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92

  見唐寅一刀斬來,那名將領也不慌張,沉著應對,他將手中戰刀豎起,硬接唐寅的重刀。【】
    當啷啷那將領是把唐寅這刀架住了,可連人帶馬也被橫著震出一米多遠,兩只胳膊又麻又痛。暗叫一聲厲害,將領感覺出唐寅的修為絕不在自己之下,不敢再存絲毫的大意,急忙翻身下馬,使出全力,與唐寅戰在一處。
    唐寅的每招每式皆是又快又詭異,而那將領也不簡單,是驍勇善戰、經驗豐富的老將,他二人戰在一處,只見刀光劍影,一時間難分高下。
    敵人數量眾多,唐寅可沒時間和他耗下去,與將領打了十余個回合,見平常招法難以傷到對方,他使出絕技。
    交戰中,他突然連出三刀,這三刀又急又快,分襲將領的中下三路,后者暗驚,連躲帶架,小心應對。當他招架唐寅最后一刀的時候,沒有感覺到絲毫的力道,也沒有出任何的聲響,好象對方砍來的這一刀是虛影似的。正在他茫然不解之時,突然,背后一道勁風襲來,直取他的后脖根。
    暗叫一聲不好,他反應也快,想也沒想,直接撲倒在地,向前滾去。
    嗡!鐮刀的鋒芒幾乎是貼著他的頭盔掃過,只要再稍慢半步,他的腦袋就得被削下來,將領穩住翻滾的身影,心有余悸的定睛再看,原本在自己前方的唐寅卻突然出現在自己的身后,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一時間也分辨不清楚。
    不給他考慮的時間,唐寅再次施展暗影漂移,他距離將領有五、六米遠,沒見他如何動身,整個人突然出現在對方的近前,手中刀也同時揮向對方的太陽。
    太快了,也太詭異了,詭異到他好象本來就站在將領的面前似的。
    這回將領可看清楚唐寅所施展的技能了,從來沒見過也沒聽說過這樣的招法,他嚇的臉色頓變,沒時間細想,他再次就地翻滾,狼狽不堪地躲避唐寅的攻擊。
    可他的身形還沒有穩住,唐寅又猶如鬼魅一般出現在他的身側,鐮刀快似流星,斜肩帶背的猛掃下來。
    將領感覺到唐寅的刀又攻來,可此時他的身軀還在翻滾,不受他的控制,這回再想閃躲已然來不及了。
    他只能盡力避開自己的要害,讓對方別把自己傷的太重。
    可他卻忽視了最要命的因素。
    唐寅手中的鐮刀是沒有傷到他的要害,只是掃到他的軟肋,犀利的刀鋒輕而易舉地撕裂開他肋下的靈鎧,連帶著將下面的皮肉挑開一條五寸多長的大口子,可惜那將領還沒來得及感覺到疼痛,附于鐮刀刀身的黑暗之火已如同有生命的火蛇順著他的傷口竄入他的體內,可嘆這位驍勇善戰的貝薩將領連叫喊聲都未出,只眨眼工夫,連人帶靈鎧便被黑暗之火燒得一干二靜,化為靈霧。
    咔嚓!唐寅以手中鐮刀拄地,仰起頭,張開嘴巴,貪婪地吸食著飄散在空中的靈霧。
    嘩蠻兵陣營一片嘩然,誰都沒有想到,己方戰無不勝的將領竟然會輸的如此之慘又如此之快,最后還落得個尸無存的下場,現在看著場中正吸食靈氣的唐寅,眾蠻兵們無不是又驚又駭,本能的連連后退。
    把空中最后一屢靈氣吸干,唐寅幽幽緩了口氣,感覺自己體內的靈氣洶涌澎湃,與之剛才比起更一層樓,并隱約有突破靈化境達到靈元境的跡象。
    只差一步!只要再多一點點的靈氣,他的修為便可追當初的嚴烈,達到全盛狀態。唐寅壓抑不住心中的興奮和悸動,平視周圍的眾多蠻兵,眼中狂野的邪光更盛。
    在他眼中,這些蠻兵不再是人,而是增長他修為的食物,是助他提升修為的工具。
    他嘴角慢慢挑起,露出令人毛骨悚然的邪笑,只是在靈鎧的隔擋下,周圍人根本看不見他此時的表情。
    “殺!”
    毫無預兆,唐寅突然沉喝一聲,揮舞手中的鐮刀,一頭扎進蠻兵的人群中,只見鐮刀揮舞開來,霍霍生風,依附著黑暗之火的刀身在空中留下一道道黑光,周圍的蠻兵不時被黑火掃中,焚化成靈氣,最后融入唐寅的身體,成為他的一部分。
    失去將領的指揮,蠻兵陣營顯得混亂不堪,將近兩千之眾的蠻兵四處亂竄,叫喊連天,相互踐踏,亂成一鍋粥,這也令唐寅的殺戮變的更加容易。
    隨著戰斗的加劇,他已不記得自己斬殺了多少蠻兵,吸食了多少靈氣,到最后,蠻兵都被他嚇破了膽,只要遠遠的看到唐寅向自己這邊沖來,蠻兵們便會不由自主地連連退避,無論他沖到哪里,周圍地帶一定都是空曠曠的。
    這一戰,可以說唐寅在蠻兵們的心里留下了深刻的烙印,尤其是他手中那把長長的鐮刀,幾乎成了蠻兵們的噩夢,此戰過后,貝薩城邦的蠻兵蠻將們未必知道唐寅這個人,卻都記得了在風國邊境有一把‘燃燒著黑火的死亡之鐮’。
    “大人!”官元武和官元彪兩兄弟不知何時跑到唐寅的身后,雙雙出聲大叫。
    聽聞喊聲,唐寅飛到九霄云外的理智被拉回到體內,人也漸漸恢復正常,他收住追殺蠻兵的腳步,吸食掉散落空中的靈氣,定睛再看,殘余的蠻兵已開始全面潰敗,紛紛向鎮外倉皇逃竄,而自己帶來的那一百多名騎兵正在后面掩殺,就連被困在宅院當中的守軍們也都紛紛反沖出來,剩勝追殺蠻兵。
    見己方勝局已定,唐寅暗暗松口氣,這才轉回身形,看向官兄弟。
    看到他的正面,兩兄弟都嚇了一跳,唐寅的后面是黑色靈鎧,而前面的靈鎧則被染成血紅色,還未干枯的鮮血順著靈鎧的縫隙滴滴答答直向下流淌。
    “大人,蠻兵已敗,我方的兩千援軍業已趕過來了!”官元武前一步,正色說道。
    唐寅扭頭一瞧,可不是嘛,從邊城步行趕來的兩千兵卒已接近鎮子的邊緣,遠遠望去,只見旗幟招展,塵土飛揚,好不壯觀。
    他瞇了瞇眼睛,沉聲道:“傳我命令,追殺敵兵十里,盡量多抓活口!”
    “是!大人!”官兩兄弟齊聲答應,一個向前一個向后,雙雙而去。
    此戰可謂是大獲成功,雖然沒有殺傷太多的蠻兵,可唐寅連續斬殺蠻軍中的兩名將領,稱得是收獲頗豐,更重要的是,自與蠻兵交戰而來,無論戰局大小,風國這邊的勝利屈指可數,這一場小勝對蠻軍的實力自然不構成任何的削弱,但對平原縣軍民的士氣可是一個大大的鼓舞。
    官元武和官元彪兩兄弟領令去追擊蠻兵,唐寅則留在鎮內歇息。
    他散去身的靈鎧,找到一處稍高的平臺,慢慢坐下。
    在他身邊還擺放著兩副鎧甲,那是被他殺掉的兩名蠻兵將領的鎧甲,他準備將其做為自己戰告捷的戰利品帶回橫城去。
    這時,兩名隊長打扮的風兵小心翼翼地走到唐寅的近前,沒等開口說話,就被守在他周圍的侍衛們攔住。
    唐寅看向他二人,打量兩眼,印象中沒見過這兩人,他向手下侍衛擺擺手,示意他們退下,隨后問道:“你二人是……”
    “大人,我倆是負責原望鎮警衛的隊長!我叫蕭慕青,他叫金鑫!”開口說話的這名隊長是位二十多歲的青年,身著殘破不堪又布滿血跡的皮甲,看相貌平凡無奇,倒是一雙眼睛格外明亮,流露出睿智和狡捷,另一名隊長和他年紀相仿,身材魁梧,相貌粗野,手中提的戰刀又寬又長,一看便知是勇猛之人。
    唐寅沒見過這兩人,但對他倆的印象極佳,原望縣的守軍只三百來人,被兩千蠻兵襲擊的情況下竟然還能存活下來,其領頭的隊長肯定有過人之處。再者說如果不是他二人帶領手下兵卒堅守,拖住蠻兵,估計等自己趕到時蠻兵早就跑的無影蹤了,此戰能取勝,他二人也是功不可沒。
    他沖著兩人含笑點點頭,說道:“兩位兄弟辛苦了!只率三百人能擋住兩千蠻兵的偷襲,這很不容易!”
    憑心而論,蠻兵身材普遍比風國兵卒高壯,戰斗力也很強,作戰又勇猛,正面交鋒,己方不占任何優勢。
    蕭慕青正色答道:“大人過獎了,屬下不敢當!”
    受到唐寅的夸獎,金鑫顯得很得意,毫無心機的呵呵一笑,說道:“其實這次蠻兵來襲,我們早就預料到了,也早就做好了防范,所以當蠻兵攻來時,我們應對起來也很輕松!”
    “哦?”唐寅聞言一怔,好奇地問道:“你們如何知道蠻兵會來偷襲?”
    “這……”金鑫撓撓腦袋,不知該如何回答,只能轉頭看向旁邊的蕭慕青。
    暗罵他的大嘴巴,蕭慕青謹慎地說道:“蠻兵來襲,事先已有跡象。這些日子,蠻兵只騷擾原望鎮周邊的村莊,兵力都不多,打完就跑,他們主要目的是為了試探原望鎮守軍的多少,看是否有能力分出兵力增援受襲的村莊,這也是蠻兵最常用的伎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