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89

  “騎兵當然需要,我的意思只是說風國的戰馬沒有特長,花同樣的錢不如去買別的國的戰馬!”官元吉解釋道。說閱讀
    “別的戰馬?”唐寅揉著下巴,喃喃說道。
    “莫國的戰馬?”官元吉說道:“莫國碼中的度是其它馬種圓圓無法比擬的,而騎兵最大的優勢之一就是度,所以買莫國的戰馬是最劃算的。”
    莫國戰馬的厲害唐寅當然也了解,而且他現在所乘的馬匹就是莫國的戰馬,只是現在風莫還處于敵對狀態,去哪里能買到莫國的戰馬?他幽幽說道:“你說的雖然不錯,但我們照不到馬源,有錢也買不到啊!”
    官元吉一笑,說道:“我倒是有熟識的莫國馬商,但問題是現在風莫關系緊張,兩國邊境完全關閉,莫國的馬商及時能通過莫國那邊的關卡,也無法通過我風國這邊的關卡。”
    唐寅聞言,腦中靈光頓時一閃,問道:“我們這邊的關卡可是霸關?‘
    官元吉點頭道:“沒錯!”
    唐寅眼珠轉了轉,說道:”我和霸關守將英步雖然只有一面之緣,但那次相談甚歡,我想他或許能幫我這個忙!”
    “哦?”官元吉面露喜色,連忙說道:“若是霸關守將肯從中協助,那當然再好不過,事半功倍了……”
    唐寅擺擺手,搖頭說道:“別抱太大希望,我和英步并不太熟,他肯不可幫忙還不一定,我先給他寫一封信試探一下。”
    官元吉點點頭,說道:“也好!我派手下人把大人的信送到霸關,同時也可聯丶系莫國那邊的馬商,若是一切順利,莫國的戰馬便可運過來一批!”
    “恩!”唐寅應了一聲,隨即起身去往房,準備好之紙墨,提筆給英步謝了一封信。
    信的主要內容只是些無關痛癢、聯絡感情的客套話,只是到最后他方提到自己喜歡莫國戰馬,想買下幾匹,不值英步是否能從中幫忙。
    將信寫好之后,他交給官元吉,并叮囑他信無比不能遺失。
    現在畢竟是風莫兩國緊張時期,他想莫國購買戰馬,若是被別有用心之人知道肯定會拿去大做文章,弄不好還給他口頂同底的大帽子。
    官元吉當然明白其中的道理,他正色說道:“大人請放心,我會安排可靠的心腹前往,保證萬無一失。”官元吉家大也大,其手下不乏能力群的人才。
    對他辦事的能力唐寅很放心,他頷笑道:“那么此事就拜托元吉你了!”
    “大人客氣了!”
    翌日,唐寅往前邊城巡視。
    變成,城如其名,屬邊境城池,位于風國和莫非斯聯邦的交界處,按理說邊境城池應當商貿興隆,而邊城卻是興隆、繁華這樣的詞匯完全沾不邊。這里一年四季遭受蠻兵的襲擊和騷擾,城內百姓早被屠丶殺的七七八八,所剩無幾,偌大的城池凄涼、落魄,街道根本看不到行人,有的只是成隊的巡邏士兵,城市已然變成軍事要塞。
    唐寅帶的人并不多,身邊只有官元武和官元彪兩兄弟以及二十域名親兵侍衛。
    現在負責邊城防務的正是張周為的平原縣第一兵團。
    得知唐寅前來,張周帶領數名千夫長出城迎接。
    這還是他第一次到邊城,被引入城內,看到城中的狀況,唐寅
    心中暗嘆,難怪平原縣的稅后少得可憐,雖然下有兩座城池,但其中的邊城有等于無,而前還是個巨大的負擔,就連縣城橫城的繁華
    程度恐怕都比不其他的郡縣的普通城池。
    只是在城內轉了轉,唐寅便讓張周領他城墻查看。
    邊城的城墻已先后鞏固過數次,即加高也加厚了許多,各種城防設施準備得十分完善,城中糧草也儲備充足,若真遇敵圍城,堅持一、兩個月不成問題,但問題是邊城太大,而且四面空曠,無險可仗,城外又無護城河,一旦真有強敵來攻,四面城墻又那時能考一個兵團守的住的。
    不來視察不知道,親臨其境便感覺到問題的存在。
    唐寅走到一處箭垛前停住腳步,舉目向城外觀望,城外一馬平川,是遼闊的草原,那是貝薩城邦的領地。見他駐足眺望,張周走前來,解釋道:“那是莫非斯境內的帕布大草原!”
    “哦!”他輕輕應了一聲,隨后磚頭看向張周,問道:“只一個兵團駐守邊城夠用嗎?”
    張周苦笑,說道:“當然不夠!”
    “既然不夠,為何不曾派人力?”
    “平原縣原本只有三個兵團,把一個兵團放在邊城已不算少了。以前確實有縣守將兩個兵團放在邊城這里,結果莫非斯的蠻兵突然襲擊橫城,而橫城守兵不足,導致邊城的援軍還未來得及趕到,縣城就被攻破,那一戰損失慘重,連縣守也被蠻兵所殺!”張周搖頭,唏噓不已。
    原來還有這等摻事。”唐寅說道:“所以說,消息的靈通至關重要,如果我們能隨時掌握蠻兵的動向,就不會在生累時的摻事!”
    是的,大人!張周點頭應道。
    邊城的防衛十分完善,唯一的問題就是人力不足,對于這一點唐寅也沒有太好的辦法,現在縣內雖然設立五個兵團,但新成立的第四第五才剛剛組建,編制不全,人員也都是新兵,派不用場,如果跳牌到邊城兩個兵團,換防將成為個問題。
    最近可以敵情,?唐寅巡視完城墻,便往下走變問道
    “沒有任何現,張周實話實說道
    “這陣子蠻兵視乎很安靜,一直沒有進犯騷擾,唐寅又有說道,自他到平原縣認知以來,還沒有遇一起蠻兵越境襲擊的事,這隱隱約約有種善于襲來之勢,
    張周對此也有些不接,他喃喃說道:”是的,最近確實很太平,還有一方常態,
    其他人和他的反應一樣,杰表示不可思意,唐寅見狀,忍不住笑了,蠻兵不來進犯是好事,現在反而讓己方感覺不是應了。
    敵人既然不來,我們就不去管他,正好抓緊這個時間整頓士卒,唐寅說道,
    大人所言極是!”張周符合道
    邊城的飯菜還算豐盛,而且皆是野味,雖然看去不這樣精致,但香味撲鼻飯桌,唐寅夾起一塊柔,只是嗅了嗅便斷言道:“這是山豬肉!”
    配在左右的張周以及下面的千夫長門同時一愣,接著不約而同地問道:“大人怎么知道?”
    他怎么可能會不知道?唐寅自幼變生活在深山中,對山中也為了如指掌。他笑道:“以前有吃過。”頓了一下,他問道:“邊城附近有山竹出沒?”
    “是的!”張周說道:“邊城東邊的山林很大,里面什么野味都有,運氣好的話,還能捕到虎和熊。”
    見唐寅眼中刪除異光,張周笑問道:“如果大人有興趣,下午可以過去狩獵,順便可以溫泉。”
    “溫泉?”唐寅挑起眉頭。
    “是啊!”一名千夫長順著張周的話頭說道:“大人,那里的溫泉很不錯,尤其是到了冬天,效果更佳,可以邊溫泉邊欣賞雪景!”
    唐寅仰面而笑,說道:“被你們這么一說,想不去都不行了。”
    聞言,張周等人也笑了。
    這頓飯眾人吃的其樂融融,本打算飯后去山中狩獵,了飯剛剛吃完,變聽外面傳來急促的腳步聲。
    “抱”
    隨著長長的報聲,一名身穿輕便軍裝的士卒從外面既不分本近前。
    進入廳內,士卒單膝跪地,急聲說道:“唐大哥,張將軍,大事不好了,蠻兵突然襲擊愿望鎮,鎮守軍正與蠻兵交戰,但寡不敵眾,戰況危機!”
    “什么?”一聽這話,眾人琪琪變色,下意識的紛紛站起身形。
    愿望鎮是平原縣下設的八鎮之一,與邊城只有二十里的路程,可以說盡在跟前,拿來也是經常遭受敵軍攻擊的地方。
    張周急問道:“蠻兵有多少人?”
    “還不清楚。但至少在千人往!”
    “糟了!”聽說蠻兵過千,張周立刻意識到不好,愿望縣的守軍只有三大隊,這不足一陣,充其量
    才三百來人如何能是過千蠻兵的對手。以蠻兵的兇狠彪悍,即使現在馬趕過去營救恐怕也來不及了。
    正在他呆的時候,唐寅面色陰沉的開口問道:“張將軍,現在城內可有戰馬?”
    “有是有,但只有百匹!”戰洲面露男色的說道。
    “給我一百騎術精湛的兄弟,隨我趕過去增援!”唐寅邊說著話變往外邊走去,官兄弟見狀,片刻位停留,緊跟在唐寅身后,
    張海走等人心中一顫,急忙跟去,駭然問道:“大人打算只帶百人前往?那、、、那太危險了!”
    “不然怎么辦?”唐寅回頭看這張周,說道:“若是不行前往,即使感到愿望鎮,一切都來不及了
    見張周還要攔阻,他美觀緊皺,冷聲說道:”不用在啰嗦,快去準備戰馬,還有,等我走后,你可在派2千兄弟增援,不過你的坐鎮邊城,不要中了敵人的調護歷山之計,明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