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88

  “啊?”官元吉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自己那兩兄弟不是對唐寅恨之入骨嗎?怎么突然決定投靠他了,這怎么可能呢?他張口結舌,愣了好一會方問道:“唐大人此話當真?”
    “當然!”唐寅含笑說道:“剛才他二人都受了些輕傷,現在正在后院休息,如果官兄不相信,可以親自去看!”
    他不像是在說謊,而且他也沒有向自己說謊的必要,官元吉不由自主的站起身形,疑問道:”可可以嗎?”
    “當然可以!”唐寅跟著站起,笑道:“官兄請跟我來!”說著話,他向會客廳里端的后門走去。【】
    官元吉急忙跟前去,,他心里七八下,主要是想不明白自己那兩兄弟如何轉變的如此之快,又如此之大。
    唐寅領路,將官元吉帶到縣守府的后院,又走了一會,在一間客房的門前停下,輕敲了兩下房門,時間不長,房門打開,開門的是位身著青色長袍的中年人。
    這位是為官兄弟治眼的軍醫,看到唐寅,軍醫急忙躬身施禮,畢恭畢敬的說道:“唐大人!”
    唐寅點下頭,看向房內正躺在床的官兄弟,問道:”他倆的眼睛怎么樣?”
    “并無大礙,只是被熏傷而已,修養幾日便可恢復正常。”軍醫誠言道。
    “嗯!很好。”唐寅聞言,心里也暗自松了口氣,帶著官元吉走進房內。
    進入房間,看到眼睛蒙著紗布一動也不動的兩兄弟,官元吉急忙走前去,關切的喚道:“元武、元彪!”
    “大哥,你你怎么來了?”官兩兄弟確實沒受什么傷,只是眼睛被熏壞而已,現在過藥后已不如剛才那么疼了。此時突然聽到官元吉的聲音,兩兄弟都很意外。
    只聽他二人底氣十足的話音,官元吉便知道他兩確實無事,加軍醫又說兩人的眼傷都不重,他提到嗓子眼的心這才落了下來。
    緊張的情緒得到舒緩,怒火立刻燃起,他怒聲道:“我怎么來了。你倆還好意思問嗎?以前你們胡作非為也就罷了,現在反而變本加厲,竟敢來行刺唐大人,你你們”
    官元吉越說越氣,不知道該罵他兩兄弟點什么好。
    官元彪嘿嘿笑了,雖然眼睛看不到,可也不難猜到兄長此時氣氛的模樣,他嬉皮笑臉的說道:“大哥,你別生氣了,三哥和我對大人只是有點誤會而已,現在誤會解開,我倆已決定追隨大人左右了。”
    官元武接道:“大哥,我看你別做什么商賈大戶。也投靠大人算了,這樣一來,我們兄弟又可以在一起,互相也好有個照應。”
    “啊?”官元吉有些反應不過來,最厭惡唐寅的兩兄弟現在反過來拉自己一齊投靠唐寅,他又好氣又好笑,簡直懷疑唐寅是不是給他兩下了蠱。
    正在他不知該如何反應的時候,后面的唐寅走了來,不留痕跡的含笑問道:“官兄,元武和元彪所言極是,不知你意下如何呢?”
    官元吉搖頭苦笑,現在他還可以說不嗎?事到如今,也只能拼命賭一賭了,既然唐寅有馴服自己這兩個桀驁不馴兄弟的實力,也許輔佐他真會成就一番大業,想到這里,他轉會身,拱手施禮,說道:“屬下官元吉,愿意接受大人的邀請,誠信輔佐,為大人的大業貢獻綿薄之力!”
    此話一出,在場眾人的精神同為之一震,尤其是唐寅,他想也沒想,前便將官元吉的手臂托起,笑容滿面地說道:“有元吉助我,我便后顧無憂了!”
    至次,官四兄弟中的三人都投靠到唐寅的麾下,官元武和官元彪成了唐寅最貼身也最忠誠的護衛將領,日后跟隨他的左右南征北戰,立下戰功無數,而官元吉則成為唐寅的內政靠山,為他的征戰天下提供了堅實的后盾。
    遇到邱真,可以說是唐寅命運的一次轉折,而收服官元吉,又是一次大轉折,也直到這個時候,唐寅一系的核心骨架才算基本成型。
    有官元吉,外有邱真,這兩人可以說是唐寅前期最重要的兩大智囊,也是真正推著他迅崛起的加器。
    接下來的幾日,平原縣都很太平,匪患因官元武和官元彪兩兄弟的被招安而大大減輕,鄰國莫非斯聯邦也沒有出兵騷擾,這為唐寅提供了難得練兵的時機。
    官元吉投靠的好處很快便顯露出來,不僅平原縣混亂的內政得到整頓,就連征收新兵也變得容易許多。官元吉在平原縣威望甚高,連他都肯投靠唐寅,普通的百姓們也都心中有了底,愿意投身軍方。
    隨著新兵大量的涌入,平原縣的三個兵團變得越忙碌,很快,三個兵團的人數都補充齊整,其病原還有剩余,唐寅這時開始考慮再增設兩個兵團的事。
    也正是這個時候,他提報鹽城的奏章得到回復,風王展華批準了他的提議,認可唐寅在平原縣下設五個兵團的事情,但因為戰亂期間,都城無法調派人力過來,新增兵團的人力需要靠唐寅自行去解決。
    唐寅根本就沒指望鹽城能撥人過來,展華的旨意也正和他的心意。
    跟隨展華旨意一同送過來的還有舞媚的信。
    信中提到舞虞對他曾加麾下兵團一事大加贊賞,原因很簡單,唐寅是舞家一丨手提拔起來的,他控制的兵團越多,也就等于舞家控制的兵團越多。當然,風王展華能這么快批準唐寅的奏折,和舞虞的大力薦言離不開干系。
    舞媚對此事也很高興,只是她和舞虞的想法不一樣,她覺得平原縣兵力增多,自然會令唐寅的處境更加安全。信中她一再詢問唐寅的近況,以及到平原縣之后是否適應。
    唐寅將信從頭到尾的看過一遍后,給舞媚寫了回信,內容都是一些無關緊要的事,也告明舞媚不用為自己擔心,他會謹慎行事等等。
    另外,他又給鄧明洋寫了一封信,詢問他都城最近的狀況如何。
    得到封王的準奏,唐寅的擴軍邊的更加大張旗鼓。
    他新設平原縣第四、第五步兵團,第四兵團的團長定為古越,副團長定為陳放,第五兵團的團長為李威,副團長為劉忠勝,雖然兩個兵團的人員暫時還不齊整,但加到一起也有近萬人,算是一支不可忽視的戰斗力。
    個月的時間在忙碌中度過。
    這日,唐寅剛剛起床,門外便傳來敲門聲。
    “進來!”
    房門打開,從外面走進來一名四十出頭的中年人。
    這位是唐寅新找來的管家,本名叫張忠,是軍中的老兵,任第一兵團第一陣的司務長,平原縣本地人,家人早已死于蠻兵的鐵蹄之下,雖然年過四十但仍是孤家寡人一個,本已到了退伍的年齡,可因為無處可去仍留在軍中,唐寅無意中現他,詢問之后便請他做自己府管家,張忠欣然接受,姓氏也跟隨唐寅改為唐,名字變為唐忠。
    唐忠是司務長出身,做起管家來也得心應手,加他有事從軍中出來的,為人也忠厚老實,唐寅隨他甚是信任,縣守府的大事小情都交由他一人打理。
    “有事嗎?”唐寅問道。
    “大人,官大人求見!”唐忠先是深施一禮,然后輕聲說道。
    “哦?”唐寅笑了,可能因為政務繁忙的關系,官元吉可是很少主動來找自己的。他說道:“請他先到客廳等我一會!”
    “是,大人。”唐忠答應一聲,轉身快步而去。
    唐寅沒有讓官元吉久等,后者在客廳落座后剛喝了兩口茶,唐寅就到了。
    “元吉,找我有什么事?”這段時間,唐寅對官元吉表現出的能力十分欣賞,對他的稱呼也很親切。
    “大人!”看到唐寅,官元吉急忙放下茶杯,站起身形,拱手施禮,然后正色說道:“聽說現在軍中缺少戰馬,不止可有此事?”
    唐寅居中而坐,點頭說道:“確實如此!”
    平原縣根本就沒有騎兵兵團,戰馬衣缺,而唐寅又有心建立一支騎兵,戰馬確實是個問題。
    他眼珠轉了轉,話鋒一轉,笑問道:“元吉可有辦法弄到戰馬?”
    官元吉暗贊唐寅反應敏捷,他點頭說道:“我與許多商戶都有往來,其中不乏馬商,買一批戰馬并不是難事,我只是想知道,大人要用這批戰馬做什么?”
    唐寅說道:“當然是與蠻兵作戰了!”
    官元吉點點頭,他早已料到這個答丨案,微微一笑,說道:“蠻兵彪悍,驍勇善戰,而我風國的戰馬,要度沒度,要強壯沒強壯,即使組成騎兵隊伍,我想在與蠻兵的交戰中也揮不出多大的作用,反而浪費我們自己的錢財!”
    “哦?”這倒是唐寅沒有想的,他若有所思地垂下頭,仔細考慮他的話。頓了片刻,他問道:“那依元吉你的意思呢?難道我們不要騎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