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第十章

  唐寅一怔,默默搜索嚴烈的記憶,沒錯,在昊天帝國平民確實不能做官,只有獲得爵位后才有資格和機會得到官階,風國也是如此。【】
    他點點頭,悠悠問道:“所以你選擇參軍,打算以殺敵立功來獲得爵位?”
    青年也不隱諱,應道:“是的。也只有在軍中獲得爵位最為容易。”
    這是實話,風國也有尚武的傳統。在戰亂時期,軍中一向以取敵的人頭數目來論功行賞,帶回的敵人頭顱越多,功勞就越大,積攢到一定數額,便可得到爵位的封賞。
    唐寅好笑著青年,說道:“看起來,你沒有練過靈武?”
    青年正色說道:“我是讀書人。”
    唐寅聳聳肩,說道:“拿武器都困難,如何能殺敵?不能殺敵,如何取得敵人的人頭?沒有人頭,你又如何獲得爵位?”
    青年笑了,笑的很賊,說道:“所以我一直在找,找個能和我配合的人,以前一直沒找到,不過……”他兩眼放光著唐寅,笑吟吟說道:“現在,我找到了。”
    唐寅瞇了瞇眼睛,伸手指指自己的鼻子,說道:“你找到的不會是我吧?”
    青年興奮地連連點頭,急道:“你有武,我有文,你我一起配合,肯定天衣無縫,用不了多久,我們都可以得到爵位。”
    唐寅興趣缺缺地冷笑,說道:“我不會帶個累贅在身邊。”對他來說,青年沒有修過靈武,就是個無用之人。“而且,我對爵位也沒有興趣,這場戰爭和我也沒有關系,我要先去解決我自己的事情。”
    他現在只有一個念頭,去落日峰下的月靈城,找到水晶和玄真子,報仇血恨。
    看到他臉表情瞬間變的冰冷,青年小心翼翼地問道:“你要去哪?”
    “月靈城!”
    “月靈城?”青年一驚,疑問道:“是不是落日峰下的月靈城?”
    “沒錯。”唐寅應的干脆。
    青年滿面疑惑,狐疑地問道:“你去那里做什么?而且月靈城幾百年前就已經變成廢墟了,現在估計都沒有幾個人還能記得月靈城這個名字。”
    “什么?”唐寅大驚,月靈城變成廢墟了?那怎么可能?嚴烈離開月靈城去找顧真決斗的時候,月靈城還是一片繁榮,怎么可能會變成廢墟,而且還是幾百年前就變成廢墟了?難道嚴烈是見鬼了不成?他知道這絕不可能。
    他冷笑一聲,語氣冰冷地說道:“你騙我。”
    “我為什么要騙你?何況這種事情根本騙不了人,你可以去打聽打聽,現在還有誰記得月靈城這個地名,它早就成為歷史了。”
    見青年說話的模樣不象是撒謊,唐寅原本堅定的信心開始變的動搖,腦中靈光一閃,突然想起看到嚴烈的尸體時已是一具骷髏,難道……他不敢再想下去,輕聲問道:“現在……是帝歷多少年?”
    帝歷是昊天帝國的記年法,以昊天帝國的建國為帝歷元年。
    青年莫名其妙地看著唐寅,說道:“現在是帝歷八o五年啊,你……你沒什么問題吧?”
    怎么可能沒問題?!
    唐寅的腦袋嗡了一聲,他清楚的知道,嚴烈找顧真決斗時是帝歷三o五年,而現在卻是八o五年,也就是說,現在是嚴烈那時期的五百年后。
    他一把將青年的脖子扣住,厲聲問道:“你沒騙我?”
    青年被他的樣子嚇了一跳,結結巴巴道:“這……這怎么可能騙人?現在確實是帝歷八o五年啊!”
    唐寅緩緩松開手,一瞬間,好象泄了氣的皮球,兩腿軟,慢慢坐在地上。
    真是難以想象,嚴烈竟然已經死了整整五百年。五百年的時間,長的足可以改變很多事,就連那么輝煌的月靈城都變成了廢墟。
    自己不屬于這個世界,現在就連與自己結合的嚴烈也不再屬于這個世界,唐寅閉上眼睛,那自己生存在這個世界還有什么意義?
    水晶不可能活五百年,玄真子也不可能活五百年,原本屬于他的疑問、仇恨都隨著五百年的時光而變的不存在了,剛剛找到目標的唐寅好象一下子被掏空,不知道自己該何去何從。
    “你……你究竟怎么了?”青年不知道唐寅哪里生了問題,小聲地問道。
    唐寅搖搖頭,他本以為這個世界還有他在乎的人、在乎的事、在乎的地方,可現在統統都化為灰燼……他喃喃說道:“我不知道自己該去哪里,不知道自己該做什么。”
    青年愣了愣,然后大聲說道:“這有什么好考慮的?現在正處亂世,當然是要做出一番驚天動地的大事……”說到這,他也覺得自己太夸夸其談,隨即又改口道:“不過就目前來看,最主大事是我們如何能逃命?”
    “逃命?”唐寅抬起頭。
    青年幽幽說道:“這次出征寧國,根是在錯誤的時間、錯誤的地點動一場錯誤的戰爭,整整二十萬人都被打散了,真正能逃回風地的不知有幾個。現在,足足有幾十萬的寧國人在追殺我們這些殘兵敗將,不逃命還留在這里等死不成?”
    通過嚴烈的記憶,唐寅知道風、寧兩國是臨國,但之間的爭斗從未終止過,歸根結底是兩國對河東地區的爭奪引,河東地區土壤肥沃,礦產也豐富,本是風、寧兩國各占一半,后來因寧國受難,找風國幫忙時,寧國國君許諾將他們那半的河東地區讓給風國,只是風國在接受寧國的條件后,并未全力協助寧國,引后者的不滿,等到事后,寧國企圖要回他們那半河東地區,遭到風國拒絕,兩國開始交惡,戰爭也隨之展開。期間,風、寧兩國都占領過整個河東地區,兩國也都宣布過河東地區為己國領地。戰爭一直持續下來,雙方的損失越積越多,難以估量,到最后,誰都說不清楚河東地區究竟是屬于風國還是屬于寧國。
    “這次戰爭還是因河東而起的?”雖然已經過去五百年,但唐寅的猜測卻沒有錯。
    青年點頭應道:“是的。奪回河東地區并沒有錯,只是,這些年我們的仗已經太多了,和寧國打,和玉國打,和安國打,國家早已經千瘡百孔,而寧國通過休養生息,國力比較以前要強盛得多,我們防守都困難,主動出擊哪有勝算可言?君王太急了,這一敗,不知又得等到何年何月才能收回河東地區。”
    唐寅嘴角動了動,沒有多說什么。風國自建國以來,戰爭就從未停止過,風人尚武,生性也彪悍,早就習慣了以戰養戰,不過二十萬大軍的慘敗在風國歷史上還是很少見的。
    “對了,我叫邱真,你叫什么名字?”
    “唐寅。”
    “你有什么打算?還準備去月靈城嗎?”
    唐寅搖頭,現在再去月靈城還有什么意義?
    “以我看,你就留在軍中吧,以你的身手,肯定能加官進爵,我也能有個靠山可以依仗。”自稱邱真的青年討好地干笑著。他雖然覺得唐寅這人很古怪,說起話來莫名其妙,象腦子有問題,但直覺告訴他,跟著唐寅,對自己絕無壞處,至少生存下去有了保障。
    唐寅怪異看瞄了他一眼,說道:“你想跟著我混?”
    邱真笑呵呵地點頭,道:“可以這么說。何況,我知道了你的秘密,把我帶在身邊你應該更放心才對嘛!”他是唐寅是暗之修靈者這件事。
    “殺了你,我不僅放心,而且還省心。”唐寅面無表情地說道。
    ps: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