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94

  唐寅回到邊城不久,邱真以及白勇、朱諾等軍方的核心人員也都紛紛聞訊趕來,坐鎮橫城的只留有官元吉一人。【】盡在
    顯然,眾人對此戰的勝利都很興奮,看到唐寅后,皆是滿面歡喜地前詢問戰斗的細節。不過唐寅可沒有他們那么好的心情,面色有些凝重。
    見狀,眾人頗感茫然,不明白他明明打敗了來犯的蠻兵,怎么沒有絲毫高興的樣子?要知道在正面戰場擊潰蠻兵可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呢!
    看出眾人的心思,唐寅挑眉反問道:“我們現在應該慶祝嗎?”
    “當然!”朱諾是直性子,連想都沒想,便脫口說道:“我軍已經很久沒有對蠻兵取勝過了,這次勝利,打振人心啊!”
    “是啊!”其他人也紛紛隨聲附和。珍惜
    唐寅搖搖頭,說道:“據我所知,蠻兵報復心理一向很強,這次在原望鎮吃了大虧,想必用不了多久就會舉重兵反撲,各位有沒有想過,屆時我們當如何抵御?”
    “這”此言一出,朱諾頓時語塞,臉的興奮也隨之一掃而光,取而代之的是滿面的凝重。他是平原縣的第三兵團兵團長,自然對蠻兵的習性十分了解,也當然清楚唐寅的推測不是危言聳聽,一旦蠻兵真大舉來襲,以己方目前的人力,抵御起來可是非常困難的。
    其他人也都不約而同的倒吸口涼氣,紛紛垂下頭去,沉思不語。青春
    過了良久,邱真問道:“如果蠻兵真的回來報復,不知會有多少兵力?”
    沒等唐寅開扣說話,張周和白勇雙雙答道:“蠻兵既然吃了虧,再次來襲的兵力肯定不會少!”“應該至少在五萬往!”
    “那么多人!”邱真暗暗咋舌。目前平原縣雖然新增了兩個兵團,共設五個兵團,但人力遠未達到五萬,而且軍中過半都是毫無經驗的新兵,戰斗力很低,加防御的區域和城鎮眾多,兵力分散,抵御五萬之眾的蠻兵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白勇正色說道:“大人,蠻兵報復的目標十之會是邊城,我建議立刻增調兩個兵團到邊城,剩下的兩個兵團則鎮守橫城,只要確保這兩地不失,蠻兵就傷不到我們的元氣!”
    “恩!白將軍所言有理!”眾人紛紛點頭表示贊同。
    唐寅沉吟片刻,問道:“白將軍,你覺得應把哪兩個兵團調到邊城?”
    “第四、第五兵團!”白勇想也沒想。
    “新兵團?”邱真皺起眉頭。第四、第五兵團都是剛成立不久的新兵團,是徹頭徹尾的新兵兵團,把這兩個兵團調派到最危險的邊城,不是讓這一萬多將士來送死嗎?他疑聲問道:“這樣做有些不妥?”
    白勇嘆口氣,說道:“邱大人,這也是不得已而為之!雖然蠻兵的目標很可能是邊城,但我們也不得不防對方會繞過邊城去偷襲橫城,橫城是縣城,重中之重,容不得出現半點的散失,留守兩個戰斗經驗豐富的老兵團比較穩妥,再者說,第四、第五兵團雖然是新兵團,但總是要參加戰斗的,不然永遠都是新兵團,派不大用場,這次也是一次難得的練兵機會!”頓了一下,他忙又補充道:“當然,我并沒有怯戰的意思,如果大人覺得把第二兵團安排在邊城比較穩妥,我也毫無二話!”
    他是第二兵團的兵團長,提議讓自己的兵團留守橫城,他也怕其他人尤其是第四、第五兵團的同僚們誤會。
    邱真仔細琢磨他這番話,雖然覺得白勇所言也有道理,不過讓兩個新兵團去地域敵人的重兵也實在有些趕鴨子架的意思,恐怕難以取得成效,反而徒增己方的傷亡。在平原縣徽兵太困難了,對己方而言是十分寶貴的,豈能白白犧牲?
    他搖搖頭,對唐寅說道:“大人,把第四、第五兵團調到邊城還是不太妥!”
    此時唐寅也有些左右為難,白勇說的沒錯,橫城是重中之重,如果橫城被破,自己這個縣守就算是失敗的徹底了,但如果把兩個新兵團調到邊城,等蠻兵反撲回來時,不知得傷亡多少人。這真是一個艱難的選擇。
    唐寅以前是個干脆果斷之人,當事情來時從不會猶豫,立刻便會做出決斷,但現在不一樣了,他不再是孤身一人,他現在的一個決定,會關系到平原縣數萬守軍的生死,甚至是整個平原縣數十萬百姓的生死。
    他咬了咬嘴唇,許久沒有說話。
    正在這時,從外面跑進來一名侍衛,到了唐寅近前,單膝跪倒,說道:“報,大人,原望縣百姓已到城外,等候安置!”
    聞言,唐寅回過神來,他對侍衛說道:“此事由邊城城主安排就好!”
    “這……”那名侍衛面帶難色。
    張周接道:“大人,邊城并無城主!”
    “哦?”唐寅一愣,若不是張周挑明,自己還真差點忘了,到了邊城這么久,確實還沒見過邊城的城主。他問道:“這是怎么回事?”
    張周苦笑道:“邊城被蠻兵攻破過許多次了,城主也被連續斬殺過數任,到后來,邊城城內已無百姓,城主自然也就不再需要,現在邊城和軍事要塞無異!”
    “原來如此!”唐寅幽幽噓口氣,偌大的風國,偌大的平原縣,竟然被蠻幫欺負到如此地窘境,這該是誰的責任?
    他緩緩握緊拳頭,似對周圍眾人所說又似在喃喃自語,頓的沉聲說道:“我不管以前平原縣是什么樣子,但在我擔任平原縣縣守期間,絕不容許平原縣內任何城池有被敵人攻破的那一天!”
    他轉頭對張周說道:“張將軍,你調派人手安頓前來的百姓!”
    “是!大人!”張周挺身站起,轉身就要向外走。
    唐寅恍然又想起什么,伸手將他叫住,又道:“對了原望鎮守軍之中有名叫蕭慕青的隊長,你把他帶來見我,現在!”
    “蕭慕青?”張周怔了怔,可見唐寅面色不佳,也沒敢多加追問,應了一聲,快步走了出去。
    對蕭慕青這個名字他并不陌生,因為此人的軍齡比他都還要長一些,可惜是只有苦勞而沒有功勞,一直沒有得到升遷的機會。
    不知道唐寅找蕭慕青所為何事,但他還是老老實實的按照唐寅的意思找到蕭慕青,帶他前往,同時他又安排手下的幾名千夫長組織官兵,安頓前來避難的原望鎮百姓們。
    由于邊城幾乎成為空城,無人居住的宅院眾多,容納原望鎮的數千名百姓很輕松。
    且說張周,領著蕭慕青去見唐寅。
    像張周、白勇以及朱諾這些平原守軍的老人都對蕭慕青不以為然,覺得此人奸猾膽小,但唐寅對他倒很客氣,見蕭慕青來了,他微微欠了欠身,滿露笑容,擺手說道:“蕭隊長請坐!”
    “多謝大人!”蕭慕青還真沒想到唐寅會找自己,有些受寵若驚,加廳內眾人不是軍團長就是副軍團長,而他只是名小小的隊長,與眾人的身份格格不入,坐在椅子也如坐針氈,小心翼翼。
    唐寅再次打量蕭慕青,后者相貌談不英俊,充其量算是清秀,中等身材,不胖不瘦,可以說平淡無奇,只是一對眼睛骨碌碌轉動之間不是流露只精亮的光彩。
    他笑問道:“蕭隊長,你以為蠻兵這次在原望鎮吃了虧,肯定會回來報復?”
    “是的!大人!”蕭慕青挺直身軀,畢恭畢敬地小聲答道。
    “目標是邊城?”
    “邊城的可能性為最大!”
    “那你說,如果蠻兵真的來攻擊邊城,你認為這里應留有多少守軍?”
    不明白唐寅為何會將這么重要的問題問蕭慕青,眾人的目光齊刷刷落到蕭慕青的身。
    聽了唐寅的話,蕭慕青的精神也是一震,驚訝的同時也立刻意識到自己表現的機會來了,他眼珠轉了轉,低聲說道:“兩萬人足夠!”
    “什么?”
    廳內眾人臉色皆是一變。朱諾身子前傾,低聲喝道:“蕭慕青,你在說什么?這里可不是你胡言亂語的地方……”
    唐寅揮手喝止朱諾,面帶微笑,柔聲問蕭慕青道:“你,為什么只需兩萬人就夠用?”
    蕭慕青說道:“以我推測,蠻兵再次來攻的人數不會過六萬,可即使如此,兵力仍然比我方多許多,我方若是堅守城池,最后就算勉強抵御住敵軍,損失必然不小,與其被動挨打,不如主動出擊!”
    “以兩萬的兵力主動迎擊蠻兵,不是等于自尋死路嗎?”白勇冷靜的問道。夢一場
    蕭慕青一笑,說道:“說過硬碰硬,我方當然不占優勢,可如果事先派出一支伏兵,埋伏在邊城附近,等蠻兵攻城時突然殺出,與城內兄弟里應外合,內外夾擊,出其不意,攻其不備,足可打亂蠻兵陣營,順勢將其擊垮!”
    “簡直是開玩笑!”朱諾撇嘴氣道:“邊城之外,一馬平川,只有東邊山林可藏伏兵,可蠻軍向來狡猾多斷,不會不防,也不會不查,我方伏兵如何能藏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