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9)      第一百四十章(06-19)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9)     

唐寅在異界13

  依照邱真的主意,唐寅等人潛伏到道路兩側的草叢里,打算搶奪馬匹回潼門,只是事情遠沒有預想那么順利。i。netbsp;風國二十萬大軍被寧國擊潰,整支部隊已被打散,沒有編制可言,人員七零八落,而寧國的追擊也十分分散,雙方攪在一起,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狀態,戰場的局面用混亂不堪來形容。
    唐寅等人潛伏的時間不長,現前方道路有隊士兵松松垮垮的向他們這邊跑,在其后方,旗幟飛揚,是寧國旗號。不用細看也知道,這是寧國的軍隊在追殺風國的散兵游勇。
    邱真觀望片刻,連連咧嘴,對身邊的唐寅低聲說道:“這隊敵人數量不少啊,得有一百多人吧!”
    唐寅眼力驚人,比邱真清楚多了,他肯定地說道:“有二百人左右。”
    “這么多人!”邱真吸了口涼氣,眉頭深鎖,叮囑道:“我們還是不要輕舉妄動的好。要不要先退一退,免得被敵人現?”雖然周圍有密實的草叢做掩護,但他仍覺得很不安全。
    唐寅沒有意見,相處下來,他現邱真的頭腦確實不簡單,并非夸夸其談又無真才實學之輩,有他在自己身邊出謀劃策,他也懶著動腦去考慮。
    這時,與他們埋伏在一起的張豹說道:“敵人在追殺我們的兄弟,如果不幫忙的話,那幾十名兄弟恐怕都跑不了。”
    邱真無奈苦笑,說道:“那也是沒辦法的事,戰爭總是要死人的嘛,再者說,我們只有十個人,沖出去即救不了人,還會白白送死。”
    他的話冷酷無情,但又是事實,張豹心有不滿,想反駁卻又不從開口,深吸口氣,氣悶的不在說話。
    被追殺的三十余名士兵確實已筋疲力盡,一各個丟盔卸甲,有些人連武器都沒有,等他們距離唐寅等人還有十米遠的時候,終于被后面的寧國士兵趕上。
    “啊——”
    隨著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一名風國士兵的后心被根銀白長槍刺穿。長槍的主人是名彪形大漢,身上無甲,上體赤膊,皮膚黝黑,相貌兇惡,身材魁梧,在寧國的士兵當中如鶴立雞群,遠遠看去,真好象狗熊成了精似的。
    刺死一人,大漢毫無停頓,手中長槍一揮,將掛在槍尖的尸體甩飛,隨后長槍橫掃,又是一聲慘叫,另名風國士兵閃躲不及,被槍聲硬生生砸斷腰椎,癱軟在地上,痛叫連連。
    這根本不是爭斗,而是單方面的殺戮。
    埋伏在草叢里的士兵們真切,又悲又憤,可是又不敢做聲,眼睜睜地看著己方同胞被對方如切菜般逐一殺死。
    別說張豹等人激動不已,就連冷血心黑的邱真也不忍再看下去,他輕嘆口氣,不敢說話,只輕輕拉了拉唐寅的袖子,示意他暫退。
    他不拉唐寅還好點,剛拉了一下,唐寅非但未退,反而挺身竄出草叢,臉上沒有面對敵人的懼意,眼中倒是流露出難以抑制的興奮。
    唐寅的思維是正常人難以理解的,也正因為這樣,認識唐寅的人十之**都把他當成瘋子。
    那名彪形大漢正殺的興起,突然現一名身穿風國衣服的士兵沒象其他人一樣逃跑,而是向自己沖來,他哈哈大笑,將手中銀槍掄起,對準唐寅的腦袋,狠狠砸了下去。
    唐寅不躲不閃,有意想試試對方的力道,他將手鋼劍向上一橫,硬接對方的重擊。
    “當啷啷——”
    這一聲刺耳的鐵器碰撞聲,直將大漢身后的寧國士兵震的耳膜生痛,胸口悶。
    大漢本以為自己全力一擊能把唐寅砸扁,而事實上,后者只是倒退了兩步,不但未倒,還能好端端的站立。
    大漢吃驚不已,而唐寅也在暗驚,他自幼跟隨變態的師傅習武,根基極佳,別看身材削瘦,可力氣大的驚人,在他原來的世界,遇到那么多的對手,還沒有誰能在力氣上與他抗衡,被敵人一擊震退更是絕無僅有的事,想不到在這里卻碰上了如此厲害的角色。
    很快,他眼驚訝消失,興奮又激動的光芒顯露,他雙手持劍,高高躍起,立劈華山對著大漢的腦袋就是一劍。
    大漢根本不把唐寅的進攻放在眼里,嘿嘿冷笑著,單手持槍,猛然間,握槍的手掌散出濃烈的白霧,白霧如同有生命似的纏繞住槍身,并迅的與銀槍融合,而融合了白霧的銀槍瞬間增長五尺有余,同時槍身加粗,在槍尖處又生出兩根銀刺。
    說來慢,實則極快,銀槍生變化只是一瞬間的事。
    等唐寅的劍接近大漢頭頂不住五寸的時候,后者將變化了形態的銀槍猛的向外一輪,同時大喝道:“去死吧!”
    “當——”
    “喀嚓!”
    先是一聲金鳴,接著又傳出武器斷裂的聲音。
    只見唐寅手中長劍被銀槍掃個正著,應聲而斷,受其沖力,身在半空的他直向后飛去。
    “這……這是……”草叢張豹看著對方大漢手中變化了的長槍,直嚇的目瞪口呆,結結巴巴不出話來。
    邱真臉色亦很難看,低聲喃喃說道:“這是‘兵之靈化’,對方是修靈者!”他心中暗叫糟糕,唐寅不聽勸阻沖出去也就罷了,卻偏偏碰上個修靈者,而且還是個能完成‘兵之靈化’高級修靈者。
    修靈者將自身的靈氣與使用的武器相融合,使武質、形態皆生改變,成為威力巨大的靈武器,這就是兵之靈化。而能完成兵之靈化的修靈者,其靈氣修為最次也達到了‘靈破’狀態,而唐寅的靈氣修為才勉強到‘靈動’階段,與對方比起來至少相差兩個等級,實力差距太懸殊,根本沒有取勝的可能。
    邱真是個聰明人,對自己想要什么、想做什么以及對自己的人生定位都十分清楚,知道自己不可能成為一個領導者,更適合做輔佐者,為別人出謀劃策、運籌帷幄,只是一直以來,他人地位都太高,根本不會把他這個平民放在眼里,而唐寅的出現讓他仿佛看到一絲曙光,覺得或許輔佐這個男人日后自己也能取得不凡的成就,只可惜,唐寅出現的快,消失的也會很快,就目前形勢來看,他根本戰勝不了對手,更別提保命的可能了。
    “完了……”邱真無力地趴在地上,不愿再看外面斗,想不到自己剛剛才有點希望,現在倒好,又是竹籃子打水,一場空。
    兵之靈化!眼前這人的修為已達‘破’境了吧!唐寅被大漢一槍撞飛,但并未倒地,他手中劍已斷,虎口也被震裂,鮮血順著手指滴滴答答流淌落地,但他直視大漢的雙眼卻越來越亮,眨也不眨,給大漢的感覺是,他看自己不象是在看人,而象是在看一塊大蛋糕,在看一桌美食。
    大漢討厭這樣的感覺。
    這時,其他的寧國士兵想沖上去圍攻唐寅,大漢將手臂一伸,冷聲喝道:“誰都不,他是我的!”說著話,他沖著唐寅甩了甩靈化后的銀槍,嗤笑著說道:“小子,今天看我怎么把你刺成馬蜂窩!”
    對于對方的輕視唐寅不怒反笑,伸出舌頭,詭異地舔了舔嘴唇,慢悠悠說道:“在我眼中,你不是馬蜂窩,而是蜂蜜,我,要吃了你!”說話間,他身形一晃,閃到那些早已被嚇呆的風國士兵近前,從其中一人手中奪過一支長矛,然后又向大漢沖去。
    “這是你自己掃死!”大漢不明白唐寅說吃了他是什么意思,但他可從未被人如此輕視過,見唐寅不知死活的又沖殺過來,他咆哮一聲,運足臂力,對準唐寅的胸口全力刺出一槍。
    無論是唐寅還是靈氣修為只達到靈動階段的嚴烈,都不可能戰勝面前這個大漢,而他二者的結合卻產生了恰倒好處的妙用,使唐寅除了一身出類拔萃的功夫外,又具備了靈氣基礎,身體變加敏捷靈活。
    大漢手中槍刺的快,唐寅的身形更快。當大漢一槍刺空后,再看眼前,已找不到唐寅的身影。而此時唐寅已用‘太級滑步’轉到他的背后,長矛無聲無息地刺向大漢的后心。
    憑借修靈者的直覺,大漢感覺到身后的危機,他來不及細想,身子用力向旁一側,撲,長矛未刺中他后心,卻在他軟肋處劃開一條血口子。
    “哎呀!”大漢又驚又痛,忍不住嚎叫一聲,同時嚇后退。唐寅是什么時候閃到自己身后的,他根本沒看清楚。這……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想破腦袋也想不明白,難道這青年會什么妖術不成?
    ps:求收藏!xdjm收藏到現在還沒過千加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