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84

  唐寅背對著官元吉,用眼角余光瞥見官元武和官元彪兩兄弟,像變臉似的,臉又恢復了不可一世的表情,笑呵呵說道:“兩位不用謝我,要謝也應該謝二位的兄長!”
    他的言語是很客氣,但配他的表情,完全變了味道,好像他根本沒把二人放在眼里,甚至懶得多看一眼。【】
    官元武和官元彪恨得幾乎要咬碎鋼牙,相互看了一眼,兩兄弟心靈相通,默契的誰都沒有說話,但心里已經打定了主意,定要讓唐寅付出代價。
    清楚感覺到二人身濃重的殺氣,唐寅心中了然,暗暗做笑,表面仍不動聲色,轉回身,對官元吉說道:“官兄現在可以把他倆帶走了!”
    “這次……真是多謝唐大人高抬貴手了!”官元吉心中感激,深鞠一躬,誠心道謝。
    唐寅擺擺手,淡笑道:“官兄不用客氣,要說感謝,我反而應該感謝官兄這些年來對平原縣眾將士的照顧。”
    他客氣有加,另官結平對他的印象也大為改觀,覺得剛見面時唐寅雖然刻薄了一點,但還是為有情有義的人。
    唐寅看著滿面感激的官結平,又道:“我與官兄的約定,還望官兄回去之后好好考慮一下,我是誠心相邀,想必官兄不會令我失望?”
    “這……”官結平是很感激唐寅,但那并不代表她愿意接受他的條件,為他做事。
    先不管唐寅的為人如何,但說這個職務就不是那么好接手的,搞內政,勞心勞力,見效又慢,想做出成績很困難,但要做糟卻很容易,何況平原縣這個爛攤子太難接手,內憂外患,處理起政務比處理軍務還要難十倍,百倍,他現在生活輕松自在,根本不想自找麻煩,為自己接下這個費力又不見得討好的差事。
    心里不愿意接受,但又無法立刻拒絕,官元吉應付著再次拱手施禮,說道:“當然,回去之后,我一定會仔細斟酌,三日后再給唐大人回復!”
    “恩!那我就等官兄的好消息了!”唐寅自信滿滿的笑道。
    “唐大人,在下告辭!”官元吉又與唐寅客套可一番,這才帶官元武和官元彪兩兄弟離開縣守府。
    他們前腳剛走,邱真、白勇等人便紛紛圍前來,滿面不解的問道:“大人,為什么要放官元武和官元彪?我們可是好不容易才把他倆抓住的!”
    “是啊!江山易改本性難移,這兩兄弟橫行霸道慣了,這次在我們手吃了虧,肯定不會就此善罷甘休,日后必然要找機會報復!”
    “再者說,官元吉根本管束不住這二人,不然他倆又怎能去做匪寇呢?!”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說出心中的不解和不滿。
    唐寅到時滿不在乎,邊聽邊笑,等他們的話聲告一段落之后,他方笑呵呵說道:“你們說的都很對,官結平確實管不住這兩人,他倆也一定會回來報復,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今天晚,他倆就會找門來。”
    自小是孤兒的唐寅,看扁了世態炎涼,人間險惡,不敢說看人百分之百的準確,但也不離十。官元武和官元彪都是藏不住心事的耿直之人,他倆對唐寅的恨意根本掩藏不住,全部表現在臉
    ,加他二人剛烈的個性,又屢遭唐寅羞辱,不找門來報復才叫怪了。
    他滿面的輕松,周圍眾人卻嚇了一跳,驚訝道:“今天晚?大人。那……那就更不應該把他二人放走了啊!”
    唐寅笑道:“若不當走官兄弟,官結平又怎么會妥協?我又怎能把這兩人也收為己用?”
    聽聞這話,在場眾人皆露出驚訝之色。原本他們都以為唐寅要拉攏的只是官結平,沒想到他把官元武和官元彪也算計進來了。就連邱真也沒想到唐寅能算計的這么深……
    官元武和官元彪都是修為精深的高手,若能納為己用,將會派大用場,唐寅哪會沒有愛才之心,只是這兩人太固執,所以他才用欲擒故縱的計謀。
    既然已經放了二人,又明知兄弟會回來報復,他心里其實早已想好應對之策。
    唐寅很聰明,一直都是,當他開始認真轉動自己的頭腦時,也是很恐怖的。
    見眾人面面相覷,久久無語,他淡然而笑,說道:“就算官兄弟真找門來,也沒什么好怕的,我想到個主意,各位否可行。”
    著,他將他的想法原原本本向眾人講述了一遍。
    聽完他的話,眾人先是一驚,接著不約而同的都笑了。唐寅的主意聽起來有些兒戲,但又不失為一個好辦法……
    邱真第一次拍手贊同道:“我看此計可行!官兄弟不來也就罷了,如果真的來龍,到時我們可要好好看看他二人的狼狽相,哈哈……”
    眾人跟著大點其頭,臉的笑容也轉變成了壞笑……
    白勇略有擔憂的問道:“這樣做……不會有危險的
    唐寅擺擺收,含笑道:“放心!他倆兄弟的修為都達到了靈元的境界,真想傷到他二人,也不是那么簡單的事。”
    “嗯!”白勇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又想了片刻,方悠然而笑,說道:“就按照大人的辦法做!”
    “大家都沒有意見?”
    眾人齊齊搖頭……
    唐寅見狀,笑道:“那好!”說著,他看向劉忠勝和陳放二人,說道:“此事交給你倆去準備,動作要快,盡量不要搞出動靜。”
    “明白!”劉忠勝和陳放雙雙起身,領令而去。
    事情告一段落,唐寅話鋒一轉,又與眾人商議起軍務。
    他問道:“我們現在可有探馬。能監視蠻軍的動靜?”、、
    張周和白勇相互看看,點頭又搖頭……
    唐寅不解二人的意思。
    白勇解釋道:“我軍是有探馬,但是卻不敢踏入蠻邦一步,更談不監視蠻軍的舉動了。”
    “這是為何?”
    “莫非斯地原遼闊,我們對哪里的地形又毫不知情,探馬過去,大都有去誤會,久而久之,也就不敢在向那邊派探馬了。”
    唐寅搖頭,喃喃道:“蠻兵對我們的舉動了如指掌,而我們對蠻兵毫無了解。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以現在這種狀況,我們哪有與人家抗衡的可能?”
    眾人紛紛皺起眉頭,在贊同他說話的同時,也在心里暗暗驚訝不已,唐寅看似不是軍法,但又能常常說出‘知己知彼,百戰不殆’等等這種令人深思的話。
    他們哪里知道,在唐寅的時代,這種話早被用濫,和俗話差不多了。
    唐寅繼續道:“我必須得時刻能了解到蠻兵的動向,所以,我們的探馬不僅要多,也一定要訓練有素,無論在多么陌生的環境里,在多么兇險的條件下,都能生存下去。”
    廚神現在又是殺手的他,對情報的重要性太了解了。情報就相當于眼睛和耳朵,沒有情報就等于一個人有眼看不見,有耳聽不著,無論他的勢力有多強悍,在戰場也只能落得任人宰割的下場。
    張周和白勇面色一正,雙雙說道:“大人,回去之后我會理科著手訓練兵團內的探馬!”
    唐寅搖搖手,若有所思的說道:“單單靠兵團內部的探馬還遠遠不夠。”
    個兵團的探馬不會過五十人,三個兵團加起來充其量才一百五十人而已,與他想要的比起來相差甚遠,最好的辦法是成立獨立的情報機構,直接受他的指揮和控制。
    想到這里,他環視在場的眾人。邱真山芋出謀劃策,但喜好養尊處優,不適合做是務,張周、白勇都是并團長,兵團的事務繁多,很難抽出時間,古越、李威等人雖然能力都不錯,但為人又不夠基民,最后,他的目光落到天樂身。
    想來想去,沒有在比樂天更適合的負責情報的人了、
    樂天是箭手,冷漠寡言又不失沉穩慎重,墳塋也基民,頭乃聰慧,無論是洞察力還是細心的程度,都比旁人高出許多,想到這里,他臉露出笑容,說道:“我想成立一只獨立的刺探部隊!”說著看向天樂,問道:“樂天,由你來做刺探部隊的領如何?”
    樂天先是一怔,接著立刻站起身行,連由于都未由于,說道:“屬下接令!”
    自到平原縣以來,樂天和古越等人一樣,雖然整天跟在唐寅身邊,被安插個偏將的頭銜,但都沒有實際負責事務,現在唐寅讓他負責情報,他哪里會拒絕,而且身為箭手太多他去負責刺探也在適合不過了。
    見他接受的痛快,唐寅也很高興,說道:“樂天,刺探不對的編制暫時定為五百人好了。其具體人員你可以到各兵團挑選,只要你看中的,無論官階高低,無需向我呈報,可自行去找各兵團長要人。”
    聽了這話,在場的眾人忍不住吸了口氣,如此安排,等于是將這只剛剛決定成立的刺探部隊凌駕于各兵團之了,由此可以看出唐寅對其的重視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