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102

  “哼!”蠻將根本沒把江默放在眼里,冷冷哼了一聲,側著頭,用眼角余光撇著他,同時單手掄著鐵錘,出低沉的嗡嗡聲。:
    江默的武器只是把佩劍,直至在蠻將面前站定他才把配將慢慢抽出,隨后手臂前伸,劍尖直指蠻將的頸嗓咽喉。
    他的動作緩慢,在蠻將看來,這簡直就是對自己的羞辱。蠻將眼中兇光頓現,毫無預兆,他突然怪叫一聲,原本掄的虎虎生風的鐵錘直擊江默的胸口。
    鐵錘度極快,力道也大的驚人,但江默不慌張,等鐵錘飛到自己近前時,他將手中佩劍向外一揮,只聽叮的一聲,巨大的鐵錘頭竟被他單劍硬生生擋開了。
    哎呀!這人好大的力氣啊!蠻將大吃一驚,面露驚詫,兩眼死死盯著江默。
    他一劍擋開對方的鐵錘,神態輕松,令城墻之風軍的氣勢迅提升,呼喊聲再次在城墻響起,與此同時,戰鼓雷動,幾乎連成一片。
    “喝!”這次,蠻將收起輕視之心,他沉喝一聲,鐵錘再次擊向江默。
    江默可沒有在被動挨打,當錘頭向他飛來的瞬間,他手中佩劍猛的橫揮,同一時間,靈氣波動,靈波激射而出正撞在鏈子錘的錘頭之,只聽當啷啷一聲脆響,錘頭向方彈起三尺多高,而靈波去勢不減,繼續向蠻將的胸口掃去。
    暗叫一聲厲害!蠻將使出了真本事,他凌空躍起多高,看看將靈波劈開,人還在半空之中,靈氣散出,靈鎧凝化而成,同時手中鏈子錘又向江默的頭頂砸去,原本平滑的錘頭在飛行之中突然生出無數銀鐵釘,呼嘯聲刺耳,聲勢驚人。
    對方拿出真才實學,江默也不客氣,靈鎧化與兵之靈化同時完成,純黑色的靈鎧在陽光的隱射下散出蒙蒙的烏光,本是銀白色的佩劍也化為一根又細又長的黑劍。看著錘頭飛來,他將手中黑刺迎著錘頭狠狠刺去。
    當!
    黑刺的鋒芒正刺在錘頭的中心,這一聲劇烈的聲響,仿佛平地炸雷即使距離戰場好遠的雙方兵將仍感覺耳膜真真生痛。
    雙方硬碰硬的一擊,高下頓分。
    江默收力不住,蹬蹬蹬連退三步,而飛來的錘頭受其作用力猛向蠻將的胸口反彈回去,這可大出后者的意料,準備不足,還沒來得及做出反應,錘頭已到近前,隨著嘭的一聲悶響,錘頭重重砸在蠻將的胸口,其力道之大,險些將他胸前的靈鎧擊碎,他半空中的身軀也猶如斷線的風箏,向下急墜。
    撲通!
    蠻將的身軀本就龐大,再加一身的靈鎧,落地后將地面都砸在凹好大的一塊。
    “吼!”那名蠻將在貝薩城邦也算是有一號的人物,橫行霸道慣了,什么時候被人打得如此狼狽,他落地后幾乎片刻都未停頓,猛的又竄了起來,同時出一聲野獸般的嚎叫,張牙舞爪的向江默撲去。
    江默的節奏依然如故,當敵人未到近前之時,他的作用緩慢異常,而一旦敵人接近,他的動作瞬間變的快如閃電。
    只見身形向旁一閃,輕松避開蠻將的鋒芒,后者怒極,轉回身形,再次向他撲來。江默仍不反擊,也不格擋,只是憑借敏捷的身法連連避讓。
    一次兩次是這樣,可十次、二十次還是這樣,好像他根本沒有把對方放在眼里,說的在打斗,而實際更象在戲耍對手,蠻將徹底被他激怒,雙目充血,兩只眼鏡都變成血紅色,因憤怒而出的叫罵之聲不絕于耳。
    這時,城墻之的風軍都看出江默占盡優勢,加油助威聲以及轟鳴的戰鼓聲更盛,蠻兵那邊也不甘示弱,五萬多人的喊叫聲絲毫不弱于風軍。
    又打斗二十余個回合,蠻將氣勢漸弱,并業已累的開始氣喘,而再看江默,從頭到尾除了閃躲跳躍之外幾乎沒浪費多少力氣,體力和靈氣依然充沛。
    見對方的動作遠不如開始時那么兇猛,江默隱藏于靈鎧之下的嘴角揚,暗道一聲機會來了!他再次避開蠻將的猛攻,等對方剛一停歇,他出聲譏笑道:“怎么?閣下的本事只有這么多嗎?”
    聽不懂他在說什么,不過可聽出他話語中的輕視之意,蠻將氣血撞,連氣都未來得及緩一下,怪叫一聲,再次向江默攻去。
    這回江默倒是沒有閃躲,而是眼睜睜的看著蠻將沖到自己近前,以鏈子錘的鐵錐直刺自己的胸膛。
    你這是找死!蠻將見江默不再閃躲,把原本還保留起來的兩成力氣也用了,這一刺,他毫無保留,拼了全力。
    嘶!
    鐵錐破風,出精銳的呼嘯。
    他是看著自己手中的鐵錐刺入江默的胸膛,但卻絲毫沒有破甲入肉之感,也正在他驚詫的一剎那,蠻將突覺得胸口一涼,似乎有什么東西刺穿了自己的身體。
    他本能的低頭查看,只見一根黑色長刺竟從自己前胸的心口窩探出,仿佛是自己的身體里憑空長出一根黑刺似的。
    “啊”
    蠻將張口結舌,愣在原地,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此時他也失去了說話的力氣,生命正在迅地從他的身體里抽離。
    江默就站在他的背后,兩人的身體幾乎要貼在一起,黑刺由蠻將的后心刺入,貫穿心臟,從其前心探出。這是致命的一擊。
    直到死,蠻將都沒有弄清楚江默是如何跑到自己身后去的,當然,這也是暗影漂移的詭異于恐怖之處。
    撲通!
    蠻將的尸體直挺挺的倒地,江默順勢將黑刺撥出,他信手甩了甩刺身的血珠,舉目側望蠻兵陣營,高聲喝道:“誰再出來與我一站!”
    嘩他的喊聲驚醒對方兵將,戰場之響起一片嘩然。風軍這邊自然拼命歡呼喝好,而蠻兵那頭則傳出連串的驚呼。
    蠻兵的主將是位四十多歲的中年人,他坐在戰馬,把戰場的情況看得一清二楚,直到江默使出暗影漂移技能他才知道這人是暗系修靈者,據他所知,平原縣的暗系修靈者只有一個,那就任的縣守唐寅。
    此時,蠻兵的主將把江默誤以為是唐寅,放棄繼續派將與其單打獨斗的想法,手臂向前一揮,大聲喝到:“攻城!無論是誰,只要取下此人的頭顱,破城之后,所有的戰利品都歸他所有!”
    這句話對蠻兵蠻將而言誘惑力太大了,隨著他的話聲,命令被一道道的傳播開來,五萬余眾的蠻兵出驚天動地的吶喊,齊齊向邊城沖殺過去。
    五萬人可以用人山人海來形容,站在城墻之,看著飛奔的騎兵,真如同海浪迎面涌來一般。
    還留在陣前的江默打皺眉頭,本來他還有心擋一擋敵人,可蠻兵的數量太多了,遠看沒什么,等到近前之后視線中都是蠻兵蠻將,那種迎面撲來的壓迫感即使是靈武高手也承受不住。
    江默揮動手中黑刺,連續掃出三道靈波,將沖在最前面得蠻兵斬倒一片,隨后不在耽擱,抽身而退,想城門跑去。滿賓得度快,但快不過江默,他幾個箭步出去邊疆蠻兵遠遠拋在身后,等跑到城門前,沒等他出聲喊喝,城門已打開一條縫隙,江默連停頓都未停頓,直接側身閃了進去,他剛入城內,城門就被關死同時里面傳出嘎嘎閘的聲音。
    同一時間,城墻之的風軍一做好了因站的準備,滾木礌石成對擺放,火油架起一排排,再看士卒,皆是刀出鞘,箭弦,只等司下達攻擊的命令。
    邱真默默計算敵軍的距離,當蠻兵的先頭人員距離城墻只有五十米遠的時候,他拿起令旗用力揮了揮,喝道:“放箭”
    “放箭、放箭、放箭”
    傳令官的傳令聲此起彼伏,連續不斷,緊隨其后便是弓弦的彈射聲。
    啪、啪、啪!
    城墻萬箭齊,猶如雨點一般向下傾泄。
    跑在前方的蠻兵當其沖,數百號人被亂飛下來的箭矢射個正著,許多蠻兵皆是身中十數箭甚至數十箭,如同刺猬一般撲倒在血泊中,再也怕不起來,而后面的蠻兵仿佛沒有看到似的,踩著同伴的尸體繼續前沖。
    蠻兵彪悍異常,體格也強壯,許多人即使身中數箭只要為傷到要害仍能繼續沖鋒、戰斗,箭陣并不能阻止他們的沖擊。
    很快,蠻兵邊沖到城墻之下,一道道云梯架起,蜂擁而的蠻兵如同螞蟻一般,這時候,城墻的滾木礌石派用場,大大小小的石塊滾木源源不斷的落下,攀爬云梯的蠻兵不時被其砸中,慘叫著滾下云梯,落地之后還來不及呻吟求救,便被隨后沖來的同伴踩成了肉泥。
    在戰場之,生命是那么的微不足道,剛才還生龍活虎的大活人很可能在轉眼的瞬間就變成血肉模糊的尸體。
    蠻兵的瘋狂在刺激著每一個風軍的神經,包括邱真在內。
    眼看著箭陣、滾木、礌石都組織不了蠻兵的沖殺,邱真在次舉起令旗,準備下令噴灑火油。
    正在這時,站與他身邊的簫穆青突然伸手,將他持令旗的手腕抓住,同時說道:“邱大人,等一下!
    今天非常抱歉,網絡出了點問題,拖到現在才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