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87

  “你……真的敢留下我二人做你的護將?”官元武深吸口氣,他想睜開眼睛,看看唐寅的表情,可是疼痛難忍的雙目根本睜不開。【】
    “有何不敢?”唐寅臉的笑容收斂,但眼眸中的精光更盛。
    “你不怕我倆在你身邊會突下毒手?”官元武正色問道。
    “你二人會嗎?”唐寅反問道。
    “你兩兄弟都有一身高深的修為,不談精忠報國的大道理,也理應鋤強扶弱。現在外敵當前,四處凌虐,而你二人卻為寇作亂,豈不是成了蠻人的幫兇?這如何對得起風國,又如何配稱為風人?跟在我身邊,我不敢保證你倆日后會不會飛黃騰達,會不會取得過人的成就,但至少可保平原縣一方的太平,保平原縣百姓不受蠻人的殺戮和欺凌。你倆口口聲聲稱我是奸賊,但平心而論,你我雙方誰為奸,誰又為賊?”
    他一席話,直將官元武和官元彪說的羞愧難當。
    官元彪嘟囔道:“我倆不參軍是因為不想被軍中無能的將領害死!”
    唐寅正色問道:“兩位可認為我是否無能之輩?”
    “當然不是。”官元武和官元彪想也沒想,異口同聲地說道。如果唐寅無能,那被他俘虜了兩次,自己豈不是更無能了
    “既然如此。兩位還有什么好猶豫的?”
    “如果我倆真跟了你,你能給我們兄弟什么?”
    “給你們什么?”唐寅頓住,環視在場的眾人。幽幽說道:“我無法保證你們能長命百歲,如果真有一天戰死沙場、馬革裹尸,我可以保證的是你們會死得轟轟烈烈,而不是窩窩囊囊,我無法保障你們能富貴一生,我能保證的是只要有我一口飯吃,就有你們大家的,我無法保證你們日后會得到多么高的地位,我可以保證的事我會一直把你們帶在身邊,一起去努力爭取我們想要的一切。我對你們的要求只有八個字,忠誠不二,盡心盡力。我會視你們如手足,我希望你們也能視我為兄弟,同甘苦,共患難。”
    他這番話是有心而,同時也不僅僅是對官元武和官元彪說的,而是說給在場的每一個人。
    出這番話的唐寅,是眾人所不熟悉的唐寅。場眾人紛紛垂下頭。心中不由的一陣陣的悸動。
    官兄弟不約而同地吸了口氣,唐寅的話并不漂亮,卻很實際,戰場,沒有人可以保證自己會一直平安無事,官場,也沒有人可以保證自己能榮華富貴一生,但主將視下屬為兄弟,愿與下屬同甘共苦,這已經很難得了。
    他倆對唐寅是沒有太好的印象。但也不得不佩服他的能力和氣度。
    不知過了多久,仿佛有一個世紀那么長,官元武似乎終于下了決心,他咬了咬嘴唇,開口說道:“如果……大人不嫌棄我兄弟二人,我們兄弟愿意留到大人身邊做事!”
    或許是因為心悅誠服的關系,連原本的直呼其名也改稱為大人。
    聽胞兄這么說,官元彪也跟著應道:“是!”
    得到官倆兄弟的肯,唐寅又是意外又是驚喜。官元武和官元彪皆是真正的靈舞高手,他兩兄弟肯投靠自己,無疑能讓自己如虎添翼,這甚至比收服官元吉更有價值!
    直到此事,唐寅還是中軍輕政。
    他仰面而笑,向手下眾人揮手道:“把官兄弟的繩索解開,從今以后,他二人就是我的左右護將,是你們的同僚,兄弟!”他一句話,立刻把官元武和官元彪從匪寇的身份變為了堂堂風國的將軍。
    “多謝大人!”官兩兄弟齊聲說道。
    他倆都是直性子,厭惡與喜歡都會直接表現出來,與唐寅為敵時,恨不得將其碎尸萬段,現在愿意為他做事,態度立刻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變即客氣又尊敬。
    如果他二人此時能睜開眼睛,定會看到唐寅臉浮現出來的那種抑制不住的笑容。能將官兩兄弟納入麾下,是唐寅由內而外的感到喜悅和興奮,同時,信心也隨之倍增。
    官兩兄弟身陷火海,雖然有靈鎧護體,但雙目都有燒傷,唐寅令手下人帶他倆去休息,藥,他自己則找來張周,讓他立刻去官府通告官元吉,不用說其他,只要把官元武和官元彪深夜行刺再次被擒的事轉告即可。
    張周領令而去。
    此時的官元吉還在熟睡當中,聽下人稟報說張周來找,他甚是奇怪,不明白這么晚了張周來找自己所為何事,他做夢都想不到,白天剛剛把兩位兄弟解救出來,當晚這二人便去行刺唐寅了。
    見到漳州之后,官元吉簡單客套幾句,然后切入正題,詢問他的來意。
    張周看著他連連搖頭,好像官元吉要一副大難臨頭的樣子,接著,將官元武和官元彪行刺唐寅未遂而后被其生擒活捉的事講述一遍,當然,他對兩兄弟已經投靠唐寅的事只字未提。
    聽完他這話,官元吉真如同五雷轟頂,愣在原地半響反應不過來。
    許久之后,他方回過神,對張周的說辭簡直難以置信,立刻叫下人去官元武和官元彪的房里,看他兩兄弟還在不在,結果下人很快跑回來,兩兄弟的房間皆是空無一人,連同二人的武器也都不見了。
    官元吉聞言,險些當場氣暈過去,自己的這兩個兄弟,根本就是無法無天到了頂點,做匪寇還不夠,這回鬧的更大,竟然去行刺縣守,他倆不僅是想找死,也是在把自己往絕路逼啊!
    他沒有多做耽擱,跟著張周連夜去縣寧府找唐寅,主動請罪。
    當唐寅看到官元吉時,差點當場笑出來。
    官元吉本是個衣著得體、風度翩翩的青年才俊,可現在頭未梳理,衣衫也不整,面如土灰,和白天時的樣子判若兩人。
    “官兄,想不到我們這么快又見面了!”唐寅穿著便裝,安坐的椅子,手中端著茶杯,有一口沒一口的慢飲。在其身后,站有數名盔甲整齊的戰將,向左右看,兩旁站有齊刷刷手持刀斧的官兵。
    會客廳內彌漫著濃濃的蕭殺之氣。
    無須場面的威嚇,官元的心已涼半截。在白天他剛剛拍著胸脯保證自己的兩兄弟會安分守己,可到了晚二人便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來,在唐寅面前,他羞愧難當,無地自容,即使被讓了座,他坐在椅子也如坐針氈。
    “唐大人,我是來向你請罪的!”官元吉滿面苦澀,搖頭說道。
    唐寅故作糊涂,疑問道:“官兄何罪之有?”
    官元吉說道:“我……我那兩個不成器的兄弟再次……冒犯唐大人,我……我實在愧對唐大人的信賴……”
    “呵呵!”唐寅笑了,柔聲說道:“官兄多慮了!官元武和官元彪做錯事是他兩兄弟的問題,我相信此事和官兄毫無瓜葛”
    聽他這么說,官元吉先是松了口氣,可隨后心又提了起來。自己的兩兄弟做出這等事,這一回要怎樣搭救他二人?自己還有何臉面再次向唐寅開口要人?
    無論怎么想,都找不到能讓唐寅再次放人的理由,眼睜睜看著兩位兄弟在劫難逃,官元吉急的抓耳撓腮,卻又想不出任何的辦法,忍不住在心中長嘆一聲,難死我也!
    他沒說話,唐寅也不說話,而是邊喝著茶邊笑呵呵的看著仿佛在油鍋里煎熬的官元吉。
    也不知沉默了多久,官元吉將心一橫,干脆豁出去了,他抬頭道:“唐大人……”
    他只起個話頭,下面還沒有繼續說下去,唐寅便打斷道:“對了,官兄深夜造訪,是不是因為我拜托官兄的事,官兄已經考慮清楚了?”
    在此時此刻出這樣的詢問,無疑是等于逼著官元吉點頭同意。
    官元吉多聰明,哪能聽不出唐寅的意思,
    他暗暗咧嘴,接受唐寅的邀請,為他做事,就等于自己以后要和清閑的生活說永別了,而若是不答應唐寅的邀請,那不用問,自己便要和兩個兄弟說永別了。
    他左右為難,可不管怎么說,自己兩兄弟的性命是最重要的
    官元吉敲了敲自己疼痛的太陽,厚著臉皮說道:“唐大人的要求,我可以接受,只是……只是希望唐大人能再給我那兩個兄弟一次機會,饒……饒過他二人……”說到最后,他自己都底氣不足,話聲越來越小。
    唐寅目光如炬,直視官元吉。
    從未現人的目光會如此明亮,眼神又如此邪氣,仿佛能直接看到自己的內心深處。官元吉不自覺地垂下頭,避開唐寅的目光。
    唐寅緩聲說道:“我邀請官兄,是希望官兄真心實意的輔佐我,而不是被迫無奈的應付了事。”
    官元吉身子一震,急忙說道,:“我……我自然是甘心情愿的……”
    唐寅擺擺手,說道:“臥可以告訴你一句實話,今晚官元武和官元彪是來行刺我沒錯,而且也確實被我所擒,但他二人現在已決定投靠與我,并做我的左右護將,所以,無論官兄肯不肯輔佐我,我都不殺他二人。”
    今天的三章一次性更完,然后鮮花4oo朵加更2章就是22號更五章!鮮花45o朵加更3章就是22號更6章!5oo朵加更4章就是22號更7章!鮮花不止,更新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