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69

  看著從門縫中遞出來的毯子,唐寅心中頓時一暖,毯子還沒有蓋在身,渾身下已是熱乎乎的了。【】
    貴為帝國的公主確實如此體貼,又怎能不讓人心甘情愿地去保護她呢?
    他接過毯子,深深地點下頭,輕聲說道:“謝謝公主殿下。”
    “唐將軍不用客氣!”殷柔臉色殷紅地說道。
    她穿著白色的睡裙,朦朧的月光傾灑在她的身,仿佛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又似暗夜中的精靈,那樣得朦朧、虛幻和高貴。
    唐寅目光幽深,久久無法將視線從殷柔的身挪開,這時,他清楚地知道自己不是嚴烈,而殷柔也不是水晶,他是單純地被她所吸引。
    在他灼熱目光的注視下,殷柔的小臉更紅,急促道:“我回去了!”說完話,她立刻將房門關嚴,然后他聽得咚咚咚的腳步聲,再然后,又是嘭的一聲悶響,想來她是把自己摔到床了。
    唐寅的嘴角不知不覺地挑起,臉露出難得一見的溫和的笑容,這樣的笑,可能是連他自己都沒見過的。
    很難想象,自己竟然有一天會守在一個女孩的門外過夜,不過他也明白自己并不是被強迫的,無論是誰,無論在哪里,沒有人可以強迫他做不愿意去做的事。
    坐在門外,蓋殷柔給他的毯子,心里有種難以言表的幸福感。
    這次護送任務,是他與殷柔的第一次見面,也讓二人之間產生了微妙的感情,這也為日后唐寅展的大轉變打下了基礎。
    正如他預料的那樣,這晚刺客沒有再行動,風平浪靜,等到天色微亮的時候,唐寅醒了過來,側耳細聽房內的聲音,呼吸勻稱,顯然殷柔還在熟睡。
    他沒有打擾她,悄悄下了樓,去找邱真。
    這晚邱真基本沒睡,一直在忙搜捕刺客的事。他安排五名千夫長,分成五隊,對全城進行大搜查,希望能查到刺客們的形跡,結果令人失望,刺客們仿佛憑空消失了似的,查了晚,毫無線索。
    聽完邱真的匯報之后,唐寅并未感到意外,對方是有備而來,刺客們又都是出類拔萃的修靈者,想找出線索,談何容易。
    他不打算在宛城多耽擱,果斷地下令,讓全軍收拾東西,準備啟程回鹽城。
    他一聲令下,下齊動,第二兵團的士卒們開始收拾營地,帶各自的東西。等各個千夫長相繼回來向他報道時,唐寅這才去找殷柔。
    此時天色已然大亮,唐寅輕敲房門,等了好一會,才聽到殷柔囫圇不清的回話聲,接著,一個女宮將房門打開,輕聲問道:“公主殿下還在休息,唐將軍有什么事嗎?”
    唐寅目不斜視,正色道:“我們要即刻啟程,請讓公主殿下起床梳洗,我在外面等。”
    女官面帶難色地問道:“現在嗎?”
    唐寅說道:“昨晚沒有查到刺客的行蹤,而且也沒有他們逃離的消息,想來刺客還在宛城之內,公主殿下在此處多耽擱一刻便多一分危險。”
    “啊!我這就向公主殿下稟報!”刺客的威懾力果然夠大,女官再不推阻,馬送到房間。
    唐寅在行館的院中等了差不多半個時辰,殷柔和隨行人員才從正房走出來。
    見過禮后,沒有多余的廢話,唐寅將殷柔讓馬車,立刻催促手下士卒出城。
    宛城到鹽城不遠,即使步行也只是大半天的路程。
    怕生意外,唐寅令手下加快行軍度。
    他們清晨由宛城出,一路急行,剛至中午,便到達鹽城地界。
    遠遠地看到鹽城的城墻,第二兵團的將士們皆在心里松口氣,到了這里,也就等于徹底安全了。
    再向前行,只見鹽城外旗幟招展,軍兵如林,站有一支整齊雄壯的隊伍。
    唐寅心里一怔,攏目仔細觀瞧,隊伍中打的是王旗。
    來是君親自出城迎接公主殿下了!想罷,他放慢馬,側頭叫來后方的幾名千夫長,說道:“君可能親自出來迎接公主殿下,你們讓兄弟們排好方隊,列好隊型!”
    “明白!”幾名千夫長紛紛領令而去。
    唐寅的隊伍懶散,人員七零八落,此時要集中在一起,又要到隊休整,也頗費一番工夫。只聽人喊馬嘶,前后左右的吆喝聲不絕于耳。
    見手下士卒終于把隊伍列好,唐寅這才挺直腰板,加快馬向前進。
    他猜得沒錯,風王展華確實有親自出來迎接,與其同來的還有風國滿朝重臣。
    唐寅這還是第一次見到風王,展華年近四十的模樣,長得相貌堂堂,風度翩翩,身帶有一股儒生氣質,看去斯斯文文的,讓人很難和風國剽悍的國風畫等號。
    其他人或是騎馬,或是站立兩旁,只有他穿著華麗的黑色錦袍,當中坐在馬車之,不再問唐寅也能猜出他的身份,何況位于人群中的舞媚正連連向他使著眼色。
    到了近前,唐寅翻身下馬,由于身穿甲胄,只能拱手施禮,正色道:“屬下第二兵團兵團長唐寅,參見君!”
    展華聽說過唐寅的名字,仔細打量他一會,淡然而笑,擺手說道:“唐將軍一路辛苦了。”
    唐寅道:“君客氣,屬下只是盡寄的職責。”
    “嗯!”展華微微點下頭,舉目向他身后的馬車望去,問道:“公主殿下安好?”
    想來刺客行刺公主的事已經傳到鹽城了。唐寅說道:“托君的福,公主殿下安然無恙。”
    “那就好!”展華先是嘆口氣,然后又對唐寅說道:“這次你保護公主殿下有功,本王會重重賞你。”
    “多謝君!”
    “你先下去休息。”
    “是!君!”唐寅再次拱手施禮,這才側步退到一旁。
    接下來,展華站起身形,走下馬車,帶朝中重臣,迎殷柔所在的馬車。
    人群中的舞媚沒有隨眾人同行,慢慢落到最后,等眾人全部走過去后,她來到唐寅身邊,壓下心中重逢的喜悅,低聲問道:“聽生了意外?”
    唐寅點點頭,說道:“兩次。”
    “兩次?”
    “一次是在沖城附近,遭遇匪寇的襲擊,另一次實在宛城城內,也就是昨晚,遭到刺客的行刺。”唐寅深深看了舞媚一眼,說道:“你交給我的任務似乎沒有哪次是能讓人輕松完成的!”
    舞媚被他說得玉面微紅,不滿地嘟囔道:“我哪里知道會生這樣的意外?!”說完,她臉色沉了下來,咬牙說道:“真是豈有此理,究竟是什么人如此膽大包天?”
    唐寅說道:“第一次企圖襲擊公主殿下的匪寇已被我全部小梅,足有千余眾,而第二次的刺客則明顯是有備而來,十分厲害,又是宛城城主里應外合,險些讓他們得手。”他知道此事和李賢的關系不大,但為了讓自己的面子好過,也只能犧牲李賢這個人了。
    “宛城城主?李賢?”舞媚驚訝地問道。
    他點頭道:“沒錯,就是他!”
    “這倒真是奇怪了!”舞媚面帶疑惑,喃喃說道:“李賢為人,向來膽小怕事,這次怎么會突然瘋行刺公主殿下呢?”
    “你認識他?”唐寅心中一震。
    舞媚聳聳肩,說道:“以前去宛城游玩時和他有過接觸,但也談不認識。”
    “哦!”聽了這話,他暗暗吁口氣,好在李賢不是舞家的人,不然事情還真就不好辦了。
    見他低頭凝思,舞媚拍下他的肩膀,笑道:“這次你做得很漂亮啊,而且剛才君王也親口說了,會重重賞你,看來,你的職位要步了。”舞家麾下的兵團也能順利增加一至兩個了。她在心里又補充一句。
    風國下,對公主殷柔稱得是尊敬有加,不僅君王親自帶領滿朝重臣出城迎接,而且還在王宮里舉辦了盛大的歡迎儀式,可謂是給足帝國皇室面子。
    唐寅身為兵團長,職位只能說不算低,但也沒高到能進入王宮參加盛宴的地步。
    因為保護公主有功,他以及麾下的第二兵團被放了三天長假,連日來的緊張情緒終于得到舒緩,只是見不到殷柔,唐寅心里多少有些失落和思念。
    他想趁著這三天的時間好好休息一番,可沒想到這三天卻成了他人生的轉折點。
    唐寅護送公主,由霸關到鹽城,生兩次意外,都被他一一化解,第一次殲滅千人的匪寇團伙,第二次雖然沒有消滅全部的刺客,但也成功抓到“共犯”李賢,稱得是立下大功。
    舞虞在朝廷之自然為唐寅大家美言,提議升他為鎮西將軍,統管三個兵團。
    對他的提議,第一個站出來反對的就是左相梁興。
    唐寅是舞家的人,梁興豈能容他做大,增長舞家勢力,若是換成旁人,他或許也不會如此強烈的反對,但對唐寅,他就是打心眼里討厭和忌憚,同時也打定主意,絕不能給他飛黃騰達的機會。
    此時,唐寅與梁家交惡的隱患徹底浮出水面,也成為他仕途致命的障礙,但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梁興此時的阻止反而推著唐寅走另一條與目前截然不同的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