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9)      第一百四十章(06-19)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9)     

唐寅在異界15

  直到現在,唐寅還是沒把所謂的軍功太重,而且他本來就不屬于軍隊,只是在偶然的機會下穿了死去士兵的衣服罷了。i.他隨口說道:“軍隊里不是以人頭來算嗎?那人的人頭是找不到了。”
    “沒關系,有軍牌也一樣,而且還有那么多的兄弟作證呢!”邱真笑呵呵地將軍牌遞給唐寅。后者未接,只仰頭道:“先放你那里好了。”說著話,他舉目看向其他人,此時三十多號風國士兵正在打掃戰場,有人在收攏武器,有人在翻找糧食、物資,還有人將沒死的寧國俘虜攏到一起,毫無憐憫之情地砍斷他們的脖子……
    邱真順著唐寅的目光望去,笑吟吟地說道:“唐大哥,看來我們的幫手又增多了,現在足可以湊成一小隊人了!”不知不覺中,他對唐寅的稱呼又改變了。
    唐寅和邱真潛伏在道路兩側,算搶奪軍馬,可一天的工夫下來,軍馬并未搶到,倒是收攏了數批敗逃下來的風國散兵,等到晚上時,他們聚集的人數已過一百號。
    這么多人聚在一起,不能沒有軍制,唐寅不理會,但邱真不能不管。他將這一百多號士兵分成了四小隊,又挑選出四名老兵分做四隊的臨時隊長,至于大隊長,理所當然的落到唐寅身上,而他自己則自封副隊長。
    他參軍時間不短,可惜一直都是普通的士兵,現在有了一百多號手下,終于品嘗到做官的美妙,這種感覺讓他頗為享受。
    見他忙的不亦樂乎,唐寅卻高興不起來,人越多,對早已習慣獨來獨望的他來講就越不適應,他沒有邱真的喜悅,有是感覺自己背上一個甩不掉的大包袱。
    現在風國戰敗,河東地區是人家寧國的地盤,他們在這里,可以說危機四伏,隨時都可能遇到寧國的主力軍團,以他們這一百來號人,恐怕給人家塞牙縫都不夠。
    唐寅回想起困在山谷里那時的場景,其慘烈、殘酷的場面讓他記憶猶新,在齊整的軍團面前,生命脆弱的如同枯草,就算他的靈氣修為再高,也不可能去與軍團戰斗。
    此時,看著邱真正與四名臨時選出隊長相談甚快,唐寅走上前去,將邱真拉到一旁,低聲問道:“我們還要不要回潼門?”
    邱真說道:“當然要。”
    唐寅說道:“可是你收攏這么多人,我們又去哪里找那么多的馬匹?”
    邱真撓撓頭,無辜地說道:“話是這么說沒錯,但我們也總不能見死不救,扔下他們不管吧?!現在走一步算一步,步行回潼門了,看在半路不能找到機會。”
    他勉強,但唐寅實在看不出來他有勉強的樣子,反而是樂此不疲。
    暗嘆口氣,無奈地搖了搖頭,唐寅說道:“隨你便吧!”說著,他想要走開,邱真連忙拉住他的衣袖,笑道:“四個小隊的隊長都已經選出來了,你先認識認識他們嘛!”
    唐寅被邱真拉著,走到四名小隊長近前。
    這四人分別是張豹、鐘真、于華、李玉。唐寅對張豹還算熟悉,對另外三人則很陌生。不過鐘真三人和張豹一樣,對唐寅的態度可謂是必恭必敬,三人早就聽說唐寅憑一己之力干掉敵人一名千夫長的事,即心折又佩服。
    “唐大哥!”見唐寅過來,四人齊齊彎腰施禮。
    他們如此客氣,唐寅有些不太適應,嘴角扯動,露出一抹笑容,點頭向四人示意。
    “真看不出來,唐大哥是靈武高手!”鐘真為人豪爽,心直口快地說道。
    單看外表,唐寅和平常人無異,穿著普通士兵的衣服,俊臉笑面,只是看著象笑,而接近之后又給人冷冰冰的感覺。
    “那是當然了,跟著唐大哥不會錯的。”唐寅沉默寡言,但有邱真在,永遠都不會冷場。他接過話頭,繼續說道:“我們休息一晚,明天清晨動身,去往潼門,各位沒有意見吧?”
    “沒意見!”張豹四人齊齊點頭應是。
    邱真又道:“那今晚警戒的任務就交給張兄了,你負責安排人手放哨。”
    張豹面色一正,干脆地說道:“是!”
    邱真又對鐘真說道:“鐘兄帶手下兄弟去收集食物和水,越多越好,去潼門,路途兇險,期間還不知道會遇到什么事呢,得多做些準備。”
    “沒問題,這事交給我了!”鐘真應道。
    唐寅坐在一旁,邊觀望邊暗暗點頭,別看邱真油嘴滑舌,但辦起事來還是井井有條,面面俱到的,即使放在他以前所在的世界,也能算是個難得的人才。
    他抬起頭,仰望夜空,天際灰蒙蒙的,黯淡無光,他輕聲說道:“大家早點休息,明天的路恐怕會不好走。”
    鐘真好奇地問道:“怎么講?”
    唐寅淡然說道:“明天有雨。”
    正如唐寅所說,翌日凌晨,眾人剛動身不久,天空便開始下起蒙蒙的細雨。
    這種細雨比陣雨要討厭的多,稀稀拉拉的不停,不知道要下到什么時候,天空烏云密布,好象一塊巨石壓在人的心頭上,讓人感覺說不出的壓抑。
    當接近中午時,路途越來越泥濘,眾人的行進度也隨之減緩。雨中行進,即耗費力氣度又慢,可以說是費力不討好,但眾人不敢停歇,身處險境,多耽擱一秒就多一分危險。
    雨有漸大的趨勢,而眾人也都走的又餓又累。
    聽身邊的邱真氣喘連連,唐寅扭頭問道:“累了?”
    怎么可能不累?面不紅、氣不喘的唐寅,邱真簡直懷疑他不是人而是個怪物,足足急行了一上午,他臉上卻連點疲憊的意思都沒有。他苦嘆一聲,說道:“唐大哥,不僅是我,兄弟們也都累慘了!”
    唐寅回頭瞧瞧,可不是嘛,眾士兵們一各個無精打采,低著腦袋,機械性的邁著腿。
    在唐寅的世界中,沒有人會去關心他,他更不會主動去關心別人,如果不是邱真提醒,他還真沒現士兵們早已疲憊不堪。
    唐寅停住腳步,同時舉起手臂,回頭震聲喝道:“停!原地休息。”
    “等是你這句。”唐寅話音剛落,邱真已顧不上其他,一**坐在路邊,取出水囊,咕咚咕咚還喝上一大口。喘了口粗氣,感覺舒服了一些,他說道:“我們這一上午應該走出三、四十里了吧?”
    唐寅瞄了他一眼,不知道邱真是怎么計算的,他肯定地說道:“充其量二十里,照這樣的度,別說三天,就是走十天,恐怕也到不了潼門。”
    “唉!”邱真雙手掂于腦后,身子順勢向后一仰,躺在地上,看著霧蒙蒙的天空,笑道:“天空不做美,我也沒辦法,不過話說回來,我們行進的慢,寧人也不會快到哪去,大家彼此彼此嘛!”
    唐寅不置可否,取出一塊兔子肉,細嚼慢咽的吃起來。
    由于沒有作料,兔肉并不好吃,有股騷澀的怪味,難以下咽,但唐寅并不挑食,填飽肚子,即使是堆枯草他也能一口口的吃下去。
    吃了兩口,唐寅恍然想起什么,沖著不遠處的張豹招招手,后者見狀,急忙跑了過來,恭敬地問道:“唐大哥,什么事?”這可是唐寅第一次主動找他,張豹說話時顯得小心翼翼。
    “找些兄弟出去放哨,確保一里之內安全。”
    張豹先是愣了愣,隨后點點頭,正要離開,唐寅又把他叫住,說道:“以后停歇的時間過五分鐘,就立刻派出兄弟警戒,確保至少一里之內不會突然出現敵人。”
    “明……明白了!”話是這么說,但張豹卻沒有離開,為難地看著唐寅。
    唐寅反問道:“還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