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79

  這四千名士兵,和唐寅昨天看到的那些截然不同,服裝齊整,盔甲齊全,腰持戰刀,手持長矛,或許是分得軍餉和穿棉衣,新甲的關系,士兵們的精氣神也飽滿了許多,一個個腰板挺的溜直,單是觀看,就能感受到一股氣勢。【】嗯!唐寅暗暗點頭,不管士兵們的戰斗力如何,只要士氣提升起來,看去就順眼了許多。他走到駐軍場的高臺之,目光如電,慢慢環視下面的眾士兵們,振聲說道:“我是平原縣新任縣守,唐寅,今天召集各位兄弟到此,是為了剿滅匪患”。下面靜悄悄的,人們屏息,全神貫注的聆聽他的講話。
    “匪寇猖獗,商人就不敢來我平原縣經商,沒有商貿,平原縣就談不富足,百姓更談不溫飽,百姓吃不飽穿不暖,又何談安定,連安定也做不到,又何談抗擊外敵,所以,匪寇乃平原縣大患,必須清剿,希望各位兄弟能與我同心協力,縱然不講保衛國家的大道理,至少我們也得對得起我們身的這幅軍裝,還有我們手中的武器。”
    他的話,合情合理,誠懇又實在,也頗有煽動性,加唐寅以來平原縣就給士兵們帶來最大的實惠,使在他軍中的聲望極高,聽完他的話,眾士兵們齊聲吶喊:“傾角匪寇!傾角匪寇!傾角匪寇……”
    時間,喊聲如雷,久久不絕。即使不愿意前去剿匪的張同此時也感受到士兵們的影響,不由自主地跟著士兵們振臂高呼。白勇在旁看得真切,忍不住大點其頭,唐寅稱得是位領位心悅誠服的主帥,值得去舍命追隨。唐寅帶領收下將士四千余眾,浩浩蕩蕩出了橫城,前往官兄弟的匪寇據點。一路無語,第二天中午,隊伍到達三道嶺。三道嶺走山區,官兄弟的窩點設于其中。臨進山前,唐寅下令隊伍停下,將手下的將領們喊道身邊,商議下一部的戰術。唐寅采納邱真提出的意見,決定親自帶五百士兵先行進山,單獨挑戰官兄弟,然后在把二人引走。聽了他的話,眾人連連搖頭、都覺得這么做太冒險,唐寅畢竟是主帥,他若有個散失,那就大事不妙了。不過唐寅倔強,古越等人都不敢勸阻,白勇倒是直言不諱,說道:“這么做恐怕不妥。”唐寅反問道:“白將軍認為那里不妥?”。白勇正色道:“唐大人是我軍主帥,絕不能輕易涉嫌。”對這樣的說辭,唐寅崔之以鼻,如果他去都有危險,那別人前往不更是有去無回了嗎?不僅勾不出官兄弟,還得白白搭性命。
    沒等他說話,白勇又繼續說道:“何況唐大人身為縣守,怎么可能只帶五百人前來剿匪呢?官兄弟雖然稱不聰明絕頂,可還是有可能看出破綻。”
    唐寅目光幽深,這個倒是他沒有想過的問題,是啊,官兄弟都知道自己是縣守,只帶五百人前來,是有些不合常理。
    他問道:“那依白將軍之見呢?”“由我前去!”白勇說道:“我對官兩兄弟雖然談不熟悉,可也了解他二人的習性,由我前去引走他二人,應該不算難事!”
    “大人,我看白將軍前往可行!”邱真在旁立刻接話道。“哦……”唐寅沉思片刻,點下頭,說道:“好,就由白將軍代我前往,另外,”說著,他又看向古越和樂天二人,說道:“古將軍、樂將軍,你倆陪同白將軍一起去,相互之間也好有個照應。”
    古越、樂天、李威、劉忠勝、陳放、艾嘉六人暫時還都沒有被安排具體職位,通通被唐寅歸納為偏將,職位不算高,也不算低。白勇并不希望其他人陪同,不過也不好拒絕唐寅的好意,拱手施禮道:“屬下遵命!”唐寅對張周甩下頭,說道:“把這一帶的地圖給我。”張周答應一聲,急忙從懷中掏出地圖,遞交給唐寅。他接過,攤在地,看了片刻,手指地圖,說道:“這里是匪寇的窩點,我和李將軍、劉將軍、陳將軍、艾將軍埋伏在這里,白將軍只需把官兄弟引到此處即可!”他的手指邊劃著地圖邊做講解。白勇、古越、樂天三人認真看著,連連點頭。唐寅繼續又道:“張將軍帶余下的三千五百名兄弟埋伏在這里,等白將軍引官兩兄弟引走之后,便率軍進攻匪寇的據點,下手要快,也要狠,別與匪寇糾纏,戰決!”“屬下明白!”軍令當前,張周不敢含糊,振聲領令。諸事都交代清楚之后,唐寅這才收起地圖,率眾進入山區。且說白勇、古越、樂天,帶領五百士兵,以最快的度沖向匪寇的據點。在山中走出時間不長,前方便傳出急促的口哨聲,尖銳的聲響一聲接著一聲,漸傳漸遠。見古越和樂天二人面色凝重,下意思的握緊武器,白勇微微一笑、擺手說道:“兩位將軍不用緊張,這是匪寇的眼哨現我們的行蹤,在向據點里傳遞消息”。“匪寇很快就會殺出來了?”古越問道。白勇與他年紀相當,但論起作戰經驗,古越可差他許多。
    “還得等一會,只聽哨聲就能判斷出來,匪寇對我們的到來很意外,毫無準備。”白勇騎在馬,輕松說道。果然,他們一行人又向前走了許久,也沒有碰一名殺出來的匪寇,只是不時能聽到遠處傳來陣陣的哨聲。眾人走進山越深,過了一會,白勇收住戰馬,同時抬起手臂,令隊伍停止前進。古越不解,問道:“白將軍,怎么了?”
    “再往前走,距離唐大人埋伏的地方就太遠了。”白勇隴目像前方望了望,面色健健凝重,說道:“匪寇的哨聲已停、估計已集結人手,要出來迎戰了。”古越和樂天露出狐疑的表情,不相信白勇的推測,前方風平浪靜,怎么看也不想是有大隊匪扣要殺出的樣子。正當他二人默默在心里嘀咕的時候,忽聽前方傳來一震大笑,接著有人揚聲喝道:“我道是誰敢帶人入山,原來是白將軍,今天是什么風,把白將軍吹到我這一畝三分地了?”聞聲,眾人同是一驚,舉目前望。前望的草叢堆里快的竄出兩人,這兩位不是旁人,正是官元武和官元彪,在其身后,又6續根出無數衣著雜亂的匪寇。
    還真被白勇猜對了!古越和樂天不約而同的多看了他幾眼。白勇臉的驚訝出現的很快,消失的更快。他以前在橫城內時常能碰到這對雙胞胎,之間談不有什么交情,但也沒有惡意,后來官兄弟落草為寇,就沒再交集了。他打量二人片刻,幽幽說道:“兩位,因為你兩兄弟的關系,我以前對你二人的所作所為都是睜只眼閉只眼,不插手不過問,但這次你倆做的太過分了,竟然打劫到縣守唐大人的頭,今天我是奉命前來征討,多有得罪了!”“哈哈!”官元彪仰面大笑,說道:“白勇,你在平原縣也算是一號的人物,你聽我的勸,趕快棄軍,如果你喜歡帶兵打仗,那就跟著我們兄弟混,如若不然,你早晚有一天會死在戰場,在平原軍中任職,是既沒前途也沒好處,你又何必自找苦吃呢?”白勇搖頭笑了,說道:“若是以前,或許我真會聽你的勸,單身現在不通了。唐大人是難得一見的英明主帥,我相信有唐大人在,平原縣也一定能重建太平。官兄弟,我反而要勸你倆,放棄匪寇的身份,隨我從軍,跟隨唐大人,肯定有所作為,絕不會令兩位失望。”“放屁!”官元彪冷哼道:“主將無能,部下先亡。平原縣歷任縣守,哪個不是來時威風八面,最終害死將士無數,這個新來的唐寅我看也沒什么不一樣。白勇,你不聽我兄弟的勸也沒關系,你趕緊帶著你的人滾蛋,不然的話……嘿嘿!”他怪笑未語。“不然如何讓?”“不然就別怪我兄弟不講情面,殺你個片甲不留!”“哼!”白勇冷笑,傲然說道:“一代做匪,代代為匪。你二人不但不思悔改,還強詞奪理,可憐官家族的臉面都被你二人給丟光了,爾等匪類,還有何資格在我面前大放逆詞?”“哎呀!”官元彪一蹦多高,指著白勇的鼻子破口大罵道:“媽的,老子一片好心,你小子全當驢肝肺了,既然你要找死,老子今天成全你!”說這話,他拎槍向白勇沖去。白勇是有意激怒官兄弟,表面不怕他二人,實際可不敢有絲毫大意,他對這倆兄弟的修為太熟悉了,真動起手來,自己難有勝算,至少看堅持多久。他跳下戰馬,用時從馬鞍取下自己的長刀,迎官元彪。打在一起,他的嘴巴也沒閑著,練練挖苦道:“有你們這兩兄弟我都替元吉大哥感到臉紅,你們自甘墮落也就罷了,可還害的元吉大哥背罵名,我若是你倆,早就一頭裝死算了,活著也是丟人顯眼,連累兄弟……”:鮮花漲的真慢,2oo朵還沒至,先爆了,希望大家看的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