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寅在異界》 最新章節: 第一百四十一章(06-23)      第一百四十章(06-23)      第一百三十九章(06-23)     

唐寅在異界108

  追殺蠻兵二十里,唐寅也不敢再繼續追擊下去,蠻邦的領土太遼闊,而且己方對蠻邦的地勢也很陌生,再繼續深入,萬一陷入敵軍的重圍就麻煩了。【】,盡在
    這時,他收住腳步,下令全軍停止追擊,原路返回。
    聽到這個命令,心里都是七八下的風軍無不長出口氣,暗暗慶幸,終于可以返回己方的國土了。
    看出即使獲得勝利己方士卒仍對蠻兵以及蠻邦領地存有恐懼,唐寅站定回身,拄刀環視己方兵將,大聲說道:“數萬的蠻兵,被我們區區不到兩萬人殺的丟盔卸甲、大敗而歸,你們還認為蠻兵可怕嗎?偌大的蠻邦領地,我們區區萬人突入其中,二十里內如入無人之境,你們還認為蠻邦領地可怕嗎?以后,我們不僅要阻止蠻兵踏入我大風的領土,反而我們還要常常入侵他們蠻邦的領地,洗劫蠻人的錢財,掠奪蠻人的資源,補我軍資,壯我大風雄威!”
    唐寅的話,直說的風軍們神采飛揚,士氣高漲,對蠻兵的畏懼感也大大縮減,眾人氣血沸騰,高舉武器,齊聲吶喊:“大風!大風!大風”
    “收攏蠻兵遺漏的物資,后隊變前隊,撤回邊城!”
    在唐寅的命令下,風軍原路返回風地。
    “國家有難,我當出征,馬革裹尸,壯我雄風!大風!大風!大風!”路,風軍高唱軍歌,臉帶著笑容,得勝而歸。
    邊城一戰,對唐寅乃至整個平原縣都至關重要。唐寅以此戰徹底印證了自己的實力,也奠定了自己在平原縣內不可動搖的地位,并樹立起以往例任縣守所達不到的威望,還贏得了縣內廣大民眾的尊敬和崇拜。
    至于平原縣,以此戰打破蠻兵不可戰勝的神話,重創蠻邦銳氣的同時也大增己方的信心。
    蠻兵慘敗,丟下的物資、輜重不計其數,風軍一路回邊城一路揀取,足足裝了十余車,等回到邊城之后,蠻兵在這里遺留的物資更多,偌大的軍營,蠻兵幾乎沒帶走一樣東西,全部留給了風軍,其中的武器、盔甲、糧草不計其數,另外還有百匹帕布馬沒來得及牽走。
    唐寅一聲令下,將繳獲的物資全部打包裝車,連同帕布馬在內,先運回橫城入庫,接下來,開始清點蠻兵的俘虜和雙方人員的尸體。邊城之戰,風軍陣亡三千余眾,而蠻兵則陣亡近三萬人,另有四千多蠻兵沒來得及逃走,被風軍生擒活捉。
    以弱勝強,又以極小的代價換取蠻兵巨大的損失,這在平原縣也算是開了先河。
    風軍打掃戰場暫且不提,唐寅帶領軍中骨干進入邊城。
    直到這時,眾人才把身的靈鎧散去,再看他們,一各個如同被水淋過似的,身的衣服早被汗水濕透,包括唐寅在內。
    眾人相互看看,先是愣了愣,接著不約而同的哈哈大笑起來。唐寅也笑出聲來,他抖了抖身的衣服,感覺涼颼颼的,格外清爽。
    “經過這一戰,估計蠻兵短時間內不敢再犯我大風邊境了!”官元彪笑呵呵地得意道。
    “沒錯!”蕭慕青接道:“不過我們也不能掉以輕心,反而應當抓緊時間徽兵、訓練,鞏固城防,估計等蠻兵再次來襲時,將會動用更龐大的軍隊。”
    他一句話,將眾人的喜悅澆滅大半。
    不過唐寅卻大點其頭,贊道:“蕭參軍說的有道理,想立于不敗,必先未雨綢繆!”
    見唐寅也這么說,眾人相互看看,誰都沒有接言。
    剛進入城中,只見街道兩旁擠滿了風國百姓,人們臉的喜悅之色比他們這些剛剛打了大勝仗的軍人更盛,人們擁擠在一處,點著腳,伸長脖子,都想先睹唐寅以及麾下兵將的風采。
    這些百姓,大多都是從原望鎮遷入邊城的,剛開始聽說蠻兵殺來,而且人數過六萬,這些百姓都有大難臨頭之感,以為這回自己死定了,再無生還的可能,但沒想到守城的僅僅不到兩萬風軍卻大破敵兵,將前來攻城的蠻兵殺的落花流水,其心中的興奮之情可想而知。
    鎮長仲文率先從人群里走出來,迎唐寅,到了近前還沒說話,先是曲膝跪倒,臉還帶著笑,卻已老淚縱橫,顫聲說道:“有大人坐鎮,抵御蠻邦,是我大風之福,平原縣之福,更是平原百姓之福啊!”
    隨著仲文的話聲,周圍的數千百姓也紛紛跪下,舉目望去,人群撲倒一片。
    唐寅心弦觸動,如果說剛任時他只想盡忠職守,那么現在,他正逐漸融入其中,融入風國,融入平原縣。他環視四周,看著跪滿街道的百姓,怔怔呆,不知該說些什么好。
    這時,在他身側的邱真輕輕拉下他的衣襟,沒有多話,只低聲說了兩個字:“民心。”
    唐寅心中一動,立刻明白了邱真的意思,他跨前一步,扶住仲文雙臂的同時,自己也單膝跪地,正色說道:“以前,蠻兵屢犯邊境,屢禁不止,是官府之過,官府無能,連累縣內百姓,生靈涂炭,現在由我擔任縣守,勢必盡我所能,抵御外敵,保我大風邊境太平,保我縣內百姓平安,若做不到這一點,我誓如此樁!”說話之間,唐寅挺身站起,快步走到路邊的一根馬樁前,手腕揮動之間,烏光閃過,沒見他如何用力,卻爆出咔嚓一聲脆響,那根由石頭打造而成的馬樁應聲而斷,切口之平滑,猶如鏡面。
    嘩見狀,街道的百姓們一片嘩然。
    不知是誰先高聲喊喝道:“大人威武”
    緊接著,數千百姓齊齊高喊:“大人威武,風軍威武!大人威武,風軍威武”喊聲持續,連綿不絕。
    唐寅看的氣血涌,也聽的心潮澎湃,浮動的情緒久久無法平靜下來,他不是沖動的人,可此時真有策馬揚鞭,殺入蠻邦的沖動。
    看著他臉的神采飛揚,邱真暗暗咧嘴,低聲進言道:“大人,你是要鼓動百姓,而不是被百姓所鼓動。”
    他這盆冷水澆的急時,唐寅體內的熱血剛要開始燃燒,就被熄滅下來。他白了白滿臉平靜、老神在在的邱真,苦笑著搖了搖頭,帶人回往城主府。
    邊城已無城主之職,府邸也被空了出來,現在正好成了唐寅下榻和商議軍機事務的地方。
    他坐在府邸正堂的中央,風軍將領們分坐兩旁。
    唐寅笑呵呵環視一干麾下,說道:“此次獲勝,諸位都是功不可沒!”
    “大人過獎了!”眾人齊齊欠身拱手。
    唐寅含笑看向邱真和蕭慕青,說道:“邊城御敵,邱大人和蕭參軍功勞最大!”
    眾人沒有意見,紛紛點頭表示贊同,只有蕭慕青聽完心里不舒服,可以說從頭到尾抵抗蠻兵都是他一手指揮的,如果不是他接過指揮權,讓邱真繼續指揮的話,蠻兵早就破城而入了。
    唐寅多聰明,只看蕭慕青臉不以為然的表情,馬明白了他的心思。他微微笑了笑,說道:“蕭參軍對我的話可有異議?”
    “不!屬下不敢!”蕭慕青野心再大,臉皮再厚,也不好在眾目睽睽之下明面爭功。
    蕭慕青在邊城接過邱真的指揮權,指揮守軍抵御住蠻兵的強攻,唐寅也聽說這件事了。
    他幽幽說道:“蕭參軍,如果是你身為軍中主將,在與敵對戰之時,有才華的下屬突然向你要指揮權,你可會讓權?”
    “這……”
    蕭慕青語塞,支支吾吾。
    唐寅笑道:“別說是你,就連我也做不到這一點,不過,邱大人卻做到了。在最關鍵的時刻,能信任你,并放權于你,無論胸襟還是氣魄,邱大人都令人欽佩,也正是因為邱大人的當機立斷以及蕭參軍你的才能和經驗才保住邊城不失,所以說你二人功勞最大,這話應該并不為過,蕭參軍,你說呢?”
    蕭慕青打個激靈,急忙站起身形,躬身施禮道:“大人教訓的極是!”說著話,他又看向邱真,正色道:“邱大人的氣度,也著實令屬下佩服至極!”
    這就是所謂的見風轉舵。不管蕭慕青心里服不服氣,至少表明是表現出心悅誠服的樣子。
    唐寅不再就此事多言,蕭慕青的野心,他當然看得出來,蕭慕青的爭強好勝,他當然也感覺得到,不過他認為這是好事,沒有野心就等于沒有好勝心,沒有爭強好勝就等于沒有盡心盡力,失去了這兩點,無論能力多強,多有才華,在軍中都難成大器。
    這時,邱真向蕭慕青笑道:“蕭參軍客氣了!”說著,他話鋒一轉,對唐寅說道:“大人,現在你應立刻給王廷傳送喜報,說明我們在邊城大勝蠻兵,殺敵無數,以此向王廷邀功!”
    唐寅眼珠轉了轉,問道:“王廷若是獲知此事,會給什么獎賞?該不會要把我調離平原縣?”
    現在,即使王廷派人來請唐寅離開,他也不肯了。
    在平原縣擔任縣守,他越做越順手,也越做越舒暢,最主要的是他可以在這里肆無忌憚的培養自己的心腹部下,又可以不時的戰場殺敵增進修為,整個風國,甚至整個昊天帝國,再沒有什么地方比平原縣更適合他的了。