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70

  為了唐寅一事,舞虞和梁興在朝廷之唇槍舌戰,互不相讓。【】
    舞虞的理由很簡單,按軍規,有功則賞,有過則罰,唐寅保護公主有功,給予獎賞也是理所當然的,而且君王也曾親口許諾要給唐寅重賞。
    展華覺得舞虞說的有道理,連連點頭,可還沒等他說話,梁興又站出來,認為唐寅年紀輕輕,不能擔當重任,更不適合鎮西將軍這個封號。
    以“鎮”為開頭的將軍相當于軍中將軍,僅次于將軍,最多可統管五個兵團,屬諸侯國中的高層將領。
    憑年紀輕輕來判斷一個人的能力,展華也覺得梁興這次太強詞奪理。他輕輕拍打桌案,制止住舞、梁二人的爭論,開口說道:“重賞唐將軍,是本王當眾做出的承諾,不能食言,所以,梁愛卿就不用再阻攔了。”
    聽出他語氣的堅定,梁興心中一顫,他低下頭,眼珠轉了轉,立刻又想出一計。
    他嘴角揚,面露微笑,說道:“吾王重承諾,一言九鼎,乃風國之福,既然決定提升唐將軍的職位,臣下不好再多言,不過唐將軍的封號要改一改!”
    舞虞按皺眉頭,不知道梁興又要刷什么花招。
    展華倒是興趣十足,笑問道:“梁相認為該如何改?”
    “鎮西將軍應該改為鎮北將軍。唐將軍也不應該留在都城內就職。”
    “梁相這話是什么意思?”
    “唐將軍是暗之修靈者,與其他將領格格不入,若是留在都城任職,只怕會引起其他將軍的不滿和忌憚,使軍中產生派系之爭,對我軍不利。另外,唐將軍年紀輕輕,便以能力過人,當然要安排在有需要的地方,若只是留在都城,豈不是浪費人才了嗎?”
    這話,他瞥了一眼舞虞,得意的一笑,繼續說道:“天淵郡的平原縣,常常遭遇莫菲斯聯邦的騷擾和襲擊,近些年來,歷任縣守能力有限,根本無法抑制蠻幫的入侵,反而令我軍損兵折將無數,每年損失的資財不計其數,所以我建議君賜唐將軍鎮北將軍封號,并調到平原縣任縣守一職,為君守好北面門戶,北方安定,君亦可無后顧之憂,安心于寧、莫兩國周旋了。”
    聽完這話,展華和舞虞的反映截然不同,前者眼睛頓時一亮,舉得梁興這個提議甚佳,北方是風國的后方,莫菲斯聯邦的不斷入侵確實給風國造成極大地困擾,消耗國力,若是把提議把唐寅調派過去,倒是個不錯的選擇。
    而舞虞在心里大罵梁興狡猾,自己費了這么大的心思和力氣栽培唐寅,他倒好,一句話就把唐寅扔到邊境去,那自己付出的努力不全都白費了嘛!
    著得意洋洋的梁興,舞虞強壓怒火,微微一笑,說道:“君,唐將軍是難得的人才,若是安排到平原縣,豈不是埋沒人才……”
    他話音未落,梁興搶先說道:“什么叫埋沒人才?難道舞相認為我大風的北方不重要?或是認為北方目前形勢很安定嗎?”
    舞虞皺起眉頭,忙說道:“我當然不是這個意思。”
    “既然如此,那把唐將軍調到平原縣又有何不可?”
    “這個……”那么聰明機智的舞虞這時候也沒詞了,無言以對。
    展華見狀,哈哈一笑,說道:“兩位愛卿不用再爭了,你二人的建議,本王都接受,本王決定,封,唐寅為鎮北將軍,即日起,調往平原縣任縣守一職,平原縣原縣守立刻調回都城!”
    “吾王英明!”沒等別人開口,梁興大聲贊嘆。
    這時他心里已經樂開了花,舞虞這只老狐貍這回是偷雞不成蝕把米,平原縣那個鬼地方睡去了都沒用,就算是唐寅,恐怕過不了多久也會重蹈前幾任縣守的覆轍,死于非命,此計可稱得殺人不見血,即使唐寅僥幸活了下來,深處邊境,遠離都城,對自己也不再構成威脅,對舞家也不會再有所幫助。
    想到這里,他臉笑容更深,沒忘看眼舞虞,故作無奈的低聲說道:“舞相,我可不是誠心和你作對,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國家社稷著想!”
    舞虞聞言,鼻子差點氣歪了,他暗暗咬牙,臉硬是擠出燦爛的笑容,說道:“梁相為國家盡心盡力,真是另老夫汗顏啊!”
    “哎呀,舞相過謙了,呵呵……”
    風王展華的拍板,等于把唐寅的新職位定了下來。
    散朝之后,舞虞回到自家府邸,抑制不住胸中怒火,在房內大雷霆,這個啞巴虧吃的實在令人氣悶,但又毫無辦法,現在君已然下令,在無法更改,只能照旨意去辦了。
    他派人去唐寅的住所,請他來相府議事。
    唐寅這是還不知道生了什么事,當他進入相府,看到舞虞之后,立刻覺氣氛有點不對勁。
    此時正廳里,舞虞、舞媚、舞英等人都在,沒有人說話,一各個臉色都很陰沉,尤其是舞媚,眼簾低垂,嬌艷的臉浮現出少見的哀色,整個人看去無精打采。
    “舞相!兩位舞將軍!”唐寅向眾人見禮。
    舞虞看了他一眼,頓感心煩意亂,早知如此,護送公主殿下的任務就不應該交給他。但現在后悔還有什么用,他無奈的搖頭苦笑。頓了片刻,他開口說道:“唐將軍,君剛剛在朝廷之下達旨意,封你為鎮北將軍,另外……另外還封你擔任平原縣縣守一職。”
    平原縣縣守?被封什么將軍,唐寅沒在意,但聽到平原縣這三個字他為之一愣。
    記得在霸關的時候,邱真曾對他說過,風國有兩處地方的職位最缺人,也沒人愿意去,要是霸關的守將,再者就是平原縣的縣守。
    好端端的,自己怎么要被派遣到那個地方?
    他的兩道劍眉擰成個疙瘩,站在原地,久久無語,也不知道該說點什么好。
    舞虞心情煩躁,說完話,他嘆了口氣,看了唐寅一眼,然后再沒多言,起身默默地離去。
    等他走后,舞媚猛的抬起頭,看向唐寅,問道:“唐寅,平原縣縣守一職你愿意接受嗎?”
    其實此時唐寅心里沒有什么愿意或是不愿意,只是太過于驚訝了。他輕輕敲打額頭,說道:“既然是君的旨意,不管我愿不愿壞蛋是怎樣煉成的喜歡啊
    舞媚握緊拳頭,說道:“如果你執意不想,我可讓父親再去求求君,看能不能讓君改變主意。”
    唐寅笑了,剛才舞虞那副斗敗公雞的模樣他又不是沒看見,如果還有辦法,他早就去努力了,哪還會等到現在。
    舞媚的好意他能理解,也不希望她太難做唐寅半開玩笑地說道:“聽說平原縣的戰事很多,君能把我調派過去,倒是很重視我嘛!”
    他語氣輕松,可舞媚輕松不下來,她正色道:“現在不是開玩笑的時候,我只問你,你究竟想不想擔任這個職務?”
    唐寅仰面想了想,搖頭說道:“我沒有意見。”
    “你真想去平原縣那種鬼地方?”舞媚難以置信的質問。
    唐寅聳聳肩,滿不在乎地說道:“反正都是領兵打仗,在哪又有什么區別?”
    “這……”
    舞媚不知該氣還是該罵他,平原縣簡直就是塊縣之冢面積大,守兵少,條件艱苦,而莫非斯聯邦的騎兵又驍勇善戰,神出鬼沒,防不勝防,歷任縣,要么是被困城內身亡,要么是遭遇埋伏身亡,沒有一個能做的長久。
    她相信唐寅的能力,可也不認為他在平原縣縣守的位置能平安無事,讓他去那里,就等于看著他去送死,她心里哪能舍得?
    “擔任平原縣縣守,不是你想想中那么簡單的,你要慎重考慮。”舞媚語重心長地說道。
    她越是這么說,反而越激起唐寅不服輸的個性。他挑起眉毛,含笑說道:“我并不認為有什么事情能難得倒我,何況又是君的意思。我沒有任何意見,愿意前去平原縣任職。”
    “你……你瘋了不成?”舞媚氣的要抓狂,騰的站起身形,走到唐寅近前,說道:“我不想看到你以殉國的身份被人抬回都城!”
    唐寅哈哈大笑,悠然說道:“放心,我是不會那么容易死的!”
    越說,他的態度越堅定,最后舞媚也沒轍了。
    她幽幽說道:“你若執意前往,就必須得留下第二兵團。”
    唐寅面色一正,說道:“我只有一個要求,帶走我挑選的那幾位千夫長。”
    這對舞媚而言根本就不算什么要求,何況他看中的千夫長,在舞媚心里也不是很好的人選。
    她咬了咬嘴唇,問道:“你真的決定了?”
    唐寅回道:“對于無法更改的事情,又何必多費腦筋呢?”
    舞媚心有感觸,是啊,自己是有些太沖動了,君的決定,而且還在朝堂之當眾下達旨意,又有誰能更改得了呢?父親若是能爭取,不早就去爭取了嗎?
    有些事情,不是靠人力能夠改變的,舞媚心里有不甘,還有沉重的無力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