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46

  第二天,當唐寅去找舞媚,讓她想辦法弄到一萬匹戰馬的時候,后者驚訝的下巴險些沒掉下來。
    她尖聲怪叫道:“唐寅,你又搞什么鬼?借用那么多的戰馬干什么?你不會是想把第二兵團變成騎兵團吧?你要是真敢這么做,我就和你沒完沒了!”
    她連珠炮似話。
    “你既然把第二兵團交給我,就應該相信我。我現在只問你能不能借到戰馬,你說那么多干什么?”唐寅老神在在地說道。
    “那我總得知道你究竟要干什么吧!”在唐寅面前,舞媚的氣勢總是堅持不了太久,很快便弱了下去。
    “你知道騎兵最怕什么嗎?”唐寅反問。
    “不知道。”舞媚誠實地搖搖頭。
    “所以說,只有騎兵最了解騎兵的弱點。我訓練士兵的騎術,也就等于讓他們掌握了騎兵的弱點,以后在戰場上遇到敵人騎兵的時候也就知道該如何應對了。”唐寅信口胡謅道。他的實際目的當然就象他自己,他要他的士兵上馬成騎兵,下馬便是步兵,但他擔心這么講舞媚無法接受。
    “原來是這樣。”舞媚托著香腮,若有所思,喃喃說道:“那也不必如此大費周折吧?”
    “我有我算,看來舞大小姐還是不信任我!”唐寅無奈地聳聳肩,作勢要走。
    舞媚急忙把他叫住,憋了一會,方說道:“弄到一萬匹戰馬太難了,借到五千匹是我的極限。”
    “成交,就五千匹!”唐寅想也沒想,生怕舞媚后悔似的,立刻答應。
    看他笑的開心,舞媚突然有一種上當受騙的感覺。
    “一會有事嗎?”舞媚問道。
    “恩!有點事。”
    “什么?”
    “去取刀。”
    “取刀?”舞媚不解地看著他。
    他說道:“原本在潼門訂做兩把刀,但正好碰上寧軍攻城,刀也沒做成,到了鹽城后又訂做兩把,算起來今天也該做好了。”
    “真是搞不懂,你究竟用的是什么樣的刀還得特別訂做,我跟我一起去,正好先睹為快。”看刀是借口,她想和唐寅多相處一會倒是真的。
    唐寅沒有意見,何況身邊有位美女相陪,也是件美事。
    唐寅、舞媚二人結伴而行,沒有騎馬,步行去了鹽城的鬧市區。
    風國位于昊天帝國的東北部,與多個國家接壤,貿易興盛,許多別國的特產在鬧市區中都有販賣,玲瑯滿目,讓人目不暇接。
    來到鹽城數日,唐寅還是第一次如此輕松的閑逛,鬧市的喧囂和繁華,四周人來人往的人群、嘈雜的吆喝聲,讓他有種回到現代的感覺。
    “你以后有什么打算?”舞媚逛鬧市的機會也不多,邊好奇地四處張望邊隨口問道。
    打算?唐寅還真沒什么打算。他說道:“以后也就象現在這樣了。”
    “你已經二十多歲了!”舞媚加重語氣道。
    “二十五!”唐寅反問道:“那又怎樣?”
    “沒有考慮過娶妻生子嗎?”舞媚晶亮的眼眸直勾勾地看著他。
    唐寅愣住,沉默了好一會才搖頭說道:“沒有考慮過。”
    頓了片刻,他露出笑容,半開玩笑半自嘲地說道:“象我這種人,可能一輩子都不適合娶妻生子,也可能一輩子都不會被人喜歡上。”
    他的出身、他的童年都讓他覺得自卑,但他那身出類拔萃事又讓他無比驕傲,他性格矛盾也是有原因的。
    他說話時是在笑,但不知道為什么,舞媚就是能感覺得到他笑容背后的落寞。
    “不要這么說,你是一個出色的人,至少在我心中,你是最出色的。”舞媚由衷說道,她不自覺地伸出手,想握住唐寅的手掌。
    不知是碰巧還是唐寅有意回避,正在這時,他抬起手來,手指前方,說道:“鐵匠鋪就在前面,我們趕快過去吧!”
    “哦!”舞媚回過神來,心中一陣悸動,臉色也有些微的紅潤,不過這也讓她的模樣看起來更加迷人。
    這間鐵匠鋪在鹽城有名氣的,不僅鑄造技術精湛,而且還能搞到特殊的材質,當然,其價錢也是不菲的。
    當店家老板將打造好的雙刀交給唐寅時,后者立刻便喜歡上了。
    按照他求,這對彎刀為半圓形,主要材料是鋼,但里面又融部分的隕鐵,使刀身呈暗色,烏突突的并不顯眼,但刀身堅韌,鋒芒犀利,分量也重,唐寅隨手揮了揮,感覺十分順手。
    “客官,要不要試試刀?”店家老板隨手從地上揀起兩段鐵片,遞到唐寅面前。
    唐寅看了看,隨手一彈,鐵片出清脆的聲響,感覺還算堅硬,他點點頭,倒退一步,手中刀由下向一挑,只聽咔嚓一聲,兩段鐵片,應聲而斷。
    “好刀!”他兩眼放光地看著手中雙刀,由衷贊嘆。
    “客官,八兩金子在內店可不是白花的,以后如果再打造武器,希望客官還能光臨小店。”店家老板十分會做生意,態度也謙卑。
    唐寅隨口應了一聲,手臂下垂,雙掌同時釋放靈氣,黑色霧氣與彎刀融合,使彎刀立刻暴長一倍有余,刀身也隨之變成純黑色的。
    他雙手輕微揮了揮,接著,將雙刀合到一處,以靈氣連接雙刀,使其合二為一,緊接著刀形又生變化,其中一把彎刀化成直形,另一把彎刀的圓弧增大,兩把彎刀合成一把可雙手使用的長長鐮刀。
    如此變化的靈感是來自他在潼門城墻那一戰。
    他雙手持刀揮了揮,然后散去靈氣,使雙刀恢復原形,手腕抖動,雙刀在他掌中翻轉一圈,他沖著一旁的舞媚笑吟吟道:“有雙刀在手的唐寅,才是真正的唐寅!”
    舞媚和店家老板在旁簡直都快看傻眼了,尤其是舞媚,沒想到唐寅能把兵之靈化運用的如此自如,而且是在兵之靈化之后還能再次進行靈化,見所未見,聞所未聞。
    她目瞪口呆地看著唐寅,驚訝道:“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唐寅莫名其妙地反問道:“什么怎么做到的?”
    “連續兩次的兵之靈化!”
    “這沒什么,很正常啊。”唐寅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做到的,他只是隨心而,并未刻意去做。
    舞媚無法理解地搖搖頭,隨即又釋然,和唐寅接觸這么久了,似乎在他身上無論生多么千奇百怪的事情都很正常,不用去驚奇。
    “我們走吧!”她看眼鐵匠鋪的老板,覺得再不把唐寅領走,老板的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好!”唐寅收起雙刀,別于衣下,與舞媚走出鐵匠鋪。
    “距離這里不遠,有家不錯的飯館,我們去吃點東西怎么樣?”舞媚側頭問他。
    天近中午,唐寅的肚子也有些餓了,豪爽地應道:“走吧,今天我請客。”
    舞媚笑問道:“你身上有錢嗎?”
    唐寅是兵團長,每月的俸祿還不到一百兩銀子,而且他就職不久,目前還未領過俸祿。
    “當然。”他回答的干脆。
    上次在潼門,舞媚曾給過他十兩金子,訂做雙刀用掉八兩,現在還剩下二兩。他的吃住都有舞家安排,平時基本沒什么花消,錢也一直留在身上。
    “你怎么可能會有錢?”舞媚不解地問道。
    唐寅含笑解釋一番,舞媚這才恍然大悟,忍不住怪異地看了他幾眼。
    她所認識的那些達官顯貴們,哪個不是花錢如流水,而唐寅倒好,自到了鹽城,除了打造兩把刀外,再就分文沒花,令人感覺不可思議。
    “不用那么節省,如果你缺錢,可以直接來找我。”舞媚好心地提醒道。
    她是好意,不過聽在唐寅的耳朵里卻倍感不舒服,以他的性格,也不允許他去花女人的錢。
    “如果你當我是朋友,以后就不要再說這樣的話。”
    見唐寅臉色突然冷了下來,舞媚不知道自己說錯了什么,她急忙問道:“怎么了?”
    “我再說一次,我不會去花女人的錢,你借我十兩金子,我以后也一定會還給你。”
    舞媚理解不了他的想法,也不明白他為何對此事如此認真。
    她心中不滿,氣呼呼地說道:“你究竟在和我別扭什么?”
    唐寅挑起眉毛,停住腳步,冷眼注視著舞媚。
    頓了一會,他轉身往回走,擺手說道:“不去飯館,我回家吃自己好了。”
    見他孩子氣的舉動,舞媚又好氣又好笑,不過還是快步上前拉住他,說道:“好好好,以后我不再這么說總可以了吧?!”
    被舞媚拉著,唐寅緩步慢行,看著她滿臉的賠笑,他沒有輕松下來,反而在心里輕輕嘆口氣,他第一次覺,自己和舞媚的身份、地位似乎真的相差很懸殊。
    在舞媚前面,他身為男人的自尊好象也變的微不足道了,越是表現出來倒越象是在拿喬、做作。
    他討厭這種被壓抑、束手束腳的感覺,連帶著,他對自己目前的處境也不在那么滿意。
    他隨性慣了,他也崇尚自由,喜歡那種自由自在、隨心所欲的生活,但那是要靠實力為基礎,顯然現在他根本沒有隨心所欲的實力和權利。
    這一刻的唐寅,可能連他自己都沒有覺,他的野心正在漸漸蘇醒,并開始膨脹。
    ps:求收藏,求推薦,作品2月21號(正月初八架,有花的希望能留著,大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