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4)      第一百四十章(06-14)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4)     

唐寅在異界58

  5耳輪中只聽咔嚓一聲巨響,靈化后的鐮刀重重劈在沖車的正中央,在震耳欲聾的響聲中,沖車由中心被撕開。【】硬生生裂成兩截,一半裝在懸崖壁,另一半飛下懸崖。
    “啊”
    刀將沖車分成兩半,引來前后一片驚呼聲。
    前方的驚叫自然是來自匪寇們,而后面的驚嘆則是古越、樂天等人出的。
    不給匪寇再放第二輛沖車的機會,唐寅拖著鐮刀沖半山腰。
    在這塊巨大的空地處,戰有百號身穿雜亂衣裝的匪寇,里面什么人都有,強盜、亡命徒、通緝犯、流浪漢以及破產的農戶、商戶販等等,他們手中的武器也很雜亂,有刀、有劍、有矛、有槍,還有拿著鋤頭和鎬子的。
    到唐寅沖來,百匪寇嗷嗷怪叫著向他撲來,唐寅哪將他們放在眼里,手中鐮刀橫向一揮,靈波擴散而出,撲哧的悶響聲連成一片,瞬間又十多人被攔腰斬斷,鮮紅的血、白花花的腸子流了滿地,腥臭味頓時塞滿空氣。
    匪寇們平時打家劫舍還可以,真碰像唐寅這樣的靈武高手,立刻變成了軟腳蝦。
    被他先聲奪人的靈波震懾住,匪寇們大驚失色,嚇的連連退后。
    唐寅哼笑一聲,不再出招,而是將身子向旁一側,將敵人交給后面的士兵們。
    他大聲喝道:“殺!一個不留”
    由于匪寇不強,對己方不會造成太大的威脅,在唐寅看來,這對下面的士兵們到是個難得的實戰機會。
    古越和樂天帶領各自手下兵卒殺半山腰,與匪寇們展開交戰。
    匪寇只有百余人,又是沒有經過正規訓練的烏合之眾,哪里是兩千準備齊全的正規軍的對手,交戰時間不長,百余名匪寇要么被殺,要么成了俘虜。
    當交戰到了尾聲之時,遠處突然又傳出喊殺聲,接著,從山從下來近千人的匪寇。
    唐寅攏目看了一會,回頭喊道:“邱真!”
    “在!”邱真不知從哪鉆了出來,氣呼呼的跑到唐寅的身邊。
    “你不是說匪寇只有五百來人嗎?怎么一下子冒出這么多?”對方突然殺出千余人,唐寅也無法再將對手當成己方練兵的對象,而是要實打實的戰斗了。
    邱真咧嘴,擦擦額頭的汗珠子,莫名其妙的說道:“從沖城城主那里得到的消息,這里的匪寇確實只有五百來人,怎么突然冒出這么多?”
    唐寅翻翻白眼,也許沖城城主自己都沒有搞清楚這里的匪寇究竟有多少,好在對方準備不足,又只有千余人,萬一碰的是有過萬人的匪窩,并事先設下埋伏,自己還好說,但下面的士兵不知得傷亡多少。
    沒有吃到教訓,但此時的唐寅依然意識到情報的重要性,并在心里暗暗決定,日后若有機會,自己一定要成立一支專門負責情報的精銳部門。
    望著匪寇們從山沖下來,唐寅深吸口氣,喝道:“起弓,布箭陣!”
    隨著他的指揮,二千士兵立刻列起方陣,接著,各自取下肩背的長弓,抽出箭矢,搭弓箭。
    匪寇的距離越來越近,近到已能看清匪寇最前排人的長相。
    唐寅雙眼瞇縫,揮手喝道:“放箭!”
    嗡兩千雕翎,齊刷刷升空,在天空畫出一道道完美的弧線,接著,由而下的散落下來。
    撲、撲、撲!
    兩千支利箭,沒入到匪寇當中,箭頭傳肉刺骨之聲不絕于耳,匪寇的人群頃刻之間倒下一片。
    緊接著,第二輪齊射又來了,數數以百計的匪寇們身插滿箭矢,如同刺猬似的撲3到在地。
    當雙方的距離又接近一些時,匪寇們也開始放箭,只是他們的弓弱,箭術也差了許多,箭矢稀稀拉拉的射來,對唐寅這邊的士兵們威懾不大。
    “手箭,起矛,沖鋒!”唐寅下達完命令之后,已率先迎敵人。
    雙方人數只是相差一倍,但實力差的太懸殊了,匪寇們的戰斗力以及武器、裝備都無法與正規軍相提并論,戰斗剛剛開始就演變成了單方面的屠百度殺。
    這些剛剛參軍,訓練還沒有進行多久的風兵們真應了初生牛犢不怕虎的那句話,一個個如同嗜血的怪獸,砍殺起來不管不顧,一味的前沖殺敵。
    在戰斗中,唐寅要求全面訓練的作用得到體現。剛開始接觸時,他們用矛刺,對匪寇造成極大的傷害。等到雙方混戰一起的時候,立刻棄矛,改用佩刀。
    這是一場一面倒毫無懸念的戰斗。
    唐寅由匪寇的前陣一直殺到尾陣,回頭一瞧,匪寇們被己方士兵們殺的哭爹喊娘,潰不成軍。
    正在這時,突聽匪寇的人群中有人百度大喊一聲:“官兵的走狗,老子殺了你!”
    隨著話音,一條建影竄出,同時寒光直掃唐寅的脖子。
    那人的度快,出招更快,只可惜對唐寅而言,這樣的度不構成任何威脅。
    只是令他感到奇怪的是,對方是靈武者,使用的武器海華絲靈化后的戰刀。
    他將手中的鐮刀舉起,輕松當下對方的殺招,冷笑道:“想不到匪寇里還有修靈者!”
    “你去死!”那人好像已陷入半瘋狂的狀態,手中的靈刀一招接著一招,別奔唐寅的要害去的。
    自己找死,怪不得別人!他雙目瞇了瞇,嘴角揚起,身如魅影,輕輕晃動,如同幽靈般閃到那名匪寇的身后,沒等對方反應過來,他一手持鐮,另一只手燃燒著熊熊黑暗之后的手掌在對方的后腦。
    呼!
    黑色的火焰瞬間化成無數條黑色的小火蛇,在那人的周身下四處亂竄,使其整個人都籠罩在黑火之中。
    受到黑暗之火的焚燒要比正常火焰的焚燒更讓人痛苦,甚至是痛苦百倍、千倍,那名大漢裂開嘴,出厲鬼般的慘叫聲,但很快,叫聲消失,連同他整個人都不見的蹤影。
    只剩下一團衣物,還有一把恢復原狀的鋼刀。
    嘶嘶!唐寅吸口氣,將空中飄蕩的靈氣納入體內,然后臂膀伸展,舒適的輕嘆一聲。
    那名大漢好像是這波匪寇的頭目,他被燒的一干二凈,連根毛都沒剩下,讓周圍的匪寇們徹底失去了抵抗的斗志,人們哭喊著、哀號著紛紛向山跑。
    不用唐寅話,殺紅了眼的士兵們哪會給他們逃跑的機會,在后面窮追不舍。
    唐寅想看看匪窩究竟是個什么樣子,他邊追砍匪寇,邊隨著他們跑到山頂。
    這里比半山腰的空地更寬闊,竟然還建起了一座簡陋的山寨。
    唐寅越過四周的匪寇,率先向山寨內沖去。
    剛到近前,還看清楚里面沒有敵人,迎面而來便飛來十數只利箭。
    他將手中鐮刀左右揮舞兩下,輕松打掉箭矢,接著,向射出雕翎的地方縱去。
    不到他度如此之快,躲在亂石后的十幾名匪寇驚叫著跳出來,扔掉弓箭,掉頭就跑。
    他們的度在唐寅眼中就如同龜爬,幾個箭步便追到匪寇們的身后,鐮刀揮下,隨之而來的是一片血雨腥風。
    十幾名暗中放箭的匪寇紛紛慘死倒地,最后唐寅只留下一名活口,他將其打到在地,以鐮刀大鋒芒對住對方喉嚨,厲聲問道:“你們頭目是誰?現在在哪”
    那名匪寇很年輕可能還不到二十歲,唇長著青青的絨毛,“別……別殺我……寨……寨主就在里面……”
    “帶我去!”唐寅收刀,一把抓著那名匪寇的后脖領子,拎著他向前走。
    在山寨的中央,有幾座規模較大的茅草屋,青年匪寇顫巍巍地指了指,說道:“就……就在那里……”
    唐寅什么話都沒說,只是默默的加快腳步,到了正中最大的那間茅屋前,他將手中的匪寇用力的甩了出去。
    咔嚓!
    那匪寇得身子重重撞在茅屋的門板,簡陋的木門哪里能承受得住這么強的撞擊力,立刻破碎,匪寇連人帶門的飛進茅屋里。
    “啊……”
    匪寇又驚又痛,趴在地哈沒叫出聲,幾把刀從四面同時落下,重重砍在他的身。
    直至青年匪寇身子分成數段,里面的人才弄清楚自己錯殺了,隨著幾聲怒極的怪叫,數條身影從茅屋里竄了出來。
    唐寅站在茅屋的門前,冷漠的打量著眼前這幾名大漢。
    對方共有五人,其中有兩人使用的是靈化后的武器。另外三人雖然也是修靈者,但修為不夠完成兵之靈化,身只是完成半靈鎧化。
    竟然還有這么多的修靈者!難怪沖程這邊的官兵剿滅不了此座匪窩,換成修為平常點的將領過來,還未必真是他們對手。
    “閣下是什么人?為何突然攻擊我們山寨?”五人里,正中間那名四十多歲相貌兇惡的大漢最先開口問話,看其他人對他的尊敬的樣子,他應該是匪窩里的寨主。
    唐寅冷眼看著他,什么話都沒說。
    “我知道你不是沖城的成軍,只是路過此地而已,我與你又無冤無仇,你何必興師動眾大舉來攻?如果兄弟是為才,我們這里的金銀財寶隨便兄弟拿去!”
    作品傳也快一個月了,萬字的免百度費章節,網站買了作品頁不可能無限制的免百度費,希望xdj多多訂閱,有花的給朵!畢竟六道也是靠這個吃飯!六道寫一年,大家看一年花的錢也就是幾包煙錢,一直唇膏錢,但是六道要寫足足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