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53

  唐寅看眼梁興,說道:“接下來的事情,舞將軍也都有看到,梁將軍和吳將軍挾持我兵團旗下的一名女千夫長,*迫她陪酒,又動手動腳,我前去解救,梁將軍麾下夫長們出面阻攔,然后便動了手,他們人多,又先動了武器,出于自保,我無奈之下是下手重了一些,但當時出于救人心切,根本沒想過要傷害他們,再往后,吳將軍等人都使用了靈武,好在舞將軍在場,不然,我現在就不會安然無事的站在這里了。”
    別看唐寅桀驁不遜,但說起假話來也是有模有樣,面不紅、氣不喘,對方是先動了家伙,但那完全是被他,對方是先使用靈武,也同樣在他*迫之下無奈為之。
    最后,唐寅說道:“在打斗過程中,死了四名千夫長,我是有責任,但是這些人也都該死,按軍法,欺辱婦女應是死罪,何況他們還欺負到軍中自己人的頭上,更是罪該萬死,左相英明,想必心中自有定斷!”
    他的話很巧妙,開始有提到梁原,接下來便只提那些千夫長的過錯,故意賣乖,讓千夫長們背責任,替梁原開脫,但反過來講,梁興若是咬住他不放,那他也會拉梁原下水。
    舞媚和邱真簡直象是剛認識他似的,不得不對他令眼相看,同時又在心里暗暗喝彩。
    好狡猾的年輕人!梁興臉上帶著不動聲色的笑容,眼睛卻是寒茫閃爍。
    沉默片刻,他語氣平淡地說道:“不管怎么說,唐將軍不是執法官員,誰有罪誰沒罪,還論不到你來判斷,誰該死誰該活,你更沒有權利決定,在私斗當中殺死四名千夫長,事情惡劣,理應受到應有的懲處!”
    官大一級壓死人,何況梁興還是左相,他硬要是治唐寅的罪,誰都沒辦法。
    這回沒等唐寅說話,舞虞放下茶杯,開口說道:“梁兄沒錯,唐將軍確實有錯,也確實應該定罪,但此事還涉及到梁賢侄、吳將軍以及下面夫長們,范圍太廣,一旦事情鬧大,不僅難以收場,對我大風軍隊的形象也影響太壞。而且現在又是國家危難之時,正是用人之際,一下子懲處這么多的將軍和千夫長,實對我軍不利,何況梁大公子還在前方與寧軍交戰,而家里這邊的梁賢侄卻搞出這種事來,弄不好君會遷怒到前方將士身上,影響我軍士氣,還望梁兄三思啊!”
    他的話聽起來合情合理,即為國家社稷著想又為風軍著想,而實際上威脅的意味十足,如果梁興不放過唐寅,他也會揪出此事不放,將事情鬧大,梁原畢竟是梁家的人,他有過錯,人們不會只把目光盯在他一個人身上,而會去看整個梁家,現在粱家正受風王重用,梁原出事,也必定會讓梁家在風王心印象大打折扣。
    梁興和舞虞同朝共事數十年,相互之間明爭暗斗不知交手過多少次,哪能聽不出他話意思。
    對舞虞這位表面溫和柔順而暗中陰險狡猾的老狐貍,他心中頗多忌憚,既然舞虞肯親自出面,說明他心中已有把握,自己再追究,難以討到便宜。
    他哈哈一笑,大點其頭,順著舞虞的話借坡下驢,順水推舟道:“舞兄深明事理,考慮周全,此事該如何處理,全依舞兄的意思辦!”
    舞虞呵呵輕笑,嘆息道:“哎呀,梁兄實在太過謙了。梁賢侄年輕氣盛,做事難免沖動,吃個教訓也就好了,對于此事,以后誰都不要再提了。”
    “恩!”梁興應了一聲,沒有表態。
    舞虞又道:“至于唐將軍嘛,還是要罰的,我看,重責二十軍棍如何?”
    “哎?”梁興擺擺手,故作大方,反勸道:“唐將軍也很年輕啊,年輕人哪有不犯錯的道理?!軍棍還是免了吧!”
    “呵呵,梁兄果然心胸寬闊……”
    接下來,兩人又開始扯起無關緊場面話,互相敬佩,互打官腔,此事也就在二人的談笑之間被一筆代過了。
    自己的侄子沒有,吃了虧,梁興氣他歸氣他,但心里也恨的牙根癢癢,俗話狗還得看主人,唐寅欺負梁原,就等于是在欺負到梁家,這個仇怨算是徹底結下了。
    梁興沒有嚴懲到唐寅,可也把他的名字深深刻在了腦海里。
    離開左相府,返回右府的路上,舞媚長長吐出一口濁氣,來時她還有些擔心,梁興不會對此事善罷甘休,可事情進展之順利,出人意料,基本沒費什么周折便把事情解決了。
    “爹,這次多虧有你出面,梁老頭子那么囂張也拿我們沒辦法!”她摟住舞虞的胳膊,喜滋滋地說道。
    舞虞只是笑了笑,轉目看向唐寅,含笑說道:“早知道唐將軍如此會道,我還不如坐在家里喝茶,呵呵……”
    唐寅拱手說道:“舞相過獎了。”
    “年輕人機靈歸機靈,但做事還應要懂得收斂,不要鋒芒太露。”
    舞虞是真有些喜歡和欣賞唐寅這個年輕人,話也是出于好意的提醒,但聽在唐寅的耳朵里,卻不那么好聽。
    他討厭受人管束,更討厭有人在他頭頂上指手畫腳,舞虞本是和他毫不干系的人,現在卻象是個長輩一樣對他訓話,他心里十分不舒服。
    生性冷漠的唐寅早就習慣不流露出自己的真實感情,喜怒也無形于色,他含笑說道:“多謝舞相提醒,屬下自會謹記。”
    唐寅怒殺第八兵團四名千夫長的事就這樣過去,但風波可沒有就此停息。
    未過幾天,軍中滿是流言非語,人們私底下都在談論此事,將唐寅描述的神乎其神,不過流言也有一個好處,至此以后,再無人敢說唐寅是因和舞媚關系曖昧才成為第二兵團的兵團長,也再沒有人敢去輕視和鄙夷第二兵團的人,無形之中,唐寅和第二兵團名聲遠揚,在軍地位倒提高一大截。
    沒有那些曖昧的言論,唐寅感覺輕松不少,地位的提高,讓第二兵團的每一位將士都很驕傲,自豪感也隨之產生。
    雖然兵團訓練越來越艱苦,但選擇轉兵團的士兵卻越來越少,至此,第二兵團的人力結構也算是徹底定下型。
    此事能產生這樣一連串的效應,倒是唐寅始料不及的。
    數日后。
    唐寅前去舞府開會。
    這次會議的主事人是舞媚和舞英,與會者是四個重建兵團的兵團長和副兵團長。
    當唐寅到時,另外三個兵團的負責人及其副手都已到齊。
    這三個兵團分別是第三、第十一、第十二步兵團,舞媚和舞英各掌管兩個兵團,前者是第二、第三兵團,后者是第十一、十二兵團。
    第三兵團的兵團長是舞易,同是由河東地區逃亡回來的伙伴,唐寅對他自然很熟悉,至于另外兩位兵團長則是新人,分別叫舞忠和子尚,唐寅有和他倆有見過面,但并無接觸,只是點頭之交而已。
    會議不是十分要緊的事,只是了解一下士兵訓練的進度,四個兵團之間也相互做個比較。
    就現階段來看,第二兵團的士兵體好、格斗技強,但紀律最差,也最散漫,方陣的排列、組合和變化也是最差的,另外三個兵團則都差不多,各方面沒有突出之處,但也找不到明顯的缺點。
    每個兵團都會有它的靈魂,亦可叫做軍魂,軍魂和領導者的性格息息相關,如果兵團的領導者是個嚴謹的人,那么這個兵團的士兵也會很守紀律。
    唐寅是個隨心所欲的人,第二兵團的軍魂也繼承了他的性格,麾下的士卒單兵作戰能力極強,但對講究配合的列陣則要差了很多。
    等舞媚和舞英對各兵團的重建做完評估之后,二人的目光齊齊落在唐寅身上,兩姐妹倒是心靈相通,異口同聲道:“唐將軍,你不認為該解釋點什么嗎?”
    唐寅飄到九霄云外的神智終于被拉了回來,他坐正身子,正色說道:“士兵要有自己的個性,只有這樣,在戰場上才能將自身的實力做最大程度揮,有時不那么講究紀律,也是可以諒解的。至于方陣方面的問題,我以后會注意的,不過戰場上陣無定術,太教條了反而會適得其反。”
    眾人聽完他的話,全都愣住。
    房間里鴉雀無聲,落針可聞。
    不知過了多久,舞媚反應過來,輕咳一聲,不自覺地提高嗓音,反問道:“你的士兵不守紀律,在方陣方面又做差,你還有理了?”
    唐寅聳聳肩,這是帶兵理念分歧,論起來便沒完沒了,不太適合在公開場合下爭辯,他避重就輕,說道:“我會把兵團訓練好的。”
    “希望如此!”舞媚伸出三根手指,提醒道:“別忘了你當初對我承諾,三個月,三個月的時間一晃即逝哦!”
    唐寅笑了,點頭道:“多謝舞將軍提醒,我心中自由分寸。”
    ps:春節期間的事情確實多了,希望大家玩的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