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47

  不管第二兵團的十位千夫長對唐寅的理念是否接受,但誰都不想背上失職的罪名,對新兵的訓練可謂是嚴酷到了極點,幾乎是魔鬼試的訓練。【】.i.netbsp;早晨是鍛煉體能,上午是訓練格斗技巧,等到下午又進行騎術或箭術的訓練,即使到了晚上還有進行方陣訓練和陣法演變訓練,幾乎一整天的時間都是在森嚴的苦練中度過,如此大的強度,新兵又哪里受得了。
    三天的時間,一萬新兵退出四成左右,只有人堅持下來。各千夫長將情況報告給唐寅,他倒也不例外,他的原則就是適者生存,既然有人受不了,他也不會去勉強。他找上舞媚,向她兵。后者當然應允。
    補充兵,又過了三天,還是有兩千人退出,唐寅照舊,又去找舞媚索兵,填補空缺。這一次舞媚也奇怪了,不知道唐寅在搞什么,為什么士兵在他手下會退出的如此之多,又如此之快。
    但她了解唐寅的脾氣,也沒有多加追問,又調派給他兩兵。
    可是沒過兩天,唐寅又來了,這一次又要八百新兵填補空缺。
    如此反復,到最后舞媚都快變的麻木了,到唐寅來找自己,不用他話,她主動問,是不是又來要人了。
    這種情況,直到半個月之后才算是稍有緩解。
    唐寅對這半個月的訓練成果還算滿意,他這一整天都在觀察新兵的訓練,雖然嘴上沒說什么,但心里已將訓練的過程一一牢記,考慮其中是否有不妥的地方。
    當天晚間,他又把十名千夫長找到自己的住所,先表明對十位千夫長的盡力他很滿意,接著,他又提出自己求。
    “戰場上,度至關重要,我們兵團是步兵團,無論是長途跋涉還是突然偷襲,都需要靠兩條腿,所以,體力至關重要。只是早晨做體能訓練還不夠,我看這樣吧,”說著話,他看向邱真,問道:“我看城北大營的附近有座山,山叫什么名字?”
    邱真答道:“五陽山,距離大營有十五里左右。”
    “恩!”唐寅點點頭,說道:“以后訓練體能,就讓新兵向五陽山做急行軍,來回三十里,一個時辰內完成,還有,不能輕裝上陣,必須得戰甲武器齊備,另外再加二十斤的負重。”
    撲!十位千夫長差點都要吐血。三十里地,二十斤的負重,一個時辰內完成,對沒有修煉過靈武的普通士兵們來說有點太難了,現在新兵的陣容好不容易才穩固下來,若是這樣練,恐怕又得有一大批人堅持不住。
    “這樣……是不是太嚴厲了些?”十位千夫長不敢說話,紛紛將目光透向與唐寅關系最親近的邱真。邱真明白眾人的苦衷,他探著身子,試探性地問道。
    “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這是千古不變的道理。”唐寅說道:“第二步兵團想成為風國最強的步兵團,難道坐在家里不動,最強的頭銜就會從天上掉下來了嗎?”
    說著話,他長身而起,環視眾人,幽幽說道:“人往上走,水往下流,人活在世,有志氣。各位兄弟,我希望我們的兵團能成為風國乃至整個帝國最好最強的兵團,難道諸位只安于現狀,而不想一層樓嗎?我們既然選擇參軍,就等于放棄了茍且偷生的生活,如果沒有沖勁,沒有向前的動力,那我們在軍意義又何在?”
    眾人聞言,無不動容,相互,皆深深點下頭,然后齊刷刷站起身形,振聲說道:“唐將軍教訓的是,屬下必盡力而為!”
    或許剛開始鄧明洋、6冰、張九、李飛鵬四人看不起唐寅,認為他是靠裙帶關系上來的,但現在,他們對唐寅的印象已大為改觀,至少他不是那種混吃等死在軍中混日子的人。
    “很好!”唐寅看著眾人,說道:“我們已經盡了力,就算沒有做到最好,就算沒有把別人比下去,但至少我們能夠心安理得,不會有所愧疚和遺憾。”
    “是的,唐將軍!”
    “這半個月來,大家都辛苦了,明天休息吧!”
    這對眾人來說可是個大好消息,半個月下來,新兵們辛苦不堪,他們也累的夠戧,能得到一天的空閑,心里自然雀躍。眾人面露喜色,廳氣氛也隨之輕松下來。
    “好了,我這些,各位如果沒事都可以請回了。”
    “唐將軍,屬下告辭!”
    眾人心情愉悅地相繼離去,邱真倒沒有走,而是兩眼閃爍異彩,笑呵呵地看著唐寅。
    他疑惑挑眉,疑問道:“在看什么?我鼻子上長花了?”
    “那倒沒有,我只是覺得,你越來越適合做現在這個職位了,甚至說你比我想象中做的還要好。”邱真說出心真實想法。
    唐寅樂了,說道:“你這是在夸獎我了?”
    邱真點頭道:“當然。”
    “我還需要你的夸獎?”唐寅上下打量邱真,話鋒一轉,說道:“你這個副兵團長似乎很閑啊!”
    邱真有種要被算計的預感,急忙說道:“哪有?我也有很多事情要做。”
    “不是吧?!”唐寅眼珠轉了轉,說道:“估計這次訓練開始,又要有很多士卒受不了退出,以后向舞媚兵的事交給你去辦了,另外,我看士兵們的裝備也不算太齊整,你統計一下,看都缺少什么,再向軍需官去要。以后象諸如此類的瑣事,你自動自覺的去辦就好,不用找我過問。”
    “我……”邱真有些哭笑不得,無奈地搖了搖頭。
    給手下士卒們放了一天的假,唐寅以為這天會很輕松,沒什么事需要找到自己的頭上,結果,這天出的事偏偏最麻煩。
    清晨,唐寅起床,洗漱過后,按照習慣在院了一趟拳,活動筋骨。吃完飯后,便開始在房。
    他這段時間可能比他這輩子都要多,一是他急于了解這個世界,從嚴烈記憶中所獲得的知識實在太有限,另外,他既然已經投軍,就必須得熟悉各種兵法、兵書,掌握一些作戰技巧,即使覺得東西用處不大,但至少也得做到心中有數。
    等到中午的時候,邱真、古越、樂天三人結伴而來。
    現在他們都有自己的住所,不用再寄居在唐寅這里,不過有空,他們還是喜歡往唐寅這里跑。
    邱真來,只是單純為了聊天,或者談論兵團方面的事,他在鹽城沒有親戚和朋友,得上話有唐寅一個。文人傲慢,這是事實,能讓邱真看得上眼的人也沒有幾個。
    而古越和樂天則是另有目的。
    他二人無意過唐寅練習的拳腳功夫,剛開始覺得很新奇,可真正接觸之后才現其奧妙和威力。
    兩人都希望能從唐寅這里學到一些即簡單又實用的功夫或者招式,一是可以增強自身的實力,再者也可以教導他二人麾下的士兵,提高士卒們的戰斗力。
    唐寅對自己的功夫不會去四處宣揚,但也不會藏私。古越和樂天都有靈武基礎,身體素質好,根基扎實,學起功夫來也很方便,唐寅將自己所學也傳給他二人不少。
    他們在一起時,互相也切磋,不使用靈武,單純的比拼拳腳。
    今天也不例外。和往常一樣,古越和樂天二人合力打唐寅一個,邱真則在旁看熱鬧。
    應付他二人,唐寅十分輕松,雙手背于身后,只憑借靈活的身法左右游動,便已累的古、樂二人氣喘吁吁。
    打了許久,連他的衣服邊都沒粘到,古越和樂天都放棄了,坐在院石凳上大口喘著粗氣。
    看著滿面輕松的唐寅,古越忍不住問道:“唐大哥,你的身法是怎么練的?”
    因為和唐寅的關系漸漸熟悉,古越、樂天和邱真一樣,私下里也叫他唐大哥,而唐寅沒有等級觀念,別人對他的稱呼也不是很在意。
    “練的很痛苦。”唐寅聳肩笑道。
    “啊?”古、樂二人沒明白他的意思。
    唐寅坐下,目光漸漸變的深邃,說道:“我小時侯,生活在深山老林中,每天都山打柴,但山枝枝杈杈太多,經常會鉤破衣服,而我又沒有多余的衣服可換,想要保暖,不在山中凍死,注意躲避那些枝杈,時間一長,反應和度就都練快了。”
    “原來是這樣!”古越和樂天暗暗吃驚不已,真沒想到,模樣白白凈凈的唐寅竟然出身如此貧苦。
    如果他二人知道,唐寅還有位師傅,一旦現他的衣服有損壞都會賞他一頓棍子的話,他倆想必會更驚訝。
    童年的困苦,讓唐寅的性格變的扭曲,變的憤世嫉俗,直到他來到這個世界,才慢慢變的象個人,變的會喜、會怒、會有牽掛,而不是原來那個只會殺人的冷血機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