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54

  會議過后,唐寅本想隨其他人一同離開,但卻被舞媚和舞英叫住。【】i.netbsp;不知道又有什么事,唐寅滿心奇怪,坐在椅子上沒有動,他不走,邱真也走不了,留下來等他。
    等其他人都離開之后,舞媚才開口說道:“唐寅,這次要交給你們兵團一個任務。”
    “什么任務?”他好奇地問道。
    “說輕松也輕松,說重大也重大的任務。”舞媚敲敲額頭,沉吟片刻,說道:“我們與寧國已交戰數月,莫國又對我大風蠢蠢欲動,戰事隨時可能爆,而皇廷是不希望看到各諸侯國之間出現大規模戰爭的,所以,這次皇廷又派人下來調停,你們兵團的任務就是到風莫邊境,把她安全護送到都城鹽城。”
    “她?她是誰?”
    “帝國的大公主殿下。”
    “是女人?!”唐寅奇怪地說道。
    “既然是公主,難道還能是男人?”
    正如舞媚所說,昊天帝國大諸侯國之間一旦出現戰爭,皇廷是有責任出面調停,制止戰爭的。
    本來既然皇廷出面,各諸侯國之間應該遵守圣喻,停止爭斗,但帝國的皇權已經越來越微弱,各諸侯國根本不聽皇指揮,皇圣旨對諸君王而言如同無物。
    風國是戰爭大戶,幾乎年年動兵,以戰養戰,皇廷出使風國的次數也最多,但每一次風國都沒有服從過圣旨,對其調停也充滿應付之態。
    而這一次,風國對皇室的調停倒是很重視的,主要是風國目前的處境不樂觀。寧國大軍壓境,屯兵于潼門之外,而莫國大軍也在向風莫邊境集結,隨時有大舉進攻的可能,風國又剛剛損失二十萬的大軍,兵力不足,還有風國境內,流寇暴增,四處作亂,此時可算是內憂外患。
    若是皇廷能調解成功,制止戰爭,對風國無疑是最有利的,也可乘機緩過這口氣。
    這次皇廷派出的是大公主殷柔殿下,即有調停之意,也有重震皇室威嚴之心。
    殷柔先出使的是莫國,不知是不是因為她的關系,莫國倒真的沒有馬上對風國動兵。接下來,殷柔便是北上到風國,然后再西行去寧國。
    不管帝國的皇權有多微弱,但殷柔畢竟是大公主,是皇族,進入風國境內,風國就必須得保證她的安全,正因為這樣,風國王廷才決定派出一個兵團護駕。
    由一個兵團去保護公主,又是在風國境內,無疑是件即輕松又能立功的美差,在王廷之上,舞虞與梁興好一番唇槍舌戰才算把此次護送公主的任務爭取過來,然后又和舞媚、舞英兩姐妹一商議,決定派唐寅的第二兵團前往,這也是擺明了為唐寅增加功績,以備日后提升之用。
    “只保護一人,有必要出動一個兵團嗎?”唐寅難以理解。
    “公主出行,怎能是一人?身邊還有大批的宮女以及皇宮侍衛。”舞媚笑道:“但不管怎么說,公主殿下是千金之軀,在我風國不能出現任何的散失,出動一個兵團,是顯示我風國的重視,也能體現出我風國的軍力。總之,任務很輕松,你只管保護好公主殿下即可,但公主若是生了意外,你十個腦袋都保不住,而且還會連累到整個舞家,所以說,這個任務也事關重大,唐寅,你明白嗎?”
    “好,知道了。”唐寅問道:“什么時候動身?”
    “由都城到邊境,即使急行軍也需七天的行程,后天你就得帶兵團起程。”舞英說道。
    “沒問題。”唐寅答應的干脆。
    這次任務唐寅倒是挺喜歡的,他是浪子習性,在鹽城已住了好一段時間,剛開始奇勁早已消失,此次去邊境做護送任務就當散心了。
    “那好,你回去準備一下。”
    “告辭!”
    離開相府,唐寅和邱真返回自己的住所。路上,邱真喜笑顏開道:“唐大哥,這次任務是件美差,看來,舞相有提拔你的意思啊!”
    唐寅仰起頭,說道:“我現在已是兵團長,再提拔,還能做什么職位?”
    邱真想了想,壓低聲音,說道:“現在梁家做大,弄不好舞家也準備擴充麾下的兵團,到時,讓唐大哥掌管兩三個兵團也不是沒有可能。”
    “呵呵!”唐寅笑著擺擺手,說道:“這種子烏虛有的猜測我沒有興趣。”
    他對這次任務沒有太往心里去,但邱真卻上了心,腦筋也開始飛轉,考慮如何能讓唐寅把任務做的即完善又風光。
    兩天無事,到了起程的當日,唐寅早早起床,與邱真結伴去了兵營。
    他剛到兵營不久,舞媚也趕來送行,見到唐寅后,她一再提醒,讓他不能掉以輕心,務必確保公主的安全。
    唐寅滿口答應,至于有沒有聽進去,只有他自己心里明白。
    第二兵團與其它兵團有所不同,士兵并非是單純的近戰步兵,其士卒身上都有背負弓箭,腰間一面挎刀,一面挎著箭囊,手中則是清一色的一手長矛一手盾。看起來有些不倫不類,分不清是弓箭兵還是近戰的長矛兵或是樸兵。
    但如此裝備,其負重等于比平常士兵重了一倍還多,但全團上下沒有一人叫苦叫累的,因為自他們加入第二兵團起就一直是這么練的,而且他們平常訓練時的負重量比這要沉得多。
    士兵體力雖強,但整個隊伍看起來卻不齊整,人員稀稀拉拉的,前一波、后一波,左一群、右一群,一萬兵卒,隊伍足足拉出兩里長。
    唐寅、邱真二人騎著高頭大馬,走到隊伍前列。
    兵團出了鹽城地界,向南而行,一路之上,也是散散漫漫,但好在行軍的度不慢,不會耽誤行程。
    當天晚間,隊伍進入宛城。
    宛城城主早已得到消息,親自帶宛城官員出城迎接。
    城主是地方上職位較官員,與兵團長要相差半級,何況唐寅受舞家的照顧是眾所周知的事,宛城城主哪里敢怠慢。
    讓兵團在城外駐扎,唐寅、邱真帶著十幾名親兵進入宛城城內。
    宛城城主名叫李賢,態度客氣又謙卑,他先是邀請唐寅和邱真到城主府吃飯,然后又要留二人在府內下榻。
    唐寅蜿蜒拒絕,與邱真住進城行館。
    一夜無話,第二日天色剛亮,唐寅帶領兵團便又開始向邊境進。
    路上,他們又途經紡城、封城、簡城等地,最后到達沖城。
    沖城位于風莫兩國邊境的附近,再向南行三十里,便是風國的霸關。霸關是邊境要塞,和潼門差不多,只是地勢沒有潼門那么險要,霸關以北為風土,以南則是莫境。唐寅的目的地也正是霸關。
    別看第二兵團散亂,但行軍度確實很快,原七天的路程,他們沒用上五天就到了。一路之上,可以說是風平浪靜,沒有生任何的意外,當然這也可以理解,雖然風國境近匪寇縱橫,但還沒有哪個匪寇團伙膽敢招惹一個兵團,除非是他們自己不想活了。
    路上,只有在宛城,邱真是和唐寅一起住的行館,再往后,路過的其它城池,邱真都是住在城主府,不管其城的城主有沒有出邀請,他都會厚著臉皮住下,唐寅搞不懂他是為什么,行館的條件是簡陋一些,但也沒達到讓人無法下榻的程度。
    他曾問過邱真兩次,但后者都是笑而不語,他自己不愿意說,唐寅也就不再追問,隨他去了。
    到達沖城的時候,剛是中午,唐寅想直接穿城而過,直奔霸關,畢竟只剩下三十多里的路程,傍晚之前趕到,沒必要在這里耽擱。
    而邱真卻執意在沖城落腳。
    唐寅不解,問他原因,邱真說道:“我們去早了也沒有用,到了霸關也是干等著,而且那里是邊塞,條件自然比不上沖城,下面弟兄連趕好幾天的路,又疲又憊,還是在沖城好好休整一天吧!”
    從來不知道邱真還是個會為士兵們著想的將領,唐寅忍不住笑了,問道:“邱真,你究竟在打什么鬼主意?”
    邱真神秘的一笑,說道:“用不了多久唐大哥就會知道。”
    唐寅無奈地搖搖頭,不過還是聽了邱真的意見,令隊伍在沖城駐扎下來。
    沖城的城主親自招待他二人,下榻時,邱真和以往一樣,又是住進城主府。
    翌日。
    唐寅和邱真動身,前往霸關。
    霸關算是個型要塞,還沒有鹽城邊城北兵營大,即使到戰時,這里最多也納個三、四萬人。
    四面的城墻都不算高,更不堅固,有許多地方都年久失修,看起來有些落魄,里面的城防設施倒還算齊全,只是數量太少,唐寅進塞之后,感覺這里和潼門比起來有天壤之別,由此也可看出,風莫兩國即使交惡,但之間的戰爭并不多。
    霸關的主將名叫英步,一位三十多歲的青年將領,身材干瘦,皮膚又黑又糙,唇上留著八字胡,看人時眼珠子骨碌碌亂轉,身將裝鎧甲似乎有幾個月沒有清洗擦過了,粘滿灰塵,有些地方甚至還生了鐵銹。
    ps:這幾天過年是在是太忙了,希望大家也能在家好好陪陪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