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9)      第一百四十章(06-19)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9)     

唐寅在異界66

  此時,行館內的戰斗早已展開,黑衣刺客的人數并不多,但卻都是修為精湛的高手,殷柔帶來的皇室侍衛根本阻擋不住他們,部分刺客也已殺入殷柔所在的行館正房。
    正房分下兩層,殷柔所住的房間位于二樓正中央,現在,如在肖敏,艾嘉以及十數名貼身女侍衛的保護下離開房間,推到走廊的最里端。
    走廊里,還有百名皇宮侍衛嚴陣以待,放眼看去,狹窄的走廊人山人海,密壓壓的都是人。
    樓下的打斗聲越來越近,侍衛們的神經也月繃越緊,眼睛齊刷刷看向樓梯那邊。
    唰唰唰!
    突然間,有數條黑影順著樓梯竄了來,這幾個人都是渾身的靈鎧,手中拿的武器也是靈兵。
    皇宮侍衛并不弱,但和靈高手比起來還是差了許多,見到敵人沖了來,百名侍衛一擁而,向對方起進攻。
    他們來的快,倒下的更快,只眨眼的瞬間,便有數名侍衛被對方出的靈波掃中,血濺三尺,身并處。
    雙方實力差距懸殊,沖去只會死的更快。
    混在人群中的占越入聲吼道:“不要近戰,拉開距離,放箭!”
    他的喊得聲失力竭,可沒有聽他的指揮,皇宮侍衛頗有不怕死的勁頭,仍不管不顧的向前沖去。
    百名皇宮侍衛,別說傷到對手,臉刺客的身邊都沒有粘到,便被紛紛打倒在地,有人當場身亡,有人則身負重傷,頃刻之間,百號侍衛倒下大半,剩下的更是阻擋不住對方。
    古越和艾嘉對視一眼,將心一橫,硬著頭皮迎了去。
    他兩人心知肚明,別說六名刺客,他二人即使合力戰一名刺客都是很困難,但是在危機關頭,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職責所在,就算是送死也得咬牙硬。
    兩人雙雙出刀,隨著當啷啷的響聲,二人的刀被架住,他倆還沒等收拾,胸口各中一記重踢,兩人象短線的風箏,身子向后倒飛出去,直至撞墻算停止,撲通兩聲,古越和艾嘉倒落在地,各噴一口血水,渾身無力,站不起來。
    兩名千夫長,連一個照面都沒有走過去就被對方擊倒,可見這些刺客們的實力。
    肖敏將殷柔死死護在自己身后,她手持靈化后的鋼劍,厲聲喝問道:“你們是什么人?為什么要行刺公主殿下?”
    沒有人答話,甚至沒有人多看她一眼,刺客們的目光都集中在她背后的殷柔身。
    他們象是惡狼見到了羔羊,眼中射出駭人的光芒,六名刺客齊步前去。
    “殺”
    殷柔的十幾名貼身侍衛再也沉不住氣了,紛紛揮劍迎了去。這些貼身侍衛的修為都不錯,她們也是殷柔身邊的最后一道防線,可和刺客們比起來仍有不小的差距,六名刺客只分出四人,攔住她們,另外兩人則繼續向殷柔走去。
    肖敏運足靈氣,凌空劈開一記重劍,靈波隨之呼嘯而出,兩名刺客身形向下一底,輕松避開,同時兩人一左一右近身,兩把刀,分刺肖敏的左右軟肋。
    暗到一聲好快!肖敏回箭格擋,對方的刀是勉強架住了,但其沖力是在太大,她無法抵御,身子不由自主的連連后退,沒等她身形穩住,一名刺客如靈猴一般跳到她近前,手臂連揮,唰唰唰猛砍三刀。
    肖敏使盡渾身解數招架,其狀狼籍,再無法抽身,被那名刺客死死纏住。
    后那名刺客暢通無阻地走到殷柔近前,在她面前站定。
    如此近的距離,面對面的看著刺客,殷柔甚至能嗅到對方身傳來的濃重血腥味,她怕到了極點,可是公主的尊嚴讓她不能流漏出任何恐懼的精神,強裝鎮靜,目光毫無畏懼地對刺客那冰冰的眼神,尖尖的小下巴也微微揚起。
    殷柔很漂亮,她的美是那么讓人無法忽視在不知不覺中被其吸引的美,尤其是現在表面堅強而內在懼怕的時候,那種脆弱的美麗讓任何一個男人為之心痛,就算是鐵石心腸也能被化成繞指柔。
    刺客手中的刀已高高舉起,可對面殷柔,卻遲遲沒有砍下。
    到他的表情,但他的目光漸漸變的幽深,他慢慢抬起另只手,向殷柔的面頰拂去。
    他的手掌覆蓋著厚厚的靈鎧,面還有血跡在不斷向下滴落,那些是侍衛們的血。
    殷柔眼睜睜地看著,幾乎將要作嘔,但她去沒有躲。
    當刺客的手馬要扶她的面頰時,她明顯感覺到刺客的身子猛的一震,隨后,刺客的頭慢慢低了下去。
    順著他的視線,殷柔猛然看到刺客的小腹處伸出一把漆黑的彎刀。
    人的肚子當然不可能長出刀,那是從其后腰刺入,由前腹探出的刀。
    啊!殷柔一驚,急忙捂住小嘴,將自己馬要喊出口的叫聲蓋住。
    直到這時,她才看到刺客的身后多出一個人,一位渾身黑色靈鎧,手持長長鐮刀的靈戰士。
    他是何時出現的,又是如何出刀的,殷柔根本,沒有看清楚,好像他一直就站在刺客身后似的。
    翁!
    黑鎧戰士掄動手中鐮刀,直接將刺客的身子甩到半空中,接著手中鐮刀一揮,隨著咔嚓的脆響,那刺客被刀鋒一斬為二,捏紅的鮮血由空中散落下來,濺了殷柔滿臉滿身。
    沒有多看被他斬斷的尸體一眼,他布滿黑霧的雙眼直視殷柔,或許因為霧氣的阻擋,使他的雙目冷冰冰的,不帶一絲情感。
    殷柔打了個冷戰,蓋住櫻唇的小手向下放了放,顫聲說道:“唐……唐寅!”
    她沒有看過身穿靈鎧的唐演,但就是能感覺出眼前的這個陌生又可拍的靈戰士是唐寅,沒有為什么,只有純粹的感覺。
    沒錯,除了唐寅之外,沒有人的靈鎧甲能黑的這么徹底,黑的象是暗夜中的一部分。
    唐寅,沒有接話,將鐮刀交右手,伸出左臂,摟住殷柔的纖腰,接著,直向與肖敏戰斗的那名刺客竄去。
    人未到,刀先到,由而下的一記重刀,劃破空氣,出刺耳的呼嘯聲。
    那名刺客反應也快,急忙橫刀招架。
    耳輪中只有咔嚓一聲,接著是轟隆的悶響。
    原來他這一刀的力道太大,刺客腳下的木板承受不住壓力,斷裂開來,是他整個身子陷了下去,掉到一樓。
    唐寅并未追擊,凌空向下甩出一道靈波,不管有沒有傷到對方,他又抱著殷柔迎其他的刺客。
    他的加入,無形中打破了雙方之間的平衡,四名刺客立刻顯得被動,被打的節節后退。
    正在這時,行館之外人生鼎沸,馬蹄聲四起,隱約中只聽得人喊馬嘶,亂成一鍋粥。
    不用去看也能猜到,是城中的衛兵趕到了。四名刺客好、相互素素,然后一齊向外撤去。
    他們的行動果斷利落,判斷出以現在形勢再想殺掉殷柔,已難加難,耽擱下去,外面的士兵只會越聚越多,即使他們的修為在高深,到最后,只怕也會落得被困就擒的下場。
    他們要跑,唐寅可能不想放他們離開,他放下殷柔,快步追了過去。
    單憑修為而言,對方并不在他之下,度也不輸他,可唐寅的暗影漂移太詭異了,尤其是在黑夜之中,幾乎不受限制。
    他以暗影漂移瞬間閃到一名刺客的背后,同時手中鐮刀舉起,以刀桿全力狂砸下去。
    那名刺客搓手不及,腦海中到生出閃躲的念頭,鐮刀已經到近前。
    咔嚓!
    這記刀桿,砸的可謂是結結實實,那名刺客的背后靈鎧如破碎的鏡子,化成碎片,與此同時,他整個身子也受到沖力向前飛了出去。
    撲通!刺客足足飛出五米多遠,身子才算落地,人還沒有爬起,一口血先噴了出來。
    唐寅箭步到他近前,手中鐮刀向下一壓,抵住對方的脖頸,冷聲說道:“別動,除非你想讓你的腦袋搬家!”說著話,他又看向其他三名刺客。
    僅僅是這耽擱的瞬間,另外三名刺客也已翻過行館的院墻,跑的不見了蹤影。
    “看來閣下的同黨們已經棄你不顧了!”唐寅低頭俯視地的刺客,冷聲哼道。“告訴我你們的身份,還有指示你們的人是誰,我可以考慮不殺你,甚至放了你!”
    “哈哈!”那名刺客突然大笑,他受了唐寅的重擊,內俯遭到重擊,知道重擊走跑不掉了,他瘋狂的說道:“唐寅,你這只忠于展華的狗,你的時日也不會太久!說完話,他的眼睛漸漸失去和韻,身的靈鎧也隨之氣化。
    展華走風國君王的名字,風國人沒有誰敢直呼君王的名姓.
    唐寅一愣,當他回過神來,刺客的雙眼已是一片死灰,身的靈鎧也已散掉,露出黑色的緊身衣。
    “該死的!”他低罵了一聲,蹲下身子,捏住刺客的脖子,對方的脈搏停止跳動,溫熱的身體正在變涼,臉色泛起一層青黑,那是中毒的表現。
    名修為如此精湛的修靈者,竟然甘愿服毒自盡,這在唐寅看來是件很不可思議的事。
    刺客什么都沒有交代就死了,他是什么身份,又是受什么人指使,唐寅一無所知,這樣的結果令他抓狂。
    希望大家版!!作品逐浪!獨家簽約逐浪,也在逐浪!!其他地方均為非法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