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5)      第一百四十章(06-25)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5)     

唐寅在異界67

  唐寅自身就是殺手出身,連他自己都做不到象吃名刺客這樣,被俘之后邊毫不猶豫的服毒自盡,這不單單是需要但來年感和氣魄。【】
    媽的他猛的站起身,怒視刺客的尸體,久久無語。
    這是,樂天,李威,鄧名揚以及眾多的士兵們涌入行宮,看到唐寅之后,眾人齊齊前,七嘴八舌的問道“唐將軍,公主殿下沒事?那些刺客呢?都跑掉了嗎?”
    他們剛才都沒刺客安排在外面的高手以靈壓制住,現在刺客全部撤走,他們這才恢復自由。
    唐寅現視眾人,沉聲說道:“公主沒事!”頓了一下,他又喝道:“馬把李賢帶來加我!”
    他不是傻瓜,這次系科行刺殷柔,事出蹊蹺。
    這里是宛城,與風都鹽城近在咫尺,刺客怎么會有這么大的膽子,趕在城內行刺公主,而且時機又抓的恰到好處,偏偏趕在自己不在行館的時候下手,看其行動,又明顯是早有計劃的有備而來,如果自己當時沒有厭倦李賢舉辦的晚宴,未能偷偷離開,及時趕回行館,殷柔西安在又豈有命在?
    要說這一切都是巧合,那就太讓人難以相信了,邀請自己的李賢無疑有重大嫌疑。
    “是!唐將軍!”看唐寅連靈豈都沒散去,知道可能還會有事生,眾人哪敢大意,紛紛插手領令。
    見眾人要走,唐寅立刻又補充道:“不是把他帶了,是把他給我抓過來,如有反抗,可使用武力制服!”
    “是!”
    眾人應了一聲,轉身向外走去。
    這是,行館之外都是風兵,自重有第二兵團的士卒,也有宛城內的軍兵,將行館圍了個里三層,外三層,滴水不漏。
    “唐……唐將軍!”古越和艾嘉被兩名士兵從行館的正房里攙扶出來二人與刺客教授時都受了內傷,臉色蒼白,嘴唇泛青。
    唐寅打量二人,冰冷的語氣稍緩,疑聲問道:“你倆沒事?”
    古越和艾嘉齊齊搖頭,兩人聲音低微地說道:‘對不起,唐將軍,我沒能保護好公主殿下……”
    “不要再說這些了。”唐寅側頭喊道:“軍醫!軍醫在哪?”
    隨著他的喊聲,兩名中年大夫快步跑了過來,在唐寅的示意下,兩人開始檢查古越和艾嘉的傷勢。
    所過時間不長,劉忠勝、陳放、6冰、張九、李飛鵬無名千夫長夜從城外的駐地趕了過來。
    到他們,唐寅臉色頓沉,厲聲喝問道:“你們過來干什么?我不是已經傳令下去,讓你們守住宛城的各處城門嗎?”
    五人連連點頭,劉忠勝壯著膽子說道:“唐將軍,我們剛才已安排專人嚴守城門了,所以才趕過來看看唐將軍這里有沒有需要我們的地方。”說著話。他的目光下移,落到刺客的尸體。
    “刺客都已經跑了,這里沒有你們的事,統統回去,驗收四個城門,放跑一人,我拿你等試問!”
    啊?啊,是,唐將軍!”五名千夫長來的快,跑的更快,紛紛應了一聲,調頭就往外跑。
    他們離開沒多久,李賢便被五花大綁的帶到,在其左右有月天,李威,鄧明陽等人,另外邱真也跟了回來。
    邱真在城主府的晚宴喝的滿面通紅,現在已酒醒大半,進入行館院內,看到遍地的尸體和傷號,留露出驚訝之色。
    他快步走到唐寅身邊,小心翼翼地低聲問道:“唐大哥,聽說有刺客行刺公主殿下,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那得問他!”唐寅說話時,怒指這被押過來的李賢。
    李賢嚇的渾身以哆嗦,兩腿軟,站立不住,撲通一聲跪倒在地,膝蓋當腳走,爬到唐寅近前,哭喊道:“唐將軍,我和這事可沒關系啊!我一直都在府內喝酒,這……這你是知道的啊,而且邱副并團長也有在場啊……”
    不等他把話說完,唐寅踢腿將他踢開,冷聲說道:“李賢,你前腳請我去喝酒,這邊就生了行刺公主的事,天下哪有這么巧的事,說,你究竟是如何和刺客串通的,是受人指示還是你就是主謀?”
    媽呀!李賢聞言,腦袋嗡了一聲,險些當場嚇暈過去。
    行刺公主,這個罪名他哪能背負得起,就算有十個腦袋都不夠砍的。他張大嘴巴,鼻涕眼淚一起流了出來,哀號道:“冤枉啊,唐將軍,我冤枉啊,我……我就算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行刺公主,就算我自己不想活了,我還有一家老小啊……”
    唐寅冷漠地看這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李賢,凝神哼道:“你不說,會有辦法讓你說的,,既然你身為城主,想必你也應該了解動刑之苦?!”
    聽到動刑,李賢激靈靈大哥冷戰,哭聲更大,求饒道:“唐將軍,我冤枉,我真的是被冤枉的!”
    懶聽他哭喊,唐寅向李威和鄧明陽二人甩下頭,喝到:“把他拉下去!”
    “唐將軍,饒命啊!唐將軍”
    李賢怕極,連連求救,只可惜唐寅根本不聽他的解釋。
    這時,邱真小聲說道:“唐大哥,我看此事未必和李大人有干系。”
    唐寅凝視他,問道:“怎么?”
    邱真嘆口氣,說的哦啊:“雖然我和李賢接觸時間不長,但是也能看的出來,此人性情圓滑,膽小怕事,行刺公主,這是多大的罪名啊,一旦被揪出來,他和他全家的腦袋都不保,再者說,在晚宴之,李賢一直輕松自如,四下應酬,根本不像心中有鬼的樣子,即使唐大哥偷偷離開,他都沒有覺,倘若他真和此事有干系,那他裝的就太像可,如此本事,又怎能為官十年多還是做個城主呢?”
    “嗯!”唐寅若有所思地點點頭,覺得邱真的封信也在理,他狐疑道“可若呀說和此事沒關系,那事情又怎么會這么巧,偏偏我不在的這段時間生意外,而且,對方明顯是早有計劃和準備,先是用修靈高手神不知鬼不覺的壓制住行館外面的守衛,然后再分出忍受潛伏到行館內行刺,整個行動沒有任何東京,如果說是臨時行事,不可能安排的如此天衣無縫。”
    “這到也是!”聽完唐寅的封信,邱真皺著眉頭,垂沉思。變思慮邊喃喃說道:“會不會是李賢受人利用了?”
    “怎么講?”
    “可能是有人向他提議舉辦這場晚宴?”
    “這”唐寅還沒回話,肖敏從行政館的正房走了出來,快步到了唐寅,咬咬嘴唇,低聲說道:“唐將軍,公主殿下有請!”
    “好,我馬過去!”唐寅向她點下頭,然后伏在邱真的耳邊細語道:“你去審李賢,此事不能就這么不了了之,最后總得要有一個人出來頂罪,你明白我的意思?!”
    邱真吸氣,他還真沒想到著一點,被唐寅這么一說,他才恍然醒悟。
    啊,行刺公主不是件小事,如果毫無線索的返回鹽城,就算面不怪罪,此次護送的任務也不能算盡善盡美,白白浪費這次機會不說,還會讓別人對乙方的辦事能力生出疑問。
    真沒看出來,唐寅竟然能想的這么遠!邱真大點其頭,連聲應道:“唐大哥,你放心,我知道該怎么做了。”
    “恩!”唐寅點下頭,這才隨肖敏去見殷柔。
    ,肖敏走在前面,始終沒有說話,直到了二樓,她方輕聲說道:“剛才,真是多謝你了。”
    不管她有多討厭唐寅,看他多不順眼,但他剛才救下公主是事實,這也等于救了她的命。
    “你在向我道謝?”唐寅幾乎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聽錯了,這個眼高過頂飛揚跋扈的小丫頭竟然會向自己說謝謝。
    “喂!你這是什么意思啊?”肖敏臉的謝意還沒有停留三秒鐘就消失了,她氣呼呼地轉回頭,瞪著唐寅,叱牙說道:“你表現的好,我謝你也是應該的嘛!”
    “是、是、是!承蒙你大小姐看的起!”唐寅心不在焉地隨口應付道。
    “你”肖敏突然現,自己根本就沒有辦法和唐寅和平相處。
    唐寅和肖敏來到殷柔的房間前,瞧門之后,一前一后的走了進來。
    這么一會的時間,殷柔已經換新的衣服,濺到臉的血跡也已清洗干凈。
    到渾身靈鎧的唐寅,她不由的想起剛才他摟抱著自己戰斗時的摸樣,玉面蒙起一層紅暈,頓了片刻,她輕咳倆聲,掩飾自己的失態,問道:“唐將軍,刺客都被驅走了嗎?”
    此時殷柔臉仍有驚魂未定的脆弱和柔弱,他心中生出幾分愛惜和憐惜,亦有幾分歉意,躬身施禮道“很抱歉,剛才讓公主殿下受到驚嚇,這是我的失誤。刺客已經逃走,不過我已令人封鎖苑城,相信刺客應該逃不出去!”
    他這么說只是安慰殷柔罷了,以那些刺客的修為,真要是豁出姓名硬往外闖,恐怕沒人能攔得住他們,包括他自己在內。
    殷柔根本不在乎能不能抓到那些刺客,她幽幽嘆口氣,面露哀怨得說道:“有誰會要致我于死地呢?”這是她最想不明白也最耿耿于懷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