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72

  翌日,舞媚來到唐寅的家中。【】
    起來,她比要去平原縣的唐寅憔悴得多。
    落座之后,舞媚正色說到:“唐寅,等你到了平原縣之后,行事務必小心謹慎。不求有功,但求無過,絕不要主動出戰,蠻邦不同于寧國,不僅驍勇善戰,而且狡猾多端,平原縣縣守不乏胸懷大志,才華過人的將領,可每次主動出擊迎敵都是大敗而歸,更有數位縣守是因中伏身亡。”
    “哦!”唐寅認真地聽著,不時地點點頭。
    舞媚繼續叮囑道:“莫非斯的騎兵尤其厲害,神出鬼沒,飄忽不定,而戰斗力又極強,你千萬要小心提防!”
    在唐寅印象中,莫國騎兵的厲害之處是度,而莫非斯騎兵的厲害之處是戰斗力,如果是正面交鋒,莫國騎兵就算以人數多一倍的兵力也打不過莫非斯騎兵。”
    有這么厲害!唐寅木現幽光,沉默無語。
    以為他在害怕,舞媚又安慰道:“你也不用過于擔心,只要在平原縣死守一段時間,我便會去找你。公主殿下親自出面調停,莫國似乎已經放棄對我國開戰,想必寧國也堅持不了多久,相信用不了多少時間戰爭就會結束,那時我便可以抽出身來去找你,然后再想辦法幫你調回都城。”
    感覺在舞媚的眼里,平原縣簡直成了死亡之地。唐寅本想阻止她不用這么擔心,自己愿意留在平原縣任職,可看著舞媚充滿期待的眼神,他將到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
    以后的事情,誰又能知道會怎樣呢?先不管戰爭會不會短時間內終止,只梁興從中作梗這一點,舞媚想將自己調回鹽城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不忍打擊她的好意,唐寅含笑說道:“你也不用勉強,也許平原縣沒有傳說中那么可怕,也許我到了那里之后很快就能適應。
    舞媚無奈地看著唐寅,心中暗道:天真!如果平原縣不可怕,怎么短短十年的時間就連續更換六、七任縣守?
    也不希望他心里的負擔太重,舞媚呵呵一笑。說道:“總之你記住我的話就行了,以你的能力,死守城內還是沒問題的。”她最擔心的就是唐寅行事的沖動。頓了一下,她站起身形。說道:“我帶來一件禮物送你,出來看看。”
    唐寅一愣,邊跟著她向外邊走邊笑問道:“是什么?”
    跟著舞媚到了院內,他一眼便看到舞媚侍從牽的那匹戰馬。
    此馬通體漆黑,又高又壯,差不多比普通的戰馬大出一圈,棕毛又黑又亮,如同錦緞一般,渾身下找不到一根的雜毛。
    好馬!唐寅不會識馬,但也能看出此馬絕非普通的戰馬。
    舞媚正色說道:“它是純種的烏龍駒,原產自莫國,是兩年前我從莫國商人手中買到的,一直未舍得騎它,現在你要去平原縣,想必比我更需要用它,所以送給你了!”
    唐寅面露驚訝,好馬難求,即使有錢也未必能買的到,這匹烏龍駒任誰都能看出是匹寶馬良駒,要說唐寅不喜歡,那絕對是騙人的,但如此貴重的禮物,讓他難以接受。
    他頓了片刻,搖頭笑道:“好意我心領了,但……”
    不等他說完,舞媚目光幽怨的白了他一眼,走到烏龍駒近前,輕撫它的棕毛,幽幽的說道:“你還用跟我客氣嘛?”
    “舞媚……”唐寅很少叫他的名字,因為身份和地位的差距,他每次叫都覺得別扭,而這一次,卻叫的這么自然。
    他不是傻瓜,也不是木頭,自然能感受到她對自己的心意,而他卻梳理不清自己的心思。
    “你不能死!”舞媚身子有些顫抖,突然轉過身形,摟住他的腰身,蒼白的玉面埋入他的胸膛,輕聲說道:“至少在我沒有找到你之前,你一定要給我活下來!”
    她的語氣還是一貫的額較慢,但此時令唐寅倍感窩心。
    如果沒有遇到殷柔,他相信自己自己會是很喜歡舞媚的,但現在,他有些不確定了。
    他不能也不忍心去騙他。
    唐寅默默的站著,感覺胸前的衣服漸漸濕熱,那是舞媚的眼淚。
    “它,叫什么名字?”他不知該如何安慰她,只能轉開話題。
    “如影。”舞媚低垂著頭,連續深吸了幾口氣,才用勉強平和下來的語氣答道,同時不留痕跡地將眼角的淚滴拭去。
    他的外表嬌媚,艷光四射,而實際是個性情堅強、剛烈的女子,她不想在唐寅面前表現出襲擊柔軟的一面,更不想讓他看到自己的眼淚。
    “好名字。”唐寅輕聲感嘆,感覺出他的強裝堅強,他突然覺得心很痛,不由自主的抬起雙臂,想環住舞媚的腰身,但雙手停在空中,最終還是未能落下去。
    唐寅走了,前去平原縣接任守縣一職。
    與他同行的還有邱真,古越、樂天、李越、劉忠勝、陳放、艾嘉以及數百名親兵。
    送行的人很多,第二兵團的兵卒幾乎全來了,放眼看去,黑壓壓的一大片人。
    只是舞媚沒有來送行,這讓唐寅心里多少有些失落,另外,沒有找到機會向殷柔辭別,他也很遺憾。
    殷柔自到鹽城之后就被接入王宮內,唐寅一直沒能見到她,他現在瑞然有鎮北將軍的封號,但王宮重地并不是可以隨便出入的。
    “唐將軍一路順風!”
    不知大是誰率先大喊一聲,接著第二兵團的士卒們跟著齊聲喊道:“唐將軍一路順風”
    隨著喊聲,有不少人已流出眼淚。
    唐寅坐在馬,仰面大笑,向著眾人隨意的揮了揮手,大聲說道:“都哭什么?這又不是生離死別,等到日后我們有緣再聚!”說完話,他調轉馬頭,灑脫的揚鞭而去。
    邱真等人見狀,紛紛策馬跟了去。
    著他們的背影,第二兵團的眾人站在原地久久沒有散去。
    平原縣位于風國的最東北部,距離鹽城有數千里之遙,稱得是偏遠至極。
    離開鹽城良久,唐寅放緩馬,回頭遙望鹽城的輪廓,眼睛微微瞇縫起來。
    邱真行到他的身旁,別有深意地說道:“總有一天我們還會回來的。”
    唐寅瞄了他一眼,聳聳肩,不可置否的笑了笑。
    他們一行人,風餐露宿,路沒有多余的耽擱,二十天后,行至天關。
    天關的地理位置與潼門類似,地勢險峻,懲防也完善,是易守難攻的要塞,只是它位于風國內6,沒有太大的戰略價值,平時里面駐扎的守軍并不多。
    通過天關,再向北行,就是天洲郡地界。
    進入天洲郡,天氣漸冷,即使在大白天,迎面吹來的秋風仍寒冷刺骨,此時,眾人身的衣服也都加厚許多。
    天洲郡下設三個縣,分別是三水縣,赤峰縣以及唐寅等人要去的平原縣。
    天洲郡的郡城名叫順州,這里可算是整個天洲郡最大最繁華的地池,面積甚至比都城鹽城還要大許多,但熱鬧的程度無法相提并論,城內的人口也遠不及鹽城,不過這里的異國風情味道更濃,民風也更開放,街不時能看到打扮得妖嬈富貴的婦人。
    天洲郡的郡守名叫余合,雖然是唐寅的頂頭司,但對唐寅的態度可謂是客氣有加,親自出城迎接,將唐寅一行人迎入順州。
    不管怎么說,唐寅頂著鎮北將軍的封號,論職位是他的下屬,但論官階,與他差不了多少,加他又是風王親自指派的人選,余合不敢有絲毫的怠慢。
    余合年近五十,長的肥頭大耳,滿面的油光,看得出來,他日常生活極佳。
    “唐將軍,久仰大名,久仰大名啊,哈哈”見面之后,余合熱情地寒暄。
    他滿臉堆笑,心里也在暗暗吃驚,唐寅比他想象中要年輕的多,看起來只有二十出頭的樣子,如此年少便被封為鎮北將軍,這在余合看來是件很不可思議的事。
    “余大人,久違了!”
    唐寅輕描淡寫地做著回應。
    余合把唐寅等人迎入郡守府,分賓主落座之后,他滿面堆笑,殷勤地挽留唐演道:“唐將軍一路辛苦,我看就多留在順州幾日,好好輕松一下!”
    唐寅淡然笑了笑,沒有就此多言,反問道:“余大人,不知道平原縣最近可有戰事?”
    到這個問題,余合馬感到頭痛,平原縣一年四季沒有戰事的時候太少見了。他搓了搓又白又肥的雙手,笑呵呵地說道:“最近還算是不錯了,就是前兩天,邊境的村莊遭到小股蠻兵的襲擊,死了十幾個村民,大規模的襲擊倒是沒有聽說。”
    他說的輕描淡寫,好像死了十幾個人對他而言根本不算什么,或者說是早就習以為常。
    “可有殲滅敵兵?”唐寅暗皺眉頭,疑聲問道。
    “這個嘛……”余合露出茫然之色,干笑道:“這個我還真不清楚,對平原縣的事情我了解不多啊!”
    聽了這話,站于唐寅身后的邱真,古越,樂天等人面面相覷,皆搖頭苦笑。
    平原縣頻繁遭到襲擊,余合身為郡守竟然不去了解平原縣的情況,那他想了解什么?
    有這樣的郡守,平原縣能太平那才叫怪了!
    不用查他的功績,只看余合的言談舉止,唐寅就敢判定此人是個無能之輩。
    對這樣的人,他一向缺少耐性。
    他站起身形,面帶微笑地道:“余大人,等會我還要繼續趕路,在貴府就不多做打擾了!”
    “唐將軍要走?”
    余合象是看到怪物是的睜大眼睛,平原縣那種鬼地方哪有順州舒適,太平,不明白唐寅為何這么著急趕路,他是去就職,又不是急于去投胎。
    “早日趕到,早日安心。余大人,告辭了!”說完話,唐寅也不看他,向邱真等人甩下頭,大步流星向外走去。
    “唐將軍,我已經幫你準備了酒席……”余合看著他的背影連聲叫道。
    唐寅頭也沒回,只是隨意地揮了揮手,算是做了回答。
    “哼!”等唐寅帶人離開之后,余合哈哈哼笑一聲,嘟囔道:“好個不懂規矩的小子,看你還能威風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