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81

  俗話說的好,好虎架不住群狼,雙拳難敵四手。官元武的修為在高深,靈武技能再高強,也招架不住這么多的敵人,何況白勇、古越等人的修為也不差,隨便提出一位都不是白給的小角色。
    七人大概圍攻了官元武三十多個回合,后者開始招架不住,防守多,還擊少,漸漸地只有招架之功,毫無還手之力。
    見時機來了,唐寅表面連連搶攻數刀,逼得官元武手忙腳亂的同時,使他使用暗影漂移,突然在其身后現身,無聲無息的使出個掃堂腿。
    官元武感覺到自己的下盤遭受到攻擊,可周圍四面八方而來的武器已逼得他窮于應付,再閃躲不開,隨著嘭的一聲悶響,唐寅正踢在他的腳踝,官元武站立不住,失聲驚叫,身子也不受控制的向前傾倒。
    嘭!官元武身材高大,加一身的靈鎧,倒在地,如同倒下一座大山,出巨大的聲響。
    不等他再起身,唐寅、白勇、古越等人的武器齊齊頂在他的身。
    “別動!再敢動一下,立刻讓你的人頭搬家!”唐寅低頭俯視官元武,冷聲喝道。
    “啊!”官元武哪里肯甘心,掙扎著還要起來,唐寅手中刀惡狠狠劈了下去,正砍在官元武的胸口處,后者前胸靈鎧頓時間片片破碎,刃葉通的慘叫出聲。
    不等他緩過這口氣,唐寅甩頭喝道:“綁了!”
    李威和陳放二人從旁邊的草叢里各拉出一根長長地鐵鏈,將官元武也綁了個結結實實。
    剛才還威風八面不可一世的官來兩兄弟,現在倒好,都成了唐寅的階下之囚,兩人的臉色難看,躺在地等著唐寅直磨牙,如果眼神能變成刀子的話,那唐寅的身子至少的被丨插出幾百個窟窿。
    官兩兄弟被捆綁的如同待宰的羔羊,有白勇、古越等人抬著,放在馬背,然后眾人才神采飛揚的從林中走出來。
    白勇走到唐寅的而旁邊,笑呵呵的說道:“這次如果不是唐大人先出手制住官元彪,我們還真是招架不知這兩兄弟呢!”
    他這是實話,官元彪的修為不在官元武之下,若讓這來那個兄弟聯手,唐寅等人別說討到便宜,連自保都難。
    聽了他的話,唐寅之輕聲一笑,也沒多說什么,趴在馬背的官元武不服氣的大叫:“你們還想抓住老子還得再練一百年……”
    他叫聲喊道一半,李威從甲內又撕下一塊布條,嘶的一聲狠狠塞進官元武的嘴里。
    這回倒好,兩兄弟都成了有口不能言的“啞巴”了。
    他們這邊凱旋而歸,另一邊的張周也進展順利。
    他統帥的三千多官兵對匪寇起進攻,無論是人數還是戰斗力,他們這邊都是占有絕對的優勢,沒有了官兄弟的坐鎮和領導,匪寇們根本不是官兵的對手,很快便被打散,一些人落荒而逃,另一些人沒來得及逃走的匪寇則全部成了俘虜。
    當唐寅等人感到時,戰斗業已接近尾聲,張周正帶主力人員殺位于山頂的匪寇據點。
    沒等他們向山走,邱真從打掃戰場的士兵當中快步跑了過來,看到被俘虜的官兄弟,他樂得眉開眼笑,說道:“此戰我們可算是大獲成功了!”
    在這里看到邱真,除了白勇,其他人誰都不意外,只要有戰爭,只要有戰事生,不管規模大小,不管己方占卜占優勢,邱真都會躲的遠遠的,好象生怕自己會被波及到似的。
    唐寅問道:“這邊的情況怎么樣了?”
    “匪寇不堪一擊,主力已全部被我們打散,剩下些參與不構成什么威脅了。”邱真搖頭晃腦地講道。
    這樣的結果早在眾人的預料之中,而直到此時,官兄弟才知道自己不僅中了人家的埋伏,還中了他們的調虎離山之計,趁著自己二人追殺白勇之時,大隊官兵已來此清剿了。
    兩兄弟又恨又氣,可此時被人家所擒,后悔也來不及了,二人象是斗敗的公雞,原本高高昂起的腦袋,隨之達拉下去了。
    見狀,白勇走到馬前,看了看悔恨不已又無精打采的兩兄弟,說道:“怎么樣?現在你倆知道唐大人的厲害了!如果兩位能棄暗投明,我保證你倆沒有性命之憂,反而能在軍中大展身手,若是反之火警,仍是執迷不悟,那這次兩位恐怕真就是兇多吉少,誰也救不了兩位了!”
    官元彪猛的抬起頭,兩眼睜的溜圓,眨也不眨的看著白勇。
    知道他有話要說,白勇伸手將塞在他嘴里的布條拿掉。
    剛活的說話的自由,官元彪就迫不及待的破口大罵道:“去你媽的卑鄙小人,等老子脫了困,我必將你們碎尸萬段……”
    沒等他說完,白勇搖搖頭,又將布條賽回他口中,嘆道:“真是好良言難勸該死鬼啊,你倆認為自己還有脫困的機會嗎?等回到橫城,也就是兩位的死期了!”
    “嗚……嗚……”
    官元彪環眼瞪的更大了,嗓子里不時出嗚嗚聲,只可惜一個字都罵不出來了。
    在山下大概等了半個多時辰,張洲終于帶手下士卒下山。
    眾人劇目看去,火警顯然戰果豐碩,不僅俘虜了大批的匪寇,另外還繳回不少武器、物資,其中有八名士兵還抬著四只大箱子,只看外表,就知道里面裝的不是平常的東西,邱真眼鏡一亮,快步前,讓士兵們停下,接著他打開箱子一看,里面裝的都是金銀。
    “哈哈,唐……大人,這回我們財了!”邱真回頭大喊道。
    唐寅催馬前,低頭瞧瞧,心頭一震,又回頭看眼官兄弟,幽幽說道:“兩位在平原的惡疾,由此可見一般了!我現在有些要懷疑官元吉對軍中的資助是不是都由你倆兄弟提供的,你們根本就是串通好了的!”
    “嗚嗚……”
    聞言,官元武和官元彪大聲齊叫,眼睛瞪的滾圓,眼角都快張裂,此時可不是開玩笑,如果唐寅硬是這么說,并以此定罪,那大哥的下場就會和自己一樣了,關鍵是他倆從未給過官元吉一文錢,反過來,官元吉還一直勸他倆兄弟趕快收手。
    只看他倆兄弟的反應,唐寅便猜出事情并不非是自己說的那樣,心中暗笑,臉可沒有任何的表演,表情冷若冰霜,故意嚇唬到:“等回橫成,在拿你們兄弟問罪!”
    “嗚……嗚嗚嗚……”
    官兄弟的叫聲更頻繁了。
    張周和白勇互相看看,二人咧了咧嘴,誰都沒有說話。
    此戰順利,不僅成功抓獲官兄弟,而且還順利搗毀匪徒的據點,俘虜了大批的匪徒,另外還搜查出巨大的金銀,此等成果是眾人來時萬萬沒有想到的。
    唐寅率眾得勝而歸。生怕生意外,隊伍連夜兼程,第二天清晨,順利返回橫城。
    他們剿匪大獲全勝的消息也已傳回橫城,縣里,城里的官員紛紛出來迎接,遠遠的看到唐寅,眾人快步迎前去,一躬到地,你一言我一語的贊嘆道:“唐大人果然英武不凡,戰惡匪便大獲全勝,日后有唐大人坐鎮平原縣,乃是我縣之福,百姓之福啊!”
    “唐大人威武”
    贊歌人人愛聽,唐寅自然也不例外,雖然眾人臉堆滿獻媚的笑容使他覺得刺眼,但贊美的詞匯還是心安理得的接受了。
    他坐在戰馬,嘴角揚,虎目彎彎,向眾人拱了拱手,含笑說道:“諸位大人也都辛苦了,縣內有諸位大人主持政務,我在外行事也很安心!”嘴這么說,在他心里卻在暗暗盤算,等時期成熟之時要對縣內眾官員來次大換血。
    “哎呀,唐大人客氣了!”眾官員們受寵若驚,眾星捧般的將他簇擁到城內。
    按理說,剿滅一窩規模龐大的匪徒是件喜事,可橫城之內依舊死氣沉沉,除了有官員出來迎接外,城內百姓仍是無動于衷,別說夾道歡迎,即使圍觀看熱鬧的百姓都沒有幾個,全然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
    這番場景,令唐寅皺眉不已,心頭的喜悅也大減,難道自己做的還不夠好嗎?
    他向身后的張周揮了揮手,把他叫到自己的身邊,低聲說道:“張將軍,為什么我感覺百姓好象對匪徒不關心啊!”
    “哦!”張周苦笑,正色說道:“官兄弟雖然是匪徒,但從不打劫過往的百姓,只對商家動手,所以百姓對他們也沒有太深的惡意!”
    其實他說的比較柔和,實際在百姓的心里,都覺得唐寅這為新任縣守好大喜功,又不敢主動攻擊蠻兵,只好對境內的匪徒動手。
    百姓都有仇富的心理,而官兄弟專門劫富的行為很是迎合百姓的心理,所以從心里來講,百姓們并不恨匪徒,反而更厭惡做樣子但又無法保護他們的官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