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17)      第一百四十章(06-17)      第一百三十九章(06-17)     

唐寅在異界107

  官元武和官元彪二人帶領兩千風軍,突然從蠻軍的本陣中殺出,這可大出攻城蠻兵的意料。【】:整理此時蠻兵是四面圍攻,人力分散,官兄弟這支奇兵如同一把見血封喉的匕,直插蠻軍的中心
    官兄弟都是修為達到靈元境的高手,剛與蠻兵接觸就施展出光明系靈武的絕技風裂分身術。兩兄弟分別幻化出九個分身,沖入蠻兵的陣營中,先起到擾亂對手的作用,隨后真身沖殺進去,逢人便砍,遇人就殺,真如同秋風掃落葉一般。
    主將勇猛,下面的士卒也士氣高漲,兩千風軍,如同兩千下山的猛虎,依仗官兄弟的銳氣,隨后砍殺蠻兵。
    他們的突然出現令蠻兵陣營大亂,尤其是城門前的蠻兵,他們受到官兄弟最直接的沖擊,后方蠻兵被殺得節節后退、七零八落,而前方蠻兵還在繼續攻城,整體陣營已脫節,亂成一團。
    此時,城內的邱真等人已看到己方援軍趕到,氣勢大增,蕭慕青片刻都未耽誤,立刻揮動令旗,傳達軍令,打開城門,全軍突擊。
    原本正努力推著霹靂車接近城門的蠻兵還沒弄清楚怎么回事,突然之間城門大開,正在他們怔怔呆,以為城內風軍自知不敵、主動開城投降,城內的風軍一窩蜂似的沖殺出來,與蠻兵混戰在一處。
    官元武手提蠻兵主將的頭顱,舉目四望,不找別的,先找到蠻兵的軍旗。很快,他就在蠻兵陣營里現一名騎著高頭大馬的蠻將,此人手中拿有一面軍旗,有飛鷹的圖案,那正是貝薩城邦的邦旗。
    看罷,官元武嘴巴咧開,提槍就奔那騎馬的蠻將殺去。
    ,他手中靈槍連掃帶刺,殺傷蠻兵無數,很快就沖到那蠻將近前,后者也注意到他的接近,沒等官元武出招,那蠻將已率先刺出一刀,直取官元武的面門,后者冷笑出聲,手中槍一揮,將對方的刀輕松擋開,接著,縱起身形,高高躍起,單手持槍,對準蠻將的腦袋,力劈華山猛砸下去。
    蠻將急忙橫刀招架,可是修為精深的官元武所掄出的重擊又哪是他能接得住的。
    只聽咔嚓一聲,蠻將手中的靈刀被硬生生的砸碎,同時槍絲毫未減,繼續砸向那蠻將的頭頂。
    撲!
    那蠻將聲都未哼一下,腦袋被槍桿砸了個稀碎,無頭的尸體在戰馬晃了幾晃,直挺挺地摔落在地,軍旗也隨之脫手。
    不等軍旗倒地,官元武搶先接住,將蠻將主將的頭顱向軍旗一插,然后高高舉起,不管蠻兵能不能聽懂自己的話,大聲喊喝道:“你們主將已死,不想步他后塵的,就乖乖放下武器投降,如果冥頑不化,還做垂死掙扎,這就是你們的榜樣!”
    蠻兵是聽不懂他在說什么,不過他高八度的嗓音卻吸引了蠻兵的注意力。
    眾蠻兵們紛紛尋聲向他這邊看來,當人們看清楚己方軍旗所插的斷頭時,無不臉色大變。要知道主將就是一支軍隊的腦,主帥身亡,等于是讓軍隊失去了腦袋,如何還能作戰?更要命的是主帥被殺,對將士們的士氣打擊實在太大了。
    主將被殺的消息如同瘟疫一般在蠻兵中傳開了,對蠻兵的士氣而言,這個消息也確實如同瘟疫,聽聞消息的蠻兵無不大亂手腳,失去主心骨,不知道接下來還要不要繼續攻城。
    而戰場時間就是生命,對手不會給你整頓的時間,更不會給你重整旗鼓的機會,現在蠻兵雖眾,但失去主將的統一指揮,各處的蠻兵逐漸變成各自為戰,相互之間已無銜接,更談不配合,士氣也跌落到谷地,如果說剛開始的戰斗是為了攻城,那此時的戰斗就是單純為了自保,反觀風軍,士氣如虹,喊殺連天,外,對邊城正面的蠻兵實施內外夾擊之勢,直將蠻兵打的潰不成軍,成批成批向下潰敗。
    塔樓,蕭慕青手扶箭垛,眼睛眨也不眨地看著城外的戰斗,也直到此時,他高懸在嗓子眼的心才算是落回到原位。
    只見蠻兵的潰敗之勢已成定局,他緊繃的情緒終于得到松緩,可以說這次對敵,從出謀劃策到臨陣指揮,他都是大獲成功,用功不可沒來形容一點不過分,不過他可沒有絲毫如釋重負的樣子,腰板而越挺越直,下巴慢慢揚,臉流露出藐視一切的表情。
    所謂‘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蕭慕青現在正是這樣的感覺。
    蠻兵也不過如此,兩萬新兵大勝六萬蠻軍,也不是不可能嘛!想到這里,他臉的得意之色更濃,下意識的,他的手掌也將令旗握的更緊了。
    蕭慕青和邱真是同一種人,同樣的年輕有為,才學過人,也同樣擁有著很大的野心,正因為有太多相識之處,所以兩人之間才會產生強烈的排斥感。
    只是他二人所選擇的路線不同,邱真走的是謀臣之路,而蕭慕青走的則是統帥之路。
    在風軍的里應外合之下,邊城正前方的蠻兵率先抵擋不住,開始全面潰敗,而潰敗的情緒又迅影響到其他地方的蠻兵,先是小股蠻兵跟著潰敗,接著就是成批成批的蠻兵向莫菲斯連邦境內敗逃。
    攻城蠻兵敗下陣去,圍攻唐寅的重裝甲騎兵們也不愿再繼續逗留,萬一等對方的大隊人馬殺來,他們想走都走不了了。在騎兵將領的指揮下,蠻軍的重裝甲騎兵舍棄唐寅,后隊變前隊,也跟隨大部隊逃往本國。
    重裝甲騎兵本有兩千余眾,而回撤之時,人數已不足兩千,唐寅幾乎憑借著一己之力足足留下數百的敵軍,更重要的是他一個人拖住了蠻兵中戰斗力最強也最善于近戰的騎兵隊伍,為邊城那里的大獲全勝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
    蠻軍的重裝甲騎兵開始撤退,唐寅收刀觀望,同時長長噓了口氣,此時再環視戰場,到處都是受傷的戰馬,到處都是摔在地難以行動的蠻將騎兵,而再找程錦和傲晴二人,已不見蹤影。
    暗叫一聲糟糕,難道他二人在混戰中被殺了?
    正在唐寅暗自焦急之時,在他不遠處的戰馬突然翻起,接著,有兩個‘紅人’從下面站了起來,唐寅先是嚇了一跳,可定睛細看,這兩位不是旁人,正是程錦和傲晴,他二人身都是血跡,也分不清是自己的還是敵人的,冷眼看去,真好像兩個紅人。
    “大人!”
    程錦和傲晴雙雙喘息著走前來。
    唐寅打量他倆,問道:“你二人沒事?”
    “沒事!”程錦低頭看看自己身的血跡,笑道:“這都是敵人戰馬的血!”
    “大人的辦法很實用,專攻馬腿,果然讓敵人的騎兵威力大減!”傲晴接道。
    唐寅先是一怔,隨后也笑了,說道:“原來你二人已經看到他如何對付敵人了!”
    “是的!”程錦說道:“其實我和傲晴并未受到多少敵人的攻擊,對方主要把精力都放在大人身了!”
    他這是實話,蠻軍騎兵對他和傲晴的攻擊確實不多,而且他倆一直都游斗在唐寅附近,因為沒有遭受圍攻,所以也有空閑觀察唐寅對敵的情況。唐寅攻擊馬腿的方式顯然是對癥下藥,找到了蠻軍重裝甲騎兵的破綻,程錦和傲晴二人雙雙效仿,只是他倆不會地滾刀,身法也遠沒有唐寅那么靈活,打斗之中,常常被馬血濺的滿臉滿身,也常常被倒下來的戰馬壓個正著,好在二人有靈鎧護體,并不怕重壓。
    看著敗退而去的騎兵,又瞧瞧邊城那里的戰況,程錦又驚又喜道:“蠻兵敗了!”
    蠻兵此時的慘狀唐寅當然也看到了,他甩了甩手中的雙刀,重新進行靈化,使之合二為一,化為鐮刀,然后側頭說道:“即便是敗了,也不能讓他們逃的輕松,追!”說完,他向著潰敗的蠻兵追殺過去。
    他沒力氣去追趕蠻軍中的騎兵,可沒打算放過對方的步兵,蠻兵雖然敗逃在前,可唐寅的度極快,幾個箭步竄出,便已大大縮短了雙方之間的距離。
    在追殺蠻兵的過程中他嘴巴也沒閑著,不時沖著周圍的風軍高聲喊喝道:“不要停歇,立刻追殺敵兵”
    從城內殺出來的風軍此時都有死后余生之感,見蠻兵已退,都打算放松下來,好好歇歇,可唐寅的命令立刻又讓他們剛剛松緩下來的神經重新緊繃。追?若是追擊的話,豈不是要進入莫非斯聯邦的境內?
    在人們記憶中,自兩國交戰以來,風軍還從未踏入過莫非斯聯邦,對莫非斯境內,風軍都有種本能的恐懼感。
    可唐寅的命令沒有給人們猶豫的時間,軍令如山,主將下令,士卒們哪敢不從?而且唐寅已身先士卒,突在最前面,這多少讓風軍心中的恐懼感減輕一些。
    唐寅率眾追殺蠻兵,一追就是二十里。
    這二十里地,唐寅不記得倒在自己刀下的蠻兵有多少,也不記得有多少蠻兵化為靈氣被自己吸食個干凈,只是記得二十里地,全都是一望無垠的大草原,無邊無沿,遼闊的令人咋舌,期間沒有碰到一座蠻邦的城鎮,甚至沒有碰到一處村落。
    這,就是蠻邦之地!
    23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