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93

  聽蕭慕青分析的頭頭是道,唐寅來了興趣,問道:“你就是通過這一點判斷出來蠻兵要來襲擊原望鎮?”
    “是的,大人!”蕭慕青點頭說道。【】
    “你很了解蠻兵?”唐寅挑起眉毛。
    蕭慕青沒有正面回答,而是說道:“屬下十六歲參軍,在軍中已經接近十年了。”
    這一點唐寅還真沒看出來,想不到這位年紀輕輕的隊長已有近十年的軍齡。反過來講,軍齡近十年還只是名隊長,讓人覺得匪夷所思。他沒有再進一步追問,話鋒一轉,又改問道:“那你說,這次蠻兵襲擊原望鎮,會不會也是為進攻邊城做試探?”
    蕭慕青十分驚訝唐寅反應的敏捷,愣了片刻,正色說道:“本來是有這個可能!但現在來看,蠻兵肯定會大舉來攻,但目標是不是邊城就不一定了。”
    “為什么?”
    “蠻兵報復的心理向來很強,也向來看不起我風軍,這次在原望鎮吃了大虧,肯定會引來更多的兵力回來報復,只攻擊原望鎮恐怕還不足以消除他們心中的憤怒,邊城十之會成為他們的選目標!”
    唐寅暗暗吃驚,一是驚訝蕭慕青對蠻兵的分析,二是驚訝他的頭腦。如果真如他所說,那邊城的處境可就危險了。他問道:“依你看蠻兵會多少兵力報復?”
    “哦……”蕭慕青想了想,說道:“估計會在五萬到十萬之間!”
    這么多人!唐寅皺皺眉頭,沉思不語。
    這時,前來增援的一名千夫長走了過來,到了唐寅近前,深施一禮,然后說道:“大人,戰場已經打掃完畢,現蠻兵尸體二百多具,我軍陣亡也有一百多人。”
    唐寅回過神來,應道:“好,我知道了。”
    其實戰死的蠻兵遠不止二百多人,另有不少人死于唐寅的黑暗之火中,尸骨無存。至于風軍這邊的傷亡大多是原望鎮這里的守軍,唐寅帶來的那一百多騎兵并未折損幾人,后面增援的步兵們更是毫無損傷。
    他看向蕭慕青和金鑫二人,擺手說道:“你倆去忙,有事我會再找你二人。”
    “是,大人,屬下告退!”蕭、金二人拱手施禮,雙雙退開了。
    等他倆走后,唐寅問那名千夫長,道:“你可認識他二人?”
    千夫長看看兩人遠去的背影,點頭道:“認識,他倆是原望鎮的隊長,一個叫蕭慕青,一個叫金鑫,大人,他二人有問題嗎?”
    唐寅擺擺手,說道:“聽說那名叫蕭慕青的隊長在軍中已有十年?”
    “是的!”千夫長搖頭苦笑道:“他的軍齡比我還要長很多呢!”
    “那他為何還只是名隊長?”
    “這……原因有很多。”千夫長撓撓額頭,說道:“他的靈武并不強,本來這也沒什么,按他的軍齡其實也早該升遷,可是他……膽子太小,犯下數次臨陣脫逃的重罪,如果不是他的軍齡夠長,考慮到他在軍中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的情分,他早就該被軍法處治了!”
    原來如此!千夫長的解釋令唐寅頗感失望,不過他又突然想起了邱真。邱真不正是這樣的人嗎?!看似貪生怕死,實則是精明透頂,深知明哲保身之道,用邱真的話講,明知不敵還去做毫無意義的犧牲是最愚蠢的行為,難道,這位蕭慕青和邱真是同一種人?
    唐寅咧嘴笑了笑,甩頭不再多想,現在的當務之急是必須得立刻加強邊城的防御,萬一蠻兵真的殺來,己方也不至于被打個措手不及。
    這時,小鎮子開始活絡起來。
    剛才蠻兵來攻時,鎮子里的百姓們好象都憑空消失了似的,除了蠻兵和守軍,一個平民都看不到,現在蠻兵被殺退,人們紛紛從藏匿地隱蔽之處走出來,駐足在遠處,圍觀蠻兵們遺留下來的尸體,臉的表情無不是又懼又恨。
    見狀,唐寅邁步向百姓們的人群走去。
    原望鎮的百姓們并不認識唐寅,不過見他雖然年輕,但衣著不凡,而且身邊還有侍衛,不用問也知道他的身份不簡單,人們不約而同地向他投去好奇又敬畏的目光。
    走到人群近前,唐寅先是一笑,說道:“各位受驚了!我是唐寅。”
    啊?百姓們聞言大吃一驚,原來這位相貌英俊的青年就是新任的平原縣縣守唐寅啊!
    一縣之地,縣守是行政和軍事的最高官員,也是名副其實的土皇帝,在普通百姓的心里,縣守可是高高在,不是一般人能見得到的,想不到這次抵御蠻兵,縣守大人能親臨原望鎮。
    他的話音剛落,面前響起一片嘩嘩聲,聚集在這的數百名百姓紛紛屈膝跪倒。
    唐寅嚇了一跳,可以說自他擔任平原縣縣守以來還從未受過如此‘待遇’。他急忙伸出手來,將離他最近的一名中年人扶起,接著又對其他人擺手說道:“鄉親們無須多禮,大家都起來!”
    “大人……”人群中一位老者抬起頭,看著唐寅顫聲說道:“大人,您……您可要救救我原望鎮的百姓們啊!”
    唐寅莫名其妙地看著說話的那位老者,自己不是已經趕過來救援了嗎?還救什么?他頷道:“老人家,有話請直言!”
    老者哀嘆道:“大人能親自前來救援原望鎮,并大敗蠻兵,是大快人心的好事,可是,蠻兵在這里死了人,日后一定會來報復,到時……到時鎮中的男女老少們可都要性命不保了啊!”
    “是啊,大人……”
    聽了老者的話,其他百姓們也紛紛附和,一各個皆是副要大難臨頭的表情。
    這倒是個問題!蠻兵會回來報復,蕭慕青剛才就已經向自己提起過了,可以平原縣目前的兵力,還不足以同時在兩地設下重防,邊城和原望鎮,當然前者更加重要,平原縣有限的兵力自然也應集中在邊城,至于原望鎮,只能放棄了。
    想罷,他舉目環視人群,問道:“鎮長在哪里?”
    剛才說話的那位老者顫巍巍地站起身,拱手說道:“大人,我就是原望鎮的鎮長仲文!”
    “哦,原來你是鎮長!”唐寅點點頭,說道:“你組織一下鎮中的百姓,帶所有能帶走的東西,到邊城暫時居住!”
    “啊?”聞言,鎮長仲文怔住了,小鎮中的百姓們連同周圍的官兵們也都愣住了。風國可是頒布過禁遷令的,尤其是邊境,對遷徙的管制尤其嚴厲,唐寅讓原望鎮的百姓們遷移到邊城居住,雖然只是暫時性的,但也不合風國律法。
    “大人,這……這不合我大風律例……”
    沒等他把話說完,唐寅打斷道:“生死攸關當前,人命當然最重,至于律例,可以不用管它!”
    “可是……”
    “有問題,我自然會去擔當,難道,鎮長大人還有其它的辦法嗎?”唐寅側頭,用眼角睨著仲文。
    他已經這么說了,仲文也無話可講,他再次跪到在地,伏說道:“小人代表原望鎮百姓多謝大人!”
    “鎮長客氣了!”唐寅淡笑,目光轉動間,映入眼中的盡是百姓們感激涕零的表情,原本還有些沉重的心情突然感覺輕松了許多。
    就在原望鎮居民各自回家收拾東西準備搬遷到邊城之時,出去追擊敗逃蠻兵的官兄弟等人返回,同時還帶回來二百余名蠻兵俘虜。
    這些被擒的蠻兵如同斗敗的公雞,不少人身都掛了彩,鮮血淋漓,舉目看去,一各個垂頭喪氣,無精打采,失去了往日的威風勁。
    見到蠻兵的俘虜,原望鎮百姓剛開始還有些畏懼,不太敢靠前,只是遠遠的觀望,但所過時間不長,不知是誰最先揀起小石塊丟向眾俘虜,這象是導火線,緊接著,數以百記的居民紛紛沖了過來,又是揀石頭又是揀土塊,狠狠砸向蠻兵俘虜,泄心中長久以來的壓抑和憤怒。
    對百姓們的舉動,周圍的風軍也不阻止,他們對蠻兵的憎恨絲毫不弱于風國的百姓,畢竟死于蠻兵之手的風軍實在太多了,其中有他們的兄弟,也有與他們并肩作戰的戰們。
    風軍們心知肚明,這些俘虜的下場肯定是死路一條,死在劊子手的刀下和死在百姓們的手里沒什么區別。
    這時,反到是唐寅站出來阻止原望鎮的百姓,蠻兵俘虜的死活他并不在意,不過,若是把這些俘虜帶回邊城或者橫城,對平原縣軍民的心氣無疑會是不小的鼓舞。
    擔心百姓們的情緒失控,唐寅在原望鎮沒有多做逗留,帶官兄弟,押解這二百余名蠻兵俘虜,先一步離開原望鎮,返回邊城。
    他們在原望鎮大勝蠻兵的消息早已傳回邊城,這令邊成的風軍們心歡雀躍,可以說自他們參軍以來,對蠻兵作戰勝利的次數屈指可數,這次雖然只是一場小戰斗,但以微薄的損失換回一場頑勝,實屬不易。
    當然,唐寅在風軍心中的地位又得到大副的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