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17

  女郎低頭一看,臉色微變,轉交給身側的同伴,小聲說道:“原來是趙遠那個家伙。【】”
    顯然,她對被殺的這位寧國千夫長并不陌生。
    女郎興趣十足地看著邱真,問道:“人是你殺的?”
    邱真腦袋搖的象撥浪鼓似的,連聲說道:“不、不,不是我,是唐大哥殺的!”他急忙把唐寅推了出去。
    女郎笑呵呵地重量唐寅,唐寅稱得上相貌英俊,一表人才,其態亦是落落大方,無拘無束,他嘴角自然而然彎,感覺是在微笑,但眼中透出的冷漠又讓人無法忽視,其中還隱隱閃出邪光,只是他眼邪光絕不是輕浮好色的那種。
    她注視唐寅許久方柔聲問道:“你是什么軍階?”
    唐寅說道:“只是一名士兵。”
    恩?女郎不敢相信他的話,也無法相信他的話,一名普通士兵能殺掉敵國赫赫有名夫長,簡直滑天下之大稽。
    見她面露不信,邱真跟著說道:“唐大哥確實是士兵,但也是修靈者!”
    那就奇怪了。女郎的疑惑更深,如果她沒有記錯的話,在對寧國動兵之前,風王已頒布數次招賢書,廣招風國的靈武之才,唐寅既然是修靈者,又有心投軍,為什么不去招賢館,而去當一名普通的士兵?
    她閉上眼睛,停頓了兩秒鐘,接著猛然睜開,兩只媚眼突的射出光芒,直落在唐寅身上。她使用的是靈武技能——洞察,這并非攻擊技能,而是窺探對方的靈氣修為。
    想不到她突然對自己使用洞察,唐寅暗叫糟糕。果不其然,凝視唐寅片刻后,女郎變色,驚訝道:“暗之修靈者!”
    與她并肩的那名將領也是一驚,兩眼直勾勾地看著唐寅,只是她的表情太冰冷,讓人看不出她在想什么。
    從對方口中聽到‘暗之修靈者’這五個字,唐寅下意識倒退一步,同一時間,右手抬起,放在腰間的佩劍上。
    在嚴烈的記憶中,光明系修靈者是火,而暗系修靈者是水,水與火哪能共存,兩個派系的修靈者碰到一起,簡直就如同仇人見面,不拼個你死我活是絕不會罷休的。
    現在,面前的兩名將領都是光明系修靈者,而在周圍,他能感覺得到,還有不少修靈者存在,看來,想要保命免不了要與對方展開一場惡戰了。
    感覺到他的敵意和濃重殺氣,嫵媚女郎臉上笑容加深,問道:“怎么?你不希望別人知道你是暗之修靈者?”
    唐寅毫無畏懼地對上她的目光,瞇縫著眼睛,沒有答話。
    “你不知道嗎?早在年前,風王就已經下令不再排斥暗之修靈者,為國盡忠,上陣殺敵,就是國之棟梁。”見唐寅滿面迷惑,她又笑道:“你不會真的不知道吧?難道,你未去招閑館,就是因為自己是暗之修靈者?”
    什么招閑館?風王又頒布過什么法令?唐寅根本聽不明白,也不知道她在說什么。
    見唐寅久久無語,邱真打圓場道:“是這樣的,一定是這樣的,唐大哥,這下可好了,既然有這樣的法令,你也不用再隱藏實力了!”
    其實,他也未曾聽說過風王有頒布過這樣的法令,他本身并不是修靈者,對這方面的事情也不關心,再者說,現在普天之下根本沒有幾個暗之修靈者了,光明系靈武占據絕對的正統,幾乎沒人會去在乎這種事不關己的法令。
    哦!原來暗之靈武已經在風國被接受了!這倒是大出唐寅的意料,而且在對方身上也感覺不出任何的殺機,他警戒的情緒稍微緩了緩,握住劍把的手也慢慢放了下去。
    嫵媚女郎喜笑顏開,暗道自己的運氣不錯,竟然在返回國都的路上還揀了塊寶。她深吸口氣,嫵媚的臉上難得露出正色,說道:“唐寅,你殺死趙遠,立下大功,想要什么獎賞?”不給唐寅說話的機會,她又繼續道:“我看這樣吧,剛好我的第三步兵團缺少一名千夫長,由你來做如何?”
    風國第三、第四步兵團一直都是舞家的直系軍隊,可以說是舞家的親兵團,能在里面謀取個一官半職已屬不易,至于千夫長,更是眾多才俊你爭我奪搶破腦袋的職位。
    邱真知道唐寅能得到獎賞,只是沒想到會得到這么高的獎賞,他的表情比愣站在原地的唐寅要高興百倍,用胳膊皺急捅唐寅的軟肋,緊張道:“快!快謝過武將軍啊!”
    唐寅苦笑。他沒打算在軍隊里久留,一心只想著盡快離開風、寧戰場,保住性命,返回風國后就立刻脫離軍隊,然后再想辦法返回自己原來的世界,可現在對方要給他千夫長的職位,就等于把他死死困在軍隊中了,他哪能愿意?
    “這個,我恐怕……”
    嫵媚女郎根本不給他推辭的機會,也不管唐寅是否接受,當即說道:“我們現在深處險境,情況危急,客套的話就不用再多說了,事情就這么定,只是我現在給不了你一陣人(一千人),你還是暫時掌管你原來組織的那些士兵吧!”說完話,她雙腳一夾馬肚,手順勢向前一揮,喝道:“走!”
    軍令如山,她大小姐一聲令下,停頓的陣營又開始向前推進。
    看睜睜看著她騎著高頭大馬從自己面前走過,唐寅有些哭笑不得,他還從來沒見過如此飛揚跋扈不給人說話機會的女人。
    “唐大哥,恭喜你了,不,我應該管你叫千夫長了!”邱真在唐寅身邊笑的兩眼彎彎,連連拱手賀喜。
    唐寅白了他一眼,垂下頭,幽幽說道:“我對這個千夫長可并無興趣。”
    邱真一怔,接著笑道:“對對對,要做就做大,區區夫長算什么,唐大哥日后得做兵團長,做將軍!”
    唐寅不明白邱真對自己的信心是從哪冒出來的,懶著再和他多說,只輕輕嘆口氣。
    他不說話,邱真的嘴可沒閑著,連聲說道:“唐大哥,快下命令吧!”
    唐寅茫然道:“下命令?下什么命令?”
    “當然是升我做你的副手了,當初我們不是說過了嗎,我會一直跟著你混,你也會一直帶著我的。”邱真信誓旦旦道。
    “有這么說過嗎?”唐寅氣樂了,反問道:“我過帶上你,而沒有說過‘一直’吧?”
    “有的,我肯定不會記錯!”邱真厚著臉皮,面不紅氣不喘道。
    “……”唐寅無話可說,而且他對自己這個空降下來夫長頭銜都不在乎,哪還會在乎自己的副手是誰?
    這時,一名牽著白色戰馬的青年將軍向唐寅走來,到了近前后,他先是自我介紹道:“我叫舞易,是第三步兵團的團長。”
    唐寅看向來者,這人三十出頭的年歲,中等身材,皮膚略黑,相貌憨厚,他既然是第三步兵團的團長,那就是自己的直屬上司了。唐寅點頭說道:“舞將軍,你好!”
    舞易是舞家人,但并非直系,他為人十分隨和,上下瞧了瞧唐寅,笑道:“私下里不需要將軍將軍的叫,以后大家就是自己人了,我看我比你要年長幾歲,你叫我舞大哥,我叫你唐兄弟吧!”
    唐寅沒有意見,淡笑道:“恭敬不如從命。”
    舞易滿意地點點頭。一個兵團,尤其是在戰亂時期,上下一心是很重,他雖然貴為兵團長,但和下面夫長處好關系也是很有必要。
    他說道:“等晚上休息的時候,我會把軍牌和軍服給你,至于人手嘛,我實在抽調不出來,這場仗太慘了,第三、第四步兵團本兩萬余人,現在剩下眼前這些了。”說著,他面帶悲色地搖了搖頭。
    ps:六道又看到許多熟悉的面孔,感到很開心,也看到一些新朋友!今天特地爆4章!看到有兄弟道擺架子,不爆什么的,呵呵,六道寫了這么久,從來沒感覺自己有多了不起,六道目前能取得這么一點小成就完全是兄弟姐妹們的支持!沒有你們的支持,六道什么也不是,《唐寅在異界》也還是要你們的支持!
    許多兄弟姐妹們應該知道的,六道碼字度并不快的,每天碼6ooo字就需要將近7個小時,算上構思修改就需多的時間!六道也想天天爆幾萬字,但是真的無能為力,就是真寫出來了,那情節也是可以想象!
    六道在此再次感謝大家!有票的給張票,秒票的收藏下!謝謝!2o1o,o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