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32

  “鹽城到潼門,急行軍只需區區五天抵達,按理說,梁啟所率援軍早就應該到了。【】i.”舞媚秀眉緊鎖,幽幽說道。
    “是啊!早就應該到了!”宗政廣孝苦笑,嘆道:“梁將軍早在七天之前就已經從鹽城出,可到現在,仍在路上,我曾幾次派人催促,但梁將軍總有理由,要么物資繁重行軍緩慢,要么就是天降大雨不利行軍等等千奇百怪的借口。可以理解,梁家想保存手中那十個兵團,不愿意過早來潼門與寧國交戰。”
    “敗類!”舞媚滿面冰霜,咬緊牙關,低聲斥罵。“若無援軍,潼門必失,宗政將軍也應早做打算。”
    宗政廣孝搖了搖頭,苦笑不語。
    潼門的行館很簡陋,簡簡單單的一個院子,左右各一間廂房,正房是棟二層木樓。
    唐寅分得的房間就在舞媚的隔壁。
    這是他第一次接觸昊天帝國的居室,感覺即熟悉又陌生,房間里一張床、一張桌子、一個柜子、四把椅子,再無其它,若是挪到現代,用家徒四壁來形容。好在唐寅平時的生活就很簡單隨意,談不上適應或是不適應,此時他也是真的累了,一頭倒在床上,連衣服都懶著脫掉,準備先睡上一覺。
    他眼睛剛閉上,就聽門外有人敲門。
    “請進!”唐寅皺著眉頭說道。
    房門打開,邱真和一名四十多歲年人走了近來。
    唐寅面帶疑惑地看著邱真,無聲詢問。
    邱真一笑,說道:“這位是宗政將軍找來的大夫。”
    “哦!”唐寅了然地點下頭,對大夫說道:“我只受些小傷,沒有大礙。”
    中年大夫好象沒有聽到他的話,拉著一把椅子,坐在床邊,看眼唐寅的肋下,說道:“將軍不能大意,小傷如果不及時處理也會變成致命的大傷,而且,我看唐將軍所受的并不象是小傷啊!”他邊說著話,邊解開唐寅系于腰間條。
    唐寅獨來獨往慣了,不習慣與人有肢體接觸,那會讓他產生不安全感。
    中年大夫的手剛碰到布條,他眼中精光頓現,嘭的一聲將大夫的手腕扣住,面沉似水,冷冷瞪著對方。
    他本身的力氣就不小,現在又具備靈氣修為,手掌的握力極大,中年大夫被他抓的痛叫一聲,五官扭曲,在椅子上坐立不住,身子連晃,險些滑落到地。
    旁邊的邱真嚇了一跳,急忙拉住唐寅的胳膊,訕笑著說道:“唐大哥,大夫沒有惡意,只是幫你傷口,再說,外面幾十萬的寧軍不知道什么時候就會開始攻城,你若不養好身體,在戰斗中恐怕會束手束腳啊!”
    聽聞邱真的話,唐寅想了片刻,這才慢慢把手松開。
    他兩手枕于腦后,閉著眼睛說道:“大夫,你看吧!”
    唐寅雖然倔強,但也不是個聽不進去勸告的人,只是看對方有沒有被他接受,邱真是他在這個世界第一個緊密接觸的人,而且邱真真心實意的對他他也能感覺得到,即使嘴上沒說但在心里他已經漸漸接納了邱真。
    中年大夫臉色難看,甩了甩又痛又麻的手腕,低頭一瞧,好嘛,兩只手腕青了一圈,象是帶了兩只手鐲。
    若是換成旁人,他早就翻臉了,但唐寅是宗政廣孝看重的人,又是舞媚身邊的‘近臣’,他不敢得罪,強壓怒火幫他療傷。
    在唐寅眼中,他肋下的兩處傷口不算什么,實在不行,他也可以耗費自身的靈氣來治療,可在旁人看來,這兩處傷口簡直都是致命傷。
    戰爭上,槍、矛一類的武器比刀、劍可怕之處就在于傷人后不易愈合,一旦被刺中,留下是個血窟窿,時常能造成受傷者流血過多身亡,而唐寅這兩處傷口皆是又深又大,但奇怪的是血卻奇跡般的止住了。
    中年大夫邊幫他上藥邊嘖嘖稱奇,他并不知道唐寅是暗之修靈者,只覺得他的身體異于常人。
    不管中年大夫的醫術如何,但他在傷口處所藥效果不錯,讓唐寅覺得舒服了許多,傷口不再火辣辣的疼痛,反有股清涼之感。
    等中年大夫把傷口處理完,重新包扎妥當,唐寅點頭道謝,白凈俊俏的臉上帶著濃濃的笑意,與剛才兇神惡煞般的樣子判若兩人。
    中年大夫暗嘆口氣,說道:“唐將軍所受之傷不輕,半個月好不要妄動,否則傷勢惡化,即使神醫診治也無妙手回春之力了!”
    “多謝先生勸告,我記下了。”唐寅嘴上答應的好,卻是有聽沒有往心里去。
    “唐將軍,我先告辭!”
    “先生慢走。”
    等中年醫生離開之后,邱真面帶凝重地站在床邊,看著唐寅,也不說話。
    見狀,唐寅笑了,擺擺手,說道:“找把椅子坐吧,別象木頭樁子似的杵在我旁邊。”
    唐寅很少說俏皮話,但現在邱真可沒心思開玩笑。
    他幽幽說道:“大夫說你的傷很重。”
    唐寅滿不在乎地說道:“大夫最拿手事就是夸大其詞。”
    邱真敲敲額頭,低聲道:“唐大哥,潼門一戰和我們沒有關系,你不如找舞將軍談談,讓她早日離開潼門返回鹽城!”
    他對潼門之戰確實不太關心,因為那事不關己,但要他去找舞媚避戰,這話他也開不了口。他眼珠轉了轉,呵呵一笑,悠然說道:“舞媚的膽子不會比你我的膽子大,潼門若是真守不住,她會在第一時間選擇離開的。”
    “我怕……”邱真喃喃說道:“宗政將軍不走,舞將軍會舍命相陪。要知道宗政將軍和舞家的關系可非同尋常,他能做到潼門守將,也和舞家的大力支持脫不開干系。”
    聽到這,唐寅突然來了興趣,他說道:“有些事情,無須我們*心,留不留在潼門,自會有人去做決定,我現在倒是很好奇王廷內部的事,聽起來,權貴之間似乎也矛盾重重,邱真,如果你了解的話給我講講。”
    邱真撓撓頭,嘆道:“這說起來就話長了……”
    風國的四大權貴分別是子陽家、梁家、舞家以及鐘家。這四大家族差不多掌管著風國過半的兵力。
    子陽家掌控十五個兵團,過十五萬人,族長子陽浩淳貴為風國的大將軍,爵位為侯爵;梁家掌控十個兵團,族長梁興官居左相,爵位也是侯爵;舞家掌控八個兵團,其中便包括風國的第二、第三兵團,族長舞虞官居右相,爵位為侯爵;鐘家掌控六個兵團,族長鐘天是風國上將軍,爵位為侯爵。
    僅僅是這四大權貴所控的兵力就過四十萬人,另外,王室直屬兵力有二十萬,還有各郡各縣的地方兵力也差不多有二十萬之眾,這基是風國的總兵力。
    這次出征寧國,子陽家出動了十個兵團,王室直屬兵團出動六個,舞家也派出四個兵團參與。
    二十萬人,進攻河東地區,又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備的偷襲,本以為能輕松取勝,結果,寧國似乎早有預見,竟然在河東地區秘密集結起四十萬之眾的大軍,布下天羅地網,如同一只張開大嘴的口袋,將進入河東地區的風國大軍團團包圍。
    雙方在河東地區的介陵草原展開最終會戰,風國二十萬大軍被徹底擊垮,接下來就是唐寅遇到的場面,風國的殘兵敗將全面向潼門方向敗逃,但一路上受到寧軍的追殺和堵截,真正逃回潼門的其實寥寥無幾。
    唐寅算是比較幸運的,不管是不是受到舞媚的利用,但如果沒有遇到她,他也很難回得了潼門,現在恐怕還在河東地區東躲西藏呢!
    對風國來說,此戰的損失固然慘重,但風國的元氣仍在,真正受到較大影響的是四大權貴的地位和之間的關系。
    子陽家損失最巨,十個兵團的全軍覆沒,即使散盡家財也很難再重建,子陽家無疑會由四大權貴強變為最弱,更重是,風王對子陽家絕不會再象從前那么信任。
    舞家的損失雖然也同樣慘重,但四個兵團的重建相對易許多,況且舞家畢竟不是戰爭起人,風王對其責罰也不會太重。
    此戰過后,當初反戰的梁家必然會受到風王的贊賞和重用,現在手握十個兵團的梁家已經是四大權貴中實力最強的了。至于鐘家,一向無欲無求,但隨著子陽家的沒落,自然也會水漲船高。
    聽完邱真的講述和分析,唐寅對風國的情況終于算有了大致的了解。
    他兩眼放光地盯著邱真,笑而不語。
    邱真被他有些不自在,下意識地摸了摸臉,問道:“怎么了?”
    唐寅笑道:“我突然想到你當初的預測很準確。”
    “預測?”
    “你說過,寧國一定不會放過這次機會,會乘勝進攻潼門,事實上你說對了,寧國果然來攻。”
    “呵呵!”邱真輕笑一聲,眼眸幽深地說道:“寧國明顯是有備而來,殲滅我們二十萬大軍僅是第一步,攻占潼門是第二步,接下來,恐怕要直取鹽城了。”頓了一下,他壓低聲音,在唐寅耳邊細語道:“我敢斷言,王廷內部肯定有寧國奸細,至少是有人與寧國串通!”
    ps:求推薦,收藏,免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