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91

  呼壯漢連叫聲都未來得及出,身體已然化成濃煙,被唐寅吸了個干干凈凈,他手中的大鐵錘也隨之恢復了原狀,但分量仍十分沉重,落地后出咚的一聲悶響。
    唐寅將鐮刀交于左手,輕松抓起鐵捶,沒見他如何用力,只是手臂向外一揚,鐵錘已被他掄了出去。
    嗡!
    鐵錘在空中打著旋,重重的砸進蠻兵的人群中,頓時間,蠻兵的陣營中響起一片慘叫聲,至少有五、六名蠻兵被砸倒在地。
    嘩蠻兵陣營一片嘩然,那壯漢在蠻軍中的地位不低,眼睜睜看他被燒為煙霧,眾蠻兵們無不是又驚又駭,由心感到恐懼。人們不再向剛才那樣不要命的圍攻唐寅,腳下象是被釘了釘子似的再不敢向前一步,圍而不攻。
    他們不出手,唐寅可沒時間和他們干耗,只見他腰身一低,身形如電般又沖進蠻兵之中,一邊揮舞著鐮刀,一邊使用黑暗之火焚燒周圍的蠻兵。
    唐寅勇猛,銳不可擋,蠻兵們被得連連后退。很快,唐寅就沖到鎮子的中央地帶,這里的蠻兵更多,少說也有千人,此時正在圍攻鎮中的一座宅院。
    這座院子算得是原望鎮最大最高的建筑,四周的院墻足有兩米往,現在,院墻站滿風兵,正抵御外面圍攻的蠻兵。
    見狀,唐寅暗吃一驚,聽張周說己方在原望鎮的守軍并不多,只幾百人,而來攻的蠻兵看樣子得過兩千人,守軍竟然能抵御這么久,出人意料。來不及細想,他掄刀大吼一聲,叫道:“里面的兄弟不用驚慌,援軍已到!”
    他出聲叫喊,一是想吸引蠻兵的注意力,分散對方的進攻,二是給己方人員打氣,要他們堅持住。
    這一嗓子,無疑是給被困于宅院中的守軍們打了一針強心劑,同時也成功吸引了蠻兵的注意力。
    位于蠻兵陣營的中心腹地有一名騎著高頭大馬的戰將,這人身披靈鎧,手持靈化后的長刀,在人群中十分扎眼。他也聽到了唐寅的喊聲,順勢望了過去,看了片刻,他緩緩將手中刀抬起,指著唐寅所在的方向,輕聲說了幾句。
    由于距離太遠,唐寅沒有聽清楚他說的是什么,但敵軍陣營明顯有了變化,大量的蠻兵紛紛向自己這邊沖來,叫喊連天,說著他聽不懂的貝薩語。
    象唐寅這種程度的修靈者,蠻兵和其他人沒什么不同,同樣是血肉之軀,在他靈化后的鐮刀前同樣是不堪一擊。
    看著人山人海的蠻兵蜂擁而來,他絲毫沒有畏懼膽怯的意思,將鐮刀垂地,做出準備出手的架勢。
    時間不長,蠻兵沖到他的近前,最前面的幾名蠻兵身材雄壯,清一色手持巨斧,看準唐寅的要害,紛紛將巨斧掄出。
    唐寅不躲不閃,也不招架,只是將垂地的鐮刀反揮出去。
    對方出手在前,而他出手在后,但雙方的度卻不能同日而語。
    那快如閃電的鐮刀寒光閃爍,在空中畫出一道完美的半弧線,隨著連續三聲的脆響,三名蠻兵攔腰折斷,應聲倒地,三把巨斧也散落出好遠。
    這僅僅是拉開血拼的序幕,唐寅與眾多蠻兵戰在一處。
    蠻兵身材高大,數量也多,將唐寅圍在當中,讓他好象被淹沒在人海中似的,看不到他的身影在哪里,只能聽到場人喊馬嘶,舉目望去,不時有鮮血噴過人群的頭頂,射到半空中,又不時有人被黑暗之火燒化,化為煙霧,飄蕩在空中,但很快又被吸食一空。
    戰斗在繼續,而且越來越激化,倒下去和消失的蠻兵也越來越多。
    如果是普通的修靈者,很難長時間的維持如此激烈的戰斗,靈鎧化和兵之靈化都是需要消耗大量靈氣的基礎技能,同時施展二者,在激戰之中靈氣很快便會耗光,但唐寅不一樣,他是內宗的暗之修靈者,尤其是在亂戰中,以黑暗之火吸食的靈氣比消耗的還要多,所以隨著戰斗的持續,他的靈氣非但未減少,反而越打越多,對他而言,唯一消耗的是體力,往往到最后他的體力先耗光,只能靠靈氣支撐他繼續戰斗。
    見過了這么久,己方這么多人還戰不下對方一個人,那名位于人群中的將領頗感不耐煩,他沉哼一聲,喝開面前的人群,然后催促戰馬,直唐寅沖去。
    此時的唐寅早已殺紅了眼,不再施展什么招式,只剩下單純的劈、砍、刺,以最簡單實用的方式殺傷敵軍。
    激戰正酣之際,突然他身后的蠻兵紛紛向左右閃躲,讓開一條半米多寬的通道,唐寅還沒反應過來,那名將領已催馬趕來,到了唐寅身后,什么話都沒說,借助戰馬前奔的沖力,將手中靈刀猛刺唐寅的后心。
    這名將領的靈氣修為不在唐寅之下,若是被他的靈刀刺中,唐寅身的靈鎧根本抵御不住,當場就得斃命。
    感覺到身后有股強大的力氣傳來,天生的直覺讓他渾身的汗毛都豎立起來,唐寅立刻意識到危險的臨近,來不及回頭仔細查看,他本能的將身子橫向挪了挪。
    只可惜他的動作還是稍慢了半步,耳輪中只聽咔嚓一聲,那將領的靈刀正刺中他的左后腰。
    黑色的靈鎧瞬間裂開一條大口子,靈刀深深刺入唐寅的體內,其中的力道之大,將唐寅足足推出數米之遠。
    “哼!”將領冷冷哼笑一聲,手中刀向外用力一掄,直接把唐寅的身軀甩了出去。
    撲通!
    唐寅撞翻數名蠻兵,摔落在地,鮮血順著他的后腰汩汩流出,他躺在地一動不動,看去好象已被對方一刀刺死,只是他身的靈鎧并未散去,鐮刀依然緊握在手中。
    將領坐在馬鞍子,連馬都未下,隨手甩了甩刀血跡,傲然下令道:“把他的腦袋砍下來!貝薩語!”
    “是!貝薩語”周圍的蠻兵紛紛答應一聲,齊唰唰向倒地的唐寅圍攏過去。
    雖然他是修為高強的修靈者,但畢竟剛受了致命一擊,蠻兵們對他的恐懼和警惕大減,等到了近前之后,亂刀齊落,劈砍他的周身。
    叮叮當當!
    蠻兵們的大刀砍在他的身,全都被靈鎧擋住,出一連串鐵器碰撞的聲音。按道說修靈者死去身的靈鎧即使沒有馬散去,其強度也應削弱許多,不可能還如此堅韌,眾蠻兵們都有些吃驚,看著被震的生痛的手掌,有些不知該如何是好。
    正在他們呆怔的時候,原本躺在地的唐寅突然站了起來,這突如其來的變化引起周圍一片驚呼,蠻兵們滿面駭然,象看怪物似的看著唐寅,同時下意識的連連向后倒退,可他們的度哪里能快得過唐寅,站起身形之后,他好象完全沒有受到致命傷,如同猛虎撲食似的沖入蠻兵之中,握住鐮刀的雙手同時散出黑色的火焰,火焰象是具有生命,順著刀桿一直竄刀身的頂端。
    此時再看,長長的黑色鐮刀覆蓋著一層黑色火焰,好象整個鐮刀都在燃燒似的。
    唐寅斷喝一聲,猛的將鐮刀揮出,鋒利的刀鋒在斬殺蠻兵的同時,刀身之的黑暗之火將順勢將對方的軀體燒為煙霧。
    將黑暗之火依附于武器之,這一點連嚴烈都未做過,但唐寅卻做到了。
    燃燒著黑暗之火的鐮刀無疑更加恐怖,每一刀的揮出和每一刀的斬殺過后,不再伴有撕心裂肺的慘叫聲,有的只是黑暗之火焚燒的嘶嘶聲。
    只頃刻之間,便有數十名蠻兵慘死于黑暗之火中,空氣中飄蕩的濃烈的靈氣,唐寅如饑似渴,貪婪地吸食著靈氣,不放過任何一縷,背后的傷口隨之開始止血、愈合,到最后,只剩下一條淡淡的紅線,裂開的靈鎧也漸漸合攏,完好如初。
    那名蠻將領做夢也想不到會生這樣的事,剛剛被自己刺了一刀已然奄奄一息的敵人竟然在眨眼工夫又變得生龍活虎,而且看起來比沒受傷時更加可怕。
    他咬了咬牙關,掉轉馬頭,重新殺了回來。
    隨著一聲長長的喊喝,他再次沖到唐寅近前,故技重施,借著戰馬的沖勁,靈刀直刺唐寅,只是這次的目標他選擇的是唐寅的喉嚨。
    唐寅雙目瞇縫著,卻遮擋不住眼中流露出來狂野的邪芒,他將手中鐮刀全力向外一揮,當啷一聲,鐮刀與對方的靈刀撞在一起,火星四濺,尖銳的聲響震的周圍蠻兵耳膜生痛,紛紛不由自住的捂耳后退。
    看不出來唐寅如此力大,那將領的虎口差點被震裂,戰刀也險些脫手而飛,他在馬晃了兩晃,才勉強將身形穩住。
    那將領在吃驚,唐寅也同樣驚訝不已,他很清楚自身的力氣再配合靈氣之后其中的力道有多大,全力的格擋沒將對方的武器震落,顯然對方的修為也極為深厚,甚至不在自己之下。
    了解到這一點,他反而更加興奮,長笑一聲,說道:“你也吃我一刀試試!”話音還未落,他身形躍起,離地接近兩米多高,手中鐮刀橫向掃出,斬向對方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