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63

  幾天相處下來,唐寅對殷柔的個性也算是有所了解,她看似老成,遇事處變不驚,但本性羞澀,或者說很怕生,路的時候,她寧愿屈就在狹小的馬車里也不肯出來透口氣。【】
    李賢舉辦的宴會客人肯定不會少,眾人又對公主充滿好奇,加她那副能迷人魂魄的模樣,肯定會成為宴會的焦點,被成群的陌生人圍觀欣賞,任誰都不會舒服,更何況宴會人多,安全也是個問題,唐寅不敢大意。
    殷柔好奇地看著唐寅,問道:“你怎么知道我不喜歡這類宴會?”
    唐寅聳肩道:“猜的。”
    “如果你猜錯了呢?”唐寅說話時總是自信滿滿,不像其他人那樣在她面前畢恭畢敬。她是帝國的公主,身份高貴,自小嬌生慣養,雖然平時看起來她懂禮儀、識大體,但畢竟還沒到二十歲,性情中還留有少女的嬌蠻。
    稍微愣了一下,他正色說道:“如果公主殿下對我的安排不滿意,我現在就可以去找李大人,告訴他公主殿下會去參加他的宴會。”說著話,他真要轉身向外走。
    殷柔嚇了一跳,她哪有要參加什么宴會啊,一想起來都覺得頭痛。她急忙伸手叫住唐寅,不自然地笑道:“唐將軍請留步,我……對你的安排很滿意。”
    笑中暗笑,可沒表露在臉,唐寅面無表情地說道:“若是這樣,屬下就安心了,如果公主殿下沒有其他的事,屬下先告退。”
    “等一下!”殷柔又把他叫住。
    她半趴在桌子,一手托著下巴,一手無聊地在桌隨意的亂劃。
    連日來,或者說自離開都城京以來,她就一直過著窮極無聊的日子,要么是在路顛簸,要么是應酬諸侯國的達官顯貴們,找不到可以聊天貪心的對象。唐寅和別人不太一樣,他不會象其他的男人那樣目不轉睛地盯著她,讓她渾身毛不自在,他的眼神中有狂野,有邪氣,但卻又很清澈,即使與他對視,他的感覺也很舒服。
    “公主殿下還有事?”唐寅不解地問道。
    “沒什么事,只是……”她有些不好意思的欲言又止。
    “只是什么?”他絕對有打破沙鍋問到底的勇氣。
    “只是覺得很無聊拉!”殷柔不滿地白了唐寅一眼,但言語中卻流露出撒嬌的成分。
    “哦!”唐寅怔了一下,隨后了然于胸地點點頭。她還未滿二十,正常這么大的女孩正是無憂無慮盡情享樂的時候,但她卻要背負起調停諸侯國之間戰爭的重負,這也應該算是身為帝國公主的悲哀,尤其是昊天帝國正在走向衰落甚至滅亡。
    唐寅原本想離去,聽完殷柔的話,他反而走到桌前,拉了一把椅子,在殷柔的對面坐下。
    房間里的侍女們都被他突然地舉動嚇了一跳,不過看殷柔沒有生氣的意思,她們這才暗松口氣。
    “唐將軍參軍多久了?”殷柔端起茶杯,隨口問道。
    “并不長,還未到兩個月。”
    殷柔有些驚訝,及時對軍事不是很了解,但她也知道兵團長并不是小職務,她狐疑地問道:“不到兩個月就成為兵團長了?”
    唐寅沒有直接回答,含笑反問道:“公主殿下不相信我的能力?”
    她失神地搖了搖頭。她還記得第一天與唐寅碰面時的情景,當時的唐寅渾身散出黑色的靈氣,雖然沒有對她出手,但流露出的氣勢卻很駭人,哪天也真把她給嚇倒了,知道現在仍是心有余悸。
    這幾天她也一直為此事困惑。
    她問道:“那天,你并不是象其他人說的那樣是什么中邪,而是把我誤認成其他人了,對?”
    唐寅怔住,想不到殷柔這位嬌生慣養的公主還有這么細查入微的心思。他不知道該怎么回答,饒頭想了片刻,方說道:“也可以這么說。”
    “那個叫水晶的女孩?”
    “呵呵!”唐寅苦笑。有殷柔的嘴里說出水晶的名字,總是顯得怪異。
    “她現在在哪?”殷柔任不住好奇。問道。
    “應該早就死了、”唐寅故作無所謂地聳下肩膀。
    “哦!”殷柔聽完,不知道為什么,她心里不由自主地松了口氣,或許她也不希望這個世界有個和她長的一模一樣的女孩存在,或許她更不喜歡自己被別人誤會成其他人。
    不想在水晶這個話題糾纏,唐寅話鋒一轉,說道:“公主殿下打算在風國停留多久?”
    殷柔嘟起鮮紅的小嘴,搖頭說道:“不知道,這主要得看風王的態度。如果她能很快接受我的調停,我在等國的時間不會太長,反之,可能要耽誤一段時日。”
    唐寅暗笑,以風國目前的處境,風王怎么可能會不接受調停呢?他含笑斷言道:“公主殿下清放心,你在風國的時間肯定不會太長久。”
    “啊?殷柔來了興趣,他很想多聽聽風國這邊的消息。為什么這么說?”
    “等公主殿下到了鹽城,自然就能體會到了。”唐寅不是個多嘴的人,不該他說的話,他不會多講。
    不知不覺,唐寅在公主的房間里已坐了許久,直至邱真來找他,他才意識到自己與殷柔聊的時間太久了,這才起身向她告辭。
    殷柔也很奇怪,她不是個善于長談的人,尤其是對陌生的男人,但與唐寅在一起卻好像忘記了時間,而且還與他相談甚歡,不知道為什么,唐寅身就是有種令她難以形容的親切感,看著他;離去,她心中甚至還生出了失落感。
    出了公主的房間,唐寅和邱真并肩向外走。
    他臉仍殘留笑意,邱真試探性地說道:“公主殿下很漂亮啊!”
    “哦!”唐寅不置可否地應了一聲,對于殷柔的美,那是誰都沒有辦法否認的。
    “唐大哥對公主殿下……”
    不等他繼續說下去,唐寅打斷道:“僅僅是欣賞而已。”
    能從唐寅的嘴里說出欣賞二字可不容易,即使對舞媚,他也從未提過欣賞。
    邱真像是現新大6似的,感覺好笑的問道:“公主殿下身盡然有能令唐大哥欣賞的地方?”
    唐寅怪異地憋了他一眼,說道:“這叫什么話?!公主殿下雖然年幼,但很聰明,也很機敏!”
    “說實話,我沒看出來。”邱真誠懇地由中道。
    “……”唐寅無語。
    他無法否認自己對殷柔存有強磊的好感,而且這種好感根本不受他的控制,是自然而然生出來的,他無法忽視那張和水晶一模一樣的臉,一模一樣的聲音,還有那一模一樣出眾的氣質……
    晚間。
    唐寅和邱真二人結伴去了城主府。
    李賢準備的晚宴排場不小,腹內張燈結彩,如逢喜事,前來參加的客人也很多,除了宛城的大小官員外,其余皆富商大戶,其中不乏貴族。
    這是帝國的公主第一次到風國來,有途徑宛城,對人們老講實在是個難得的機會,都想看看公主長什么樣子,結果令人失望的是公主并沒有來,只來了為負責公主安全的唐寅。
    不過有唐寅在,也可打聽些有關公主的消息。
    席,李賢把唐寅和邱真二人嚷道正席的主位,同桌的皆是宛城城內最有財力的富豪、地主。
    簡單寒暄過后,人們開始不停的問。
    “公主殿下長的什么樣子?”
    “高貴圣潔。”
    “公主殿下的為人怎么樣?”
    “秀外慧中。”
    “公主殿下講起話來如何?”
    “靈敏機智。”
    “公主殿下……”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不停的問,唐寅倒是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簡單又不失禮儀地將他們的問題一一解答。
    他表面應對自如,實際也在心里叫苦連天,來時他就預感到這場宴會不容易應付,但沒想到在座眾人的問題這么所,聞起來沒完沒了,一個個的穿著人模人樣,而實際卻象是群長舌婦,啰嗦,
    感覺出他的不耐煩,邱真在他身旁低聲叮囑道:“在堅持一會,宴會很快就結束了。”
    唐寅很狠瞪了他一樣,如果不是邱真最快答應了李賢,自己哪至于來此受這份罪。
    終于等眾人的問告一段落,唐寅還沒來得及松口氣,一名身材肥胖,紅光滿面的中年人拿著酒壺和酒杯走到唐寅近前,小道:“唐將軍,小人勁你一杯!”
    李賢忙在旁介紹道:“唐將軍,這位是宛城的副城主,張遠!”哦,是長大人!”唐寅端起酒杯,與張遠對飲。
    張遠的敬酒算是拉開的序幕,接下來,眾人紛紛圍來,笑容滿面的向唐寅敬酒。
    他酒量是好,可也架不住這么多人的輪流敬酒,時間不長,唐寅的臉色已然漲紅,
    感覺出自己已有三分醉意,唐寅在不多飲,這回無論誰來勸酒,他一律回絕,這是他這么多年養成的習慣,身為殺手的他,隨時都可能被仇家找門來,必須德時刻保持頭腦的清醒,三分醉已是他的極限,合格習慣并沒有因為來到異界而改變。
    見眾人根本不管自己的推辭,還在不停的向自己敬酒,唐寅沒來由的一陣心煩意亂,同時心里隱隱約約中有種不太好的感覺,視乎有什么事情要生。
    他拉過邱真,讓他幫忙自己擋一擋,而他則以廁所的接口趁機快步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