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59

  兇惡大漢說話時江湖味十足,又有意套近乎,稱兄道弟。
    唐寅冷笑出聲,仍未說話。
    這時,殺得渾身是血的古越和樂天二人業已跟了來。
    聽聞對方的講話,古越跨前一步,振聲喝道:“你們是匪,我們是兵,剿滅你們,我們還需要理由嗎?”
    “如此來說,你們是不打算放我們生路了?”兇惡大漢的模樣本就兇狠嚇人,此時臉部肌肉扭曲,表情猙獰,其模樣猶如厲鬼一般。
    古越揮了揮手中的靈刀,冷聲說道:“出手!”
    沒等他出招,唐寅將他攔住,淡然說道:“你倆去別處絞殺匪寇,這五個人是我的。”
    對于修靈者的獵物,唐寅可是寶貝的很,哪能讓他們白白死在古越和樂天的手里。
    知道他又要‘吃人’增長修為,古越和樂天雖然已經接受這個事實,但仍覺得別扭,雙雙搖了搖頭,退到一旁,走開了。
    “你打算以一敵五?閣下太自視過高了!”兇惡大漢死死瞪著唐寅,咬牙說道。
    唐寅懶得和他們廢話,他也沒有和獵物浪費口舌的習慣。
    他單手拖著鐮刀,慢步向五人走去。鐮刀的刀身擦過地面,出沙沙的聲響,沒來由的,他還沒有出招,但所造成的壓力變異讓五人心中生怯。
    “殺”
    難以承受唐寅帶來的壓力,五名匪頭齊齊出招,想唐寅攻去。
    其中一人,手中靈劍直刺唐寅的面門。
    他側身閃躲,讓開鋒芒,接著將鐮刀掄出,橫切對方的小腹。
    那大漢臉色頓變,急忙收劍招架。
    當啷啷!
    兩把靈器碰撞,出振人心魂的尖銳聲。
    那大漢受不了鐮刀帶來的沖擊力,整個人被彈了起來,飛向空中,還沒等他的身子落地,唐寅業已竄到他的近前,騰出手掌,一把扣住那人的面門。
    沒有靈鎧的保護,任何人的肉身都不可能承受得起黑暗之火的焚燒,那大漢只出一聲低微的驚叫,身體變化成了縷縷的靈氣。
    “哎呀!”另外出招的四人被唐寅的黑暗之火嚇得尖叫出聲,急急收招,像看怪物似的看著唐寅。
    他們愣,可唐寅沒有閑著,調轉方向,如同撲食的豹子,向他們竄去。
    他的鐮刀揮下,兩名大漢本能的用手中刀去擋,可是普通的兵器又如何架得住靈兵,隨著兩聲脆響,雙刀折斷,同時,刀鋒將二人胸前的靈鎧挑碎。
    二人意識到不好,剛想向后退,業已來不及了,唐寅身形如箭,到了二人近前,手如鬼爪,在二人的胸前閃電般的拍過。
    “啪、啪!”
    兩人被掌擊中,身子倒飛出去,可落地時,只剩下兩團衣服。
    只是轉瞬之間,有三人在他的黑暗之火下化為烏有,剩下的兩名大漢徹底被驚呆了,再無心戀戰,分向一左一右倉皇而逃。
    唐寅嗤笑,他將手臂一揮,鐮刀飛出,在空中打著旋射向一名大漢的后背。
    撲哧!
    大漢聽到背后惡風不善,意識有危險,可他此時再做躲避的動作,鐮刀已飛到近前,長長的刀身刺穿他身的靈鎧,由背后入,從胸前探出,他身子搖晃,向前踉踉蹌蹌又跑了兩步,然后無力的摔倒下去。
    他身子倒地的剎那,唐寅業已竄到他身后,黑暗之火將他還未斷氣的身子燒了個干干凈凈。
    再回頭,看另外那名兇惡大漢,業已逃出好遠,他嘴角高高揚起,深吸口氣,猛然運轉體內的靈氣。
    瞬時間,他的身體竟然憑空消失,再現身時,已到了那兇惡大漢正前方的陰影中。
    嘭!
    兇惡大漢收步不及,與唐寅撞了個正著,后者文絲未動,而撞人的兇惡大漢噔噔噔倒退數步,最后,一坐在地。
    唐寅用的正是暗系靈武技能中的‘暗影漂移’,也叫影殺。
    兇惡大漢從未見過這種技能,甚至連聽都未聽說過,唐寅在他面前憑空出現,此等詭異的事幾乎能把他嚇得瘋。
    他坐在地,不用自主地尖聲嚎叫,用抖得不聲的語調問道:“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唐寅緩步走到他的近前,燃燒著黑暗之火的手掌向他的面門罩去,同時說道:“唐寅!”
    呼!
    回復
    依靠
    樓
    后那名兇惡大漢也在黑暗之火的死亡燃燒下宣告消失。
    唐寅幽幽吐出一口氣,這些匪寇的修為并不算高,但好在有五人,加先前那一位,所化成的靈氣也讓他受益匪淺,修為又有所增進。
    修為達到靈化境界可算是達到了一處瓶頸,想從靈化境界修煉到靈元境界太難了,對于大多數的修靈者來說,即使窮其一生也不可能突破這個瓶頸,靈元境也成為區分高等修靈者和平常修靈者的界限。
    唐寅現在的修為正是處于最讓修靈者難受的靈化階段,想要達到靈元境,便需要‘吃掉’大量的修靈者以增長自身靈氣修為,只憑眼前這六名平常的修靈者,那還遠遠不夠。
    “唐大哥!”邱真從后面遠遠的跑了過來,氣喘吁吁地叫喊道:“這次我們賺到了,剿滅千名匪寇,可算是大功一件啊!”
    唐寅回身,問道:“匪寇都消滅干凈了?”
    “十之,剩下一些零星的匪寇都躲了起來,兄弟們正在搜捕!”邱真到了唐寅近前,擦了擦臉的汗水。
    他向遠處望了望,果然,大規模的證都已經停止,兵卒們正在清理戰場,還有三五成群的士兵們在四處搜查。
    另外在山寨的大門邊還聚有二、三百號之多的被俘匪寇,一個個雙手抱頭,跪在地,周圍有己方士兵們看守。
    罷,唐寅散去身的靈鎧,收起雙刀,向俘虜那邊揚揚頭,冷聲說道:“這些人不能帶在身邊。”
    “沒錯。”邱真大點其頭,正色說道:“等會就將他們全部處死。”
    “恩!”唐寅說道:“讓兄弟們搜查徹底,最好不要留下活口。”
    “明白,唐大哥,我已經交代下去了。”邱真笑道。
    “很好。”有邱真幫忙,省心省力,唐寅也不需要做的面面俱到,輕松許多。
    正在這時,古越從山寨正中最大的那間茅屋里跑了出來,大叫道:“唐大哥,你快過來看這里!”說這話,他連指屋內。
    唐寅和邱真對視一眼,走了過去。
    茅屋簡陋,家徒四壁,此時茅屋中間的地席已被掀開,下面的地板也被挪到一旁,樂天站在一旁,正興趣十足的向地下觀望。
    唐寅和邱真走到近前,低頭一瞧,現地板之下隱藏著一個不大的土坑,里面放有兩只大箱子,箱蓋已被打開,里面金光閃閃,裝滿了金銀珠寶玉器。
    “啊?”邱真這輩子也沒見過這么多錢財,下意識的叫出聲來,兩只眼睛瞪得又大又圓。
    唐寅雖然也沒見過這么多的財報,不過他本來就不看重這些東西,只是稍感驚訝,馬又恢復了正常。
    他冷笑著說道:“好有錢的一窩匪寇啊!這么多的金銀珠寶,他們得搶劫了多少人?又殺死了多少人?”頓了一下,他向古越甩頭道:“叫幾名兄弟過來,將這些東西統統搬走!”
    “這……”古越沒有馬聽令,而是面帶難色的看著邱真。
    邱真多少能明白他的意思,他問道:“唐大哥,你準備怎么處置這些金眼?”
    唐寅說道:“當然是帶回鹽城。”
    “然后交?”
    唐寅一愣,疑聲反問道:“你的意思是……”
    “既然是我們剿滅匪寇得到的財務,就應該歸我們所有,豈有白白交的道理?”邱真面色凝重的說道:“唐大哥,你想想,兄弟們參軍歸根結底是為了什么?其實還不就是為了錢嗎,要能養活自己,養活家人,所以說……”
    不等他說完,唐寅已連連擺手,說道:“我明白、我明白,不用再說了。”
    他看著邱真,又瞧瞧古越和樂天,忍不住笑了,自己又不是冥頑不化、事事教條的老古董,也不是對王廷忠心耿耿、誓死效忠的愛國志士,沒必要說那么多嘛!
    他轉過身形,邱真急忙把他拉住,說道:“唐大哥,你誤會我的意思了。”
    既不交,他們又不想私分,這回唐寅真不明白邱真的意圖了。
    邱真說道:“唐大哥,這些錢財你應該留下。”
    “留下做什么?”唐寅不解的反問。他平時沒什么花銷,每月領取的俸祿都花不了,留下這些金銀也沒用啊!
    輕嘆口氣,邱真無奈的搖頭,道:“即使唐大哥對金銀財寶沒有興趣,也應該留在身邊,以備不時之需。”
    見唐寅還要問,他又繼續說道:“現在王廷財政緊張,或者說根本就沒有錢,平時唐大哥對兵團里兄弟們的表現滿意,提出給予嘉獎,課程報去,面下什么實惠了?還不是些毫無用處的口頭的贊譽。但有了這些錢,唐大哥便可以自行對表現出色的兄弟給予嘉獎,如此一來,兄弟們的干勁肯定更足,對唐大哥也會盡心盡力,忠心無二!”
    作品傳也快一個月了,萬字的免費章節,網站買了作品頁不可能無限制的免費,希望xdj多多訂閱,有花的給朵!畢竟六道也是靠這個吃飯!六道寫一年,大家看一年花的錢也就是幾包煙錢,一直唇膏錢,但是六道要寫足足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