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8)      第一百四十章(06-18)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8)     

唐寅在異界101

  邊城。【】說閱讀,
    蠻兵進攻邊城的軍隊確實有五萬之眾,站在城墻向外俯視,只見人山人海,分不出個數。蠻兵在戰場并不講究相互之間的配合,他們更看重單兵作戰能力,聚集在一起也沒有隊型可言,遠遠望去,亂糟糟一大片。
    可也正是蠻兵這種毫無章法的作戰式令風軍大吃苦頭,損兵折將無數。
    邱真站在塔樓著,雖然表面平靜,心里卻是起伏不定。嚴格來算這是他第一次做主將,卻要面對如此強勁的對手,要說不緊張那絕對是騙人的。
    與他站在一起的還有被唐寅新提拔起來的蕭慕青以及兩個兵團的兵團長、千夫長等人。
    蕭慕青可是比邱真沉穩的多,他是軍中老兵,也稱得是老油條,見過太多的大場面了,眼前的蠻兵雖眾,但他心里并無懼意。
    瞥了一眼面無表情卻目光幽深的邱真,蕭慕青前一步,輕聲說道:“邱大人,蠻兵已抵達城外,如果不出意外的話,蠻兵很快就會派人出來叫陣了,你可要早做安排啊!”
    邱真已被唐寅提撥成平原縣的副縣守,主抓軍務,在職位可比蕭慕青高出一大截,即使感覺到他對自己有敵意,蕭慕青對邱真的態度還是十分客氣。
    “攻城?”與蠻兵沒交過手的邱真很詫異,他轉頭問道:“蠻兵剛剛抵達,還沒有排列隊型,難道就這樣一盤散沙似的攻城?”
    在邱真看來,無論是正面作戰還是攻城拔寨,陣型都是非常重要的。
    蕭慕青心中暗笑,臉可沒有表露出來,他點點頭,說道:“沒錯,蠻兵作戰,向來不求章法!”
    邱真狐疑地看眼蕭慕青,沒有再說什么。
    很快,五萬余眾的蠻兵全部匯聚到邊城城外,正如蕭慕青所說,數萬的蠻兵只是散亂的站在一起,毫無陣法可言。這時,前方的蠻兵向左右分開,從人群里大步流星走出一名彪形大漢,這人身高接近兩米,身只傳一件獸皮坎肩,下面是純鋼打造的護腿和戰靴,手中提有一條鏈子錘。
    這大漢走出蠻兵陣營,在距離城邊城外一箭地的地方停住腳步,然后仰起頭來,沖著城頭連聲喊喝。守城的風軍聽不懂他在喊什么,可也明白他是在叫陣。
    塔樓之的邱真深吸口氣,半轉回身,看著后面的一干武將,問道:“哪位愿意出去與蠻將一戰?”沒等眾人接話,他又繼續說道:“戰至關重要,若能取勝,便可大滅蠻兵的士氣,漲我軍的威風,亦可推延蠻兵攻城!”
    聽他這么說,本來還有些膽怯的千夫長們都變的躍躍欲試,戰若能取勝,無疑是立下大功一件,沒有誰會不想爭取這樣的功勞。
    邱真話音剛落,古越手下的一名千夫長跨前一步,拱手施禮道:“邱大人,屬下于大鵬愿出城會會敵將!”
    邱真并不了解于大鵬的實力,他轉目看向古越,詢問他的意見。
    于大鵬可是第四兵團十名千夫長的佼佼者,其實力就算不如古越,可也相差不多,由他先去試試敵將的深淺,古越也覺得十分適合。他沖著邱真微微點下頭,示意由于大鵬出戰可以。
    見古越肯,邱真不再多做考慮,點頭應道:“于陣長,戰就交給你了!”
    于大鵬心中大喜,插手領令,轉身疾步而去。
    下了城墻他未帶一兵一卒,讓看管城門的守軍將城門打開一條縫隙,病策馬沖了出去。
    蠻人語言不通,于大鵬快馬加鞭,沖到蠻將近前,招呼也沒打,抖手就是一槍,直刺對方的喉嚨。
    別看蠻將身材魁梧,但身法異常靈活,只見他身形微側,神態輕松的避開鋒芒,當于大鵬策馬從他身邊穿過時,蠻將手中的鏈子錘順勢甩了出去,直取于大鵬的后心。
    說來慢,實則快極,當于大鵬意識到不好的時候,對方的鐵錘已飛到近前。
    來不及躲避,更沒時間出槍招架,于大鵬本能的釋放靈氣,罩起靈鎧,打算已靈鎧護體,卸掉對方的致命一擊。
    耳輪中只聽當的一聲脆響,那巴掌大的失信鐵錘重重砸在于大鵬背后的靈凱,靈凱是卸掉了這勢大力沉的重擊,卻卸不掉鐵錘產生的巨大撞擊力。
    于大鵬驚叫出生,身子不受控制的向前猛傾,在戰馬坐立不安住,只見誒從馬背翻了下來。隨著撲通一聲悶響,身軀重重摔落在地,直震的塵土飛揚。
    那蠻將嘿嘿冷笑一聲,兩個大步遍沖到于大鵬近前,還沒等后者從起,他手中的鐵錘再次輪出,不過并非是攻擊于大鵬,而是以巧勁讓鏈子錘纏住于大鵬的脖頸,接著猛的用力向后一拉,雨大鵬受力,腦袋不有自主的后仰,他想掙脫鐵鏈,可被注入靈氣的鐵鏈堅韌異常,無論他怎樣用力,皆難以睜開分毫,反而越來越緊,就連他脖頸處的靈凱都被勒變了形,深深凹陷下去。
    時間不長,于大鵬已呼吸苦難,掙扎也變的越來越弱。
    誰能想到,被古越最為看重的千夫長了戰場,連敵人一招都未擋住,便陷入如此慘境,一時間,邊城的城墻鴉雀無聲,人民眼睜睜看著于大鵬的生命在蠻將手中一點點的流失,卻毫無辦法。
    反觀蠻兵那邊,歡呼聲四起,數萬蠻兵,真如同野人一般,高舉著手中武器,瘋狂的揮舞著,一聲聲的嚎叫震人魂魄。
    一邊寂靜,一邊歡呼,戰場的雙方形成鮮明的對比。
    那蠻將拖著奄奄一息的于大鵬,向城前走了幾步,接著挑釁似的仰起頭來,沖著城的風軍哈哈大笑,只見他抓起鏈子錘另一端的鐵錘,猛的刺向雨大鵬的后腦。
    咔嚓!
    鐵錘鋒利,瞬間擊碎靈凱,深深刺入于大鵬的腦內。后者連聲都未吭一下,當場氣絕身亡。
    殺掉于大鵬,那蠻將在次大笑三聲,隨即講手中的鏈子錘一甩,沒見他如何用力,于大鵬的尸體已騰空飛起,遠遠的摔落在邊城的城門之前。
    “啊?”
    見狀,邊城的城墻響起一片驚呼和吸氣聲,剛才還是活蹦亂跳的大活人,轉眼功夫就承了冰冷的尸體,戰場的殘酷與不可預料刺激到每一名軍風的內心深處。
    塔樓,邱真臉色難看,古越的臉色更難看,一是因為站便失禮,而則是欣痛于大鵬,原本他最為看重的千夫長就這么被敵人殘忍的殺掉,古越又急又氣,心如火燒。
    古越最先打破沉寂,他大步前,直接走到邱真的身后,陳勝說到::邱大人,讓我出戰!“
    真會過神來,看著雙目快點噴火的古越,他暗暗搖頭對古越的實力他還是很了解的,古越即使比于大鵬強,但也強不了多少,而對方只一招便把于大鵬擊敗,讓古越出戰估計也是白白去送死。
    見邱真滿面難色,久未回話,古越就算在耿直也能明白他的顧慮,他深吸可氣,正色說道:“邱大人,屬下出戰,若不能勝,提頭回見!”
    拖換成旁人,邱真也沒有那么多顧慮,但古越不一樣,他可算是追隨唐寅的第一批心腹,與邱真也私交深厚,再者說,如果古越真有個三長兩短,自己又如何向唐寅交代?!
    正在邱真為難之時,人群中突然有人開口說道:“邱大人,由我出去與蠻將一戰!”
    真沒想到此時還有人會主動請戰,在場眾人紛紛尋聲看去,只見說話的這位正是剛剛投靠唐寅的暗系修靈者之一的江默。
    邱真精神為之一振,問道:“江默,你可有取勝的把握?”
    江默幽憂而笑,滿不在乎地說道:“戰場無常,瞬息萬變,誰都不可能有把穩勝的把握,不過,我覺得即使我戰不勝對方,至少也不會輸的太摻。”
    邱真沉思片刻,看看江默,又瞧瞧古越,思前想后,還是覺得由江默出戰穩妥。從感情講,江默遠不如古越,從靈武講,雖然不知江默是否能勝過古越,但他是暗喜修靈者,在戰場或許真能出奇制勝也不一定呢!
    想罷,邱真面色一正,對古越說道:“古將軍,你留后壓陣此戰先由江默迎敵,若江默出戰不利,再由你前往也不遲!”
    邱真是主將,他的話就是軍令,就算私交再好,對古越這時也不敢多說什么。只能垂頭領命。
    江默沖著邱真拱拱手,轉身就要走,邱真急忙把他叫住,不放心地叮囑道:“蠻將厲害,務必小心,你能戰便戰,不能戰便立刻撒回城內,千萬不可與蠻將糾纏!”
    “在下明白!”江默含笑點點頭,快步下了城墻,連戰瞞也沒騎,步行走出城門。
    到了城外,他也是把與大鵬的尸體抱回到城內,然后方向蠻將走去。
    蠻將的步將并不新件,而風軍這邊出來的一位步將就很讓人驚奇了。
    那名蠻將見江默慢悠悠地向自己走來,好奇的下打量他。
    時間不長,江默已走到蠻將的近前,兩人之間的距離只有五步之遙。
    江默的身材不算高大,可也不矮,但與蠻將站在一起,卻形成新名的對比,對方要比他高出一大截,也粗壯好幾,冷眼看去,真好象一只大猩猩和只猴子站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