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75

  唐寅身邊的隨行人員已有數百號人,現在再加張周這隊人馬,將近三千之眾,這么多人深夜入城也夠嚇人的,城門的守軍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急忙前阻止。【】
    “站住!什么人?”守軍的頭目大聲喊喝。
    “平原縣縣守,唐寅!”唐寅催馬前。
    平原縣的縣守?小頭目一怔,他在白天的時候不是剛出順州嗎?怎么晚又回來了?他來兩步,語氣客氣了好多,問道:“請問唐大人深夜入城有事嗎?”
    “我找郡守余大人。”
    “哦、、、”按規定,邊境郡縣的城池等到晚間都是要戒丨嚴的,進出都得有級的指令。小頭目問道:“可有郡大人的公文或者手諭?”
    “沒有。”唐寅回答干脆。
    “那、、、對不起,唐大人,我無法放你進城、、、”
    沒等他說完,唐寅打斷他的話,說道:“我找余大人既是公事也是急事,你若再在這里橫加阻攔,那可就別怪我以軍法論處!”
    好大的口氣啊!那小丫頭目職雖然不高,但他屬于郡城的守軍,唐寅官階比他高很多,但他畢竟是縣守,還管辦到他頭。他心中噗笑,語氣也變得不以為然,說道:“唐大人這么說有些越權了?!”
    唐寅雙目微瞇,側頭喝道:“古越!”
    “屬下在!”古越快步前
    唐寅抬手指了指那名小頭目,喝道:“拉到一旁,斬了,若還有人阻止我進城,一諭殺無涉!“
    古越還是一愣,不過很快反應過來,然后兩個大步便夸到那名小頭目近前,沒等后者反應過來,他一把將其頭盔打掉,然后扣住小頭目的后脖根,不由分說拉到路邊。
    那小頭目嚇得渾身哆嗦,邊掙扎著邊連聲叫道:“唐大人,你不能、、、你有什么全力殺我、、、”
    他的話聲只喊到一半,周圍的士兵們還未來得及前阻攔,只見古越抽出佩刀,手起刀落,耳輪中只聽撲哧一聲,那小頭目的腦袋硬聲而落,轱轆出好遠。
    古越是典型的軍人,他不管自己做的事對還是不對,或者會引什么樣的后果,只要級下令,他一律堅決執行。
    “啊?”看到這般情景,守城的士兵們又驚又駭,站在原地,動也不動,都嚇傻了。
    唐寅環視守軍,冷哼一聲,將手一揮,喝道:“進城!”
    進入順州,不去別處,唐寅直接代人去了郡守府。
    此時天近三更,余合早已休息,郡守府亦是一片安靜。
    他們這許多人匆匆過來,讓門口的侍衛大吃一驚。
    還以為生了什么意外,侍衛領快步迎前去,見帶頭的人是去而復返的唐寅,他滿臉的莫名其妙,疑問到:“唐……唐大人?你……你怎么來了?”
    “我找余大人。”
    “大人已經休息了。”
    “不用他出來見我,我進去找他!”唐寅下馬,伸手將侍衛
    領推到一旁,然后直向府邸的大門走去。
    愣了片刻,侍衛領才反應過來,急忙跑前去,說道:“唐
    大人,你……你不能這么硬闖啊,就算要見郡守大人,也得先讓我
    進去通稟一聲啊!”
    唐寅頭也不回的說道:“不用了,我也沒有那個時間等!”
    “唐大人,唐大人……”
    侍衛領知道唐寅有鎮北將軍的稱號,若論官階,并不比余合
    低,他哪里敢得罪,攔不是,不攔也不是,跟在唐寅身后,急的
    抓耳撓腮,額頭滲出冷汗。
    “怎么回事?吵什么?”
    隨著不滿的喊話聲,郡守府的管家披著衣服,從側房走了出來。
    “余管家,唐大人要見郡守大人!”看到老管家,侍衛領暗
    松口氣,順便把唐寅這塊燙手的山芋丟給他。
    “唐大人?”余管家向前探著腦袋,老眼昏花的看了一會才把
    唐寅辨認出來,他驚訝道:“唐大人,你怎么回來了?”
    白天的時候,唐寅有見過他。
    他快步走到余管家進前,一把抓他的手腕,說道:“余管家,帶我去見余大人!”說完,不等老管家答話,硬拖著他向內院走去。
    “唐大人,到底出了什么事,不能等明天再說嗎?大人早已休息了啊、、、”老管家被唐寅拽著,身不由己地跟他走。
    “事關重大,不能耽擱。”唐寅冷漠地說道。
    “可是、、、那也得等我通報一聲、、、”老管家有些結。
    “不用了!”唐寅拒絕的干脆。“你只管帶路,告訴我余大人住在哪間房間就好。”
    “這、、、這、、、”
    沒等老管家找托詞,唐寅手加力,他的力道,哪是平常人能受得起的,何況老管家年事已高,被他這么一捏腕骨都差點被捏碎,疼的嗷的怪叫一聲。
    跟在后面的張周、邱真、古越等人都在暗中乍舌,剛才在城門那里已殺了一名守城的頭目,現在又要硬闖郡守府,事情算是徹底鬧大,真不知道唐寅如何收場。
    被唐寅半拖半拽的挾持著,老管家硬著頭皮把他帶到余合的寢房。
    舉目看了看緊閉的房門,唐寅側頭問道:“就是這間?”
    “是……是的!”老管家的手腕都被他抓的麻了,一張老臉揪成一團。
    得到肯定的回答,唐寅終于松手,大步流星走到門前,敲也沒敲,提腿一腳,直接把房門踢開。
    嘭!這一聲巨響,在寧靜的夜里顯得格外響亮,同時也把里面酣睡的兩人嚇得驚叫出聲。
    “什么人?”
    余合身,本能的從床坐起,在他身邊,還躺著一位二十
    多歲的艷麗少婦。
    唐寅旁若無人地從外邊走路進來,凝視床二人,過了一會,
    他微微一笑,走到床邊,說道:“余大人,你辛苦了!”
    余合揉了揉朦朧的睡眼,定睛細看半晌才把唐寅認出來,
    他滿面的驚駭和茫然,顫聲說道:“唐……唐將軍?你……你怎么……會在這里?”
    “當然是有事找余大人了!”唐寅笑呵呵地倒退兩步,走到桌旁,拉了一把椅子,然后又回到床邊,緩緩坐下,同時他雙臂抖動,將兩把月牙形的彎刀亮了出來,慢慢放到床沿。
    不知他的來意,但看到閃爍烏光的雙刀,余合激靈靈打個冷戰,至于他旁邊的那位少婦,嚇的直接把頭縮進被子里,身子不停地抖動著。
    余合畢竟做郡守多年,即使心里緊張的很,但還是裝出一副沉穩的表情,不過聲音卻顫抖的厲害,他問道:“唐將軍這、、、這是何意?”
    “余大人不用緊張,我此次前來只是要問你一件事。”
    “唐將軍有話請講!”
    “現在快要入冬,天氣寒冷,而我平原縣的將士還穿著單衣,不知余大人何時能將棉衣送到?”唐寅語氣平淡得問道。
    “原來是因為這件事啊!”余合緊繃的情緒頓時松緩下來,說道:“現在郡里也正在趕做棉衣。唐將軍,你要知道天淵郡下有三個縣,每個縣都有萬的將士,那么多的棉衣,又哪是一時半刻能做的完、、、、、、”
    不想聽他啰嗦,唐寅打斷道:“平原縣將士們的盔甲早已破損、短缺,武器、戰馬還有其它的軍資都十分缺乏,難道這些東西,郡里也需要現做?而且一做就是三年多?”
    “這、、、、、、”被唐寅一陣搶白,余合的臉面掛不住,肥胖的大臉有些漲紅。
    唐寅繼續道:“另外還有軍餉、糧草,平原縣擁有三個兵團,過三萬的將士,而郡守大人卻每次只一個半兵團的軍餉和糧草,這又是何用意?”
    余合結巴地解釋道:“平原縣是有三個兵團,但是戰事連連,士兵總出現死傷,所以、、、、、、”
    “所以余大人就只一個班兵團的軍餉和糧草?”唐寅氣急而笑,說道:“我現在算是明白了,為什么平原縣總是受蠻邦的騷擾和攻擊,為什么我軍將士總是抵擋不住敵人?原來這都是拜你余大人所賜!軍資不足,導致戰斗力微弱,軍餉、糧草不足,導致將士們士氣低落,我現在簡直要懷疑你余大人是不是莫非斯聯邦潛入我大風的奸細,你的作用就是要破壞我大風的邊防。”
    著話,他站起身形,同時也將雙刀提起。
    余合以為他要對自己下毒手,嚇的尖叫連連:“來人!快來人啊!”
    “哈哈”唐寅大笑,將雙刀收起,說道:“余大人不用害怕,我不會殺你,只是會把閣下的所作所為呈報給君,以君的聰明才智,自然會明白這里生的一切,到時,就算你余大人的靠山再強再硬,恐怕也頂不住你了!”
    唐寅以前根本就不認識余合,對他也毫無了解,自然不會知道他有沒有靠山,不過感覺此等貪婪、無能之輩也能坐到郡的位置,而且一坐就是十多年,十之是有靠山依仗。
    他猜的沒錯,余合在王廷內確實有靠山,而且還是四大權貴中的鐘家。
    聽了他的話,余合愣住了,將自己的事報君?哪還了得?自己的腦袋還能保得住嗎?若是換成其它的縣守,他根本不在乎這樣的威脅,但唐寅不一樣,他是君親封的鎮北將軍,有權將緊急公文直接呈報給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