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62

  唐寅率麾下第二兵團護送公主殷柔去往風都鹽城,一路之到時平平安安,沒有生任何意外,唐寅也本本分分履行自己的職責,沒有在分心去剿匪。
    殲滅沖城附近那個匪窩的成果已經足夠大了,他不想把事情做的太過、太張揚。
    這日,隊伍進入宛城地界。
    宛城距離鹽城很近,之間只有不到一天的路程,到了這里,也就基本算是到家了,任務完成大半。
    此時已是天近傍晚,唐寅令麾下士卒們在宛城外駐扎,他和邱真以及古越、樂天、李威,鄧明洋。艾嘉無名千夫長帶領幾百精銳士兵,保護公主殷柔進城。
    宛城城主李賢親自出城迎接,跟他同行的還有宛城一干大小官員。
    遠遠的,李賢快步走前去,在唐寅馬前站定,躬身施禮,笑道:“唐將軍一路辛苦,卑職有失遠迎,還望唐將軍不要見怪!”
    唐寅等人翻身下馬,淡笑道:“李大人客氣了。”不管他愿不愿意,官場智商的寒暄客套也是要講的。
    李賢說話的同時,目光不時的向唐寅身后飄,看到殷柔乘坐的馬車時,他眼睛頓時一亮,連聲問道:“唐將軍,那就是公主殿下的馬車!”
    不用回頭也知道他在指什么,唐寅含笑點頭,說道:“沒錯!公主殿下正在車內休息。”
    “那……快請公主殿下進城!唐將軍,城內請!”李賢將身行側倒一旁,同時向手下人使眼色,讓他們幫唐寅等人牽馬。
    進入城內,李賢本打算把唐寅等人讓到城主府下榻,但殷柔身邊的隨行人員太多,服飾她的宮女,女官就要數十號多,皇宮女侍衛就要三百余人,再加唐寅麾下的數百精銳士卒,加在一起接近千人,小小的城主府又哪能住的下。
    李賢等宛城官員都將殷柔讓到城內行館,里面早被清空,沒有留下任何閑雜人員,將整個行館空出來交給公主一眾人使用。
    他們早就聽說公主殷柔天生麗質,冒昧絕倫,猶如仙女,都想一睹風采,可是殷柔身邊的人太多,把她圍的里三圈、外三圈,直至殷柔被人們眾星捧月般的簇擁進行館內,他們也沒看清個所以然。
    唐寅安排古越,樂天、李威、鄧名揚四名千夫長帶一百名士兵,分別看守行館東南西北四個方向,然后又令艾嘉守護殷柔的左右,現在,艾嘉女人的身份倒是揮了作用,至少她在公主身邊不需要避嫌。
    他把行館外圍的防衛都安排妥當,又進入其中巡視。
    行館內部的防衛是有殷柔身邊的女侍衛長肖敏負責,看到唐寅背著手,在行館內邊走邊四處查看,他立刻迎了來,好像自己的領地被人侵犯了似的,預期不善地說道:“館內的安全我會負責,這里就不用你操心!”
    唐寅隨意地瞥了它一眼,淡然說道:“我只有親自看過才能放心。”
    他的話立刻引起肖敏的不滿,她氣道:“我在公主殿下身邊做侍衛已經十多年了,難道你不信任我的能力?”
    唐寅聳聳肩,小道:“要論護衛,我想沒有人比我更在行了!
    他這是實話,并沒有夸大其詞,他是殺手出身,最擅長的就是尋找漏洞和空子,抓住那一閃即逝的機會。如果館內的守衛讓他都找不到破綻,那也就基本算是做到盡善盡美了。
    肖敏臭著臉跟隨在唐寅身邊,陪他巡查。
    在館內走了兩圈,唐寅感覺還算滿意,這才轉頭對肖敏小道:”安排的不錯。“
    聽了這話,肖敏又好氣又好笑,呲牙咧嘴地哼哼道:”這還用你說?!“
    這時,一名隊長從外面跑了近前,到了唐寅面前,插手施禮,說道:”唐將軍,李大人求見!“
    “他不是走了嗎?怎么還在!”唐寅對李賢的印象不太好,感覺此人油腔滑調,善于阿諛奉承,滑而不實。
    若是以前,碰到這種人他理都不會理,但現在情況不一樣,他不在以孤單一個人,而是并團長,身在官場,就必須和各種各樣的人打交道,做應酬,不管他心里搞不高興或者是愿不愿意。
    沒有請李賢進來,即使他是城主,如果沒有必要也不應該讓進行館內,畢竟殷柔的安全最重要。
    他和邱真走出行館,區間李賢。
    “唐將軍!”唐寅剛出大門,李賢便迎了來,滿面的賠笑,說道:“今天公主殿下光臨宛城,另宛城蓬畢生輝,城內的百姓都想目睹公主殿下的風采,今晚卑職在府準備了一場宴會,不如公主殿下能不能賞光?”
    “這恐怕有點困難……”邱真在旁說道。
    他正打算措辭委婉一點拒絕,可話還沒想出來,唐寅已干脆地把他的話打斷,冷聲說道:“不行!公主殿下一路勞頓,先已休息,無法參加李大人府的宴會。”
    “這……”李賢聞言,頓露失望之色,他干笑兩聲,為難地說道:“既然公主殿下已經休息,那不便勉強,唐將軍前往總沒有問題?”
    宴會已經舉辦了,如果殷柔和唐寅都不到場,他無法向其他人交代,他這個城主的臉面也丟大了。
    對于宴會,唐寅從來都沒有什么興趣,綱要拒絕,邱真搶先拉了拉他的衣袖,對李賢說道:“李大人清放心,晚唐將軍定會總時到場。”
    “啊!”李賢松口氣,滿面堆笑,說道:“那卑職在府就恭迎唐將軍大駕了。先告辭!”
    李賢樂呵呵走了,等他走遠之后,唐寅不滿地看這邱真,問道:“誰讓你幫我決定了?”
    邱真一笑,說道:“城主的職位雖然不高,但畢竟是一城一主,甚有實權,唐大哥能應付就盡量應付,沒有必要得罪,尤其是象李賢這種圓滑之人。”
    唐寅皺著眉頭想了想,最后無奈地點下頭,說道“好把,今晚就過去看看李賢這家伙究竟弄了多大的排場。”
    唐寅的住所在行館的廂房,回到自己的房間,他先將身的甲胄脫下換輕便的便裝。
    現在雖然不是盛夏,但天氣依然悶熱,鋼甲在身密不透風,穿一會就會令人難受,何況他一穿就天。
    他隨便清洗了一下,剛坐下來,門外便傳來了敲門聲。
    “進來!”唐寅坐在椅子,隨口應了一聲。
    房門打開,肖敏從外面走了進來、
    瞄了他一眼,唐寅扭身側坐,問道:“有事嗎?”
    “公主殿下找你過去。”肖敏邊說話變四處打量,看他房間的擺設。
    殷柔主動找他的時候不多,唐寅優秀奇怪,問道:“公主殿下有什么事?”
    “我怎么知道?!”肖敏的目光終于從房間的裝飾收了回來,落到唐寅的臉,盛氣凌人地說道:“你快點,公主殿下還等著你呢!”
    唐寅挑起眉頭,但很快表情又恢復了自然,他挺身站起。沖著她揚頭笑道:“走!”
    肖敏哼了一聲,轉身向外走去。
    唐寅緊隨其后,在他臨出門的瞬間,他是有意無意的將腳前伸,正勾在肖敏剛邁出去的腳裸。
    肖敏驚叫出聲,收力不住,身子失去平衡,一頭撲到在地。
    唐寅象是毫無感覺,看都未看她一眼,腳步未停,直接從他倒地的身邁了過去,同時勞神在在地說道:“走路小心一點,風國的門檻高,很容易被絆倒的。”
    “你……”肖敏坐在地,氣的臉色青,兩眼噴火地怒視著唐寅。她又不是瞎子,出門的時候當然會注意門檻,不用問,害自己跌倒的肯定是唐寅。
    只可惜她沒有證據,唐寅不會主動承認。
    你給我記住!肖敏在心里咬牙念叨著,拍拍,尷尬地從起,不理唐寅,氣呼呼地快步而去。
    來到殷柔的臥室,唐寅敲門而入。
    此時殷柔已換下盛裝,穿著一身輕便的白色衣裙。
    衣服款式雖然簡單,但穿在她身卻倍顯高貴典雅,出塵脫俗,似乎這個世界無論什么衣服穿在她的身都無法掩飾掉她的美麗。
    唐寅暗暗嘆口氣,每次見到殷柔,他的心情搜會很復雜,有欣賞,有伶惜,有酸楚。亦有心疼,連他自己都說不出到底是個什么滋味。
    “屬下參見公主殿下!”在殷柔面前,唐寅沒有行過大禮,最陡也是拱手鞠躬。殷柔視乎對此也不在意,現在他穿著便裝,她也忍不住多打量了唐寅幾眼,然后問道:“唐將軍,今晚宛城有活動嗎?”
    唐寅愣了愣,不知道殷柔是怎么知道的,他沉吟片刻,點頭應道:“是的!城主李大人府有宴會,并邀請公主殿下參加。”
    殷柔輕輕應了一聲,還沒說話,唐寅又道:“不過,我已經幫公主殿下推掉了。”
    她眼睛一亮,白皙又精致的小臉露出驚喜之色,不過還是問道:“為什么?”
    唐寅正色說道:“我看公主殿下是不會喜歡參加這類宴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