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第八章

  出了咸陰山谷,他向北急行,那里是風國的領地,也是水晶所在的地方。【】i.netbsp;咸陰山距離風地不算遠,可也不近,若是步行,至少需要三、五天的時間才能到達。
    一路走來,所過之處都留有戰爭的痕跡,殘器、碎甲隨處可見,甚至還能找到殘破不堪的軍旗,而這些大多都屬風國,可見這一場爭斗,風國是敗了,而且敗的極慘,所陣亡的士兵也絕不僅僅是葬身咸陰山谷那三千余人。
    天色漸暗,唐寅也急行了好長一段路,正想找個地方歇息一下,忽聞前方有隱約的喊殺聲。
    有戰斗!唐寅精神為之一震,加快腳步。
    時間不長,他現前方人影晃動,小心起見,他沒有直接沖過去,而是躲進路邊的草叢里,一邊接近一邊查看戰況。
    只見戰場上圍有一大群身穿銀色盔甲的士兵,少說也有上百人,而人群中央是什么情況還看不清楚,聽到喊殺和慘叫聲。
    唐寅打量戰局,心中快地估算著,沉默片刻,他猛的站起身形,打算沖出去。可就在這時,在他側后方突然響起低沉的話音:“你只一個人,怎么得過他們上百人,現在出去,等于是送死。”
    聞言,唐寅猛的一驚,急忙轉回身形,亮出進攻的架勢。由于自小練武的關系,他六識一向出常人很多,而現在對方接近他的背后竟然毫無察覺,在唐寅看來簡直是不可思議的事。
    在他身后五米遠的草叢中蹲有一人,身穿風國的黑色鎧甲,往臉,年歲應該不大,只二十出頭的樣子,手中還握有一根長矛。
    “你……是風國人?”唐寅目光冰冷地注視著青年。如果不是與嚴烈結合,唐寅根本聽不懂對方在說什么,更不會講他們的語言。
    “呵!”青年輕笑一聲,說道:“如果我不是風人,你現在早死了。”
    對方的話雖然狂妄,不過唐寅也不得不承認是事實,他既然能無聲無息的接近到自己的背后,那要殺他也易如反掌。
    他皺了皺眉頭,冷聲道:“閣下的身手不錯嘛,為何不出去殺敵,而躲在這里?!”
    青年咧嘴笑了,搖頭說道:“出去殺敵?我根沒有修煉過靈武,出去只會死的很快。”
    唐寅眼中閃過一絲詫異,疑問道:“那你是怎么跑到我背后的?”
    “我一直就在這里,沒有動過。”
    “……”唐寅無語,本以為青年是個高手,原來是高估他了。
    他不再與青年多糾纏,回頭向戰場弩弩嘴,問道:“那里是怎么個情況?”
    青年無奈地聳聳肩,說道:“有二十多個兄弟被敵國的一隊士兵困住,已經打了半柱香的時候,估計里面活著的兄弟沒剩下幾個了。”
    對于青年說話時事不關己的冷漠,唐寅又好氣又好笑,他挑起眉毛嗤笑說道:“你的同伴正在戰場上拼命,而你卻躲在這里看熱鬧?”
    青年無奈地聳肩道:“我即使出去也于事無補。”
    唐寅面色陰沉,猛的一個箭步,直接竄到青年近前,還沒等后者反應過來,他一把將青年手長矛奪去,然后調轉身形,默不做聲的沖向戰場。
    “喂……”唐寅的度太快,當青年想要攔阻他時已然來不及了。
    只見唐寅身如黑豹,兩個縱躍便穿出草叢,到了戰場上,手中長矛順勢向前狠刺。
    撲哧!
    銀甲士兵們的主意力都放在人群中央的敵人身上,哪想到背后又突然殺出敵人。隨著一聲慘叫,一名士兵的后心被長矛貫穿,掛血的矛尖從其前胸探出。
    “啊——”
    周圍的銀甲士兵們見狀下意識地驚叫出聲,沒等他們回頭攻擊唐寅,后者雙臂用力,猛的一挑,隨著嗖的一聲,掛在長矛尸體被硬生生甩飛出去,連帶著撞到一片士兵。
    “這里有敵人!”銀甲士兵們終于反應過來,瞬間沖向唐寅十多人。
    剛才觀戰的時候唐寅已經確認對方人數雖多,但并無修靈者,皆是普通的士兵,這樣的人別來十幾個,即使一百來號人都來攻擊他他也不放在眼里。
    “哼!”唐寅嘴角挑起,冷笑一聲,單手持矛,全力揮出。
    唰——近三米長的長矛被他當刀使,鋒利的矛尖在空中畫出一道半月形的寒光,沖在前面數名士兵胸前的銀甲破裂,胸口噴血,仰面栽倒。
    后面的士兵沒想到唐寅如此厲害,看其衣裝只是風國的普通士兵,但身手卻強的和靈戰士差不多。
    就在他們愣的瞬間,唐寅手長矛又如同靈蛇一般連刺出去。
    撲、撲、撲!連續刺出的三矛精準的刺穿三名士兵的頸嗓咽喉,三人連叫聲都未出,當場斃命。
    說來慢,實則極快。唐寅身法快,出手更快,而且招招都要命,解決掉十余名士兵,只是頃刻之間的事。
    這一下銀甲士兵們開始亂了,站在前面真切,被唐寅震懾住,嚇的連連后退,而后面的士兵不知道前面生了什么,還在繼續前沖,這一退一進撞在一起,使其陣型大亂。
    唐寅趁機殺出一條血路,沖入戰場央。
    場內確實被困著風國的士兵,地上橫七豎八躺有二十多余尸體,有敵人的,也有風人的,存活下面的風國士兵已不足十人。
    唐寅舉目看了一眼,片刻都未耽擱,將手長矛一揮,大喝道:“跟我跑!”說完話,他又原路往回殺。
    幾名風國士兵陷入敵人的重圍,都以為自己死定了,在作困獸之斗,可萬萬沒想到在千鈞一之際,竟然有己方的援兵趕到,雖然只是一個人,而且穿著士兵的盔甲,但看其身手卻異常厲害,在敵陣之中如入無人之境,敵方士兵還未到他身前三步就被其紛紛掃倒在地。
    “殺!”幾名風國士兵斗志大增,憑借著求生的**,硬是跟著唐寅沖出重圍。
    唐寅故意放慢度,落到最后,然后一指他剛才藏身的草叢,大喝道:“你們向那邊跑,我來斷后!”
    留下他一人斷后,眾士兵們自然放心不下,但緊急時刻也管不了那么多了,齊應一聲,鉆進路邊的灌木叢中。
    唐寅之所以把路向那邊指,一是他剛從那里出來,知道周圍沒有潛伏的敵人,再者,那個青年也在草叢里,士兵們向那邊跑,他肯定也會跟著跑,唐寅這時不希望有人留下來。
    眼消滅的敵人竟要從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溜掉,銀甲士兵們哪能甘心,齊齊追殺過來。
    唐寅站在原地未動,單手握住長矛,向身側一橫,環視眼前的眾多敵人,陰冷冷地說道:“不用再追了,你們的對手在這里。”
    “先殺掉他!”
    “對!先把這家伙干掉!”
    銀甲士兵們看出唐寅不簡單,但依仗人多勢眾,也不懼怕他。數十號圍攏上前,將唐寅困在正中。
    ps:今天慶祝道哥生日,特4章!希望大家一起祝福道哥!大家的收藏,投票,就是對道哥最大的祝福!大家也可以在祝福帖下直接回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