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2)      第一百四十章(06-22)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2)     

唐寅在異界90

  唐寅心思周密,即使是在緊急時刻仍能設想的面面俱到,留下張周以及第一兵團的主力,以防蠻兵的聲東擊西。【】說閱讀,
    “可……可是……”唐寅的安排雖然得當,不過張周還是覺得不妥。他說道:“不如這樣,大人留在城內,我帶兄弟們先行前往救援!”
    唐寅沉聲說道:“現在不是爭論的時候,馬按照我的意思去辦,這是命令!”
    聽聞這話,張周不敢再多廢話,急忙令人準備馬匹,又挑出百名騎術不錯的士卒,讓他們跟隨唐寅一同前往。
    唐寅帶官兩兄弟以及二十余名侍衛,加那一百名士卒,騎馬出了邊城,快馬加鞭直奔原望縣而去。
    他們一行人只有一百多人,先行前去增援遭受過千蠻兵攻擊的原望縣,這在張周等人的眼中是很不可思議的事,甚至可以說是莽撞之舉。
    唐寅當然并不莽撞,他做事其實十分小心謹慎,一千名蠻兵在普通人看來或許很多,但在他眼里那并不算什么,何況他身邊還有修為深厚的官兄弟,應對過千的敵人根本不成問題。
    另外,他心里還有些興奮的情緒,這是他第一次對陣蠻兵,他也想見識見識傳說中的蠻兵究竟有何厲害之處,能讓平原縣的守兵連連吃虧,畏如虎豹。
    原望縣距離邊城確實很近,騎快馬還不到一個時辰就能抵達。
    當唐寅等人接近原望縣時,遠遠的便聽到前方傳來陣陣的喊殺聲、嘶吼聲以及人們在拼殺時出的咆哮聲。
    見狀,唐寅更是加快馬,并回頭向手下人大聲喝道:“準備戰斗!”他話音未落,靈氣已擴散而出,在他身生成烏黑亮的靈鎧。
    官元武和官元彪兩兄弟也生成靈鎧,并拿起長槍,將其靈化。
    接近到鎮子的邊緣,映入眼中的皆是貝薩城邦的士兵。
    蠻兵體格異常強壯,平均來看比風人要高出一頭左右,身穿著粗糙的鐵造鎧甲,頭無盔,披頭散,有些人臉還涂抹著各種色彩,配黝黑的皮膚,冷眼看去,真如同野獸一般。
    蠻兵的作風更似野獸,無情的殺戮著他們所能看到的一切生命,瘋狂的洗劫著一切他們能搬得走的東西。
    這些在外面的蠻兵正將搶來的財物裝馬車,突然看到唐寅這一百多騎飛奔而來,蠻兵們紛紛放下手中的東西,拿起武器,一擁而。
    雙方還沒接觸到一起,只聽嗡嗡數聲,十多把飛斧打著旋劃破長空,直奔隊伍最先面的唐寅襲來。
    飛斧快,唐寅的動作更快,他立刻松開戰馬的韁繩,亮出雙刀,只見刀光閃過,飛射而來的斧頭紛紛被打落在地。
    沒等蠻兵們反應過來,唐寅雙腳猛的用力一夾馬腹,跨下戰馬如影明白他的心意,度瞬間提升至最快,此時的如影馬如其名,象是支離弦之箭,電一般沖入蠻兵的入群中。
    咚!
    隨著一聲悶響,當其沖的那名蠻兵的胸口被馬蹄踢個正著,整個人如同炮彈似的向后彈射出去,連帶著撞翻后面的一大群蠻兵。
    “《唐寅在異界》逐浪,也在逐浪,有能力的會員請去逐浪支持道哥,支持的人越多道哥更新會更快!版的人越多道哥寫作起來才會無后顧之憂!”
    借著敵人陣營騷亂的空檔,唐寅將雙刀靈化,合二為一,組成長長的黑色鐮刀。
    他單手持刀,猛的向下一攏,只聽咔嚓咔嚓數聲,三名位于馬側的蠻兵連人帶甲劈為兩截。
    “啊--”
    唐寅的兇猛沒有嚇退蠻兵半步,反而激起他們嗜血的本性,數十名蠻兵嗷嗷怪叫著將他們圍在中央,長槍、長矛紛紛向他的周身刺去。
    戰馬如影雖好,但唐寅還不適應在馬作戰,亂戰之中他不僅要保護好自己,還得保護跨下戰馬,一時間顯得有些手忙腳亂。正在這時,官兩兄弟以及下面的士卒們趕到,不用別人出手,單單是官兩兄弟的長槍就夠蠻兵們受的。
    兩桿靈槍,如同兩只見血封喉的毒蛇,每一次刺出總會伴隨著撕心裂肺的慘叫聲,總有蠻兵噴血倒地,再也爬不起來。
    數十名蠻兵,在唐寅等人的合攻之下,頃刻間倒下大半。
    正在這時,鎮子里人聲鼎沸,腳步聲轟隆,唐寅舉目一瞧,好嘛,從鎮子中至少蜂擁而出八、九百號的蠻兵,而且人數還在不斷的增加中。
    心中冷哼一聲,唐寅翻身下馬,拖著鐮刀迎前去。
    雙方剛一接觸,他手中的鐮刀便橫向揮出,頓時間,慘叫聲連成一片,最前面的那排蠻兵皆著胸口噴血,仰面而倒。后面的蠻兵好像沒有看到同伴的慘死,踩著尸體沖到唐寅的近前,將他團團圍住,接著,戰斧、長劍、寬刀由四面八方襲來,又砍又刺。
    因為有靈鎧護體,唐寅躲閃的也不是很積極,但手中鐮刀不時的揮出,其犀利的刀鋒無論碰武器還是厚重的鎧甲都會應聲而斷。
    時間不長,倒在他刀下的蠻兵便有三十人之多,鮮血將地面染得猩紅,可蠻兵就像撲火的飛蛾,仍在源源不斷的攻向唐寅。
    雙方亂戰在一起,只是蠻兵的人數太多,很快唐寅便和官兄弟的等人沖散了。
    隱約聽到鎮子中心地帶還有打斗聲,想來那里還是己方的守軍,他憋足力氣,向鎮中突殺。
    蠻兵兇悍,數量又多,倒下一批,馬便又填補一批,源源不絕,好像永無止境。
    唐寅記不得自己總共斬殺了多少敵人,但漸漸空虛的靈氣提醒他作戰的時間已經不短了。
    他單手持刀,讓過迎面撲來的一名蠻兵,等對方從自己身側穿過時,他回手一抓,扣住那名蠻兵的后頸,黑暗之火由他掌心燃燒,撲的一聲,那名蠻兵的身體立刻化為煙霧,無主的盔甲和衣物散落在地。
    這突如其來的黑暗之火把周圍的蠻兵皆嚇了一跳,但也只是稍愣片刻,蠻兵的進攻又再次展開,甚至比剛才更加兇猛、更加拼命。
    殺不完找死的鬼!唐寅嘴角揚,連續施展黑暗之火,只見他的周圍不時騰起黑色的霧氣,七零八落的盔甲散落滿地。
    正在他瘋狂吸食靈氣的時候,忽聽身后傳來沉悶的呼嘯聲,沒等他回頭觀瞧,隨著嘭的一聲巨響,他感覺自己的背后好像被奔馳的犀牛撞到似的,身子不由自由的向前撲倒。
    轟隆!
    “《唐寅在異界》逐浪,也在逐浪,有能力的會員請去逐浪支持道哥,支持的人越多道哥更新會更快!版的人越多道哥寫作起來才會無后顧之憂!”
    唐寅的身子向前彈射,撞到土墻,由于沖力太大,一人多高的土墻都被他撞出個大圓窟窿,他整個人也隨之轱轆進墻內。
    若是沒有靈鎧,這一擊足可以把他砸個骨斷筋折,但此時他身的靈鎧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地域住致命的傷害。
    他倒地的瞬間立刻又從地竄起,雖然看去灰頭土臉,但身體并未受傷,只是強大的沖擊力震的他有些兩眼花。
    他甩了甩腦袋,舉目一瞧,只見墻外站有一名身材高壯的大漢。
    蠻兵的身材已算是魁梧,但這人比周圍的蠻兵還要高出一頭,壯一圈,其身高至少有兩米開外,胳膊粗的如同平常人的大腿,站在人群之中,鶴立雞群,冷眼看去好象只成了精的怪獸。
    這名壯漢手中拿有一把大型號的鐵錘,看其大小,估計得有三、四百斤的樣子,錘身一半黑、一半白,錘頭排滿尖刺,如此怪狀顯然是靈化后的武器,不用問,剛才自己背后遭受的一擊肯定是此人所為。
    原來蠻兵之中也有修靈者!唐寅抖動身軀,身塵土震落,他跨前一步,鐮刀緩緩抬起,指向壯漢。
    言語雖然不通,但動作已能表明一切。
    此時壯漢的吃驚程度要遠勝唐寅,他全力的重擊,即使未能把對方砸死,至少也能震成重傷,可看唐寅的模樣,絲毫沒有受傷的樣子,想必此人的靈氣修為異常精深。
    壯漢愣了一會,突然嚎叫一聲,撞到面前搖搖欲墜的土墻,向唐寅猛沖過去。
    咚、咚、咚!
    壯漢每一次邁步都出沉重的悶響聲,不用出手,單單是這份聲勢就夠駭人的。
    不過他能嚇得住旁人,卻嚇不住唐寅。
    眼睜睜看著對方沖著自己近前,巨錘向自己頭頂惡狠狠砸來,唐寅身形提溜一轉,如同鬼魅一般閃到壯漢的身后。
    轟隆!
    巨錘沒有砸到唐寅,重重砸到地面,力道之大,將地面砸出個半米多寬的大坑,腳下的地皮都為之顫了幾顫。
    等空中漂浮的塵土散去,壯漢低頭再看,面前哪里還有唐寅的身影。
    他滿面疑惑,難道自己用的力氣太大,直接把對方砸成肉餅了不成?
    正當他想提起錘子仔細查看的時候,突然覺得雙肩一沉,似被什么壓住。
    沒等他反應過來,忽聽頭頂方有人說道:んe“閣下這頓大餐,我收下了!”
    不懂風國的語言,但聽聞話音,壯漢驚的臉色頓變,本能的仰頭望。
    他沒有看到別的,只看到一只抓向他面門的打手。
    嘭!
    覆蓋靈鎧的手掌如同鐵鉗一般抓住他的臉頰,從手指縫隙中他看到了站在自己雙肩之的唐寅。
    對方明明只在自己的面前,怎么現在回跑到自己的肩旁?壯漢即使想破腦袋也想不明白其中的原由。
    他心頭大震,下意思的驚叫一聲,剛想彎腰將唐寅從自己身甩下去,可也就在此時,唐寅的掌心燃燒起黑色的火光,那熊熊燃燒的黑色火焰由壯漢的面頰一直竄到他的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