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68

  是啊!究竟是誰要殺死這位常年生活在宮中的公主呢?唐寅也想不明白這個問題。【】
    著殷柔臉的憂傷,他突然有股想擁她入懷的沖動,不過他的理智第一時間制止了他心口的這份沖動。
    不管嚴烈和水晶是什么樣的關系,他和殷柔完全是兩個世界的人,之間有不可能逾越的鴻溝。
    “唐將軍!”
    殷柔的喚聲打斷了他的胡思亂想,他精神一振,看向她,問道:“公主殿下有何吩咐?”
    “刺客還會再來嗎?”殷柔有些緊張的問道。
    唐寅搖搖頭,肯定的說道:“應不會了。除非他們愿意來送死。”
    “那……”殷柔指指他,疑聲問道:“那你身怎么還穿這靈鎧?”
    她若不說,唐寅幾乎要把身的靈鎧忘掉了。完全靈鎧化是很消耗靈氣的,不過他今天連續西式兩名修靈高手,體內的靈氣暴增太多,長時間的進行靈鎧化也完全沒有感覺。
    他呵呵干笑一聲,拍拍自己的鬧到,笑道:“我忘記撤啦了”說著話,他散去身的靈鎧。
    他不卸掉靈鎧還好點,把靈鎧散去之后,引來一片驚呼聲,殷柔下意識地張開小嘴,大大的眼睛瞪著溜圓。
    怎么了?殷柔以及周圍的侍女們的驚訝有赫然的表情令他茫然,他低頭一瞧,自己被嚇了一跳,他原本穿的是白色便裝,可此時便裝已完全被染成暗紅色,好像剛被血水洗過一遍似的。
    怎么會這樣!唐寅也不明白這究竟是怎么回事,不解的皺起眉頭。
    “唐……唐將軍受傷了嗎?”殷柔顫抖的聲音中又帶關切。
    唐寅是有受傷,與黑衣刺客戰斗曾被刺了一劍,但傷口早已被靈氣愈合,而且當時只是前胸受傷,不可能全身都是血啊!
    如果此時他面前有鏡子的話,他會被自己的模樣嚇到。他不僅僅身是血,臉也是,原本的白臉變成打紅臉,其狀如果地獄的厲鬼一般,甚是嚇人。
    其實是他吸食靈氣過多,身體無法承受,導致渾身滲血的結果。現在他早已恢復正常,更本毫無感覺。
    他搖了搖頭,對殷柔苦笑道:“公主殿下,我先回去洗個澡,換身衣服,今晚不再會生以外,請公主殿下放心休息!”
    “這……”
    唐寅此時的模樣固然嚇人,但有他在身邊,殷柔體驗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安全感,那種感覺令她很舒適,聽唐寅要走,她本能的想留住他,可是有不知該如何開口。
    “公主殿下還有事?”唐寅沒有潔癖,但穿著血依的滋味也不好受。
    兔子手打!!
    公主殿下還有事?唐妍沒有潔癖,但穿著血依的滋味也不好受
    “我……我只是有些害怕……”殷柔的話音低的如同蚊語。
    “刺客絕不會再來,我可以保證”唐寅正色說道“但我就是很擔心”殷柔面露難色,可憐兮兮地看著他。
    “那……公主殿下如何能不擔心呢?”唐寅覺得自己的問題有夠白癡的。
    “唐將軍能不能……留下來?”殿柔的話音更低了。臉色徘紅,好似熟透的蘋果。
    撲!唐寅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嚨劍糲鋁耍勘鶿狄筧崾俏還鰨詞故歉銎匠5吶3裁揮杏肫涔泊o皇業牡覽懟br
    他沉思片刻,眼珠轉了轉,點帶你頭,說道“我先去換衣服,馬回來,
    我會守在公主殿下的門外,若在有險情,我也可就近保護公主殿下!”
    殷柔自然也知道還唐寅和他共處一晚,不合情理和禮儀,弄不還還會牽連到唐寅,聽他說守在門外,他也松了口氣,連連點頭,說道“那真是他感謝唐將軍了”
    “公主殿下言重了”
    離開殷柔的房間,唐寅出了正門,到了行館的院內,碰到麾下的士將,對方都被他的摸樣嚇到,一各個站在原地,驚若木雞,張口結舌的怔怔呆。明白自己此時的模樣很嚇人,唐寅加快腳步,回到廂房自己的房間,讓人準備好一桶水,先是徹底洗個澡,又換身清潔的衣服,這才從房間里走出來。
    剛到門口,就啃到邱真疾步跑了過來。他迎幾步,問道:“對李賢審問完了”
    邱真點點頭,又拉著唐寅回到他的房間,倒了一杯水,咕嘟一聲喝了個干凈,然后抹抹嘴角,這才說道:“看來,李賢的確是受人利用的”
    唐寅沒說話,等他繼續說下去。
    邱真咽了口吐沫,說道:“李賢今晚舉辦晚宴,其實并非他的本意,而是有人拜托他這樣做的。根據李賢交代,拜托他的那個人是位途徑宛城的商人,他得知公主殿下要路過宛城,希望能夠一睹公主美麗的芳容,說以出錢給李賢,讓他舉辦今晚的晚宴,并擺脫他邀請公主殿下摻加,結果李賢是這么做的,但卻被唐大哥給推掉了,反有唐大哥前去摻加晚宴,想必刺客就是這個時候得到的消息,然后指定出計劃,在唐大哥摻加晚宴的時候,他們對行管突然下手!”
    “恩!”這么說,倒是也合情合理。唐寅門道:“那個商人現在在那?”
    邱真苦心的聳聳肩,說道:“我派人去查了,不過沒有查到那跟商人的下落,看來是早已逃走了。”
    唐寅搬來雙手,說道:“如此來說,我們對刺客還是毫無線索了?”
    “是這樣的”邱真問道:“唐大哥認為這些刺客會是什么人?”
    “我真么可能知道”唐寅在房間里來回鍍步,冷聲說道:“刺客們的修為都很高,一下子聚攏這么多厲害的刺客,背后指使他們的那個人不會是一個簡單的角色”
    “是的”邱真贊同地點點頭,說道:“其實皇室衰落,公主殿下對任何人不構成危險,刺殺他只有一個目的。”
    “是什么?”
    “公主殿下磁性的目的是什么?”邱真反問道。
    唐寅疑道:是有人不希望公主殿下調停風、寧、莫之間的戰爭?”
    邱真肯定的點下頭,說道:“除了這個目的,我再想不出還有什么理由值得對方冒這么大的風險區刺殺公主殿下。”
    “這么說,刺客不是風人?”
    “那也不見得!說不定王庭內部就有人不希望戰爭終止呢!唐大哥,你還記得我曾經說過的話嗎?王庭內有間隙,不然對寧國一戰絕不會輸的這么慘,我有種預感,這次刺殺公主的行動,也與這個奸細有關系!”
    唐寅倒吸口涼氣,喃喃的說道:“這個奸細……回事誰呢?”
    邱真搖頭說道:“可能是任何人,梁家、舞家、鐘家、子陽家都有嫌疑。”
    聽了他的分析,唐寅的頭腦非但沒冷靜下來,反而越來越亂。
    他拍拍額頭,擺手說道:“這事不是我們再能管得了的了,我們只管保護好公主的安全,至于其他事,不要再插手過問。另外,李賢的嫌疑仍是最大,他也‘一定’和刺客有關系,必須得押解他回都城,交由君落。”
    邱真多聰明,一聽就明白了,唐寅這事打定主意要屎盆子扣到李賢的腦袋。
    他沒有意見,邱真的為人,是典型的面善心黑,除了唐寅之外,沒有誰會被他放在心。
    “今晚我得守護公主,助于其他的事情,你暫且幫我處理,還有,明日一早我們就啟程回鹽城!”
    “是!唐大哥!”邱真躬身領另。
    刺客的行刺,沒有傷到殷柔,卻令皇宮侍衛們損失慘重,僅僅戰死的侍衛就有六十多號,負傷者過百人,其戰斗力縮水過半。
    不過有唐寅在門外守候,令殷柔倍感安心,哪怕侍衛都沒了,只有唐寅一個人,她覺得自己也不會再感到害怕。
    人與人的關系就是這么奇妙,殷柔也不知道為什么,唐寅會令自己產生如此強烈的安全感。
    走廊的燈已經熄滅,黑暗中,唐寅在殷柔的門外席地而坐,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修煉暗之靈氣的關系,在漆黑的空間里他仍能視物,甚至連身心也更感輕松。
    他舒適地輕嘆口氣。
    回想起今晚的戰斗,他忍不住笑了。
    雖然不知道光明系靈武修煉起來時什么樣的感覺,但暗系靈武實在是妙用無窮,而且修為越是加深,越是接觸到高等技能,越能體會到它的神奇之處,這讓醉心與功夫的他也不由自主的對暗系靈武深深的著迷。
    他現在與當初鼎盛時期的嚴烈還有差距,不過按照目前靈氣的增長度,他相信自己的修為很快就能越嚴烈,達到新的境界。
    由此也驗證,暗之靈武者也就是為戰爭而生的,或者說,戰爭對暗之靈武者而言就是天堂。
    想著,他的心情也開始雀躍起來。
    “唐將軍,你睡了嗎?”房間內,突然傳來殷柔輕柔的聲音。
    唐寅原本靠墻的身軀馬挺直,低聲應道:“并沒有。公主殿下怎么還未休息?”
    房內沒有回話聲,等了片刻,房門吱的一聲打開條縫隙,從里面遞出一條毛茸茸的毯子,殷柔趴著門縫,小聲說道:“唐將軍,給你蓋這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