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77

  官四兄弟,皆是出類拔萃的人才。
    老大名叫官元吉,是平原縣本地有名的大富豪,天資聰穎,家財萬貫,,無論能力還是做人,都可圈可點,讓人挑不出毛病。平原縣的條件惡劣,加面有個貪婪的郡守,守軍生活十分艱苦,官元吉可是出了大力,又是捐錢又是捐糧,還不求回報,深受官軍和百姓的尊敬。
    老二名叫官元讓,官四兄弟中數他最為神秘,行蹤也飄忽不定,據傳他是神靈一體體制,擁有罕見的靈武天賦,是修煉靈武的瘋子,常年在外,四處游蕩,專找靈武高手比武,據說在比武中他從未敗過,不管是真是假,但官元讓的靈武修為確實達到讓人望塵莫及的程度。
    老三官元武和老四官元彪是對雙胞胎,這兩人自小就不安分,喜歡聚眾打架,到處惹是生非,長大后,二人性情不改,甚至還變本加厲。竟然落草為寇,聚集起一大批亡命之徒成了攔路打劫的強盜。不過兩兄弟甚少殺人,搶劫也只搶過往商戶,而且很有原則地不搶全部,只劫一半。
    平原縣的官軍也曾想過圍剿這兩兄弟,不過他二人都是靈武高手,等閑之輩根本制不住他倆,加其兄長官元吉一直大力資助官軍,所以對這兩兄弟,官兵們也就睜只眼閉只眼,只要做得不太過分,就放任他二人了。
    這次不知道兩兄弟什么瘋,突然把主意打到官兵頭,而且要死不死的還碰了唐寅。
    “官元吉對我軍資助,那是他的功勞,不應該因此就放過官元武和官元彪,回橫城,你第一件事就是把這兩兄弟給我搞定,我不要在我的管轄之內出現匪患!”唐寅的語氣不容人拒絕。
    “是!唐大人!”張周咧嘴苦笑,硬著頭皮答應一聲。先不提官元吉這層面子,單單是官元武和官元彪的靈武修為就夠讓他頭痛的,以他的能力,想制服這兩兄弟太難了,或者說根本就沒有可能。
    他一臉苦相,唐寅搖頭嘆氣,張周或許是個好人,但未必是個好將領。
    這種人就是典型的棄之可惜而留在身邊又不能讓人放心的雞肋。
    順州的繁華程度與鹽城比起來要差一個檔次,而橫城的繁華程度則要比順州差幾個檔次。
    橫城不大,但也不小,算是坐中等城池。
    唐寅等人是白天進入橫城的,即使行的主道,看到的路人也不多,道路兩旁的商鋪有不少都已停業,即使營業的,向里面看,客人也寥寥無幾,整個城池毫無生機,給人一種死氣沉沉的感覺。
    平原縣常年受莫非斯聯邦的襲擊,即使是橫城也被圍困過數次,其中更有兩次被蠻兵破城,導致縣守被殺,蠻兵屠城洗劫,這對城池的損傷太巨大了,想要修養回鼎盛時期的模樣,不僅需要有安定的環境,而且還需要大量的時間。
    迎接唐寅的人不少,大多數都是平原縣的官員,另外還有些本地的富商大戶。
    唐寅特別留意這些富戶,仔細打量了一遍,沒在里面看出有什么不同尋常的人,隨即低聲問身邊的張周道:“你說的那個官元吉來了么?”
    張周掃視左右,搖了搖頭,說道:“回大人,官元吉并未來。”
    “好大的架子!”其實唐寅并不在乎有沒有人來迎接自己,只是他對官元吉特別在意,現在別人都來了,只有他未到,這讓他多少有些被人忽視的感覺,心里也不大痛快。
    “唐大人!”
    名青年將領從人群中大步走了出來,到了唐寅馬前,躬身施禮,振聲說道:“屬下白勇,現任平原縣第二兵團兵團長,在此見過唐大人!”
    原來他就是白勇!對自己的重要部下,唐寅還都是有所了解的。
    他含笑點點頭,說道:“白將軍不用客氣。”說著話,他擺了擺手,示意白勇無須多禮。
    白勇挺直身軀,正視唐寅,看罷之后,也在暗暗點頭,唐寅天生笑面,一副笑呵呵的樣子,看似面善可親,但目光精銳、犀利,身帶有一股令人生畏的狂野和邪氣,單憑直覺就知道他不是平凡之輩。而且白勇早已聽說他在順城威余合懂的事,對他佩服不已。
    他正色說道:“唐大人從郡城帶回大量的物資,解決了軍中的燃眉之急,我代表第二兵團的將士們,謝過唐大人!”說著話。他拱手又是深施一禮。
    唐寅仰面而笑,說道:“白將軍多禮了。未任縣守之前,我也在軍中任職,軍中將士,皆為兄弟,現在既然來到平原縣,我自然要為平原縣的兄弟們爭取最大的實惠,這也是我的職責所在。”
    他這番話,令張周、白勇一集下面平原縣的士卒們感動不已,有這么一位縣守,就不用再愁以后還會再過苦日子了。
    “唐大人,第三兵團的兵團長朱諾現在正身處邊城做防務,無法脫身,不能拜見唐大人,要望大人多多包涵!”迎唐寅回縣府的路,白勇向他作解釋。
    唐寅當然不會為這事介懷,他點點頭,問道:“邊城那邊可有戰事?”
    邊城,名如其城,是邊境城池,與莫非斯聯邦的領地接壤,邊城也是最常遭受攻擊的城池,那里的基本守軍為一個兵團,本月第三兵團輪調在那里做防務。
    “沒有收到大批蠻兵接近的消息,不過最近小股蠻兵經常出沒在周邊的村莊,看似在騷擾,不過更像是在做打探。”白勇正色說道。
    “哦!”唐寅點點頭,隨口說道:“我對莫非斯聯邦并不是很了解,能不能多講一些關于他們的信息。”
    他有興趣聽,白勇自然不會吝惜口舌,立刻為他講述起來。
    莫非斯聯邦是個城邦聯盟國家,是由多個城邦組成的大聯盟,國土面積極廣,甚至過風過兩倍還多,不過內部十分松散,各城邦之間也不是那么團結,雖然之間不會生戰事,但也不乏勾心斗角的利益之爭。
    與風國接壤的城邦是貝薩城邦,對風國的襲擊和掠奪也全出自此城邦。
    貝薩城邦在莫非斯聯邦內算得是數一數二的大城邦,人口多,領地廣,軍事強,稱得是兵強馬壯,而風國的平原郡是深受其害。
    貝薩最強悍的并非步兵,而是重裝甲騎兵。貝薩特產帕布馬,此馬體格異常強壯,負重幾乎是其他馬種的一倍,也正因為這樣,貝薩騎兵能穿著厚厚的純鋼盔甲,戰馬身也能披掛純鋼打制的戰袍,奔跑起來,度雖然不快,但卻好像移動的堡壘,遠程的箭射傷不到他們,而近距離的攻擊也很難傷的了他們,風國的普通士兵即使使出全力也不容易劈開他們身的盔甲,此等防御,已達到令人恐怖的程度。
    曾經風軍主動出擊,正面碰貝薩的重裝甲騎兵,結果一個兵團萬的兵力,只被對方一千重裝騎兵殺得大敗,死傷無數。
    自兩國交戰以來,風國在戰場還從未勝過貝薩的重裝甲騎兵,甚至只要一聽到對方的騎兵殺來,下面道德士卒們便會心生恐懼,不戰自潰。
    聽著白勇的講述,唐寅皺起眉頭,他本以為平原縣戰事不利,是因為己方人少,而蠻兵眾多,現在看來,自己把事情想簡單了,雙方真正的差距不僅僅是兵力,而有戰斗力,以及心理對敵人的畏懼。
    戰斗力可以通過訓練提升,而心里差距就必須得用一場大勝來恢復,可是按照白勇所講,對陣蠻兵想要取勝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他問道:“蠻兵的戰馬是什么樣子的?他們的戰甲又有多厚?我們手里有沒有樣本?”
    白勇點點頭,說道:“有一些。”
    “那就好,等會派人送過來讓我看看。”
    “是!唐大人!”白勇拱手應道。
    縣守府,規模沒有郡守府那么大,但也相差不遠,這片大宅院稱得是豪宅,占地面積不小,里面的房屋少說也有四、五十間,另外還有后花園、假山、假湖等裝飾、宅內的常用仆從就有二十多人,另外護院的侍衛也有百號之多。
    這么大的摘自,唐寅有沒有家眷,獨自一個人住起來還真有些不適應,不過也有一點好處,那就是他不用費心去幫邱真、古越、樂天等人去找住處了,它們都可以跟自己住在一起,這樣聯系起來也更加方便。
    橫城的城主本想舉辦一場盛大的晚宴,為他接風洗塵,但被唐寅一口回絕了,在他看來,有舉辦晚宴的錢還不如多買兩匹戰馬來得實在。
    對他這種令人難以琢磨的行事風格,縣、城的官員們都不太適應,不過軍中將士們卻很喜歡和贊賞,可以說唐寅就職的第一天就贏得了平原縣守軍們的軍心。
    對他自身而言,唐寅也是重軍輕政的。
    今天正常更新2o章,鮮花每多朵,加更一章!到這里今天已經爆了2o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