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9)      第一百四十章(06-19)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9)     

唐寅在異界95

  蕭慕青深深看了豬諾一眼,含笑說道:“朱將軍,除了城東的樹林之外,其實還有一處地方可藏重兵!”
    “是哪?”別說朱諾,就連其他眾人也忍不住心中的好奇異口同聲的問。【】:整理
    蕭慕青頓地正色道:“就是原望鎮!”
    在座的眾人都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即使唐寅也感覺很不可思議,蠻兵就是在原望鎮吃的虧,一旦回來報復,那里也必然會是蠻兵要掃平的主要目標之一,乙方的伏兵怎么可能埋伏到那里?那不是往蠻兵的槍口撞嗎?
    他挑起眉毛,疑惑地看著蕭慕青,問道:“蕭隊長,你可是在開玩笑?”
    “事關重大,屬下豈敢亂開玩笑?!”蕭慕青正色說道:“大人,原望鎮是經常遭受蠻兵襲擊的城鎮之一,按理說鎮中百姓早應該被蠻兵殺光,可事實卻截然相反,原因很簡單,原望鎮幾乎每家每戶都有建有隱蔽的地道或者地窖,當蠻兵來襲時,同樣的,我們將伏兵安排在原望鎮,可利用鎮中原有的地道和地窖做藏身之地,蠻兵即使來犯,現原望鎮已變成空鎮,絕不會在深加搜查,何況蠻兵即使再狡猾多端恐怕做夢也想不到我們把伏兵安插在他們的眼皮子地下!”
    原來如此!聽了蕭慕青的分析,眾人這才恍然大悟,暗暗在心中贊嘆一聲高明
    唐寅也深深點了點頭,難怪蠻兵入侵原望鎮的時候鎮內連一個百姓都看不到,等蠻兵戰敗逃竄時,百姓們又一股腦的全都冒出來,原來是家家戶戶都有地道或地窖可用來藏身的緣故。
    此時朱諾不再和蕭慕青爭論,琢磨了片刻,對唐寅說道:“大人,我看……蕭隊長的主意也可以試試!”
    何止是可以試一試,簡直就是破敵的奇招!唐寅眨眨眼睛,仰面無聲而笑,說道:“好!就按照蕭隊長的策略辦,在原望鎮,我們設下兩千伏兵,蠻兵不來也就罷了,一旦蠻兵來襲,這兩千兄弟可在敵人的背后殺出,攻它個措手不及!”
    得到唐寅的肯定,蕭慕青臉頓露驚喜和得意之色,感覺自己終于找到了能賞識自己才能的明主。
    邱真用眼角余光憋著蕭慕青,不知道為什么,對此人他生不出什么好感。其實很也簡單,同性相排訴,一直以來,在唐寅身邊出謀劃策的始終是邱真,現在突然出現個同樣善出奇謀的蕭慕青,讓邱真隱隱約約有種危機感,也讓他隱隱約約覺得自己的地位似乎也不是那么穩固。
    不過邱真可是城府極深的人,即便心里在怎么厭煩,他也不會把情緒表露在臉。他輕嘆一聲說道:“蕭隊長的謀略甚佳,不過由誰帶領這支伏兵可是個大問題,兩千奇兵,技能化成一把致敵人與死地的利劍,也能變成毫無作為的散沙,關鍵是看為將領的能力……”
    沒等邱真把話說完,唐寅開口打斷道:“由我帶領兩千兄弟伏在原望鎮!”
    “不行!”眾人幾乎連想都未想,齊聲反對。
    唐寅是平原縣的主將,也是眾人的主心骨,他留在邊城都危險,更何況是孤軍埋伏在敵人的后方。深知唐寅的脾氣,邱真腦袋搖的象撥浪鼓似的,連聲阻止道:“大人,這太危險了,此事應當從長計議,仔細醞釀!”
    “不需要!”唐寅說道:“如果連我去都有危險,那么其他人就更難勝任了。”見邱真等人還要阻攔自己,他擺擺手,搶先說道:此事無須爭論,我意已決!另外.將第四,第五兵團調往邊城,第一兵團調回橫城.
    啊在邊城只留有兩個新兵團,這太兒戲了眾人驚訝地睜大眼睛,面面相覷.稍微片刻,張周急忙說道:大人,這樣不妥,至少應留下我第一兵團
    唐寅看了看張周,又瞧了瞧白勇和朱諾,淡然一笑,說道:你們三個兵團雖然留守在橫城,但不要以為就輕松無事了,如果蠻兵進攻的目標真是邊城,你們要隨時準備出兵協助或增援,明白了嗎
    這時張周,白勇,朱諾三人皆是滿面的為難,而且在如此關鍵的時刻被留在橫城,三人心里都有些不是滋味。
    很輕易便看穿三人的心思,唐寅笑道:“其實白將軍說的沒錯,這回確實是次難得的練兵機會,你們三位與蠻兵已交戰過無數次了,這次,就把機會讓給兩個新兵團!”
    “大人,我們并非貪戰、貪功!”白勇急切地說道:“而是關心邊城的安全,大人的安危!”
    他們三人對自己的擔憂,唐寅當然能感受得到,心中感動的同時,臉反露出輕松之色,悠然說道:“你們不用擔心,蠻兵雖強,但我還沒放在眼里!”
    “沒錯!”這時,官元武和官元彪兩兄弟挺身站起,傲慢十足地說道:“今天交手,蠻兵也不過如此。我們兩兄弟在大人身邊,保證大人萬無一失!”
    管兩兄弟絕對有驕傲的本錢,其高的靈武修為,即使放在整個風國也算是一流高手。不過張周、白勇、朱諾可沒有因為他倆的話而輕松下來,官兩兄弟是很厲害,但也厲害不過蠻兵的千軍萬馬。
    張周仍不放棄地勸阻道:“還望大人三思啊!
    唐寅笑瞇瞇地搖了搖頭,端起一旁的茶杯,慢悠悠地喝起茶水。他沒有說話,但意思已經很明顯,他的決定沒有退讓的余地。
    見他如此堅持,邱真明白現在已不用再勸,即使說的再多,唐寅也不會改變主意。他向還要說話的張周搖頭,示意他不用再多言,然后對唐寅說:“大人,埋伏在原望鎮的兩千兄弟應該從第一、二、三兵團中挑選,畢竟這三個兵團的兄弟經驗豐富,關鍵時刻能沉得住氣,不會露出馬腳,交戰時也能給敵兵造成最大的傷害!”
    “嗯!”對邱真的這個提議唐寅倒是沒有反對,點點頭,說道:“好!邱真,此事由你去辦!”
    “是!大人!”邱真拱手應是。
    唐寅掉轉目光,看向坐在尾端、故作鎮靜的蕭慕青,考慮該給他個什么職位。
    蕭慕青這個人稱得極有頭腦,如果說邱真是善于出謀劃策的奇才,那這位蕭慕青就是善于投機取巧、鉆空子的鬼才,唐寅想重用此人,只是一時間不知道該給他什么樣的職位。
    沉思許久,他對蕭慕青說道:“蕭隊長,日后你就在軍中擔任參軍一職!”
    參軍時文官,屬主將的幕僚,職責和軍師、參謀差不對。參軍雖然沒有實際的權利,但卻是在主帥的身邊任事,參與主帥的決策,職責和地位在軍中可算是非常高的。
    唐寅一句話,把蕭慕青這個小小的隊長直接提拔到參軍,可謂是一步登天。
    蕭慕楞半青呆響沒反應過來,直至周圍眾人不耐煩地清喉嚨時他才恍然驚醒,急忙站起身,走到唐寅近前,誠惶誠恐的單膝跪地,顫聲說道:“屬下多謝大人栽培,多謝大人抬愛!”
    唐寅輕笑一身,擺擺手,示意蕭慕青不用多禮。
    他含笑說道:“希望然后蕭參君能盡心盡力,多出奇謀,壯我風軍!”
    “是、是、是!大人盡管放心、屬下必會鞠躬盡瘁!”
    周圍眾人聞言皆忍不住樂了,心中暗罵一聲馬屁精,臉也都露出不以為然的表情。
    只有邱真臉色略顯沉重,看看唐寅,又看看蕭慕青,心里感覺有些不舒服。
    今天就到這里。唐寅環視眾人,說道:23e“剛才商議的事情,嚴禁外懈,還有,白將軍和朱將軍,你二人立刻返回橫城,做相應的準備,張將軍則暫留在邊城,我有事拜托,諸位,還有疑問嗎?”
    “沒有,大人!”
    “那好,各位兄弟可以請回樂。”
    “屬下告辭!”眾人紛紛起身,向外走去。
    張周沒有隨眾人離開。不知道唐寅有什么時候要擺脫自己去做。
    等眾人都走的差不多了,他方開口問道:“大人,還有何事?”
    唐寅一笑,說道:“第四、第五兵團都是毫無經驗的新兵團,我想等這兩個兵團調到邊城之后,張將軍能指導他們如何布防。”
    “哦,原來是這樣。”張周正色說道:“大人請放心,屬下必會在最短的時間呢教會兩兵團兄弟設防和守城的技”
    唐寅滿意地點點頭,說道:“那就麻煩張將軍了!”
    “大人客氣了!”
    軍令如山。隨著唐寅的下令,白勇、朱諾二人率先返回橫城,同時還帶了一個兵團,緊接著,第四、第五兵團從橫城出,駐入邊城。
    第四、第五兵團雖然編號是另個兵團,但實際只要一萬多人,加人員都是新兵,其戰斗力還比不一個正規的兵團,不過新兵也有一點好處,那就是血氣方剛,心氣甚高,對蠻兵的畏懼遠沒有老兵那么深,正所謂是初生牛犢不怕虎,新兵滿腦子想的都是陳殺敵,保家衛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