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76

  唐寅說完話,作勢就要向外走,余合探著身子,急忙把他拉住,連聲說道:“唐將軍,有時好商量嘛!軍資,軍餉還有糧草,不是我不想給,而是財政方面確實有困難……”
    “有困難?”唐寅呲之以鼻,以愈合肥頭大耳的模樣,無論怎么看看也看不出來他有什么困難。【】他聳聳肩,說到;好啊,你有困難,那就把你的困難講給君去聽好了!“說著,他一把甩開余合,又向外走去。”等一下!“余合是真急了,強顏笑道:”唐將軍不就是想要軍資,軍餉,糧草嘛,這些都是可以解決的。”
    “什么時候解決”
    “這……給本官半個月的時間……”
    “不行!”唐寅打斷他的話,說道:“我現在就要。”
    “現在?”余合暗暗咧嘴,為難地說道:“這……這有些太趕了?”
    “那是你的問題,不是我的問題,總之。我現在就要!”唐寅語氣堅定地說道:“軍資,軍餉,糧草,全部都要準備五萬人的份額?”
    “什么?五……五萬人的份額?”余合傻眼了,過了好一會才反應過來,巴結地問道:“為……為什么要這么多?”
    “這……這……”余合’這‘了半晌也模樣說出個下文。
    “君讓我坐鎮平原縣。就是為了安定北方,如果這邊的情況模樣好轉,那么君自然會責怪我我,而我也自然會啦余大人你下水。”唐寅笑呵呵地說道:“配合我,我們大家都好過,我守我的平原縣,你做你的太平君守。如若不然你讓我不舒服,你的日子也別想過的安穩,大不了你我一起完蛋嘛!”
    他說的輕松自在,余合卻聽得冷汗直流。
    他扶了扶生痛的額頭,說道:“唐將軍提出的要求,我肯定配合,但現在就要我準備這么多的軍資,軍餉,糧草,實在……實在太強人所難。”
    唐寅嘴角揚起。俊臉帶著似笑非笑的邪氣,他幽幽說到:“我剛才已經說過了,這是你的問題,不是我的問題,有困難你就想辦法解決。我就在這里等等到明天早。如果看不到我要的東西,那么,余大人就得陪我回趟都城了。或者……”
    這話。他走到到余合近前,探著腦袋,俊面幾乎要與余合的大臉貼在一起,笑呵呵頓道:“或者。我也可以直接提著你的腦袋回鹽城了。免檢君!“
    余合嚇得險些從床摔下去,唐寅的笑,讓他感覺不到絲毫的溫度,有的只是徹頭徹尾的冰冷感,那嗜血又充滿邪氣的眼神,清清楚楚的寫著。他真能說道做到。
    他怕了。自做郡以來第一次感覺到害怕。
    不知道過了多久,余合終于清醒過來,臉的肥肉突突之顫,顫巍巍地說道:“還!我……我這就讓人去準備!”
    天淵郡并不窮,下屬三個縣,七座城。二十三個鎮。每年的稅收不在少數,又因為戰事連連,每年所得稅收不僅不交王庭、反過來王庭還要撥款給天淵郡,強加這邊的防御。
    余合也不是手里沒有錢和物資,只是此人天生貪婪。覺得這些東西留在自己手里才是屬于他的,一旦放下去就是比人的了,能克扣就克扣,能不放就不放,實在挺不住了,也要拖許久才肯放一點點。
    寫著余合被唐寅弄的沒有辦法。為了自身的生命和未來的仕途,只能選擇妥協,心不甘,情不愿的掏出老本。
    始終在旁觀望的張周幾乎以為自己選擇身在夢境,那么一毛不拔的余合竟然要給平原鎮放五萬份額的軍資,軍餉,這套不可思議了,這位新任的現任的大人和以往的歷屆縣守大大不通,敢拼敢干,看似行事沖動。但又話語犀利。將余合制的服服帖帖。
    還沒有在一起共事,張周便已經對唐寅心折不已。
    余合辦事的效率滿快的,五萬份額的軍資,軍餉,糧草,組組裝了六百多車,但還不到三個時辰就準備好了。
    排排的馬車整齊地停在郡的門墻,放眼望去,看不到邊際。
    部準備妥當,余合屬下的將領跑進來稟報:“余大人,所需物資都已經備齊。您是否親自過目。”
    余合此時早已穿好官服,只是一張臉皺的快擠出油來,這些物資和錢財都是他’千辛萬苦‘囤積下來的,現在要拜拜送人,如同割他的肉,那里還想再看。
    他心疼不已,轉頭瞧向唐寅,干笑著問道:“張將軍是否要查驗?”
    “當然!”唐寅向張周和古越二人說道:“張將軍,古越,你兩帶些兄弟們出去看看!”
    “是!”張周和古越答應一聲,快步走出去。
    到了外面,看著排滿街道的車輛。兩人都有些眼暈。向手下人要了火把,然后挨車檢驗。
    車隊前面是一袋袋的糧草,隨便挑開個口子,雪白的大米便從中流出來。
    在往后,車輛裝滿了軍資。嶄新的鎧甲油光錚亮,各種各樣的武器鋒刃犀利。
    停在郡府門前的機車都裝滿了箱子,周圍站滿守衛的官兵,打開面的蓋子,向里看,都堆放整整齊齊的白銀。
    黑夜中,那白花花的銀光格外刺眼。
    到這,張周和古越有些收不回目光。
    這么多想的銀子。估計少說也得有幾十甚至幾萬兩,放五萬人的軍餉確實足夠用了。
    過了一會。兩人相互看阿奎那,不約而同地點頭,表示東西沒有錯,這才雙雙返回,向唐寅交令。
    得到張周和古越的確認,唐寅放下心來,沖著愈合淡然一笑,說道:“今天多謝余大人幫忙,日后抗擊蠻邦有功。自然也少不了余大人的那份功勞!”
    “呵呵!”余合應付著干笑。他才不在乎功不公勞的,箱子他只求唐寅這個煞星能趕快滾蛋,最好以后再也不見。
    “既然我所需要的東西都已備齊,那我就不打擾余大人了,后會有期!”唐寅隨意地拱了拱手。然后也不等余合大話,他已帶領一干部下向外走去。
    希望后會無期,最好是他能死在平原縣!看著唐寅等人的背影,余合在裝不下去了,臉的笑容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滿腔的恨意,兩只大肥手緊緊地握著。
    過了好半晌,他才對周圍的眾人咬牙說道:“今天的事,誰都不許給我傳出去,如果有人管不住自己的嘴巴,那就小心自己的腦袋!”
    “啊?是、是,余大人!”
    余合可不希望自己受唐寅脅迫的事傳出去,不然的話。他這個郡守豈不是成為人家的笑柄?
    他的屬下們大多還不知道來龍去脈,只是覺得很奇怪,不明白一向小氣的郡守打人變得大方起來,一下子配給平原縣那么多的物資和軍餉。
    下五萬份的物資,唐寅可算是心滿意足。
    來在找余合之前,他真有殺掉此人的沖動,但見面之后,他改變主意了,余合雖然貪婪又討人厭,但此人膽小懦弱,容易控制,若是真把他殺掉,就算王庭不怪罪,換個來強硬的新郡守,對自己也未必有利。
    唐寅的性情又時是很暴躁、沖動,但他的頭腦也很機敏,心思周密,細膩的程度要遠常人。
    這一次從順州回往橫城,半路再沒有生意外,也沒有碰匪寇,畢竟他們是將近三千的人馬,估計匪寇也不敢出來招惹。
    過次匪寇潛伏的那片樹林時,唐寅揮手叫來張周,正色說道:“外有強敵,平原縣已經夠亂了,境內決不允許在出現匪患,次那批匪寇,必須的及早殲滅掉。”
    “是、是……”張周連連點頭答應著,只是表情不太自然。
    唐寅沒有忽視它為難的樣子,輕笑一聲,反問道:“怎么?難道張將軍辦不到?”
    “這……”張周緊鎖眉頭,又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他最討厭就是這幅表情,唐寅臉的沉下來,不滿地說道:“有話就說,別支支吾吾的vy像個男人!”
    “唐大人,事情是這樣的。”張周沉默片刻,方低聲說道:“這波匪寇的頭目是對孿生兄弟,分別叫官元武官元彪,是官四兄弟的老三和老四。官兄弟的老大關于吉在本縣可是有名的大善人,以前軍中糧草也大多都是關于吉所捐……”
    沒有等他說完,唐寅擺手打斷道:“等一下!你說的這個官四兄弟,他們的老大給我們捐贈糧草,而老三老四卻又是匪寇的領?”
    “是……是這樣的。”張周苦笑,他也很奇怪,本事一奶同胞親兄弟,怎么官家的四兄弟行事作風差距會那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