酷殘忍,但那是悲慘的童年遭遇造成的,他這輩子沒有幾個人真正對他好過,也正因為這樣,有個給他丁點的恩惠,他都會牢記于心,何況這個中年人是救過他的命。
    中年人不知道自己剛剛險些成了唐寅的矛下之鬼,他滿面焦急,沖著唐寅連聲大吼,同時拉著他向后跑。
    跑什么?自己又不是打不過他們?唐寅皺著眉頭,硬著站穩腳步,一步不動。
    中年人看出他的倔強,沖著前方指了指,又連聲叫喊。
    唐寅順著他手指的方向望了望,眉頭立刻皺了起來,只見白方的后面塵土飛揚,鋪天蓋地,幾乎將半邊天都遮蓋住了。
    沙塵暴?這是唐寅腦袋里生出的第一個詞,可是很快他就知道自己錯了,那并不是沙塵暴,而是龐大的騎兵隊伍在全沖鋒中所濺起的塵土。
    漸漸的,地面開始震動,如同悶雷一般的轟鳴聲由遠而近,還未看到對方的具體模樣,而那排山倒海的氣勢業已壓了過來,壓的人喘不上氣。
    唐寅不是傻子,這個時候他當然不會再堅持留下去,不用中年人再拉他,他反手扣住中年人的手腕,拔腿就跑。
    隨著白方的大隊騎兵趕倒,戰場的局勢更是一面倒,黑方士兵放棄抵抗,成批成批的向后潰敗。
    這個跑,是與死神抗爭的奔跑,不少士兵將身黑盔黑甲以及手武器都扔掉了,潰敗之勢,真好象泄洪的江水。
    唐寅拉著中年人,跟著黑方的大部隊奔跑,越跑越氣悶,自己沒招誰沒惹誰,怎么偏偏惹上這樣的麻煩?先是莫名其妙的睡到森林里,又莫名其妙的卷入這場冷兵器時代的戰斗,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直到現在他都沒搞清楚自己為何落得如此處境。
    可是卷進來容易,再想抽身出去就難了。
    可以說當他穿上黑方士兵軍裝的那一刻起,他的命運就已經生轉變,也讓他走上一條驚心動魄又精彩絕倫的道路。
    逃亡在繼續,后面的敵人在窮追不舍,逃到后來,唐寅都不記得自己到底跑出了多遠,只記得中年人體力不繼,漸漸跟不上度,他干脆將中年人抗在自己的肩膀上。
    唐寅身材削瘦,又是抗著一個人跑,可他的度根本不比周圍的人們慢,而且也不象其他人那么氣喘吁吁,汗流滿面,他箭步如飛,不時將前方的逃兵甩到身后,這時候他才現,這不是僅僅幾百人的戰斗,僅僅是黑方這一邊的逃兵就有數千之眾。
    正所謂慌不擇路。這一大批逃亡的黑方士兵恰恰引證了這個詞。
    不知是誰帶頭引的路,當他們穿過一道谷口時再想向前跑已跑不了了,原來這座山谷是死谷,里面呈圓形,除了谷口那一條通道外再沒有其他出路,可此時想調頭回去,已然來不及了,谷口業已被無數的白方士兵圍堵的嚴實合縫,別說是人,就算是只老鼠都鉆不過去。
    黑方三千余人的逃兵被硬生生地困在這座死谷里,而谷口那邊白方的士兵卻越聚越多,遠遠望去,白花花一片,估計至少有五萬之眾。
    引路的人真該千刀萬剮!唐寅邊環視山谷邊在心里默默詛咒。
    山谷很深,四周皆是山崖峭壁,仿佛是被一只巨大的斧頭劈砍而成,漆黑的崖壁光滑如鏡,寸草不生,即使是頂尖的登山運動員都很難爬上去,更何況現在手中沒有任何攀爬登山的工具。
    唐寅是個泰山壓頂而面不更色的人,但是現在卻忍不住流出冷汗。
    再看周圍的黑方士兵們,臉上都掛滿了絕望,也難怪他們絕望,現在雙方的人數根本不成比例,而且大多的士兵既無盔甲又無武器,身上有傷的士兵更是數不勝數,加上此時又陷入絕境,幾乎沒人還抱有生還的希望。
    “咕嚕……咕嚕咕嚕……”
    山谷口處突然傳來喊話聲,聲音洪亮,隔出好遠都能聽的清楚。
    喊話聲引得毫無生氣的黑方士兵一陣騷亂,不少人慢慢挺直身軀,向谷口方向走去。正在這時,一名身批黑色戰袍、將軍模樣的大漢嗷的怒吼一聲,沖著那些想向谷口走的士兵叫喊連連,其余坐在地上沒動的士兵們也都是露出鄙夷之色。
    向谷口走的士兵們紛紛低下頭,面紅耳赤,慢慢的又坐回到地上。
    唐寅不知道他們在說什么,不過也猜出個大概,顯然白方剛才喊話勸降,而黑方這邊有人心動,只是帶隊的將軍又把他們喝止住了。
    這位將軍倒是很有氣魄,不是貪生怕死之輩!想著,唐寅忍不住舉目多看了幾眼。那位將軍打扮的大漢三十多歲的樣子,相貌粗曠兇惡,臉上、身上都是鮮血,使整個人看起來更加猙獰、恐怖。
    唐寅收回目光,轉頭又看向身邊年人。
    中年人察覺到他的目光,沖著唐寅搖頭苦笑,低聲說著一些話,唐寅雖然聽不懂,但從語氣感覺得到他的傷感與絕望。
    對方接下來要怎么對付他們?唐寅皺著眉頭默默思慮。
    見山谷里的敵人沒有動靜,山谷那邊又傳出喝喊聲,只是這一次語氣變的嚴厲冰冷,有最后警告的意味。
    “吼——”
    為將軍突然回頭大吼一聲,受到他的召喚,所有士兵紛紛起身,同時將各自的武器也拿了起來。
    要做最后決戰了嗎?唐寅一邊苦笑著一邊跟著眾人站起。他不知道自己究竟走了什么樣的霉運,莫名其妙地陷入到這個險境之中,直到現在,他都不清楚自己身處何處,周圍的這些士兵究竟是些什么人。
    他正琢磨著,忽聽谷口方向響起一陣呼嘯聲,聲音由遠及近,由高而下,唐寅下意識地舉目一瞧,眼睛頓時瞪得溜圓,只見無數支黑色的雕翎箭飛在天空中,數量之多,鋪天蓋地,如同一張巨大的黑布,連太陽都快被遮擋住,而這些如雨點般密集的箭支正向自己所處的方向急飛來。
    “啊?”唐寅這輩子還沒見過如此景象,忍不住驚叫出聲,同時反應的蹲了身去。
    “撲、撲、撲——”
    “啊……呀……”
    山谷空曠,無地可避,也無處可藏,箭雨幾乎是毫無阻擋的傾泄而下。
    一時間,谷底內鐵碰撞聲、人體被刺穿的悶響聲、撕心裂肺的慘叫聲連成一片,密集、龐大又兇狠無比的箭陣如同死神張開的手掌,肆無忌憚地凌虐著它所能觸及到的一切生命。
    受其害的是那些在逃跑時扔掉盾牌的士兵們,他們沒有任何防具格擋呼嘯而來的箭支,身體幾乎是瞬間便被釘成刺猬,如同箭豬一般倒在血泊中。
    而那些手持盾牌的士兵也沒有堅持太久,盾牌雖然成功護住他們上半身害,但卻護不住他們的雙腿和雙腳,不時有士兵腿、腳被雕翎射穿,慘叫著倒在地上,可沒等爬起,便被隨后飛來的箭雨射的血肉模糊。
    這不是戰爭,而是一場單方面的屠殺。
    ps:昨天剛,今天就在書評區看到許多熟悉的面孔,六道真的很感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六道也會用心寫好唐寅,不過作品剛,收藏還不是很理想,六道誠摯的希望大家能相互轉告下,來支持下六道!有票給張票,收藏下!唐寅要取得成功離不開你們的支持!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