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第七章

  山洞氧氣越來越稀薄,他的意識也正在一點點的剝離身體,眼皮變的越來越沉重,他很清楚,自己一旦閉上眼睛,可再也睜不開了,想要活下去,就必須得保持清醒。.
    濃煙早已灌滿山洞,若是平常人恐怕早暈倒了,唐寅之所以還能堅持,完全是靠著他強的意志力和求生支撐。
    他沒有注意到自己肩膀傷口處流淌出來的鮮血落地后沒有消失,而是象受某種吸力的牽引,向不遠處的地面流淌過去、消失,而從洞口處流近來的血也統統流到那里,然后消失的無影蹤。
    就在唐寅連坐姿都保持不住,身體搖搖欲墜的時候,突然感覺**下的地面震動了一下。
    他不是很肯定,因為現在他的意識越來越模糊,也有可能是他的幻覺。
    “嘭!”
    沉默的山洞里突然出悶響聲,唐寅嚇了一跳,費力地挑起眼簾,尋聲看去。
    看了兩眼,他懷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被濃煙熏花了,竟然看到這樣怪異的事情,他忍不住抬起手來,用力地揉揉眼睛,再看,他眼睛漸漸睜大,嘴巴也下意識地慢慢張開。
    就在他不遠處的地方,從地面下竟然伸出一只手臂,與其說是手臂,倒不如說是手骨,可能年代已太久遠,手骨已變成黑褐色,骨縫之間有黑黢黢的干肉聯結。
    在一個原本不可能有人現的黑洞里,地面下突然伸出一只手臂,這簡直詭異到了極點,唐寅頭皮麻,頭絲都快根根豎立起來,如果不是用衣服堵住口鼻,他這時肯定已驚叫出聲。
    “咔、咔——”
    隨著石頭破裂的聲音,手臂周圍的地面開始出現裂痕,接著,裂痕越來越大,越來越多,地面好象在呼吸似的,起伏不定。
    近在咫尺的唐寅目瞪口呆地看著,他有種沖動,想立刻逃離此地,但身子好象突然不屬于他了,動也不能動,呆呆地坐在原地。
    “呼!呼啦啦!”
    猛然間,地面的碎石彈開,一具沒有表皮只有干肉的骷髏從地上坐起,洞內雖然滿是濃煙,但唐寅似乎仍嗅到一股腐爛的味道。
    鬼……是、是鬼吧?!
    唐寅從來不相信世上有鬼,他殺過那么多人,刀下的亡魂不知道有多少,但還從沒有一只鬼魂找上過他,但是現在,他解釋不清楚是怎么回事,總之,這一天他的世界完全變了。
    嘩啦、嘩啦!
    干枯的骷髏慢慢從地上站起,唐寅的心跳也越來越快,他聽到骷髏活動聲骨骼出的嘎嘎聲,看到骷髏的腦袋一點點的轉向他。
    他看不到骷髏的眼睛,到兩只黑洞,里面閃爍出鬼魅的紅光,當那兩道紅光落到唐寅的臉上時,他仿佛一下子忘記了呼吸,一股無形的壓力突然襲來,象是要把他的身體壓爆攆碎。
    原本沒有生命的骷髏此時卻具有生命,并且一步步向唐寅走去。
    唐寅身子不能活動,眼睜睜地看著骷髏走近自己,彎下腰身,腦袋湊到自己近前,那張沒有血肉、猙獰恐怖的臉幾乎快要和自己的面孔貼到一起。
    毫無預兆,骷髏的眉心突然出一道刺眼的亮光,直射到唐寅的額頭中央,后者只覺得腦袋嗡了一聲,接著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唐寅覺得自己做了一個長長的夢,在夢中,他變成一名暗之修靈者,他的名字叫嚴烈。
    他深深愛著那個女人,那個名叫水晶的女人。
    他可以為她去做一切,去奉獻一切,哪怕是自己的生命。
    為了她,他與五名頂尖級的光明系修靈者在咸陰山谷展開決斗。
    那場戰斗可算得上是光明系靈武與暗系靈武的一次顛峰對決。
    結果雙方誰都沒有取得勝利,最后落得兩敗俱傷的下場。
    他不求她的感激,也不求她的回報,但諷刺的是,水晶卻背叛了他,背叛的他們曾經許下的山盟海誓,在他為她做完了一切之后,她竟然找來玄真子,將身負重傷的他殘忍的殺掉。
    他永遠都不會忘記玄真子在他面前的狂笑,還有他與水晶那親密的姿態。
    在夢中,唐寅能清楚的感覺到嚴烈臨死前的痛楚,那不是身體的疼痛,而是來自內心、烙印在靈魂痛苦,那種背叛的酸楚如同硫酸一般,將他的身子一層層的燒化、腐蝕……
    “水晶……”
    唐寅猛的睜開眼睛,喃喃說出這個對他而言即熟悉又陌生的名字。
    嚴烈是死了,但是在臨死之前,他使用了暗系靈武學死亡獻祭。死亡獻祭可算是暗系靈武學中唯一一個奉獻類的技能,遇血重生,并與距離他最近的生命相結合,使對方轉承他的記憶,繼承他力。
    五百年后,生在咸陰山山谷的這場慘烈戰斗,使風國三千余名士兵慘死谷底,士兵們的鮮血喚醒了嚴烈,而唐寅這個唯一存活下來又與他近在咫尺的人自然成了他的轉承體,只可惜他的靈氣已消耗殆盡,唐寅并未繼承多少靈氣。
    當唐寅清醒過來時,嚴烈的骸骨業已消失,它已經化成靈氣,在唐寅昏迷時被他所吸收。
    雖然得到的靈氣并不多,但嚴烈的記憶已讓唐寅受益非淺,至少他已經了解自己所處的這個世界。
    他所在的國家名號為昊天,由殷準創建,建都上京,昊天帝國內有九大諸侯國,分別是貞、玉、莫、風、寧、安、川、桓、神池,在殷準建國二百年后,中央皇權漸漸衰弱,而地方諸侯權勢大增,逐步的,地方勢力已達到了與中央皇室分庭抗禮的地步,只是嚴烈在時,各諸侯國之間雖常有矛盾和摩擦,但顧及上京皇室勢力,不敢輕易生沖突,可唐寅剛剛經歷過的這場戰爭,以嚴烈的記憶也解釋不清楚,只知道那些身穿黑色鎧甲的士兵是來自風國,那也是嚴烈的故鄉。
    但咸陰山這一帶并非風國領土,不知道風國的士兵為何會出現在這里。
    具有了嚴烈的記憶,等于是讓唐寅和嚴烈這兩個毫不相干的人合二為一,化成一體,但這并未讓唐寅感到輕松,反而心情更加沉重。
    一是他理解了自己為什么會經歷這些種種莫名其妙的事,那是因為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他從他所處的世界突然來到了這個陌生又神奇的世界,要命的是他找不到回去的辦法,其二,他繼承了嚴烈臨死前的那種悲痛欲決的心情。他痛恨水晶的背叛,同時又不由自主地深深愛著這個女人,雖然她給了他永遠也無法洗刷掉的恥辱。
    一定要找到水晶!
    唐寅猛的從地上坐起,腦海中都是水晶的身影。想著,他又用力地甩了甩腦袋,想把水晶的身影甩出自己的思緒,畢竟水晶是嚴烈的問題,而不是他唐寅的問題,但是無論他怎么用力,腦海中總是會不自覺地浮現出水晶的一顰一笑。
    最后,他放棄,并想明白了一件事,嚴烈的靈魂已徹底與自己的靈魂結合到一起,嚴烈在乎的人、在乎的事也成為他在乎的人、在乎的事,換句話說,他現在既是唐寅,也是嚴烈。
    看來先去找水晶,把這件事情解決掉……唐寅心里默默念叨著。
    至于找到水晶之后該怎么解決,唐寅也不清楚,至少嚴烈對水晶是又愛又狠的,恨到刻骨銘心,愛到不忍傷她一根毛,對一個人的感覺有如此強烈的反差,這是唐寅所沒經歷過的,這種感覺也讓他很陌生。
    長嘆一聲,他從沉思中回過神來,直到這時他才現,山谷里的火已經熄滅,山洞濃煙也早消失不見。他慢慢站起身,感覺身子格外的輕靈,非但沒有受傷的感覺,而且還要強過以前。就連身傷口都痊愈,完好如初。
    這應該是吸收靈氣的結果。唐寅站定,屏住呼吸,靜靜感受著體內流轉的靈氣,雖然不及嚴烈原有靈氣的一成,但至少已奠定了基礎,要知道暗系靈武最難是入門,這也是修煉暗系靈武的人要遠遠少于光明系靈武者的原因所在。
    唐寅體靈氣不多,無法將洞口的巨石挪開,但將那狗洞大口擴大一些還是沒問題的。他爬出山洞,環視左右,偌大的山谷,目光所及之處,內到處都是燒焦、扭曲的尸體,空氣中彌漫著濃濃的焦臭氣味,令人作嘔。
    這些尸體,都是客死異鄉的風國戰士。他慢慢握緊拳頭,牙齒緊緊咬住嘴唇。他心悲憤不是來自唐寅,而是出自于嚴烈。
    落葉要歸根,只可惜他沒能力把這么多的尸體都運回風國,也沒有能力就地掩埋,眼睜睜地看著它們暴尸荒野。
    唉!他長長嘆口氣,將心一橫,大步向谷外跑去,他覺得再在這里多呆一秒鐘自己瘋掉了。
    ps:希望大家能收藏下,昨天到現在知道的xdjm還不多,麻煩大家相互轉告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