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41

  “宗政將軍,告辭!”舞媚說完,再不停留,轉身向塔下走去。【】.
    見唐寅站在原地未動,生怕他又犯倔脾氣,要堅持留在潼門,邱真急拉他的衣角,低聲說道:“我們也該走了。”
    唐寅可沒打算留在潼門,只是在想事情。
    他對邱真點下頭,示意他稍安勿躁,然后對古越和樂天說道:“你倆跟我一起走吧!”
    “什么?”古越和樂天同是一愣,他倆可是潼門的守軍,怎能跟唐寅一起離開?
    他二人身血跡和傷口,唐寅說道:“你倆現在都有傷在身,別仗,連走動都成問題,留下來又能做得了什么?”
    古越聞言大怒,氣道:“你認為我是貪生怕死之人嗎?宗政將軍都寧與潼門共存亡,我又豈能畏縮?!”
    唐寅嗤笑一聲,說道:“以為自己做出無謂的犧牲,就是所謂的精忠報國了嗎?”
    “你……”如果不是唐寅的官階比自己高,古越真想沖過去狠狠揍他兩拳,當然,能不過他則是另外的問題。
    原下塔樓的舞媚收住腳步,回頭好奇地看著唐寅,不明白一向冷漠寡情的唐寅怎么突然這么執意地要帶這兩個人離開。
    其實,唐寅有他自己算。
    他既然決定留在軍展,就想讓自己做好做強。
    舞媚雖給了他第二步兵團團長的職位,但那只是個空職,第二步兵團早已在河東地區打光了,等回到鹽城后,必會招人重建,至于能招到什么樣的人,他不清楚,但古越和樂天力他倒是看好了,想將此二人納入麾下,再者說,他親自挑選出來的人,也容易培養成親信,如果僅僅只有一個邱真,那又怎能夠用?
    舞媚不明白唐寅心里是怎么想的,以為他與古越、樂天并肩作戰了一整天,培養出感情,不忍心看他倆留在潼門等死。
    她搖頭而笑,說道:“這兩位是宗政將軍的人,唐寅,不要再強人所難了!”
    古越和樂天參軍時間不長,官階也不高,只是統管百人的隊長而已,宗政廣孝根本不認識他倆,見唐寅堅持要帶走他倆,而他二人又確實負傷在身,宗政廣孝也愿意做個順水人情,對古、樂二人說道:“唐將軍沒錯,我看你倆傷勢不輕,即使留下來也未必能有所作為,還是跟著唐將軍走吧!”
    “宗政將軍……”古越和樂天齊齊跪地,同聲說道:“屬下并不怕死!”
    “我知道。”宗政廣孝笑道:“其實正如唐將軍所說,做無謂的犧牲還不如留下有用之軀,等日后再圖報效國家!”
    “宗政將軍……”
    “不用再說了,你二人去吧!”說著,他又對舞媚說道:“本不打算再麻煩舞將軍,不過城中受傷將士眾多,不知舞將軍能否將他們一并帶走?”
    這倒是件麻煩事,傷兵起碼過千人,舞媚手中可用之兵也不多,如何能帶走這許多人?她沉吟片刻,說道:“我盡力而為,能帶走多少是多少。”
    “真是太麻煩舞將軍了。”
    “宗政將軍客氣了。”
    就這樣,舞媚等人離開了潼門,唐寅也達成所愿地帶走了古越和樂天,同時,他們還帶上數百名傷勢較重的守軍。
    在回往鹽城的路上,古越和樂天皆是表情陰冷,沉默無語,對唐寅沒有好臉色。
    知他二人心中不舒服,唐寅也不見怪,走到他兩人身邊,說道:“不要以為不怕死就代表自己盡忠了,高尚了,這個世界上不怕死的人有很多,毫無意義的死掉,只代表著愚蠢和愚昧!”
    唐寅說話,直來直往,不會留什么情面。
    古越和樂天二人聞言,臉色也越加難看。
    “死有重于……重于山,也有輕于毛,如果你二人硬是愿意選擇后者,那我也不攔你倆,這里距離潼門還不算遠,你二人現在就可以回去!”他本想說死有重于泰山,轉念一想,他二人不會知道泰山為何物,便干脆省略掉。
    古越想話,氣已提起,可嘴巴張開一個字也沒吐出來,沉默片刻,他提起來的氣又泄掉了。
    其實唐寅沒錯,以他倆目前的狀況,就算留在潼門也毫無作用,只是能讓潼門守軍徒增兩條英魂。
    他倆不滿是唐寅不征求他倆意愿而強行做主的態度,這打擊到了二人的自尊心。
    垂無語許久,古越才從牙縫中擠出兩個字:“謝了。”
    不管怎么說,事實上唐寅是把他和樂天救了,他覺得自己應該道謝。
    唐寅深深看了古越一眼,嘴角微微揚起。
    “以后,你倆跟我!”他扔下一句,轉身走開。
    “我雖然謝你,但并不代表以后要為你做事!”唐寅說話時那種理所應當、不容人拒絕的態度確實令人很難接受,再者說,他還是暗之修靈者,雖然與他并肩作戰了一整天,但古越心中還是隱隱約約有種排斥感。
    唐寅頭也不回的哼笑,只是隨意地揮揮手,說道:“如果以后你倆有更好的歸宿,我并不介意你倆離開。”
    “你……”古越手指著唐寅的后腦勺,也不知該說他點什么好。
    冷酷、傲慢、不可一世,這就是古越目前對唐寅的感覺。
    唐寅離開不久,邱真又來了,交給他倆兩支小藥瓶,并有意說明那是唐寅去找舞媚止血、止痛藥。
    藥確實是唐寅去,但卻是受邱真的提醒他才這么做的。
    唐寅有心收納此二人,邱真是舉雙手贊成,要成大事,當然需要一大批有能力的人相助,在邱真看來,古越和樂天力都很不錯,為人也忠厚塌實,一旦真心投靠唐寅,是能夠讓人放心的。
    一路上,他們沒有碰到前往潼門的援軍,也不知道統帥援軍的梁啟把軍隊帶到哪里去了,舞媚和舞英等人都顯得憂郁寡歡,他們心知肚明,沒有援軍,潼門根本抵御不住寧軍的下一輪進攻,這次與宗政廣孝的離別就真成了永別。
    命的是,潼門若失,風都鹽城將再無險可守,王廷會時刻受著寧軍的威脅,風國亦將永無寧日。
    舞媚關注潼門的情況,派出數十名手下,騎快馬往返于潼門與隊伍之間,能讓她時刻得知潼門那邊的消息。
    翌日。
    第一波探子帶回消息,寧軍已于今日清晨再次動大軍攻城。這個消息,讓舞媚等人的心也懸了起來。
    等待的時間總是過的緩慢。天至晚間,第二波探子回來,消息令人絕望,稱潼門城防被破,寧軍進入潼門,宗政廣孝帶剩余守軍退入城內,與敵軍做巷戰。
    敵人破防進城,這差不多就等于城池已丟,得到消息后,眾人都沉默了。
    接下來,又不時有探子返回,報告著潼門攻防戰的具體情況。
    寧軍進入潼門后大開殺戒,不管是守軍還是普通百姓,一律斬殺。
    在城內與敵人交戰的宗政廣孝被寧軍圍困,后經過拼死撕殺,率殘眾沖出重圍,并在城西集結潰散的守軍,隨后向寧軍起反擊。
    戰斗異常慘烈,在敵眾我寡的形勢下,宗政廣孝硬是率眾將殺到城中央的寧軍*退回城東,而后寧軍投多兵力反殺回來,雙方在潼門心地帶你爭我奪,交戰十數起,皆是寸土不讓。
    這真印證了‘一寸山河一寸血’這句話。
    最終,以宗政廣孝為守軍寡不敵眾,被迫由西城門退出潼門,至此,寧軍徹底占領潼門。
    再后來,戲劇性的事情生了,就在寧軍剛剛占領整個潼門,正在斬殺城內百姓,開始屠城的時候,以粱啟為十萬風國援軍神奇般地出現了。
    潼門的東面直接面對著寧國,城墻又高又厚,堅固異常,城防也完善,而潼門的西面是風國本土,城墻只是象征性的,有等于無,粱啟這十萬援軍基本沒費多大力氣便殺進潼門,與寧兵在潼門內展開城戰。
    寧軍的優勢在于遠距離的箭射,而風兵的特長是面對面的近身撕殺,以己方之長攻擊對方之短,又是本土作戰,加上潼門城池不大,寧軍人數雖多但又無法全部擠入城內,施展不開,風軍豈有不勝的道理。
    可嘆寧軍兵力眾多,卻被突然出現的風軍殺的措手不及,丟盔卸甲,狼狽不堪,交戰只維持兩個時辰,剛剛攻入城寧軍便被*了出去。
    這回,潼門守將換成了梁啟,守軍則換成梁家麾下的十個兵團,已連續戰斗兩天的寧軍再想攻入潼門,已是難上加難了。
    至于宗政廣孝,倒也算是福大命大,死里逃生,只不過梁啟依仗出身顯貴,心高氣傲,直接把他晾到一邊,根本不理他。
    城防還未徹底鞏固,這位立功心切的梁家大公子又開始令人搬開堵住城門的障礙,準備要對城外寧軍實施反沖鋒。
    潼門一戰打成這種效果,可謂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寧軍那邊也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誰能猜到梁啟一眾會在這個關鍵時刻鬼使神差的突然冒出來。
    ps:終于在12:3o半前修改了好了,再次向支持六道的兄弟姐妹們說聲謝謝!作品2月21號(正月初八架,最少2o章,大家有花的希望能留朵,到時候花多爆會更多!
    另推薦一本非常不錯《易筋經》書號:131187!每天都在追看!
    秦刺,一個隨爺爺隱居在東北深山中修習天蛇射息煉氣之術的樸實少年。當他從古老獸皮中破譯出上古煉體之術,就此踏入都市以后,又會掀起怎樣的波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