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21

  看著唐寅漸漸遠去的背影,舞易情緒復雜,如果不是有唐寅的出現,那今天的任務十之**會落到他的頭上,現在有唐寅頂替,他本該高興才對,可是他的心里卻一點都高興不起來,唐寅越是表現的平和隨意,他越是對自己的懦弱和膽怯感到羞愧。【】.
    當唐寅快要離開營地時,邱真追了上來。
    似乎料到他追來的目的,唐寅收步,等手下眾人走遠之后,他才笑道:“邱真,你來干什么?”
    邱真沒有笑,臉色陰沉著,反問道:“你真不打算帶我去?”
    唐寅說道:“你得先問問你自己,在混戰幫上我什么。”
    “至少危急時刻我能幫你出個主意。”
    “算了吧,只怕你的腦子還沒生出主意,腦袋就搬家了。如果你真想死,我攔不住你,但你得死遠點,別死在我的眼前。”
    邱真被唐寅臉色一陣紅、一陣白,他那么聰明,當然能聽出唐寅是故意說出這么絕情的話,而此時他卻恨透了自己的聰明,如果聽不出唐寅意,他心中或許還會舒服一些,至少不會象現在這樣,對他越不舍。
    沒時間耽擱,見手下眾人已走出好遠,唐寅轉身就走,頭也不回地擺擺手,說道:“就這樣,拜拜。”
    “拜拜?”邱真茫然。
    “就是再見的意思。”唐寅邊笑邊敲敲自己的腦袋。
    邱真追出幾步,問道:“我們還能再見嗎?”
    “我不知道。”唐寅突然轉回頭,臉上帶著燦爛的笑容,說道:“但我會盡力而為,與你再見的!”
    “……”邱真垂,他參軍已久,看過太多太多的同伴、戰友慘死于敵人的槍劍下,可還從來沒有現在這樣,雙目刺痛,眼淚欲落的感覺。
    行在去往潼門的路上,唐寅等人走的很慢,他們心知肚明,前方開啟的并非是歸鄉之路,而是一扇死亡之門。
    感覺氣氛有些沉悶,張豹突然開口唱道:“國家危難,我當出征;馬革裹尸,壯我雄風!”
    很快,他的歌聲感染了眾人,人們隨著他齊唱,一遍又一遍。
    這歌名叫《大風歌》,簡單,只有短短四句十六字,但卻是風國的軍歌,曲調前低后高,激昂中又透著悲壯。
    風國是九大諸侯國中出現最晚的一個,位于昊天帝國的東北部,對內,它要與眾諸侯國抗衡、周旋,對外,要不時抵御帝國臨邦——莫非斯聯邦王國的騷擾和進犯,可以說自建國以來,戰爭就從未間斷過,八百年來,不知有多少風國將士戰死沙場、客死異鄉,但風人硬是憑借剛烈不服性子咬牙挺了過來,并在帝國下一片廣闊的領地。
    《大風歌》是風國的寫照,也是用無數風人的血淚書寫出來的。
    聽著耳邊陣陣的歌聲,連性情冷酷的唐寅也不自覺地跟著唱起。
    天至正午,位于隊伍前列的張豹急匆匆跑向唐寅,急聲說道:“唐大哥,前方有敵情!”
    聽聞這話,唐寅精神一振,行到隊伍前頭,舉目一瞧,可不是嘛,前方道路飛快行來一隊人馬,清一色的騎兵,數量有百余人,打著寧軍旗號。
    看清楚后,唐寅回頭觀瞧,己方眾人都已經拉開架勢,做出迎戰的準備。他大聲喝道:“把武器都收起來,稍安勿躁,別忘了,我們現在可是寧兵!”
    唐寅說話時,有種令人難以抗拒的力量。聽了他的話,眾人慌亂的心情平定下來,亮出來的家伙也紛紛收了回去。
    目光一一掃過眾人,唐寅又說道:“相互檢查一下,別露出破綻!”敵人雖然只有百十來號,他并不放在眼里,不過他是混進敵陣,而不是在外面生戰斗。
    除了張豹那隊人外,其余眾人都裝扮成俘虜模樣,身上捆綁繩索,只是看似綁的結實,實際都有暗扣,一拉即松,他們衣下也都暗藏著利刃。
    時間不長,那隊騎兵風馳電掣般到了唐寅等人近前,領頭的隊長催馬上前,先是舉目望了望,然后眉頭擰成疙瘩,冷聲問道:“這是怎么回事?”
    張豹剛前說話,唐寅悄悄將他拉住,抬起頭,沖著馬隊長一笑,說道:“這些是風國的俘虜……”
    不等他把話說完,騎兵隊長已不滿地打斷道:“我不瞎,當然知道他們是俘虜,我是問你們帶這些俘虜干什么?為什么不就地正法?”說話之間,他從馬背上取出長槍,招呼也沒打,直向站在最前面的那名風國士兵的脖子刺去。
    誰都沒想到他會突然嚇殺手,那名士兵臉色蒼白,可此時再想掙脫身綁繩閃躲對方攻擊已然來不及了,正在這時,唐寅出手如電,當槍尖馬刺到士兵的喉嚨時,他提劍的手向外一揚,并未拔劍,只是以劍鞘撞擊槍身,將騎兵隊長的一槍撞偏。
    唰!槍尖擦著那名士兵的脖側掠過。
    騎兵隊長變色,唐寅的衣裝和普通士兵無異,充其量只是名小隊長,竟敢如此頂撞自己,簡直吃了雄心豹子膽。他怒聲喝道:“你……”
    唐寅臉上笑容不減,不緊不慢地說道:“隊長大人,我是奉命押送這批俘虜,上級的命令我不敢不從,希望隊長大人不要讓我難做。”
    他言辭還算客氣,只是說話的語氣不卑不亢,氣色從容,象是一副大有來頭的樣子。
    騎兵隊長臉怒色收斂一些,疑聲問道:“你們是那個步兵團的?”
    唐寅從腰間解下軍牌,順勢向前一遞,說道:“我們隸屬第五步兵團。”
    騎兵隊長只是瞄了他的軍牌一眼,連接都未接,又問道:“這批俘虜要押到哪?”
    唐寅哪知道要把俘虜押解到哪,只信口胡謅道:“前方戰場。”
    騎兵隊長面露疑色,喃喃嘀咕道:“難道這些俘虜中有人掌握著潼門的重要情報?”
    潼門?自己前方戰場,怎么和潼門扯上關系了。突然間,唐寅腦中靈光一閃,想起邱真曾經說過的話,寧國絕不會放過這次機會,肯定會進軍潼門。難道真被邱真言中了,寧軍已開始準備進攻潼門?
    唉!他暗嘆口氣,看來,這次的大敗已使風國的局勢岌岌可危了。他心里前思后想著,嘴上可沒閑著,笑呵呵地說道:“誰知道呢!我只負責押解他們,至于具體怎么回事我是不知情的。”
    騎兵隊長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象是在埋怨他是廢話,你知道內情就不會只做個小兵了。
    他不耐煩地調轉馬頭,揚道:“前方是我軍關卡重地,還不知道能不能放你們過去,我先回去稟報。”說著話,不再理會唐寅等人,帶著手下百余名騎士原路返回。
    唐寅暗暗咧嘴,寧國那么重關卡,怎么可能會對自己這突然冒出來的一隊寧兵放行呢,而且自己身有寧兵的軍牌,沒有任何的軍方,對方一深問,自己這些人肯定露餡。
    想著,他再不敢耽擱,對手下眾人急聲說道:“快走!趁著對方還沒回來,我們得先想辦法混進寧國的關卡內!”
    那隊騎兵前腳剛走,唐寅已開始催促手下眾人加快腳步,全向關卡方向急行。
    ps:感謝大家長期以來對逐浪,對六道的支持!值《唐寅在異界》上傳之際,2oo9年逐浪年會資格大放送,您參加六道調查和表祝福即有機會獲得逐浪2oo9年年會資格。本次活動會隨機抽出一名免費參加逐浪年會的會員,隨機抽出5名免費閱讀《唐寅在異界》所有vip會員,更有機會獲得與六道共進晚餐的機會!(抽獎僅限vip會員!并且必須先在主站登錄!)
    活動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