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55

  “久聞唐將軍大名,今日得見,果然英武非凡,兄弟佩服、佩服啊!”
    要塞守將,職位并不比唐寅低,但他的恭維之詞卻令唐寅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這樣的城防,這樣的守將,他真擔心一旦莫國大軍打來,霸關恐怕連半天的時間都支撐不住就得被人家踏平。
    但這不是他該管的事,他也懶著*心,唐寅呵呵輕笑兩聲,沒有多說什么。
    霸關內沒有民居,清一色的軍兵營房,守將的府邸也十分簡陋,由土堆和石塊混合壘起的簡單住所,好象風大點將它吹倒似的。
    進入屋內,分賓主落座,唐寅沒有客套話,開門見山地問道:“英將軍,不知公主殿下何時能抵達霸關?”
    “這個嘛……”英步托著下巴,考慮良久方說道:“估計一兩天到了。”
    “估計?”唐寅對這種模棱兩可的答復當然不會滿意。他問道:“難道公主殿下以及莫國那邊沒有派人提前趕來告之嗎?”
    英步干笑著搖頭道:“好象還沒有,我沒有得到這方面的消息。”
    軍中向來重視嚴禁,容不得半點馬虎,什么‘估計’、‘好象’等等這類模糊的詞匯都是大忌,看著滿臉堆笑的英步,唐寅實在搞不懂他是如何坐上霸關守將這個位置的。
    話不投機半句多,唐寅從英步這里了解不到自己想答案,加上對他印象又不佳,只草草聊了幾句,便告辭回兵團了。
    霸關內沒有行館,他和邱真住進兵團的營帳中。
    吃飯時,唐寅問道:“英步這人看起來不怎么樣嘛!”
    “呵呵!”邱真理解的笑了,輕嘆口氣,說道:“霸關條件太差,氣氛緊張卻又沒有戰事,有才人誰愿意憋在這里?”
    他拿起酒壇,分別給唐寅和他自己各倒一碗酒,然后端起喝了一大口,又道:“現在風國有兩個地方的職位是沒人爭沒人搶的,排在第一的天淵郡的平原縣,那里緊鄰莫非斯聯邦,縣內兩個城、五個鎮、若干村莊,隨時都可能遭受莫非斯騎兵的騷擾和襲擊,短短十年間,平原縣光是縣守已更換了六任,其中有五位縣守是負傷陣亡的,至于城主,已不知道更換多少位了;排在第二是這個霸關,霸關守軍在沒有得到王廷批準的情況下是不能擅自離開這里了,也就是說守軍基本一年四季都要被困在這個塞中,而且一呆就可能是好幾年甚至十幾年,枯燥、乏味,再正常人也能被*瘋了。”
    “哦!原來如此。”唐寅聞言,點了點頭,難怪英步看起來不修邊幅,邋遢、落魄,也難怪他看到自己時那么熱情,估計他在霸關好幾年都未必到一張新面孔。現在,他反倒是有些同情起英步了,若換成是把他困在這里,他估計自己比英步好不了多少。
    唐寅問道:“我們還有酒肉嗎?”
    “有啊!從沖城出來時,我讓人準備不少。”邱真笑道。
    “那正好,多備一些酒肉,我們去霸關吃喝。”唐寅含笑,挺身站起。
    他去而復返,倒是挺出英步意料的,尤其是看他拿來酒肉,英步更是吃驚。
    不用英步張羅,唐寅將酒肉一一擺放到桌子上,擺手說道:“英將軍不會介意陪我一同喝酒吃飯吧?”
    英步回過神來,連連搖頭,急忙道:“怎么會呢?!”說著話,生怕唐寅會把酒肉拿走似的,他以最快的度坐了下去,先是抓起一大塊牛肉塞進嘴里,又端起酒碗來,作勢要喝,可碗沿剛抵到嘴邊,他的動作猛的僵住,嘿嘿干笑一聲,看向唐寅,說道:“唐將軍,軍中不準飲酒,你……不會是來試探我的吧?”
    唐寅迎面大笑,拿起他的酒碗,說道:“英將軍,我先干為敬!”說著話,咕咚一聲,將碗中酒喝個干凈。
    風人性情剛烈,酒也辛辣,喝進肚子里,真好象有幾百把小刀在劃割自己的腸子,但豪飲起來卻異常過癮、痛快。
    見他先把酒喝了,英步再不猶豫,一仰頭,也將酒喝干。他長啊一聲,贊道:“好酒,真是好酒!”說著話,他看向唐寅,笑道:“記得上回喝酒的時候,應該是在去年,不對,好象……有兩三年了!”
    看著他笑的開懷,唐寅卻感覺辛酸,拿起酒壇,倒滿酒,只道:“喝酒!”
    “干!”
    “干!”
    兩人撞杯,又將碗中酒一飲而盡。邱真的酒量不錯,但和他二人比不了,幾碗下肚,人已滿面通紅,顯出醉意。
    而唐寅和英步倒是一碗接著一碗的喝,時間不長,滿滿兩壇的酒已見了底。
    唐寅酒量極佳,此時連微醉都達不到,英步酒量雖然也不錯,但現在說起話來舌頭也有些直。
    他拍著唐寅的肩膀,搖頭嘆息道:“唐老弟,真是羨慕你啊,能在都城做事,哪象我,六年了,我足足有六年沒有回家了!”酒桌談私事,不聊政務,稱呼也變成稱兄道弟的。
    “為何不向王廷申請調走?”唐寅打開一壇新酒。
    “怎么沒有?!”英步腦袋搖的象撥浪鼓似的,說道:“剛來的時候,我幾乎月月都申請調令,可每次送到都城,都是石沉大海,好不容易碰上一次回信,也只是說寫讓我在霸關少安毋躁,嚴守自己的崗位,不要急于回都等等諸如此類的屁話!”
    “現在,我是徹底想明白了,再申請調令也是白費,這種鬼地方,只有瘋子才肯來。”英步又喝了一碗酒,苦笑道:“有時候我真希望莫國的大軍能攻打過來,這樣我也就徹底解脫了,可是我還放心不下下面那一萬多兄弟,他們比我更苦啊……”
    對于英步以及下面守軍的苦衷,唐寅能夠理解,可是他什么都做不了,什么忙都幫不上,端起酒碗,說道:“一醉解千愁!干!”
    “一醉解千愁,好,干!”
    這一天,英步喝的大醉,唐寅微醺,可簡單的一頓酒也讓兩人結下交情,而日后英步也真幫了唐寅的大忙,這正所謂是無心插柳柳成陰。
    那位帝國皇室的大公主并沒有讓唐寅等太久,翌日上午,公主殿下的隊伍便到了霸關。
    最先現的是塔樓守軍,遠遠望到一支打著莫軍大旗的隊伍,守兵們嚇的臉色頓變,第一時間跑下城墻,前去通報英步。
    此時英步和唐寅還在酣睡,突然聽說出現大隊的莫軍,兩人的酒都醒了,各自穿戴盔甲,急匆匆上了城墻。
    兩人站在城頭,攏目查看,只見遠處快行來一支兩萬余人的騎兵隊伍,隊伍是莫國大旗,等距離漸近,加真切,這支騎兵,真算得是兵強馬壯,馬披戰袍,上面騎士輕盔輕甲,這么快的行進度,這么多的騎兵,仍然能保持住整齊的隊形,僅僅聲勢,便足夠威懾人三分的。
    好精銳的一支騎兵!唐寅并不知道,莫國正是以騎兵精悍著稱。
    “這不是敵軍!”英步只掃了兩眼,便判斷出來,說道:“隊伍中央有打帝國的旗號,這應該是公主殿下的護軍!”
    “哦?”唐寅精神一振,仔細觀瞧,果然,在隊伍中央有面金黃色的大旗,上面龍飛鳳舞繡有兩個大字——昊天。
    很快,這支騎兵在霸關前一箭地的地方停住,接著,從隊伍中快奔出來兩匹戰馬,馬上二將,穿著輕便的鐵鏈鎧甲,頭頂白色長纓,風馳電掣般到了霸關城下,其中一人高聲喝道:“我乃莫國飛騎將軍廖剛,今護送公主殿下到此,讓你們將軍出來說話!”
    這名將領二十多歲,說話時底氣十足,字字洪亮如鐘。
    果然!唐寅沖著英步點下頭,說道:“我去迎接公主殿下,英將軍留在城內,以防不測!”
    “好!”英步提醒道:“唐將軍小心啊!”
    “無須擔心。”說話之間,唐寅也快步跑下城墻。
    英步趴伏在城頭,向下大喊道:“我是霸關主將英步,閣下請稍等片刻。”
    自稱寥剛的青年將領揚頭打量英步幾眼,嘴角一撇,臉上頓露輕視之色,話也未回,只用鼻孔哼了一聲算是做了回應。
    時間不長,唐寅帶著古越、樂天兩名千夫長以及兩千名士兵出了城門。
    他策馬來到廖剛近前,說道:“閣下可以讓公主殿下的隊伍過來了。”
    廖剛皺著眉頭打量唐寅,感覺這位將領比城墻上那位精神許多,他問道:“你是……”
    “風國第二兵團兵團長,唐寅!”
    “哦!原來只是名兵團長。”寥剛嗤笑一聲,說道:“看來風寧交戰,你們果然很慘,派出一名兵團長前來迎接公主殿下,可笑至極!”
    “呵呵!”唐寅輕笑,說道:“保護公主殿下的安全,只兵團長便足夠,哪象貴國,如此興師動眾,難道莫國境內真就如此不太平?”
    寥剛被唐寅老臉一紅,怒道:“這是表示對公主殿下的尊敬,難道你連這都不懂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