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80

  白勇的話讓官元彪氣的暴跳如雷,官元武也是七竅生煙,兩兄弟再不客氣,雙雙場,合戰白勇。
    對付兩兄弟中的一個,白勇都異常吃力,兩個打他一個,更是毫無還手之力,之眨眼工夫,他已被丶逼的險象環生。
    古越、樂天二人見狀,不敢繼續觀望,兩人各持武器,就要前助陣。
    正在這時,戰場的白勇虛晃一招,狼狽地跳出圈外,飛快地跑回自己的戰馬前,縱身馬,調頭就跑,同時頭也不回地喊喝道:“你倆兄弟以多欺少,算什么好漢?今天暫且放過你二人,我們明日再戰!”
    官兄弟脾氣暴躁,此時怒火已被他挑起,那還肯輕易放他逃走。
    二人不管其他的官兵,各自替槍,直向白勇追去,扯脖子叫嚷道:“白勇,有種的你就站住不要跑!”“你剛才的威風勁哪去了?給我站住!”
    白勇根本就不聽兩兄弟在喊什么,揚鞭催馬,跑得更快樂。在他連連鞭打下,戰馬似乎也受了驚嚇,掉轉方向,跑進山路側方的林子里。
    官兄弟見狀心中冷笑,暗道白勇慌不選路,自己找死。他二人對這里的地形太清楚了,白勇逃向的那片樹林面積不小,關鍵是里面草藤眾生,別說戰馬,就算是只老虎進去夜的被纏住。
    此時白勇在前跑,官兄弟緊隨其后,古越和樂天也催馬跟了來,再往后則是他們帶來的那五百名士兵,雙方混雜在一起,隊伍拉出好長。
    很快,白勇騎馬進入林中。
    果然,林內生滿草藤,長長地枝條蔓延的到處都是,左一條、右一條,如同無數跟絆馬鎖。
    白勇進入林內跑出時間不長,戰馬的四蹄就被藤死死纏住,無論他怎么鞭打,在無法向前一步。
    后面的官兩兄弟見狀,忍不住大笑出聲,同時放慢了腳步,官元彪邊緩步向前走著邊嗤笑道:“白勇,你倒是跑啊,再繼續跑啊,怎么不跑了?”
    白勇臉色難看,從馬跳下來,雙手握住長刀,盯著官兄弟的同時,兩腳也在慢慢后退,聲音顫抖地說道:“你……你倆不要欺人太甚!”
    “哼!”看他這副軟骨頭的熊樣,官元彪心中更氣,哼笑道:“本來我兄弟還以為你白勇有多了不起,今天看來,也不過如此嘛!”
    “你……”白勇狀似氣極,手指著官元彪說不出話來,官兄弟本以為他會含憤反擊,哪知白勇毫無骨氣的轉身向林子深處跑去,邊跑邊用戰刀劈砍前方的草藤,其狼狽的模樣真仿佛喪家之犬。
    “媽丶的,看你還能往哪里跑!”官元彪只兩個箭步便追到白勇的身后,單手將長槍舉起,對準白勇的后背,惡狠狠砸了下去。
    他的槍雖然沒有經過靈化,但是以他的力氣,真砸中白勇,也夠后者受的。
    就在白用躲無可躲,避無可避的時候,只聽空中突然傳來一聲急促又尖銳的呼嘯。
    官元彪反應極快,砸出去的槍改變方向,橫著向外一劃,只聽當啷一聲,槍頭正打在斜側飛射而來的箭矢。
    樹林里還有敵人!官元彪大吃一驚,本能地向箭支射來的方向望去,同時大喝道:“誰?”
    沒有人回答,正在他攏目張望的時候,忽聽身后的兄長官元武呼出聲:“元彪小心身后……”
    身后?官元彪還沒弄清楚怎么回事,驀聽身后惡風不善,有武器襲來,可此時他再想回槍格擋或是抽身閃躲都已來不及了,就連站在他后方的孿生哥哥官元武想出手搶救也沒來得及。
    耳輪中只聽咔、咔兩聲,官元彪覺得自己的后背像是被奔跑中的蠻牛頂到了似的。身子不由自主地向前撲去。
    撲通!
    官元彪向前搶出四米多遠才算落地,然后又翻滾幾圈,終于停住,再看他,臉色慘白,毫無血色,嘴巴張開,哇哇連吐兩口血。
    他掙扎著想從地爬起,突然脖子一涼,一把靈化后的彎刀抵住他的喉嚨,官元彪挑目一瞧,在他身邊站有一位身披黑色靈鎧、手持兩把靈刀的靈戰士,這位不是旁人,正是唐寅。
    剛才飛向官元彪的那一箭正是唐寅射的,他的箭法雖然沒有樂天那么精準,可也絕地不弱,這一箭的目的并非是要射傷官元彪,而是要吸引他的注意力,射完箭后,他片刻都未耽擱,扔掉弓,拔出雙刀,以暗影漂移瞬間閃到官元彪的背后,雙刀齊出,只是以刀背砸在官元彪的后背,不過即使如此,刀身下臂的強勁力道仍把官元彪震的內傷。
    其實以官元彪的修為,不至于如此不濟,只是他太大意了,追敵過程中身一直沒有覆蓋靈鎧,也不知道林中還有人會使用暗影漂移這種詭異罕見的技能,加注意力都被吸引到前方,所以才吃了大虧。
    現在他被震于唐寅的刀下,想反悔也來不及了。
    “元彪!”官元武見兄弟被對方打傷,急的肝膽欲裂,大吼一聲,掄槍向唐寅沖去。
    這回沒等唐寅出手,原本逃跑的白勇不知何時又折了回來,橫戰刀將官元武擋住,與其戰在一處。
    此時官元武都快急瘋了,來便使出全力,靈鎧化和兵之靈化同時完成,靈壓自動釋放,每一次出招,隱隱都有靈波涌出。
    白勇只與他打了三個回合,便已招架不住,被丶逼的連連后退。
    這是,追到近前的古越和樂天二人雙雙參戰。
    古越提刀,與白勇并肩而戰,合斗官元武,而樂天則跳樹叉,不是地對戰團中的官元武射冷箭。
    即使是散人合戰官元武一個,可他們仍不戰風,尤其是白勇和古越,不時地被他打的連滾帶爬,形勢危急。
    且說唐寅,他制住官元彪,隨即大喝道:“把他綁了!”
    隨著他的話音,樹林里端傳出沙沙的腳步聲,時間不長,李威、劉忠勝、陳放、艾嘉四人從草叢里竄了出來,死人手中皆拿有手腕粗的鐵鏈,到了官元彪近前,不由分說,將他渾身下捆個結結實實,看起來如同粽子一般。
    他們使用的鐵鎖連都是特制的,異常堅韌,被其捆住,別說官元彪,即使是一等一的靈武高手也別想脫身。
    官元彪現在是虎落平陽,他被眾人按在地,眼睛狠狠瞪著一旁的唐寅,怒吼道:“唐寅,你他丶媽的算是個什么東西?有種的你就和老子堂堂正正的打一場,背后偷襲,不算本事,就憑你這種小人的行徑,不有什么資格做縣守?你這個卑鄙無丶恥的奸賊,小人……”
    唐寅看都沒看他,只是抬手摸了摸耳朵處的靈鎧,然后甩頭道:“好吵,讓他閉嘴!”
    “是!”李威答應一聲,不知從哪掏出一塊破布條,隨便在手中團了團,接著一把塞進官元彪的嘴巴里。
    “嗚、嗚嗚……”官元彪這輩子也沒受到這等待遇,沒受過此等惡氣,老臉憋的漲紅,加剛受內傷,差點背過氣去。
    他老實了,唐寅這才想戰場的官元武走去。
    只走出兩步,他身影突然消失,在官元武的身側出現,同時雙刀橫掃他的腰身。
    此時,官元武已加了小心,感覺身側的空氣稍有波動,他看都沒看,手中槍斜刺過去。
    當啷啷!
    靈化后的雙刀與長槍碰在一起,閃出連串的火星,在陰暗的林中異常顯眼。
    唐艷的雙刀沒有掃中官元武,而后者的長槍也沒有刺中他。
    “奸賊,看槍!”
    官元武狠透了唐寅,手中長槍挽出無數的槍花,向唐寅的周身刺去。
    這是靈武技能中的飛花亂舞。
    飛花亂舞的攻擊范圍極廣,加他和唐寅之間的距離又太近,使出這種技能,等于一瞬間就把唐寅的所有退路都封死了。
    兩人的修為有不小的差距,唐寅硬接此招是接不住的,若換成旁人,此時只有閉眼等死的余地,而唐寅卻有保命的法寶。
    飛花亂舞馬就要刺到唐寅周身的時候,后者的身形憑空消失,仿佛瞬間化為空氣。
    官元武只微微一愣,立刻明白過來,唐寅剛才又使用了暗系技能暗影漂移。
    他幾乎想都未想,立刻收招,以槍尾向自己的身后猛刺。
    好厲害的官元武!唐寅確實使用了暗影漂移,也確實閃到對方的身后,但官元武好像腦后長了眼睛似的,唐寅剛在身后現身,他的槍也跟著刺了過來。
    “接刀!”
    沒等唐寅招架,白勇和古越的雙刀又攻到官元武的近前,后者無奈,只得收槍回擋,剛剛架住雙刀。樂天的靈箭又迎面飛射而來,有唐寅這位暗系的靈武高手在旁,官元武不敢大意,急忙彎腰閃躲。
    他剛剛躲開靈箭,李威、劉忠勝、陳放三人也加戰團,與唐寅、白勇、古越圍戰官元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