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25

  咔嚓——當啷啷——十多把武器重擊在唐寅身上,可是耳輪聽到武碰撞聲,卻沒有切肉劈骨的聲音。【】
    袁魁倒吸口涼氣,下意識倒退一步,定睛再看,原本被圍在當唐寅竟然憑空消失不見了。
    一個大活人,不可能憑空消失,除非……袁魁腦中突然閃過兩個字——影殺!
    糟了!他激靈靈打個冷戰,雙目睜圓,大吼道:“保護殿下……”
    可惜此時他再出聲提醒,已然來不及了。
    就在唐寅陷入絕境,生死攸關之際,他使出了暗系靈武學特有技能,暗影漂移,它還有另外一個稱呼,也叫影殺。
    暗影漂移可算是暗系靈武學的絕技之一,它可以讓使用者在一定范圍陰影中做瞬間移動,靈氣修為越高深,可瞬間移動的范圍便越廣,當初嚴烈與顧真等人決戰的時候就曾使用過此招。
    但是暗影漂移屬于中高級技能,以唐寅現在的靈氣修為還無法自由使用,但在生死存亡那一刻,除了暗影漂移他再沒有其它自保的招數,之所以能夠使用,完全是被他體內強烈的求生**激出來的。
    雖然他使用的暗影漂移僅僅讓他移動出一米的距離,但那已經足夠了。
    余尚正在興致勃勃熱鬧,周圍有那么多的靈武高手保護,做夢都想不到對方會突然出現在自己身后。
    他還沒弄明白怎么回事,突覺得喉嚨一緊,脖子被只冰冷的手死死扣住。
    他尖叫一聲:“誰?”接下扭回頭,對上一雙漆黑幽深的眼眸。
    “你……”余尚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對方剛剛還在自己的面前,怎么突然閃到自己的身后了?
    “都別動!不然我會把他燒為灰燼!”唐寅如同幽靈一般緊貼在余尚的背后,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嘴角微微揚起,透出絲絲的冷漠,他一手捂著軟肋下的傷口,一手狠狠捏住余尚的脖子,隨時都能用黑暗之火將其焚燒掉。
    “呀——”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引來一片驚叫聲,寧國兵將們又驚又駭,直嚇的面如土色,不由自主地紛紛后退。
    了解暗系靈武的人并不多,場內除了袁魁之外,其他人都沒搞懂唐寅究竟是怎樣避開己方圍攻的,又是怎樣突然沖到王子殿下身后的。
    這時,經驗那么豐富的袁魁也無法再冷靜,他大聲叫道:“不要傷害殿下!”
    唐寅雖然還不知道余尚的確切身份,不過對方眾人的模樣,不難猜出余尚地位的高貴。
    看來,擒賊先擒王這步險棋自己還真走對了,有了這個人質,順利沖出敵營應該不成問題。
    想罷,他舉目瞧瞧四周,此時周圍聚集的寧兵更多了,人挨著人,人擠著人,白花花的分不出個個數,可謂是人山人海。
    唐寅略微判斷了一番場形勢,最后目光落在袁魁臉上,他冷聲說道:“想保你家主子活命也很簡單。”
    袁魁暗暗吞口吐沫,咬牙吼道:“你有什么條件,盡管提出來,但你若是膽敢傷害我家殿下,我誓必讓你碎尸萬斷!”
    他表面上一副狂怒的樣子,但私下里卻偷偷釋放靈壓,打算再次把唐寅困住。
    “哈哈——”唐寅仰面狂笑,說道:“你們的主子在我的手上,你現在已經沒有資格和我談條件。”說著話,他手上加力,凝聲說道:“不要再對我使用靈壓,你或許能用靈壓壓住我,但我也可以保證,你家主子會在第一時間死在黑暗之火中,不信的話,我們也可以試一試!”
    隨著他手加力,余尚立刻變的呼吸困難,雙眼凸起,嘴巴大張,白臉憋的通紅,仿佛隨時都要斷氣。
    余尚這副半死不活的模樣,把袁魁嚇的差點暈過去,他急忙收回釋放出去的靈壓,對唐寅連連擺手道:“別……別沖動!你……究竟有什么條件?說吧!”
    唐寅冷聲喝道:“第一,把我的人統統放過來。”他沒有忘記他帶來的那一百來號兄弟。
    “可以!”袁魁連想都沒想,點頭同意,然后說道:“你還有什么條件,繼續說。”
    唐寅搖頭,說道:“先把我第一條做到。”
    此時他孤身一人,周圍強敵環繞,手中雖然有對方領做人質,但沒有幫手也難免生意外。
    袁魁垂沉思,沒有馬上應允。
    見他猶豫不決,唐寅原本放松的手勁驀然又加緊,可憐余尚剛剛喘了兩口粗氣,又變得快要窒息。
    “別!”袁魁身軀一震,連聲說道:“我答應你!”說著話,他側頭叫過來一名青年將領,低聲吩咐幾句,那人連聲應是,飛快地跑開了。
    時間不長,那名青年將領去而復返,同時還帶回十余名被綁的如同粽子的俘虜。
    袁魁側頭看了看,對唐寅說道:“你的人都在這里!”
    唐寅瞄了一眼,凝聲說道:“其他人呢?”
    這回沒等袁魁說話,被俘的十幾人中有人大喊道:“唐大哥,其他的兄弟都……都死了!嗚嗚——”說著話,那人痛哭出聲。
    唐寅心中顫動,這才多大會工夫,百余名兄弟竟然只剩下十幾人。
    沒有時間悲傷,唐寅眼傷感一閃而過,他壓下起伏的情緒,對袁魁說道:“把他們放了,立刻!”
    三王子落入對方之手,袁魁不得不聽唐寅的話行事。
    他狠狠握了握拳頭,沖著手下人點點頭,意思是按著唐寅做。
    袁魁下令,寧兵寧將們哪敢違抗。
    他們紛紛將被十幾人的綁繩解開,放他們去唐寅那邊。
    唐寅在和袁魁等眾敵小心對峙的同時,也分心二用,謹慎地打量走過來的手下兄弟,生怕其中混有寧國的奸細。
    好在他記憶力群,對手下人的模樣都記的清清楚楚,目光掃過眾人的面龐,很快便確定都是手下人沒錯。
    時間不長,十幾名風兵穿過寧兵的包圍圈,走到唐寅近前。
    此時看到唐寅,眾人都有種死后重生之感。
    “唐……唐大哥!”說話的人是張豹,他身上多處掛彩,血跡斑斑,分不清是他自己的還是敵人的,他小心翼翼地打量一圈周圍眾多的寧兵寧將,又被唐寅所制的余尚,壓低聲音顫問道:“這……這人是誰啊?”
    唐寅也不知道余尚的確切身份,他只是恩了一聲,沒有答話,而說道:“你們在我周圍站好,別讓寧人接近。”說著,他又對袁魁喝道:“第二,馬上給我準備三十匹快馬!”
    他們只十幾人,所需的馬匹也十幾匹就夠了。
    “你要那么多馬做什么?”袁魁不解地問道。
    “少廢話!”唐寅喝道:“按照我的話去做,除非你想讓他死!”說話間,他將面前的余尚向前推了推。
    有生以來,袁魁還從未受人挾制過,胸中怒火中燒,兩眼氣的通紅,但又拿唐寅毫無辦法,他不可能不顧及余尚的性命而沖動出手。
    “按他辦,備馬!”袁魁沒好氣地低吼道。
    “是!袁將軍!”
    隨著應話聲,下面的寧兵快地牽出三十匹戰馬,正打算送到唐寅近前,但王廷侍衛搶先一步接過戰馬,向唐寅走去。
    他們打算趁著送馬的機會接近唐寅,找機會突然動手,能不能傷到對方倒是次要,關鍵是先把王子殿下解救出來。
    唐寅即聰明又生性多疑,哪不出他們的意圖。
    沒等對方牽馬接近,他搶先喝止道:“你們站住!”接著,對身邊的手下兄弟說道:“你們去把馬牽過來,順便檢查一下,看有沒有問題,別讓對方動了手腳。”
    “明白!”
    這時,十幾名風兵也都看出來了,唐寅所制住的這個華衣青年肯定是敵營中十分重人物,不然對方不會對唐寅的話百依百順。
    他們的膽子漸大,慢慢走近對方。
    張豹度最快,率先接觸敵人,他壯著膽子從寧國侍衛手中接過戰馬的韁繩,見對方雖然橫眉冷目、咬牙切齒,卻不敢動自己分毫,他心中大喜,得寸進尺地說道:“小子,把你的刀給我!”
    “你——”
    王廷的貼身侍衛都是靈武高手,在寧國地位高,也受人敬重,何時被人稱過‘小子’,何況對方還大言不慚他手中武器,這簡直就是當面羞辱。
    “怎么?”見對方作出準備抽刀的動作,張豹也嚇了一跳,下意識地倒退一步,緊張道:“你想動手嗎?你不怕他沒了腦袋?”說著,他回手指指余尚。
    沒等侍衛說話,余尚已嚇的尖叫道:“不能動手,誰都不能動手,你們要是把我害死,你們也統統得死!”
    聽了這話,那侍衛象是泄了氣的皮球,當場便蔫了。
    他狠狠跺了跺腳,心不甘情不愿的將手中佩刀遞給張豹。
    寧國王廷侍衛的戰刀,又窄又長,類似中國唐朝盛行的唐刀,只是需要精鋼打制,材料昂貴。
    對方拿自己沒辦法,乖乖把武器交出,這讓張豹的膽子更大。他接過侍衛的佩刀,抽出一半看了看,笑道:“不錯,是把好刀,老子幫你保管了!”
    ps:感謝大家長期以來對逐浪,對六道的支持!值《唐寅在異界》上傳之際,2oo9年逐浪年會資格大放送,您參加六道調查和表祝福即有機會獲得逐浪2oo9年年會資格。本次活動會隨機抽出一名免費參加逐浪年會的會員,隨機抽出5名免費閱讀《唐寅在異界》所有vip會員,更有機會獲得與六道共進晚餐的機會!(抽獎僅限vip會員!并且必須先在主站登錄!)
    活動鏈接:
    公布2群號,有興趣可入!編輯在管理!
    唐寅在異界1群(級群)群號:54912346,招vip會員,進群截圖!加群驗證時逐浪會員號!作者勿入!
    唐寅在異界2群(高級群)群號:22333o19,作者勿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