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99

  唐寅微微一笑,看向邱真。【】后者明白他的意思,將己方的作戰計劃向程錦四人詳細解釋了一番。
    等他說完,四人這才弄明白是怎么回事,程錦沉默了片刻,開口說道:“大人,我跟你一起去!”
    他話音剛落,嘉熙、江默、傲晴三人也紛紛表態,愿意與跟隨唐寅一同前往原望鎮。
    唐寅樂呵呵地搖搖頭,說道:“我先謝謝諸位的好意,不過我并不認為此行危險,反倒是覺得邊城這里才是真正危險的地方。我查看以前的戰例,現蠻兵作戰向來迅猛,講究戰決,所以若來進攻邊城,來就會使出全力,邊城這里能不能頂住對方的第一輪攻擊,我心里還真沒底,所以我希望你們四人能留下來,助邊城守軍一臂之力。”
    程錦想了想,覺得唐寅說的或許也有道理,他話鋒一轉,退而求其次,說道:“大人,我看這樣。我和傲晴跟隨大人前往,幫大人打個下手,嘉熙和江默則留在邊城,協助守軍御敵!”
    他好不容易才找到容身之地,是打心眼里害怕唐寅生意外,如果不能親自前往,他無論如何也不放心。
    看到他眼中流露出的急迫,唐寅也不好再拒絕,點頭道:“好!你和傲晴隨我一同前往。”說著話,他又看向傲晴,問道:“如果你不愿意同去,也不用勉強。”
    傲晴是四人當中唯一的女性,但性情卻十分剛烈,絲毫不輸男子,她正色說道:“我愿和大人同行。”
    “嗯!”唐寅點下頭,說道:“那好,我們明早動身。”說著,他正視邱真,語重深長道:“小真,邊城就交給你了,不管怎么樣,在我沒有趕來之前,絕不能讓蠻兵踏入城內一步!”
    “大人請放心,我會盡我所能。”邱真正色答道,隨后又補充一句道:“大人自己也要小心。”
    “知道。”唐寅拍拍邱真的肩膀,對在這個世界的第一個朋,他是非常珍惜的,如果還有其他人可重用,他絕對不會把邱真留在邊城這處險地。
    翌日,唐寅動身前往原望鎮,與他同行的有官兄弟、程錦、傲晴、以及兩千名從各個軍團中精挑細選出來的精銳士卒。
    隨著原望鎮百姓住進邊城,這座小鎮已成為空鎮,大白天的,鎮子里空空蕩蕩,仿佛一座鬼鎮,走入其中,讓人自然而然生出一股陰冷感。
    由熟悉這里環境的士卒領路,正如蕭慕青所說,鎮中住戶幾乎家家都有隱蔽的地窖或者地道,有的能容納幾十人,有的甚至能容納百人,二千官兵分批藏入各處地窖和地道中仍顯得十分寬敞。
    先讓士卒們分別隱藏好,然后唐寅親自出來巡查,挑選那些相對不夠隱蔽的地窖或者地道,最后只保留二十處,再將官兵們分成二十批,分別駐入其中,然后他謹慎的再做一次巡查,確認沒有不妥之處,這才放下心來。
    擔心暴露形跡,走路風聲,唐寅把手下士卒都安排穩妥之后就便下令嚴禁外出,無論是誰,無論什么原因,一旦抗令,以軍法論處。
    唐寅自己所在的地道位于小鎮的中心,入口不算隱蔽,但位置極佳,無論哪一處的官兵生意外,他都能在第一時間趕到援救,另外,地道的出口直通鎮外,藏在里面,可隨時潛到鎮外,觀察敵人的動向。
    地道內漆黑,伸手不見五指,之時,暗系靈武的優勢得到體現,唐寅、程錦、傲晴三人皆能在地道內隱約視物,而與他們同在的官兄弟成了睜眼瞎,兩人坐在地道的角落中,動也不動。
    感受到他倆的不自在,唐寅將早準備好的小油燈拿了出來,點燃,雖然燈光微弱,但在黑漆漆的地道中絲微的光線亦顯得很寶貴,官兄弟精神皆是一振,雙雙湊到小油燈近前落座,可能是有了光線的關系,官元彪的話又多了起來。
    “大人,你認為蠻兵什么時候會來?”
    唐寅聳聳肩,身子向后一靠,說道:“天知道!也許是在過一、兩天,也有可能要在過五、六天。”
    “那我們就一直憋在這里等?”
    “又有何妨?我們帶來的糧食足夠吃半個月的。”
    “但是……我們不能這么一直等下去?!如果蠻兵一直不來,我們還能一直等下去嗎?”
    唐寅說道:“十天!我們在這里等下去嗎?”
    唐寅說道:“十天!我們在這里等十天,如果十天后仍不來,我們還能一直等下去嗎?”
    “十天!”官元彪低低嘟囔一聲,然后輕輕嘆了口氣,嘟囔道:“就在這里憋十天!”
    唐寅笑了,說道:“如果明天蠻兵就攻打過來了,那我們明天可以回去了。”
    官元彪嘿嘿笑道:“我倒是真希望蠻兵能早點打過來!”
    天至中午,傲晴從帶來的包裹中取出面團和肉干,寄到唐寅近前,輕聲說道:“大人,吃點東西!”
    唐寅道謝接過,撕下一條肉干,邊吃邊好奇的問道:“傲晴,你今年多大?”
    不論是現代還是古代,直接問女子的年齡都稱得太直接了。傲晴愣了愣,絲毫沒有扭捏之態,笑道:“2o”
    “修煉靈武幾年了?”
    “3年!”
    “才3年?”唐寅很驚訝,感覺傲晴的修為并不弱,能熟練運用暗影飄逸,至少叨叨靈化境界。只三年便修煉到靈化境,算得是靈武奇才了。他笑贊道:“不錯,如果勤加修煉,你日后的修為不可限量。”
    被他如此夸獎,傲晴臉頓露興奮之色,玉面也紅暈起來,他好奇的問道:“大人修煉暗武有多久?”
    這個問題倒令唐寅很難回答,說幾個月也行,說幾十年甚至幾百年也可以。他輕輕笑了笑,模糊不清的說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
    也許經歷過的事情太多了,傲晴有著與實際年齡不相符的成熟,見唐寅不愿正面回答,他也不追問,轉而
    有些羨慕的說道:“大家能以暗襲修靈者的身份坐縣守的位置,這很不容易。”
    “哈哈”唐寅唄他的話逗笑了,擺手說道:“其實我并沒有做什么,能得到縣守的職位,全靠舞家的關系。”
    他和舞家關系交好,這并不是什么秘密,外界也都在傳他是靠舞家的身世才出人頭地的,只是這話由當事人自己輕描淡寫的說出來很不容易,這也令傲晴和程錦不由得對他刮目相看。
    他這么說,傲晴反而覺得自己剛才的話有些失禮,他正色道:“大人太過謙了,如果大人真的是能力平平之輩,即使舞家再怎樣提拔,大人仍然難有作為,現在就不更不會呆在這處地道里了!”
    唐寅再次被她逗笑,心里也暗暗點頭,好個機敏靈活的丫頭。交談下來,他對傲晴好感大曾,同樣的,傲晴和程錦也對他佩服有加,也更加堅定要留在他身邊做事。
    始終沉默的程錦突然開口說道:“我看大人應該不會甘心只做一縣之守!”他這話試探的成分居多,他想探探唐寅的野心一多大,也也決定他日后出力的多與少。
    唐寅目現精光,直視程錦。當他聚攏眼神的時候。目光精亮又邪氣,真仿佛化為實質一般,讓被他注視的人身有種火辣辣的灼熱感。
    程錦也不例外,在唐寅犀利的目光下,他不自覺地垂下頭,避開與他的對視。
    過了片刻,唐寅嘴角揚,含笑收回目光,仍沒有直接回答,而是說道:“時勢造英雄。我即使成不了英雄,但也不像個貪生怕死、碌碌無為的拘熊。”
    他的話不算隱晦,程錦自然能聽出他話中的意思,他眼睛一亮,精神也為之大振,低聲說道:“只要大人有雄心,屬下即使拼性命,亦會頂力輔助!
    你能這么說,我很高興快既然你肯把性命交到我的手里,我也必會讓它放出光彩。”
    “大人。。。。。。”
    “現在談論這些還太早了,當務之急是蠻邦之患。”唐寅目光近近變的幽深,自己擔任平原縣的縣守,莫非斯聯邦就是一半懸在自己頭頂的利劍,能否根治蠻邦之患,對自己未來的前途至關重要。
    可如何能根治蠻邦之患呢?即使這次真能打敗蠻兵,誰又敢保證對方不會引來更多的軍隊報復?即使到時還是能打敗對方,那么再下一次、再再下一次。。。。。的進攻與襲擊又如何應對呢?隨著他擔任平原縣守的時間越來越長,所考慮的問題也越來越深。就目前而言,蠻邦之患是團擾唐寅最深最重的問題。
    見唐寅的眉頭的近近加深。程錦說道:“蠻邦之患,大是解決不了問題的,只有求和一條出路可走!”
    “求和?”唐寅挑起眉毛。在他的觀念中,求和就是投降,而他是絕對無法容忍這樣的事情生。
    沒等他開口說道,官元彪先忍不住了,他握起大拳,猛的一捶地面,怒聲吼道:“放炮!讓我們向蠻邦求和,還不如直接殺了我們我們來個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