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42

  用梁啟自己的話說,這一切都在他的算計當中。.他故意拖延救援時間,是不想給兩萬守軍留有希望,讓他們感到絕望,只有這樣才能在生死關頭爆出最強的戰斗力,亦可最大限度的消耗敵軍。
    寧軍不善于狹路相逢的近戰,而且潼門西城墻又十分薄弱,有等于無,即使讓寧軍攻入潼門,想以西城墻做屏障,也不可能守得住,另外,敵軍疲憊,己方的進攻又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備,在潼門城內作戰,肯定會對敵軍造成極大的傷害。
    結果,寧軍在攻城時折損五萬余人,在潼門內與梁啟一眾的戰斗又傷亡五萬有余,其四十萬大軍已縮水到不足三十萬,這一守一攻的兩場激戰對寧軍的消耗確實夠大的。
    在宗政廣孝的眼中,梁啟是典型的紈绔子弟,依仗出身高貴,眼高過頂,只會夸夸其談,華而不實,至于出這樣的效果,他分不清是梁啟的計謀好還是他的運氣好。
    梁啟搶回潼門,當即反擊寧軍,宗政廣孝雖然不在乎他的死活,但也不想讓風國的十萬子弟白白去送死,硬著頭皮出面攔阻。
    他對梁啟沒有好印象,而梁啟看他更不順眼。見宗政廣孝出面勸阻,他冷笑出聲,說道:“敗軍之將,還有臉在我面前大言不慚!”
    宗政廣孝被他老臉一陣紅,一陣白。
    梁啟搖頭晃腦地說道:“你就是死腦筋!以兩萬人想防住四十萬人的進攻,即使潼門的城防再堅固也不可能做的到,而宗政將軍明知不敵,卻不思謀變,實在笨的可以。若換成是我,根本不會堵什么城門,自絕生路。寧軍雖眾,但不善于近戰,四十萬人在城外集結,當初何其混亂,而且寧軍深知潼門守軍不足,絕猜不到會主動出擊,如果當時宗政將軍率領兩萬守軍反殺出去,趁夜偷襲,必定能大敗寧軍。宗政將軍,你信不信?”
    “哦……”以兩萬人主動進攻四十萬人,只有瘋子才會這么做。宗政廣孝咧著嘴,說不出來話。
    “我只問你信不信?”
    “這……”
    “若你不信,今晚,我便帶兩萬將士出城偷襲寧軍大營,讓你究竟能不能取勝!”
    “啊?”
    “四十萬寧軍,沒什么了不起的,在我眼中,那形同草芥!”
    “哦……”
    “就這么說定了!”
    “可是……”宗政廣孝被梁啟一愣一愣的,不知道這位梁家大公子究竟在什么神經。
    不過梁啟可不是而已,而是真的開始從十個兵團里挑選兩萬精兵,準備當晚殺出城去偷襲寧軍大營。
    見梁啟不是開玩笑,宗政廣孝可急了,梁啟自己瘋不要緊,卻要拉著兩萬兄弟跟他一同去送死,他無法坐視不理。
    但梁啟根本不聽他的,他的勸阻聽在梁啟的耳朵里都成了耳邊風。
    正在宗政廣孝急得象熱鍋螞蟻,不知該如何是好時,鹽城又來人了。
    這次來的是位青年將領,此人為梁家的親信,受梁興指派,傳遞家書給梁啟。
    梁啟看過其父信后,不用別人相勸,他自己主動打消了偷襲寧軍大營的計劃,然后開始指揮部下,加強潼門城防,原本堵住城門的巨石土堆已被搬開,他又令人搬了回去。
    翌日。寧軍再次大舉攻城,結果遭到以梁啟為守軍迎頭痛擊,最終沒有取得任何成果,草草撤退。
    幾天下來,寧軍共動三次攻城,拼殺下來,潼門城防依然堅固,而寧兵的傷亡卻很大,最后,寧軍不敢再貿然進攻,大軍駐扎在城外,準備與潼門展開持久的對峙。
    梁啟乘機向王廷上奏章,請求風王再增派五個兵團,以加強潼門防御。
    現在梁啟可是風國的風云人物,炙手可熱,他不僅擊敗了寧軍的進攻,重新奪回潼門,而且由他鎮守的潼門,穩固如山,數十萬寧軍望城興嘆。
    風王看到奏章之后,幾乎連想都未想,議也未議,直接便給予批準。
    五個兵團調到潼門后,未過多久,梁啟再次上奏章,請求王廷繼續增派五個兵團的人力,他將對城外寧軍實施反攻。
    這次風王經過與朝中大臣的商議,再次批準,從各郡縣抽出五個兵團的兵力,派往潼門。
    現在,梁啟直接管轄著二十個兵團,其梁家勢力徹底抬頭,力壓另外三家權貴。
    鹽城,風國的都城,亦是風國的核心,在這里感覺不到邊關的戰事,都城繁華,車水馬龍,商販如林,熱鬧非凡,這也是唐寅到了這個世界后所見到的真正的大都市。
    回到鹽城之后沒過多久,唐寅的爵位得到連續加封。
    第一次是因他在河東地區斬殺敵軍千夫長,加封他為準爵,第二次加封則是因為他在亂軍之中力擒寧國三王子,為己方人員的脫困立下大功,加封他為男爵,緊接著,第三次加封又到了,因他在潼門守戰中表現出色,殺敵無數,并力斬寧國鎮殿將軍,加封他為子爵。
    一日之內,連加三爵,這可算是極為罕見的。
    另外邱真、古越、樂天也都被授予準爵爵位。
    在唐寅加爵的第二天,正式任命他為第二步兵團團長的任命書也到了。
    任命書和官印是由舞媚親自帶到的,交給唐寅后,她笑道:“唐將軍,跟我到城北大營走一趟吧!”
    在鹽城的這段日子,唐寅都是住在舞媚為他安排的居所,還未去過軍營。
    他問道:“去城北大營做什么?”
    “難道你想做個光桿司令的兵團長嗎?第二步兵團要重建,正好城北大營剛招收幾萬新兵,我想你應該有興趣去親自挑選吧?”舞媚說道。
    唐寅頓時來了興趣,笑道:“當然有興趣,走吧!”
    邱真、古越、樂天三人都與唐寅住在一起,他們也有興趣去熱鬧,跟隨唐寅和舞媚一同前往。
    今天舞媚穿著便裝,一身的艷紅,紅衣紅裙紅褲紅靴,如同一團灼熱的火焰,加上她相貌艷麗絕倫,媚骨天生,風情萬種,無論走到哪里都是受人注目的焦點。
    而唐寅也是便裝,和舞媚相反,他一席白衣,白色襟袍、白色長褲、白色短靴,俗話說‘要想俏,一身孝’,唐寅氣質不凡,相貌俊秀,臉上帶著天生的淡笑,配上一身白衣,更顯得瀟灑倜儻。
    他二人騎著馬,并肩而行,俊男美女,總是讓過往路人忍不住回頭多看幾眼。
    路上,舞媚說道:“千夫長是兵團的骨干,唐寅,你心中可有理想的人選?”
    連日來的相處,他二人之間已異常熟悉,私下里交談,都是直呼對方姓名。
    唐寅搖了搖頭,說道:“暫時還沒有,不過我會認真挑選的。”
    舞媚笑道:“用不用我幫你推薦幾人?”
    其實她要想安插千夫長,根本無須唐寅的同意,不過他在她心目地位與別人不同,舞媚破天荒地尊重起唐寅的意見。
    知道舞媚出于好意,并不是因為不信任他而要在他身邊安排眼線,他淡然而笑,說道:“等等吧,如果找不到合適的人選,再拜托你幫忙。”
    “今天晚上,舞府有宴會,你要來參加。”
    “一定要去嗎?”唐寅對這種事情不太感興趣。
    “家父也想見見你嘛!”第二步兵團是舞家直屬兵團,舞虞身為舞家的大家長,自然也想被女兒強烈推薦的唐寅究竟是個什么樣的人。
    “哦!”唐寅點點頭,既然舞虞要見他,他是推托不掉了,聳肩笑道:“見見也好。”
    “見到家父也不用太緊張,他很隨和。”
    唐寅半開玩笑道:“我從來就不知道緊張是什么。”
    舞媚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但也被他逗樂了,咯咯嬌笑個不停。
    看他二人在前面有說有笑,跟在后面的邱真、古越、樂天三人忍不住相互看了看。
    古越騎在馬身子向邱真那邊湊了湊,低聲問道:“舞將軍和唐將軍之間是不是……”
    見他表情曖昧,明白他的言下之意,邱真笑道:“沒有你想象那層關系。”
    “哦!我還以為唐將軍能成為第二步兵團團長是因為……”
    “不是裙帶關系。”邱真正色說道:“不過,舞將軍欣賞唐大哥倒是真的。”
    “但他是暗之修靈者。”
    邱真忍不住翻了翻白眼,沒好氣地說道:“你以為人人都象你有這么深的門第之見嗎?舞將軍欣賞的是唐大哥這個人,你明不明白?”
    古越似懂非懂地點點頭,還想說話,另一邊的樂天老神在在地嘟囔道:“古越,你什么時候變成長舌婦了?不關你的事,你打聽那么多做什么?”
    樂天和古越沒參軍之前就認識,從小到大的玩伴,關系太熟了,說起話來也無須顧慮,想什么便說什么。
    “我只是好奇而已。再說怎么沒關系?畢竟你我以后要在唐將軍手下做事嘛!”他倒是漸漸接受了這個事實。雖然唐寅不是他十分欣賞的人,但幾天相處下來,他覺得在唐寅手下做事也不是件讓人覺得難以忍受的事。
    ps:剛碼完了這傳了,希望大家舒服!求收藏,推薦不用花大家錢的!也希望大家能來六道的作品下下書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